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九十八章 芜湖之袭

作者:树叶的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濡须口

    曹军和孙军相战于野,骁勇的曹军骑兵在中了陆逊所布周瑜曾教授的完美孙子阵法后,渐失气势。

    “后军支援!”曹军被围困的骑兵部将喝喊道。

    “来不了!”后方步兵部将应声,不知何时受到了孙军的突战,其疾如风,断行军道。

    此时甘宁和张辽正酣战中,二人勇烈,招式之间,电光火石,有心注意的士兵会震撼道,“为何打了快一百多招,这二人气势速度都未弱。”

    “铿!”兵刃对击,二人陷入可战斗的狂喜。

    张辽笑喝道:“每次一百多招,汝都要撤逃,这次怎么不撤了?”

    甘宁怒怼回去,“这次是你要逃了!”

    正战间,有部将终于撑不住,对张辽喊,“张将军,吾等军势大败,将士们敌不住了。”

    张辽此时才注意道,自己的士兵回逃而来,孙军已渐势不可挡。

    甘宁趁张辽注意其它地方时,挥斩刀去,“喂!你怎么敢分心?”

    一刀挥劈来,张辽急反应提刀挡住。

    “啊!”甘宁大刀力压张辽,此时张辽急顶住。

    “取开!”张辽猛的一举,勒马逃去。

    “先撤!”张辽喊道。

    ……

    曹军陆战败之,孙军气势大震,这曹军骑兵居然败了,真是万万想不到。“我就说,我们江东人陆战也不弱也!”有兴奋过头的士兵喊道。

    又也有人打醒他,“清醒点,这是因为大都督指挥,不然此战依旧难胜。”

    这些话语,陆逊自然都听到,略有所失的叹道:“可惜了,来的不是虎豹骑$想领教了。”

    一旁甘宁问,“接下来呢?大都督,乘胜追击,直往合淝,支援徐盛他们?”

    陆逊淡然道,“撤,我军来此的目的是退敌,不是进攻。”

    合淝

    蒋钦、徐盛二人等岸,直往合淝城去。

    徐盛疑之,“一路通畅,还未有曹军的踪迹♀什么意思?曹军应该知道了,我等动向,但似乎没有来兵阻击。”

    蒋钦也觉得不可思议,“理论上张文远,会让人来阻击—非他认为我等攻不下合淝城,所以根本无需理会♀姓张的,一场胜战役,还真当回事了。”

    突然间,一声令响〗坡之上,一批骑兵冲下,借助高处之势,疾行之快,一会冲入孙军兵中,孙军即可大乱。

    “这也能藏兵?”蒋钦大惊,一路提防,有可能有敌人的地方没有,没可能的地方,居然冒了出来。

    徐盛看之场面,发现敌军骑兵人数极少,“大家镇定,只有一队骑兵!”徐盛也意会道,就是只有这一点骑兵,才能藏在此处,才能让人大意。

    这骑兵冲突一番后,还没给孙军反击的机会,就撤逃离去了。

    徐盛看着乱势的孙军场面,不禁想起了当年合淝之战,也是这般情况。

    “攻心之计。”蒋钦咬牙道,“对方行此为,就是让我们回想当年之战,给我们心中暗示,吾军只需区区骑兵队,就可败汝等。”

    山中某处。

    “他们回来了!”有士兵喊道,听到骑兵的奔踏声。

    骑兵勒马吐,“将军,吾成功乱敌军势!”

    “很好,昨日在现,军心先破,不战而败矣。”满宠道。

    历阳

    孙军凌统处,凌统渐察觉怪异,过了太久了,敌军居然还不来?

    “随我出巡,去探曹军情况。”凌统忍不住,亲自吾探寻。

    凌统引兵出军分三队,呈包围之势,向曹寨去。

    “将军,曹军开始撤离,弃寨了!”不多时,探子回报。

    “什么?撤离了?”凌统听言,越发觉得古怪。

    完全没有理由,曹军驻扎于此地,此前一战,已胜之,无论如何都不该撤退,除非……

    除非这里不是他们的目标!

    芜湖

    “最后一队,登岸!”

    曹休领着最后一军,等岸芜湖。

    “如何?”曹休问道此处接应的的部将。曹休先让他们偷渡河于芜湖处,先躲藏之,等自己来再做应对。

    “一切皆好,没有被发现。”

    曹休:“这就好,今夜袭孙军营∵湖近濡须口,破此地,断其支援路,可引兵侧攻甘宁他们,张文远再从正来袭,两面受战,孙军必失濡须口。”

    芜湖孙军处,鲜于丹在此应守。

    “呼”狂风呼啸着,“今夜风好大啊。”鲜于丹不禁说之。

    “都小心些,注意营火。”鲜于丹提醒了一下。

    此时西寨门发出了喊声,“敌军来袭。”

    鲜于丹惊震,“走!随我去阻击!”

    鲜于丹急带人过去,赶到之时,敌军已经杀入∩于鲜于丹自信此处不受袭,所以防御疏忽∧中认为,曹军来袭,必定会先破濡须口,怎么直接从来了此处,且没有探报。

    曹休率虎豹骑冲寨,奈何敌军防御的疏忽,一下就冲入。今夜的风势,更加是天公作美。

    “随我来!”曹休冲前引军,骑兵于后随。

    一把火起,接助风势,营帐连烧而去。

    鲜于丹惊震,“完了。”

    ……

    昨夜一战,鲜于丹弃寨而走,在不远依山休憩。

    “将军,现在该怎么办?”士兵问。

    “现在?”鲜于丹也不知,是该留在此处,退敌曹休,还是先去濡须口报道。

    “我替将军决定吧。”声音从上传来。

    曹休策马出,曹军从各处冲突。

    “快走!”鲜于丹惊惧,这批军队到底是怎么回事?神不知鬼不觉,莫名其妙的出现♀跟本就不是自己该面对的敌人。

    鲜于丹慌走骤马而逃,孙军跟随于后,却难从曹军骑兵手下逃走,皆被杀留。

    曹休冷言:“走,此地莫久留,往濡须口去。”

    濡须口,孙军处。

    “曹军又进发了!”探子回报。

    甘宁听言,“上次一败,如今又急来♀张辽这么勇吗?”

    陆逊笑之,“恐是有诈。”

    甘宁问:“有何诈?”

    “不知。”陆逊回应。

    甘宁不解,这大都督有些过于的得意了吧,敌将张文远可是有勇有谋之将,这般态度,恐要吃轻敌之苦。

    “大都督,张文远,不凡,不可大意。”甘宁提醒。

    陆逊笑言:“吾自然知,只不过接下来曹军要面对的,我实在忍不住轻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