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4章

作者:猪头的老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什么,你说这话可是真的。”

    陈台无语的望了妻子一眼,方才缓缓言道:“宝珠的事情,你自有体会,至于霄飞那边,你也不想想看,他醒来才多久,虽然因女儿的关系,与咱们亲近了些,可一个‘外’字便管死了,不说别的,就拿你来说,你是与我亲近,还是与你外祖亲近,若是我们同时出了事情,你却只能救一人,你救得是谁。”

    听了这话,陈夫人才是身心俱震,苦笑言道:“是啊,一个‘外’字,就管死了,我们这些外人,自然没有他的内人重要了。”

    见妻子的情况不对,陈台忙将人拉在怀里言道:“你啊,还真是一句话都受不住,我不过是给你点明事实罢了,这本就是人之常情,你可不许因为这事与霄飞生分了,毕竟,你应该自己也很清楚吧。虽然比起宝珠这丫头来说,咱们是地位有所不如,可若是比起外人来,我想霄飞会对咱们拼死相互的。”

    听了这话,陈夫人苦笑言道:“你这算是安慰我吗,原以为,我这个当外祖母的位置应该很重要的,可谁知道竟然连个黄毛丫头都比不过,是那宝珠是有些奇异之处,可未必见得是好事,事出反常可为妖,依我看,那个宝珠可不是个好东西。”

    “现在说这些也晚了,或者说一开始就晚了,那个宝珠早已入了你这个外孙的心,别说是咱们,便是你那女儿也没什么用了,如今咱们能做的,便是劝住女儿,让她别和那宝珠对着干,若不然,受伤的只会是她。”

    一听这话,陈夫人当下气了个半死,只冷笑的言道:“合着,我们母女还得求着他不成。”

    闻听此言,陈台无奈言道:“你这人,说话别这么难听,什么叫做求着,不过是两不相干罢了,你就当为了女儿和外孙吧,好不好。”话到这里,陈台话音一顿,便忙又接着言道:“或者,就当为了陈家,那宝珠身上的气运真的不寻常,和她作对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深吸口气,陈夫人虽知丈夫说的有理,可到底咽不下心中这口气,只冷哼一声,将头扭了开来。

    见此情景,陈台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比谁都清楚,自家媳妇的脾气,左右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想来媳妇也不傻,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第二天一早,陈台也不耽搁,喊了段霄飞便进宫去了,见到女儿,陈台便对段霄飞言道:“你先回去吧,我有话要和你母妃说说。”

    闻听此言,段霄飞心中一喜,忙依言回到了自己的殿中。

    陈贵妃见儿子匆匆离开,转身疑惑的望向父亲言道:“这是怎么了。”

    陈台好笑的摇了摇头,突然神色凝重的望向陈贵妃。

    陈贵妃见状,有些担忧的言道:“爹,你这是怎么了,可是霄飞做了什么,惹怒了你,若是这样,还请爹你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不要怪罪他,你也知道,这孩子从小到大,受了不少的苦,爹可千万莫要与他计较。”

    陈台闻听此言,直直的望着女儿言道:“我没有怪罪他,我怪罪的是你,蜜儿,爹从小到大教你的,莫非你都忘了不成。”

    陈贵妃闻言,身子顿时一僵道:“爹,你说什么呢,我什么忘记了,你的字字句句我都记在心上啊。”话到这里,陈贵妃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苦笑言道:“爹,说的莫非是那辉真帝的事情,是,当年的确是我蠢,才将事情搞成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可爹,我真的知错了,我真的反省了,这你也是知道的啊,就不要在为了这事情生气了,我怕气坏你的身子。”

    闻听此言,陈台无奈的看了陈贵妃一眼,苦笑言道:“在你心里,你爹我就是这样爱乱计较的人吗,既然你都说了,那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你又何必替他。”

    陈贵妃听了这话,倒是真的好奇起来,突然灵光一闪道:“爹,你这次来,莫非为的是那宝珠的事情吗。”

    话到这里,看着父亲的神情,陈贵妃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苦笑一声,直直的盯着父亲言道:“爹,不是女儿不孝,不想听你的话,实在是女儿真得不明白,你为什么,就看中了那么一个丫头,她到底有什么好的,说什么气运逆天,若真要说起这个,我难不成就不是吗,生在陈家,做了爹的女儿,本就是天大的气运了。”

    陈贵妃这话一出口,陈台便忍不住笑道:“这话恭维的你爹我实在是舒服,只是,说起气运,你的确和那宝珠不能比,毕竟,你做不到,但凡想要和你为难的人,都能让老天爷降下惩罚,若是你真有这份气运,只怕那辉真帝,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此言一出,陈贵妃瞠目结舌的言道:“什么,她魏宝珠还有这个本事。”

    “不然呢,蜜儿啊,霄飞是我的外孙,我只有希望他好的,若是这宝珠没有丝毫特别之处,你认为我会让她许给霄飞吗。”

    陈贵妃闻听此言别扭的将头扭到了一边言道:“便是她真的如爹你说的那般气运逆天又如何,我不喜欢她,小小年纪就惹得几个男人神魂颠倒,这若是长大了还得了,而且这些日子我也看出来了,那段霄飞就是个不服管教的,这若是日后,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来,我的霄飞还不得被人笑死。”

    话到这里,陈贵妃嗤笑一声,便接着言道:“不,我的儿子,如今早已经成了笑柄,这样的儿媳妇我如何能让她进门,爹,就当做女儿的求你,你帮我除了她好不好,好不好。”

    看着紧紧抓着自己个胳膊的女儿的手,陈台终究狠心的甩了出去,闭着眼睛,无力言道:“你是真看不明白,还是在这里装傻,蜜儿,我刚刚才跟你说过,和那宝珠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是听不到是不是,若是听到了,你怎么会让我去要了她的命,难不成非得看着爹死无全尸,你才高兴吗。”

    身子一抖,陈贵妃满脸惊慌的言道:“爹,你不是开玩笑吧,哪里到了那么严重的地步。”

    “若不是如此,你的树侄儿,怎么会现在还躺在床上,便连你娘的运气都掉了一大截,蜜儿,有的时候人真的不能不信命。我知你现在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可就当为了我,为了你的儿子,为了你自己,你对宝珠好一点,若是做不到,起码能不要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这无论对谁都没有好处。”

    陈贵妃听了这话,只气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恨恨的将身边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个干净,这才狠疟的言道:“这话真是太好笑了,别说她还没嫁进来,若是嫁进来,我这个做婆婆的难不成还得求着她,讨她欢心不成,那这样的话,我讨这个儿媳妇来做什么,爹,你还说她气运逆天,依我看,她根本就是个丧门星,摆明了,是来克我的,不行,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人来到我身边,若不然,我这以后的日子便也不用过了。”

    陈台是再没有想到,女儿的反应会这么大,忙开口言道:“你这又是干什么,当着我的面将东西砸成这个样子,你想打的到底是谁的脸。”

    陈贵妃心中一堵,只无力的闭着眼睛言道:“爹,就当女儿求你了,你别逼女儿了行吗,我知道也许在你眼中那丫头千好万好,可这样的儿媳妇我真不想要,我现在一听她的名字就当堵得慌,自入了这皇宫,我这日子便没有一天顺心的,好容易撑到了今天,爹,你莫非还要让我继续憋屈下去吗。”

    话听到这里,陈台直直的望着陈贵妃言道:“你这丫头,谁跟你说,那魏宝珠在我心里千好万好了。”

    这话一出,陈贵妃顿时一愣,陈台见状,只苦笑言道:“有些话,我本计划藏在心里一辈子的,不过见你这番模样,我也不妨告知与你,真正在心里觉得宝珠千好万好的,是你的儿子,我的外孙子。”

    陈贵妃身子一僵,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道:“爹,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是霄飞,他们才见过几面啊,不过是我的霄飞对她有了一点点的怜惜罢了,可就凭那宝珠惹出来的恶心事,我儿子也不可能喜欢她的。”

    嗤笑一声,陈台苦笑言道:“是霄飞不喜欢她,还是你觉得霄飞不喜欢她,蜜儿啊,霄飞毕竟是你的亲身儿子,我想他的性情,你该是有所了解的,你认为他对宝珠的表现,还不是喜欢吗,只怕我这个好外孙,一门心思全都扎在了那宝珠的身上了,他又与你一般是个死性子,既然动了心,那便是一生一世,你拼了命的想要拆散他们,说不定要的是你儿子的命。”

    一个“命”字,陈贵妃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连连摇头道:“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霄飞在乎那宝珠,不过是因为宝珠是爹你选的,他在乎我,在乎爹你,为了给爹你留面子,这才亲近那宝珠,又因为从小没有玩伴,所以这才……”

    不等陈贵妃接着往下说,陈台便已经打断了女儿话道:“蜜儿,爹了解你,你说到最后自己都不信了是吗,女儿啊,霄飞真的对那宝珠动了真情,爹看在眼中,却不点醒你,就是希望那你能真心接受宝珠这个儿媳妇,因为只有宝珠一心一意的为着霄飞着想,你们离那个位置才会越来越近。”

    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耳朵,陈贵妃连连摇头道:“不要,爹,我不要,我不要一个会牵连我儿子名声,让他成为众人笑柄的女人,做我的儿媳妇,爹,便是没有了他魏宝珠,我就不信了凭咱们陈家,还不能送霄飞坐上那个位置。”

    见父亲听了这话不答,陈贵妃的手死死的握成拳头言道:“再者说了,不是还有个林锦吗,若是我与他说,只要能让我儿登上那个位置,我就将宝珠交给他,想来,那林锦便什么事情都愿意与我交换吧。”

    看着女儿扭曲的笑容,陈台忙阻拦道:“蜜儿,不要做出那些让自己都会后悔的事情来,老实说,我现在对那魏宝珠也很是不满,可事情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就要认命,更何况,霄飞真的对宝珠一往情深,难不成,你真想让自己儿子尝尝那撕心裂肺的滋味。”

    本以为将外孙推出来,女儿该心软才是,可没想到,却听陈贵妃言道:“若真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此言一出,陈台当下傻了眼,直直的望着女儿言道:“你说什么,蜜儿,你是真的疯了吗。”

    “哈哈哈……,爹,疯了,老实和你说,我我早就已经疯了,如今还这么活着,为的不过都是我的儿子罢了,可若是我的儿子都不能理解我对他的一片心,非得和那个讨厌的宝珠在一起,我为什么要为了他憋屈自己,不过一个魏宝珠而已,就让我儿子忘了我这么多年的付出,说白了,他也不过和他那爹,一丘之貉罢了。”

    陈贵妃此言一出,陈台是真的傻了眼,忙上前将女儿揽在怀中,连连呼唤着“蜜儿”“蜜儿”,直到陈贵妃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陈台这才言道:“蜜儿,没事了吧,你可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

    抬头,慢慢从父亲的怀抱里挣脱了开来,陈贵妃便背过身子言道:“爹,我说过的话,我自然记得,而且我刚刚的话,是认真的,若是在霄飞眼中,一个宝珠,都能重要过我这个母妃,那这个儿子,我要来何用。”

    陈台吓了一跳,正要开口,陈贵妃已经摇了摇头道:“爹,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只是女儿真得没有心思再听了,我现在的心真得好痛,求你,放过我好吗。”

    陈台闻言,只长出口气道:“罢了,今天咱们先谈到这里,你好好歇着,改日,爹再来与你说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