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作者:青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相比起萧衍,萧炎的动作总是显得有些粗暴——哪怕这会儿萧末的后面几乎已经完全放松变软,却还是有些经不起他这种没底限的冲撞,黑发男人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沉闷的闷哼,整个人都被他撞得往后滑了一些——

    但是很快的,萧炎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将他拖回了自己的身下,这一来一去之间,对方那稍稍退出来的巨.大又再一次重重地闯入,审讯室这张桌子完全是金属制造的,桌面很滑,男人能感觉到就着这股冲劲儿,面前这名身穿整齐警服只是拉开了腰带露出了自己那根东西的年轻人成功地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塞进了他的身体里,根部连接着的那沉甸甸的囊袋拍打在他的臀.部肌肉上,发出“啪”地一声不太大却异常刺耳的声响!

    萧末和萧炎同时发出高低不同的呻.吟,前者是忽然被填满所带来的不适应感让他难以抑制地皱起眉,后者则是完完全全地沉浸在了那紧紧地将他包裹起来,还像是张贪婪的小嘴似的不停地收缩.吮吸着他的销.魂地……

    就这样,萧炎却还是仿佛不满足一般,一边恶劣地晃动着自己结实的腰杆,一边还在继续往里面挤——男人的腿被他分成了前所未有大打开的角度,桌子上方悬挂着的灯照射下来正好照在男人小.腹的部位,萧末只是一低头,就能完完全全地看清楚自己的后面含着儿子的那根东西时被撑得一丝褶.皱都没有的景象——

    萧炎往里面挤的时候,有大概是他之前说的、萧衍留在男人体内没来得及清理出来的白色液体跟着被挤了出来,那些粘.稠的东西随着萧炎的每一次小小退出与闯入,不停替从那肉.棒与穴.口衔接的地方压榨而出,偶尔萧炎动作快,它们甚至还会变成细腻的泡泡……

    眼前的画面异常令人难以直视,萧末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羞愧得几乎就要死掉——

    他想偏开头不去看,却在这时候仿佛是被萧炎猜到了他的想法似的,后者一边努力操.干着身下这具哪怕是刚刚被他哥开发过这会儿还是紧得要死的身体,一边伸出手,捏着男人尖细的下巴将他的头拧了回来:“乱看什么,看这里——”

    “我不想看。”

    萧末干脆地拒绝,他被萧炎捏着的下巴有点儿疼,但是这会儿他的两只手都撑在桌子上,他没有空闲的手腾出来拍开对方的手,只是有些呼吸不稳地伴随着儿子的每一次冲击缓缓地晃动身体,眼角微微泛红——

    “你慢一点,不要再往里面挤……太粗了……已经够里面——萧炎,你是不是——”

    萧末的话说到一半就没说了。

    因为他发现,随着他每说一句话,萧炎的眼神就变得更加深邃一些,到了最后,对方看着他就仿佛恨不得将他现在就生吞活剥了似的——男人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有些心惊肉跳,于是之前想要质问他“是不是想要将下面那个囊袋也塞进来”这种废话他给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

    他怕他要说出来,萧炎恐怕会真的这么做。

    现在这样已经够了——萧末用自己的身体含着萧炎的那根东西,几乎已经觉得自己快要被撑破,更无奈的是萧炎几乎没有什么大开大合的动作,他就像是存心要折磨男人似的,每一次的抽.出和进入都慢得可怕,仿佛是要故意地让男人明明白白地感受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萧炎的东西很大,每一次进入,都让萧末有一种自己大概下一秒就会被捅穿的错觉。

    萧末单单被他进入这会儿已经有些受不了,脑海之中不禁想起了之前,同时被他们这喜欢乱来的兄弟二人同时进入的情景,萧末红了一张老脸,并且心惊肉跳自己居然没有因此而进医院——甚至好像都没怎么流血。

    都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男人开始怀疑自己那天究竟是不是超人附体——否则不知道那天他到底哪来的勇气陪这两个精力旺盛的臭小鬼玩那种没下限的把戏……比如现在如果萧衍推门走进来要求加入的话,萧末大概会当场被吓得尿出来,或者干脆拔枪弄死他们两个……

    在萧末堂而皇之地走神中,萧炎捏着他的下巴的手微微收紧——当男人吃痛一声皱着眉眼中重新有了聚焦,他这才满意地稍稍放松一些,他不想追问男人刚才在走什么神,只是勾起手指,抬了抬男人的下巴,用警告地声音说:“低头,看我怎么干.你。”

    萧末想骂脏话,但是在他这么做以前,他的身体已经先大脑一步完成了来自他儿子的指令——他低下头,一眼就看见了身.下的情况——

    这会儿,他看见一根完全勃.起微微上翘,上面布满青筋的东西猛地一下撞进他那在昏暗的灯光之下都泛着水光的私.密.入.口处!

    紧接着,萧炎几乎是没有停歇地就立刻开始了他那前所未有的激烈侵.入,他放开了原本捏在男人下巴上的手,牢牢地锁在他的腰部,他微微眯起琥珀色的瞳眸,仿佛是在欣赏眼前这具白皙修长的躯体开始伴随着他的每一次挺进沾染上一层好看的红晕,并且伴随着每一次“啪啪”囊.袋重重击打在臀.部肌肉上所发出的声响,无力地轻轻摇晃着……

    “啊啊——萧炎——慢一点——桌子好凉,唔——不要光顾着自己爽,你他妈倒是扶我一下……”

    男人忍无可忍爆粗口的模样让正埋头苦干的年轻警官“噗”地笑出了声,不知道造了什么魔,向来脾气火爆的萧警官这会儿被骂了一脸血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男人这副时吃不得一点苦而且很不讲理的模样还挺可爱的……

    而且,萧炎可是刚刚亲眼见识过了,男人自己在外面是怎么“赚钱”的。

    分明就不是什么吃不得苦的性格。

    偏偏在他们兄弟面前经常变得屁事儿多还特别不讲道理。

    这点“特殊待遇”说起来是比较恼人的,但是这会儿回想起来,萧炎却希望男人最好一直这么保持下去——反正他还算扛得住男人三五不时突然抽风闹脾气的难搞……在别人面前的男人向来显得有些冷淡难以接近,那些隐藏在骨子里的小性格,除了他和萧衍,最好谁也看不见。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也蛮像把萧衍一块儿画进“其他人”的范畴内的。

    这么想着,忽然之间就起了难以言喻的独占欲,于是萧家二少爷干脆伸出双手同时圈住男人的腰,磨蹭了下,随即他便发现经过这几天的离家出走男人身上的肌肉果然更加结实了一些……看来是有真的在认真赚钱准备“养活自己”。

    要不是萧衍和他主动出击想办法查了那家拳馆……

    这男人还准备在外面过一辈子?

    这个认识让萧炎有些危险地微微眯起眼,手下的皮肤细腻得让他舍不得挪开自己的手……这对三十六岁并且一直以来都是出于养尊处优状态的男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萧炎有些感慨地蹭了俩把,一想到自己三十六岁的时候搞不好皮肤的状态还没有男人这么好,顿时有些嫉妒地从最开始单纯的蹭变成了后面连摸带掐——

    “不要掐。”萧末说,“你哪来那么多小动作?”

    萧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弯下腰,将男人还挂着手铐的手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会儿他几乎将男人整个儿搂起来圈在了怀中,这个动作让他的老二更加深入的滑进去了一些——鸡蛋大小的前端挤开男人柔软湿润的内部,双方都发出了“啊”地一声不高不低的叹息……

    “你又想干什么?”萧末凑近他儿子,现在他的屁股已经完全悬空挂在了萧炎的身上,俩人相连接的地方成了唯一的着力点,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他甚至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腿挂在儿子结实的腰杆间,几乎是以鼻尖对准鼻尖的姿势很警惕地问。

    “我在想我现在在干的事情。”萧炎笑着,故意把“干”字说得又重又足够意味深长,凑近了男人,在男人的鼻尖上响亮地亲了一下,而后转移到了他微微湿润的发鬓处留下一系列的细吻,他含糊地说,“老爸,如果我们不去找你,你是不是准备离家出走然后这辈子都不回来?”

    “是。”

    “撒谎。”

    “你凭什么说我撒谎。”萧末一瞬也不瞬地盯着他儿子。

    “如果你有本事在外面一辈子不回来,还暗搓搓的打电话给我做什么?”萧炎笑得十分自信并且惹人讨厌,要不是这会儿萧末的手上被手铐靠着挂在他的脖子上,男人很有伸出手给他一大嘴巴的冲动,而萧家二少爷却眯起眼仿佛欣赏男人这副十分不愉快的模样似的,唇角的笑容反而变得更加愉快,“打过来还不说话,像个老变态似的。”

    “……”

    居然骂他是变态。

    骂就算了,还要在前面加一个“老”字,简直不能忍。

    “我没有打电话给你。”萧末面不红心不跳地说,“你少自恋。”

    “哦,你没有哦,我知道了。”

    萧炎缓缓地点点头,却不急不慢地放开了一边圈在男人腰上的手——事实上,他一只手也足够将男人牢牢地抱在自己的怀中,在萧末有些紧张的视线当中,他从口袋之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翻了下通讯录,然后从手机屏幕后面冲着男人贱笑了下,之后按下了一个在通讯录里翻找出来的号码——

    萧末开始觉得不安。

    三秒后,他的不安成为现实。

    那被萧炎拽下来扔到桌子边的一堆裤子里,有什么东西疯狂地震动了起来,没有铃声,但是傻子都知道那是手机震动的声音——

    萧炎得意地将手中的手机在男人眼前晃了晃,手机屏幕上显示待接通中,在萧末目光死的注视之中,他随手将手机扔到了桌面上,凑近男人:“你有没有听见什么东西在震动?”

    萧末:“……”

    萧炎:“还是你想告诉我,你随身携带按.摩.棒?”

    萧末:“……”

    萧炎:“萧先生,是不是我忘记告诉你,进警局关手机是一件需要自觉遵守的事情——否则自己干了什么事情被当行抓包,那也只能算是你活该。”

    萧末:“……”

    萧炎:“老爸,还要不要嘴硬?”

    萧炎凑近萧末,看着此时下半身如同出生的婴儿一般完全j□j的男人后.穴艰难地吞.吐着自己粗.大的东西,此时此刻,男人的前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再一次高高地翘起,随着他每一次挺.入,那东西就像是做贼似的无声地趁机在他略粗糙的制服衣服上磨蹭,它十分有精神地高高竖起,前端可怜地分泌出像是眼泪似的透明液体……

    萧炎抹了一把,在明显地感觉到挂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颤抖了下后,他轻笑一声:“老爸,这么激动?再射就第三次了,你不怕肾虚?”

    萧炎假装轻松地说着这样的话,那张十分英俊具有年轻男子气概、足够英气逼人面容上,难耐的汗液顺着他的额间一路往下,滑过性感的锁骨,最后啪地一声滴落,消失在敞开的衣领之中——

    萧末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于是他冷笑,不服气地挑衅回去:“你这么假装镇定,不怕自己软下来?”

    萧炎愣了愣,随即唇角边的笑容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他一把抓住男人同样精神满满的器.官,居然认真地点点头:“也是,那我们还是不要聊天了,专心干一次在说。”

    说完,不等萧末阻止,他猛地一下将萧末完完全全抱着离开桌面,以将他抱在怀中,自己站着的姿势,开始了新的一轮猛烈的抽.插,那强烈的撞击翻搅得男人内部一片混乱,越来越大的水声从他们结.连的部位发出,飞溅的液体弄脏了萧炎那松松垮垮挂在胯间的裤子——

    萧末完全失去了全部的力量,手铐伴随着他的每一个耸动发出哗哗的声响,他挂在小儿子高大的身躯之上,接受着他的巨大冲击,恍惚之间,隐隐约约好像听他提到了什么狗屁夜舞二楼vip包厢最里面的那个房间……

    就是那个挂了很多道具的。

    这个王八蛋,居然问他有没有跟萧衍在里面玩过。

    萧末张嘴想骂他,却被一个重重的顶入顶得发出的声音只剩下暧昧的喘息与呻.吟,于是男人只好抬起手用带着手铐的手砸了下他儿子那肮脏得要死的脑袋,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他赶紧闭嘴……

    整个警署今晚很热闹。

    当别的审讯室内,警司与嫌疑犯一对一地进行着严肃而沉闷的例行问话时,谁也不知道,在其中的某一间里,所谓的例行对话变成了单纯的“啪啪啪”与“扑哧扑哧”听着就能让人面红耳赤的单调声音……

    而所谓“警官”在“审犯人”,用的不是自己的嘴,而是亲力亲为,用的自己下面的那根“好兄弟”——

    问的问题也完全跟正事儿完全不搭噶。

    那些问题从男人的现在目前的“工作内容”问起,一路延伸到了“那天打完电话之后,有没有因为忍不住过于思念儿子跑到床上自己弄自己”这种荒唐又猥.琐的话题……与其说是“审问”,还不如说是在“耍流氓”。

    但是这会儿的功夫,犯人和阿sir都有些沉醉于其中的意思,彼此交换的粗喘声之中,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交换了多少个热情而黏糊的吻……审讯的时间一晃而过,当别的犯人陆续走出审讯室登记离开警署时,在这一间审讯室内,年轻的警官却正忙着将他的“犯人”压在墙上,高抬起他的腿,从后面狠狠地“审问”他……

    萧炎乐此不彼地将这种运动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

    直到他看着怀中的男人在他的各种手段之下连续射了两次,到最后什么都射不出来几乎就要被他折腾得尿失禁,觉得自己在车上“吃的亏”完完全全地值回票价,这才再一次深深地刺.入男人,将自己这些天保留下来的东西释放出来……

    “真是个愉快的审问。”靠在男人耳边,年轻的警官声音带着吃饱喝足后特有的满足沙哑,“欢迎下次再次光临,萧先生。”

    百度搜或一八就爱看弟弟耍流氓~,,更新更快作者有话要说:八甲~接下来是一连串的神展开然后完结!天惹,终于可以完结了,妈的,老子三十万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4sw完结,现在只觉得脸都快被自己打肿了!

    小说.以父之名</a> 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四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