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2.斩蛇无双.冥神契约

作者:驿路羁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噗”

    还残存着惊愕的脑袋带着眷恋,对正在喷血的脖子说了再见。就像是被踢飞的足球,在海边黄昏下晃荡的鲜血中划过一道弧线,砸在那已经被灼热的火焰烧融的沙滩上,还颇有些无助的跳动了几下。

    无头的尸体倒向地面,那本悬浮在空中的黑皮魔法书就像失去了衬托的力量,它在坠落。

    梅林试图去接住它,但那本书似乎有自己的意识,在它落入梅林手中的前一刻,在诡异光芒的闪耀中,这本书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但在它消失的前一刻,一把锋利的暗影飞刀擦过这书的本体,将那飞舞的一张书页从魔法书上撕了下来。

    “唰”

    那有些泛黄的,羊皮纸制作的书页被梅林扣在手中。

    “砰”

    在他身后,那个被九头蛇夫人召唤出来的异域半神也终于艰难的落在了物质界。

    一股难以形容的,如毒蛇一样冷冰,又带着一股滑过皮肤的软腻触感的力量,在这片沙滩爆发开。

    握着愤怒战矛的梅林回过头,他本以为会看到一个狰狞的怪兽。

    但出乎意料的是,站在他身后的,只是一个稍显古怪的女人。

    一个光头女人。

    她的身材很好,穿着一套质地古怪的黑色战甲,看上去是某种兽皮制作的,上面有一些梅林不认识,很像是古埃及文字的花纹。

    她的脸很有特点。

    虽然是个光头呃,这一点真的很难让人忽略。

    但她如弯月一样的眼睛中闪耀着一抹没,而在眼睛四周,还有大片的,类似于战状的眼影,这让她看上去显得有些狰狞。

    而在她手中,握着一把仪式战斧。

    和大部分战斧都不一样,这把精美的斧头的斧刃,是固定在手柄的正上方的,看上去就像是个铲子一样』抹抹暗红色的光芒,在那仪式战斧的斧刃上跳动着,就像是某种火焰的符文一样,它并不灼热,反而显得有些冰冷。

    看上去非常的妖异。

    “是你将我从冥府中召唤到这个世界?”

    那女人用一种古怪的语言询问着梅林,梅林没听过那种语言,但他却能明白那语言中的含义。

    这个女人很强。

    这一点毫无疑问,她甚至比梅林见过的最强大的半魔,那个躲在纽约的撒旦之子的气息还要强出一些。但又要弱于全盛时的卡罗尔,嗯,和罗南差不多。

    “不是我,是她。”

    梅林没有收起愤怒战矛,他警惕的看着这个古怪的光头女人,他侧过身,指着身后的无头尸体,他说

    “很遗憾,在仪式前她就死了。”

    “死了?”

    那女人用一种诡异悬浮的姿态向前飘动,她根本不在乎梅林和他手里的战矛,这两样东西对她毫无威胁。

    在实质阴影的纠缠中,她飘到了九头蛇夫人的尸体边,她看着那尸体,几秒钟之后,她摇了摇头

    “她没死。”

    “嗯?”

    梅林看着那血流满地的尸体,他不知道这个诡异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看出了梅林的疑惑,那个女人用一种平静的口吻解释到

    “她和冥神西索恩有契约我能嗅到那个至高魔影的气息,你只是摧毁了她的躯体,却没能湮灭她的灵魂↓会复活,但也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在西索恩的契约被解除之前,她是不会死的。”

    “这样吗?”

    梅林皱着眉头说

    “还真是棘手∏个西索恩,是什么来头?”

    “你应该称呼他为冥神。”

    被召唤出来的异域半神似乎非常好说话,面对梅林的问题,她并没有拒绝回答。

    她瞥了梅林一眼,似乎看透了梅林的跟脚,她说

    “你的父亲三宫魔,也很少,也不会挑衅似得直呼他的名字△索恩是众多上古之神中的一员,地狱众多维度中诞生的第一批恶魔之一,理论上说,他是你父亲的兄弟之一。”

    “他有很多名字,冥神,邪神,黑魔法之神,或者叫至高魔影但他已经流亡到其他维度数亿年了,在你可知的人生中,你不可能遇到他。”

    “嗯”

    梅林点了点头,在察觉到了眼前这位冥府半神毫无敌意之后,他收起了愤怒战矛,在战矛离手的那一刻,一股虚弱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好像是熬了几天几夜没睡觉一样,梅林的脸色变得苍白了一些。

    愤怒战矛爆发力真的超一流,但它的副作用也挺闹心的。

    他轻咳了一声,又看向那个光头女人,他谨慎的问到

    “那么,你又是谁?我能知道你的身份吗?”

    “我?”

    那女人摇了摇头,她说

    “我只是个不重要的角色,一个被父亲放逐的女儿,你可以叫我拉赞,也可以叫我夜豺∫得感谢你在仪式完成前就杀死了西索恩的契约者让我不至于落入这些阴毒杂碎的手里受她们的控制,这好歹让我濒了一丝最后的尊严。”

    “也就是说,你自由了?”

    梅林看了看地面上快速腐朽的无头尸体,他说

    “你会在人间汪吗?”

    “自由?不。”

    很好说话的冥府半神,夜豺拉赞摇了摇头,她说

    “仪式已经被执行,我必须完成契约,但因为这个女人的横死,那契约被转嫁在了黑暗神书上。就是刚才消失的那本书,我得去寻找那本书的下一个持有者,帮他或者她完成一个心愿,然后然后我才能真正自由。”

    “黑暗神书?”

    梅林又听到了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事物,他问到

    “那听上去像是个不得了的东西〕种魔器?还是某个圣物?”

    “都不是。”

    拉赞解释到

    “那是西索恩留在物质界的媒介,他本人无法返回这个维度,只能用这种方式寻找契约者←用黑暗神书将自己的力量赐予追随者,让他们帮助他完成一些古怪的要求,以此取乐解闷,或者是隔空布下一个又一个的阴谋。但那本书有自己的意志,它不会被同一个人持有两次。”

    “你击败了这个女人,就意味着她再没有持有黑暗神书的权力了,她被那本书抛弃了。”

    “那本书有什么用?”

    梅林说

    “它记载了很多咒语吗?”

    “不仅仅是咒语。”

    拉赞抬起头,看了看阳光的方向,她将手中的黑色仪式战斧在地面上轻点了一下,下一刻,实质的阴影如翻滚的潮水一样,在拉赞脚下飞快聚集,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头披着盔甲的,狰狞而古怪的黑色骸骨猛禽,载着拉赞飞入空中。

    那被召唤的骸骨猛禽似乎有自己的意志,它那空洞的,苍白的眼眶盯着眼前的梅林,似乎是在打量晚餐。而半神夜豺则居高临下的看着梅林,她说

    “黑暗神书能给每一个观看它的人,带来他想要的任何知识。但但凡持有那本书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那是被诅咒的魔物,你不该觊觎它,这是我最后的劝告。”

    “三宫之子,我们下次再见嗯,仔细想想,还是永远不要再见了。”

    拉赞那张冷漠的,毫无表情的脸上扯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她对梅林说

    “和你们这些恶魔之子扯上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就永别了。”

    说完,夜豺操纵着脚下的骸骨猛禽,在一折之间,就窜入了阳光下的天际,那速度快到梅林根本没反应过来。

    梅林目送着夜豺变成天际的一个小黑点,他摩挲着下巴,思考着夜豺刚刚留下的那些信息。

    “自称为冥府半神,嗯,冥府让我想想,这应该是古埃及的神话体系里的地狱。”

    “她说自己是被父亲流放的女儿,也就是说,拉赞父亲的真正身份,可能是埃及九荣神之一的冥府之王奥西里斯?拉赞这个光头女人,是荷鲁斯同父异母的姐姐或者妹妹?”

    “啧啧,来头可真大。”

    梅林忍不住感慨道

    “这才是真正有背景的人啊。”

    说完,他松开刚才一直紧握的左手,在手中,有一张被攥起的纸张,它有些发黄,看上去有些污痕♀是梅林从逃逸的黑暗神书里撕下的书页。

    他无法确定拉赞是不是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但从刚才拉赞离开时的警告来看,那个冥府半神,应该是知道了梅林手中的东西。

    但她根本没有索要的意思。

    “连半神都对你弃之如履,看来你果然是个邪气的玩意。”

    梅林将那纸张放在身边的石头上,在阳光下摊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笔,在那空无一物的书页上写下了一句话。

    “你会吃掉我的灵魂吗?”

    在这句话被写下的瞬间,那黑色的笔迹就快速的消散,就好像是从没有出现过。

    下一刻,在梅林的注视中,一行方块字出现在他眼前。

    如果梅林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东方古国的文字这让他有些疑惑。

    根据拉赞的说法,黑暗神书的任何应答,都会以使用者最熟悉的文字或者图像显现出来,也就是说,梅林自己都不知道,他最熟悉的并不是字母英文,而是方块字?

    “奇怪”

    梅林摸了摸下巴,但他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些事,因为他能看懂那书页上的回答。

    语言只是个表象,这本书传递出的意思是通过意志交流的,就算是个盲人也能看懂并且理解。

    而面对梅林那个古怪的问题,这张书页的回答是

    “这取决于你的问题”

    “价值越高,失去越多,请谨慎些。”

    “现在,开始提问吧。”

    “果然!”

    梅林眯起了眼睛,尽管这张纸被从黑暗神书里撕了下来,但它其实还是和那本书保持着联系,也许,那本书是故意留下这张书页的。

    梅林想了想,他拿起笔,又写下了一个问题。

    “我该怎么毁掉九头蛇?”

    这一次,书页上浮现出的答案更快,也更简短。

    “毁不掉。”

    梅林看着这个回答,他皱起眉头,又写下了第二个问题。

    “也许是我问的方式不对,那我该怎么拯救神盾局?”

    这一次的回答同样简短。

    “没救了。”

    “见鬼!”

    梅林认为这张书页是在故意玩他,他干脆写下了自己心里最想知道那个问题

    “我该怎么解脱自己的命运?”

    书页的回答同样是三个字。

    “等死吧。”

    “我真该烧了你!”

    梅林吐槽了一句,他打算就此收起书页,但在这一刻,他鬼使神差的又写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我背后的那些人是谁?”

    这一次,这张书页迟疑了整整10秒,才给出了一个不算是答案的答案。

    “你真的想知道吗?”

    这个回答,让梅林楞了一下,他接触在书页上的手指感觉到了从书页上传来的一股致命的阴寒,那力量引而不发,似乎代表着某种警告。

    梅林能猜到,一旦他确定要知道这个答案,那么在看到答案的瞬间,他的灵魂可能就会被冥神西索恩收走。

    原因很简单,就像是这本书之前说的那样。

    索取的价值越高,需要的回报就越高。

    面对书页上浮现出的那句话,梅林迟疑了片刻,他摇了摇头

    “算了,我不想知道。”

    然后,那书页上浮现出了一句话。

    “呵呵,胆小鬼!”

    “法克!”

    梅林爆了句粗口,他粗暴的将那张纸塞进口袋里,打定了主意,再不把它拿出来用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满目疮痍的海岛,那被彻底摧毁的地下实验室里还在散发着硝烟,在黑暗感知横扫过那废墟时,梅林并没有发现有生命活动的俭。

    他摇了摇头,在黑雾闪耀中,移形咒的光芒出现,他如来时那样,消失在了这片无人关注的海岛上。

    他还有事情要做呢。

    九头蛇夫人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复活,这代表着九头蛇内部的魔法力量被削弱,这个时候,正是梅林出动扫清那群阴影渣滓的最好时机。

    虽然黑暗神书告诉他,他永远不可能毁掉九头蛇,但梅林还是打算试一试。

    就用最简单的方法。

    一个一个的杀过去,如果能解决掉所有引发问题的人

    那么问题

    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