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一章 水军在行动

作者:章鱼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造成重大失误被罢免之后,梁烈原本以为永无出头之日,可是父因女贵,这个水军团练使又一次成功的站在指挥台上,虽然只有三千水军,但是这三千水军每天却要消耗三千贯,这种开销古往今来绝对没有第二份,就连大宋捧日禁军,金国铁浮图,辽国铁林军,西夏铁鹞子都远远没有这么大开支。

    梁鸿看到父亲心事重重,于是就说道:“父亲,这次出征,只要是获胜,您就可能晋升正三品,为什么还显得忧心忡忡呢?”

    “你还是不上进,就知道在青楼鬼混,什么时候能长进呀!”梁烈狠狠地瞪了梁鸿一眼,他略显忧伤地说道:“这支葫雳是你妹夫的私兵,是他花重金打造的,可以说一座金山换来的这支队伍,你要知道一旦兵败是什么后果,你就是有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是你妹夫不能龙飞九天的话,那么将来我们要流浪衡了。”

    “怎么会这样?”梁烈始终参不透官场的那点事,就知道吃喝玩乐,不过这个纨绔子弟打仗倒是不含糊,指挥水军作战的能力不再父亲梁烈之下,甚至打仗更加灵活,擅长出奇制胜。

    “先不说其他军队,就这支军队一天消耗三千贯,一月就是九万贯,一年就是一百多万,完全可以养活十万大军,为什么确要组建这样一支军队,还不是在大的战役中起到奇兵的作用。关键在于这是私兵,刘正龙是一个文官要这么一支强大的水军做什么?”

    梁烈想到了最可怕的地方,刘正龙已经是富可敌国,对财富应该是没有什么追求了,最起码短时间没有什么追求,不追求财富,追求美女的话就更加扯淡了,那么说只事最后一个可能了,他不敢想,也不敢说。

    梁鸿傻傻地说道:“莫非,他想?要不我们去报官吧。”

    “报官,你脑袋进水了,我们是亲戚,那是要诛灭九族的,我们全家都会被灭门。”梁烈伸出巴掌狠狠地扇了儿子一个耳光,老头子气呼呼地说道:“他龙飞九天,我们就鸡犬升天了,你妹妹要是再诞下麟儿,那将来贵不可言,我们已经上船了,注定下不来。”

    “既然下不来,那父亲你还有什么的的呢,只要率军西征就对了。”梁烈显然不服气,在他看来,现在比之前混的好多了,妹夫龙飞九天,自己岂不是可以横着走。

    “之前已经有三万水军提前出发了,要知道我们才是决定这场战役胜负最关键的一环,坚决不敢出半点差错,这里面不仅承载着他未来的运数,还承载着梁家,潘家,甚至大宋未来的运数。”

    梁鸿拍着胸脯说道:“那你就放心好了,这一仗,儿子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

    之前那一次败北,根源在于无法掌控军队,军纪涣散造成的,这支军队是一支钢铁般的队伍,绝对令行禁止,因此梁鸿十分有把握。

    “好吧,出发,听说你妹子在京兆府,说不定也怀上了,我们要打出军威。”

    不错,的确还有一支水军已经出发,正是混江龙李俊率领的蛟龙军,这支三万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一路上并没有隐蔽,只不过岸上的斥候一直在巡弋,发现西夏奸细直接格杀,当然了难免有漏网之鱼。

    这支水军的存在是为了给西夏晋王李察哥吃定心丸,要不然这个西夏战神交战的时候一定心里不踏实,毕竟八万步兵对阵十万骑兵有点玄乎,这不符合刘正龙的作战风格,其背后有一支奇兵的存在才叫正常。

    当初朔方之战,最终决定胜负的正是突如其来的水军,再往前推,睦州之战,也有水军的影子,平定梁山也有水军的影子。

    陆军出现在正面战场,水军隐藏在后面给致命一击,这种作战风格已经形成,短时间不会改变,这就是晋王李察哥给刘正龙的定义。

    这次的出征,李俊心情大好,毕竟现在是兵强马壮,水军将领也算是猛将如云,先不说之前有童威,童猛两兄弟,还有张横,张顺两兄弟,后来还加入了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阮氏三雄♀么多猛将,只是做为一个幌子出征,也不能说多少有点遗憾。

    阮小七急需要建功立业,他对李俊说道:“李大哥,为什么这次我们三万水军不做为主攻出现,而是做为佯攻,莫非因为梁鸿是刘大人的小舅子?”

    “休要胡说。”李俊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恶狠狠地说道:“收起你在梁山那种土匪作风,我们是官军,一言一行都要注意,身为下级将官怎么能议论上官的是是非非,军务岂能儿戏□大人是当代大宋战神,将来成就要大过前朝的狄青,岂会在战场上儿戏。”

    阮小二看出来了李俊动怒,于是急忙解释道:“对不起大人,我兄弟就这种脾气,懒散惯了。加入官军以来,还没有机会建功立业,有点立功心切,所以才会说话没有分寸,还望大人见谅。”

    和事佬张顺看出来不对劲,他笑着说道:“你们三兄弟有所不知,在军队之中,刘大人犹如神一样的存在,妄加议论一般是军法行事的°们三兄弟初来咋到,不知道也很正常,不过之后不要犯这样的错误≮军队中永远记住一句话,刘大人的命令高于一切,如有违背军法行事,无人例外。”

    一向嗅觉敏感的阮小五嗅出来了不寻常的气息,他拉着阮小二,阮小七,示意不要说下去。

    当天晚上,阮氏三雄在房间喝酒,阮小七十分郁闷地说道:“早知道在官军这么多拘束,还不如下江南跟着宋江哥哥好。”

    “好什么好,如果刘大人没有网开一面的话,宋江岂能离开梁山下江南?”阮小二多少有点悲观,他把酒杯里面的酒喝完之后很无奈地说道:“当官不自在,自在不当官∫们已经穿上官袍,再也回不去了,于其整天发牢骚,不如憋足劲建功立业来的实在。”

    阮小五给哥哥,弟弟把酒满上之后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也是,就不能动动脑子♀支队伍是刘大人的私兵,绝非官军那么简单』要忠于刘大人,只要有本事,将来封妻荫子,封侯拜相也不是没有可能性°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战场上见真章,让李俊见识一下咱们阮氏三雄的本领。”

    私兵,这个时候,阮小二,阮小七再没有脑袋也能猜出来是什么意思,两兄弟仿佛看到了远大前程。

    没有人不想建功立业,没有人不想在一直纪律严明,赏罚分明的队伍里面大显身手,有机会,当然要证明自己。

    倒不是李俊无容人之量,而是做为这支水军的统帅,他肩膀上的涤实在是太重了♀一次刘大人号称是八万步兵对阵西夏十万骑兵,实际上真正投入战斗的,恐怕只有三万龙骧军,其他不过是壮壮军威而已,这种情况下,想要逆转战局,每一步都不能错,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半点闪失。

    阮氏三雄是有本事,可也一样桀骜不驯,想要其踏踏实实地为刘大人效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在李俊胡思乱想的时候,阮氏三雄带着烧鸡,烧酒就来了,阮小五一进屋就主动赔礼道歉,显然三兄弟是有诚意的。

    李俊也放下了身段,他苦笑着说道:“其实,我也是占山为王出身的,后来才为刘大人效力♀支水军是当初刘大人借来的,然后在我手上逐渐壮大′实,在枢密院的编制之中,依旧是三千人,三万人的军饷是刘大人自掏腰包,参照标准是捧日禁军,具体我就不解释了,一句话,只要忠于刘大人,你将来注定会飞黄腾达,也是我李俊的好兄弟$果两面三刀,别怪我心狠手辣。”

    阮氏三雄掏出尖刀,切断半解小拇指,三人断指起誓,今生今世为刘正龙效力,至死不渝。

    李俊被阮氏三雄感动了,他把三人当成自己的兄弟,今后生死与共,有脯享,有难同当。

    这个时候,再喝酒,整个氛围就不一样了,做为大哥的李俊亲自给阮氏三雄把酒斟满后笑着说道:“每个人的机遇不一样,也就注定了命运会发生差异,之前我只是想着占山为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不受官府欺诈,快乐似神仙。可是在遇见了刘大人之后,他让我懂得了大丈夫立于世上,当有所谓,有所不为,所谓的杀富济贫,说白了就是草菅人命,说白了和那些贪官污吏,恶霸流氓有什么区别∫们有一身好本领就应该建功立业,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为百姓谋福利,比如我们当了县令,只要我们为官清廉,为百姓办实事,那就是造富方,真正的让老百姓得到好处,而不是去当山大王杀几个恶霸流氓。”

    “可是,大哥,咱们大宋朝一直以来都是文官天下,我们这种土匪出身的人,真的能当县令,当知府么?”阮小五比较向往当官,当然了心中也有自己的顾虑。

    “大宋一直都是士大夫共天下,但是在刘大人的麾下,只要你有本事,就有机会建功立业,就能当官,在这里,赏罚分明。犯错了,就是刘大人的亲信,亲戚,甚至兄弟依旧是严惩,立功了,哪怕你是一个小卒,都没有人敢贪墨你的功劳。”

    李俊毕竟读过书,对历史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个家伙就把历史上秦国商鞅变法讲述了一遍,当然了一半是史书记载以及道听途说,一半是他自己瞎忽悠。

    阮氏三雄都是铁铮的汉子,认定的道理就是九头挪拉不回来,他们在这个时候认定了刘正龙是主公,今生今世都会为其效力,这和之前在梁山截然不同‘前跟着晁盖混,后来晁盖被宋江所害,三人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何去何从,现在算是沉下心要建功立业,不再想当土匪。

    李俊接着说道:“其实,你们有所不知,水军绝对不是会游泳那么简单〔不是说知道水性,了解河流水文就可以打胜仗,这里面的学问深了去了,改天我会一一传授给你们□了忘记告诉你们了,刘大人是旱鸭子,水性很差,可是水战的兵法却是十分精通,我的水战兵法就是刘大人传授的。古往今来,基本上都是陆战,可以说骑兵,步兵决定整个战争的走向,但是很多时候,水军可以起到奇兵的效果,比如这次进攻西夏,刘大人只是率领八万步兵,其中五万都是西军,说白了只是呐喊助威,真正参加战斗的只有三万禁军转化过来的龙骧军,对阵的却是有西夏战神之称的晋王李察哥,这个人的骑兵战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种情况下,即便是战神白起再世,也很难用三万步兵击败李察哥的十万骑兵□大人还没有自大到那个地步,这一战,步兵就是幌子,真正决定胜负的就是水军°们记住一句话兵败如山掉,只要是西夏骑兵有了败退的俭,除去那五万西军之外,后面还有十五万西军都会加入战团,那就不只是遭遇战了,而是围歼战。”

    “三万龙骧军加三万水军,也不过六万,如果击败西夏十万骑兵?”阮小二还是觉得不对劲,这样的对决,即便是水军起到奇兵作用,想要击败十万骑兵也是天方夜谭。

    李俊脸上露出了诡谲的笑容,他神神秘秘地说道:“六万是打不过十万骑兵,但是我们还有三千水军,那三千水军承载着是制胜的法宝,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刘大人说了,只要法宝上了战场,就一定可以击败西夏骑兵,这点你们就不用的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任务,等待我们的就是胜利,相信刘大人的安排就好了。”

    这也太玄乎了,打仗还能有法宝,有点不可思议。不过,阮氏三雄并不这么认为,只是觉得里面的核心机密李俊不愿意告诉自己而已。

    其实,法宝的问题,李俊也不相信,不过他知道刘大人肯定是有必胜的办法,只是没有告诉自己而已,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一局是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第二天,在会议室,李俊开始布置战术,这是他第一次用沙盘,说实话,一点都不熟练,尽管之前拟了很多次,这个家伙讲起来依旧是磕磕巴巴的,不过大概意思能够讲清楚。

    李俊指着沙盘说道:“这个地方叫做沙脚头,整个地形呈现三角,东北边靠近大河,也就是我们出兵的方向,在大山和树林的掩护,西夏斥候是很难发现我们的,我们出兵的时机是晚上,所以士兵这些天就要开始适应夜间作战。”

    夜间作战对于水军来说问题不大,毕竟水军训练里面本来就有这项内容。可是这种大规镊战,军令不能令行禁止的话,依旧相当的麻烦。

    李俊接着说道:“从大河有两个分流,一个朝西顺着狼毫山朝前,一个朝南顺着金豪山朝前,而这中间有一座军城,这座军城是西夏军粮的所在地,我们的任务就是端掉这座军城,让西夏军来救援☆氏三雄率领一万水军朝西,张顺兄弟率军一万朝南,本官断后,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把西夏骑兵引到大河前,只有那样法宝才能够排上用场。”

    “遵令。”

    战场上军令如山,只要主帅下军令之后,下面将军就执行,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会勇往直前,绝不犹豫。

    李俊继续说道:“童威,童猛,你们两兄弟率领五千水军负责接应梁烈将军,一定要确扁支军队不能提前让西夏斥候发现,如有差错定斩不饶。”

    “得令。”童威,童猛两兄弟知道这一战梁烈的三千水军才是主力,一旦被西夏斥候发现的话,就很难发货奇兵的作用,因此不用李俊强调,他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都安排好之后,李俊说道:“还有半个月时间,大家可以提前拟这场水战,刘大人说了拟战争,是获胜的毕,因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外,西夏军是没有水军的,但是他们有羊皮筏子,如果说他们趁黑下水,一旦羊皮筏子靠近我们挾钫酱颜酱闳剂耍删涂鞔罅耍虼耍谀獾氖焙颍飧龌方诒匦肟悸堑健!?

    拟战争这个在现代战场上是最常见的,也是战争胜负的很重要一环,可是在古代是没有的,这就是刘正龙带给这个时代战争最重要的一环。

    李俊跟着刘正龙时间长了,他又爱学习,对战争拟看得很重,这次对于手下是倾囊相授。

    张横,张顺,童威,童猛都熟悉了战争拟,可是阮氏三雄第一次接触,上手比较慢,不过也很快理顺了,也明白了战争拟的意义所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