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壬字卷 第二百三十一节 初交锋紫英露锋芒(3)(1/11)

作者:瑞根
“是么?”冯紫英澹澹地道:“其他我倒没在意,我这个人就是念旧记情,所以才割舍不下,看看朝廷发卖的价格吧,……”

没说不买,也没说一定要买,冯紫英的态度也是软中带硬, 让张驰心里更觉不爽,你不该问一问自己的态度么?又或者主动示弱么?

张驰也在琢磨自己是不是该主动示好,大方地表示就不和对方争这荣宁二宅了,但想起贾元春那丰腴娇美的身段面庞,以及那略显疏澹的态度,他就有些按捺不住欲望, 再看冯紫英眉宇间那份昂扬英气中带来的压力, 他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不服气, 不该是对方退让么?

自己现在是监国了,下一步只要父皇驾崩,自己就能登临大位,便是无上之君,便是阁臣亦要听从自己的安排,对方不过是一个小小四品顺天府丞,也敢如此傲岸?

联想到他以前拒绝自己那么多次的耀青,张驰没来由的一阵火气,自己若是登临大位,不说立即要对此人出手,但是任命一个顺天府尹总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人能说什么不对吧?

“呵呵,念旧情是好事儿啊。”张驰没来由的突然一笑,“贾家附逆大罪, 一律被打入诏狱,难怪紫英你经常去诏狱呢, 呵呵, 只是这附逆之罪, 便是三法司也不敢轻易决断啊。”

冯紫英脸色也变得冷了一些,但语气依然沉稳:“无论什么罪,无论什么人,自有朝廷律法,外人都无法干预,紫英虽然驽钝,也不敢去触犯,只是念旧记情乃人之常情,紫英要多谢殿下提醒了。”

被冯紫英不软不硬顶回来,张驰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无妨。好了,紫英你也是才来,孤却是看了一圈儿了,先走了。”

冯紫英也依礼拱手道别,张驰才带着一干人沿着道路走了。

贾蔷和瑞祥都在一边不敢作声,面对身为左监国的寿王殿下,他们都还是有些发憷。

毕竟人家正宗皇子,皇上现在是昏迷不醒,一旦驾崩,就该是这位殿下登基为帝了。

可今日二人的对话便是贾蔷和瑞祥也能听出双方之间似乎并不太和谐,都有些暗藏机锋, 这让二人嵴背都有些发凉。

贾蔷对冯紫英的霸气这一次才是算是深有体会,换了旁人,谁敢和寿王殿下这般态度言语?若是荣宁二府的人只怕都吓得两股战战,俯首帖耳了,可这位爷竟然还能冷然相对,这太……

冯紫英也知道自己其实没必要去和这位寿王殿下较劲儿置气,当然不是因为对方是什么监国,而是现在自己身份在这里,很容易给人以再替其他人张目壮势一般,尤其是那几位都在针对这一位的时候。

在外人眼里,这监国位置位高权重,似乎距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冯紫英却清楚,左右监国未必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最后继承人,寿王和禄王的争锋,苏菱瑶和福王礼王的暗中蛰伏,恭王的蠢蠢欲动,都表明这个皇位之争短时间内是见不出分晓的。

真以为内阁诸公对这几位在暗地里的种种表现不知道?那才是笑话。

龙禁尉是对皇上负责,但不是对未登基的皇子们负责,而实际上内阁诸公也已经在考察这几位了,应该都不太满意。

“蔷哥儿,都说这荣宁二宅位置不好,诸多缺点,怎么就还入了寿王殿下的眼了?”冯紫英背负双手,一边悠闲地走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道:“赖大这两年在做什么?”

贾蔷知道冯紫英其实是问的第二个问题,赶紧道:“听说赖大才靠上寿王殿下,赖尚荣捐官未成,一直在四处奔波,据说寿王殿下帮忙,最终还是补入,现在是工部一个小官,具体做什么,侄儿也不清楚。赖升这段时间却不知去向了,许久都没见着了,……”

就在冯紫英询问贾蔷赖家的情形时,走出大观园的张驰脸色已经变得铁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