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九章 怒开雷大成

作者:关越今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卫都旅游经济博览会很快就要开幕,与之相关的准备活动紧锣密鼓进行着。金声无绳电话做为九大指定产品之一,自然也需做着诸多准备工作,公司上下一时忙得不亦乐乎。当然了,更忙的是具体执行者、指挥者,丁驰主要就是查看或拍板。

    可能是工作太累,也可能是雨天降温,董经才感冒发烧了,但还是坚持着奋战在一线。丁驰让他休息一下,他却表示等着忙完开幕再说。

    在董经才离去不久,雷大成来了。

    丁驰注意到,雷大成瘦了,也黑了,显见这段加班忙活累得够呛。他笑着抬手示意:“大成,坐,辛苦了。”

    雷大成没有坐下,也没有接茬,而是先四外打量一番,接着问道:“刚才是不董经理来过?”

    丁驰点点头:“是呀,刚离开没多长时间,累病了。”

    “丁总,我最近觉得有些事太不正常。”雷大成压低声音,换了话题。

    “怎么个不正常?”丁驰反问道。

    雷大成坐到椅子上,又伸长了脖子,声音压得更低:“在上个月底的时候,我去做市场调查,发现同行竟然掌握了我们公司的销售数据,那个同行是……”

    丁驰挥手打断:“这很正常,销售人员跳槽频繁,数据再如何控制也难免流失。”

    “丁总,那些数据可非一个销售员能掌握,而是非常核心足以影响决策的数据,有些我都不掌握。”雷大成忙着解释。

    “足以影响决策?你都不掌握?”疑问之后,丁驰话题一转,“同行惯用伎俩,目的就是混淆视听,扰乱竞争对手心智。不用管他,全力迎接旅经会才是正道。”

    “丁总,这可……”稍稍迟疑了一下,雷大成继续列举事例,“上周末,我和朋友去唱歌,发现了两人勾肩搭背,其中一人是竞争对手,而另一人却是我们公司高管。”

    丁驰微微一怔,追问道:“怎么说?”

    “吃里扒外。”雷大成给出回复。

    “谁?”

    “就是百人之上,一人之下的董……”

    丁驰脸色阴沉,厉声打断:“雷大成,旅经会即将开始,正需要上下同心共迎盛会,你这么讲什么意思?”

    雷大成喉结动了几动,才又辩解:“丁总,我是据实而说,是为公司着想。不只这两件事,还有一次,我发现董经才……”

    “不要说啦。董经理为了公司的事,忙得生病都没时间治,你竟然……竟然……”说到此处,丁驰气愤难平,直接一巴掌拍在桌案上。

    “啪”,

    重重的声响把雷大成吓了一跳,但他在稍稍一楞之后,猛得梗着脖子站起来:“我这全是为了公司好,是担心公司被人吃掉,担心你被人当……”

    “出去,你,你给我出去。”丁驰也猛得站了起来,手指屋门方向。

    雷大成并未动身:“丁总呀,你怎么就这么糊涂?我出去可以,但我要把话说完,否则对不起我的良心。如果您不听我的良言相劝,早晚要被董……”

    “出去,出去,你被开除了。”丁驰直接放了狠话。

    “你,你开除我?好,好。”雷大成一跺脚,转身离去。

    “走,走,立马就走。”丁驰余怒未消,气呼呼的进了里屋。

    大约十多分钟后,里屋又传出丁驰怒声,竟然连有人进屋都不知道。

    “梁总,我一直很尊重你,可你竟然弄了这么一手,这也太过分了吧?”

    “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挑破呢,那样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误会?这还叫误会?他都动了拆散公司的心,你还说是误会?”

    “你别拿断货威胁,没有你的产品,我还不做生意了?”

    连着吼了好几嗓子,丁驰走出外间。

    一怔之后,他才发现沙发上的人,赶忙说道:“董经理,什么时候来的,我刚去了趟卫生间。”

    董经才已然起身回复:“我也刚到,连敲几次您没说话,想您肯定忙着,就,就推门进来了,请丁总原谅。”

    丁驰摆摆手:“咱俩还说什么,用不着客气。你有什么事吗?”

    董经才道:“丁总,刚才文员汇报,雷店长不干了,正在收拾东西,您知道这事吗?”

    丁驰“哼”了一声:“他呀……我让他走的。你坐,坐下说。”

    “丁总,为什么呀?”董经才急着追问。

    丁驰答非所问:“马上着手物色人手,等到旅经会结束,就把人补上来。”

    “丁总,您息怒,听我说。”董经才紧走几步,到了丁驰近前,“雷大成平时工作努力,店面管理也做的井井有条,怎么能说开除就开除呢?虽然我不清楚为什么,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做出有损公司利益的事。假如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也应该仅是失误或误会,千万不要开除他。”

    “不行,现在还只是代管,若是正式升任店长那还得了?身为公司一员,不想着如何共赴盛会,反而还挑……就这么定了。”丁驰坚持己见。

    “丁,丁总……我从来没违背过您的意志,今天我也越职一次,请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董经才说完,转身快步离去。

    “不行,不行。”丁驰怒吼着,桌子拍的“啪啪”山响。

    过了足有二十分钟,丁驰情绪才稳定了一些,但还是坐在椅子上“呼呼”喘着闷气。

    “叮呤呤”,

    “叮呤呤”,

    固话响完手机响,可丁驰就是看着不接。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响,紧跟着就是“笃笃”敲门声。

    丁驰皱着眉头,说了声“进来”。

    屋门开启,董经才进了屋子。来在桌子近前,抹了把额头汗粒,才又说道:“丁总,我刚才追上雷大成了。他呢,也有些后悔,说是还希望公司能给他机会。丁总您看……”

    丁驰在对方脸上盯了一会儿,冷冷的说:“是吗?这是他的意思?怕是有人帮他加工的吧?”

    董经才尴尬一笑:“丁总,您看培养一个人不容易,还是要给机会才是。先不要办手续,缓几天行不行?”

    “你呀你,哎……”说到这里,丁驰叹息一声,转了话题,“身体怎么样?可不要硬撑。”<!--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