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 世界观

作者:樱婴缨嘤璎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哈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其实这个秘密是主神空间。”

    那处临近军事基地的审问室内,额头贴在防爆玻璃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那名青年警官的身体动作上的赵昆立即察觉到了前者瞳孔收缩身体紧绷的下意识动作,从对方的反应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面带笑容的收回了自己前倾的上半身,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的对那名青年警官说道。

    “我所在的世界其实是主神空间的一处……应该算得上是兵源的地方,【有关部门】——也就是我刚才说的龙组——包括我父亲以及爷爷在内的大多数精锐都是或者曾经是隶属于主神空间的轮回者,之前跟你讲的故事也都是真的,父亲脱离有关部门导致爷爷后来逐渐偏离了权力中心,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在院子里面种种菜养养花什么的,身边几乎半个能陪他的人都没,小日子过的是相当孤独啊……”

    “而我,在十八岁零几个月成年的时候,也收到了主神空间的邀请弹窗——距离现在,我曾经经历了总共五个剧情世界,新手世界是刀剑神域第一季,之后经历的剧情世界按顺序分别是一人之下、魔法禁书目录、魔法少女伊莉雅:雪之下的誓言……也就是卫宫巨侠传,还有就是骨王OVERLORD,如果按照经历的任务世界次数来看的话,我也勉强算得上是个资深轮回者了。”

    如此说着,赵昆的眼睛微微眯起,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而你们这个世界,就是我所经历的第六次任务世界,我知道你们这个世界的命运脉络……也就是所谓的剧情,知道谁是主角谁是配角,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件——因为你这个世界在主神空间中只不过是本小说而已,你们这些人在轮回者眼里都只是土着NPC!”

    “——请问,当你们得知自己只不过是个剧情角色之后,有什么感想?”

    —————

    最终赵昆还是没有问出那名青年警察对此有什么感想,因为他被判定成危险人物暂时关了起来,直接被丢进了由某种特殊合金压缩打造的监狱当中。

    “没想到我这么遵纪守法的普通民众竟然有被丢进监狱的一天……”

    望着那群把自己压进来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人的警察渐渐远去,赵昆也收回了自己贴在栏杆上的脑袋,转过身打量着自己未来几天要住的地方,有些感慨的自言自语道。

    如此说着,赵昆好奇的摸了摸这个牢房的墙壁,不出所料的是由特质的加料钢筋混凝土浇筑而成,寻常超凡者都未必打得开——要知道现在的卡车都能拉上百吨重的东西,那些直入天穹的高楼大厦更是以千吨乃至万吨来计算,能够承受这种重量的建造材质有多坚韧也不言而喻。

    ——虽然这并不代表非要千吨万吨的力量才能打碎墙壁,但其坚固程度也不言而喻。

    不过打破墙壁对赵昆来说倒并不算难事,凭他现在的能级以及对能量的控制能力,只消耗不到百分之十的能量就足以破墙而出,这么点能量赵昆随便呼吸吞吐几次都能从天地中吸收回来——然而现在赵昆并不想与官方力量对抗,所以他只是在摸了摸墙壁之后就乖乖的坐回了牢房配备的床铺。

    ‘话说这里真的是牢房吗?不仅没有传说中的同牢狱友,直接给我配备的单人牢房,甚至连床铺这种东西都有,旁边还有脸盆与洗手池……’

    而当赵昆坐到床铺上之后,他才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感到有些奇怪的在心中想到。

    不过赵昆又转念一想,自己貌似并没有犯什么事,除了在警察面前多BB了几句无关紧要的东西以外整个过程完全都只是无妄之灾,和囚犯的规格待遇不同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儘管在他刚刚被压进来的时候外面的涂漆怎么看都是‘XX监狱’。

    “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反正也没有主线任务的束缚(面板都成乱码了),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会搞啥么蛾子。”

    沉思了片刻过后,赵昆选择了放弃思考,侧卧在床上准备开始睡觉——要知道在进入这次任务世界前,他可是不眠不休连续通宵了七天,对手还都是其他状态保持在巅峰的超凡者。

    虽然他现在可以通过超凡能量滋养神魂,但毕竟还不能像是六阶化神那样可以直接将超凡能量和精神力互相转换,终究还是对精神力有所消耗——至于为什么在即将面临任务世界的时候还敢这么浪,那就只能问问赵昆对自己的主角光环究竟有多自信了……

    “——喂,那边的新人,赶紧起来!”

    而在赵昆躺在床上即将睡着的时候,一道在刚才他被压进来的时候就时刻注视着前者的人影终于忍不住了,神色不善的向着即将去面见周公的赵昆喊道。

    “不仅完全忽视了我们,还刚进来就想睡觉,你这新人当真是心大。”

    “啊……重要NPC来送情报秘籍了。”

    被来自于对面牢房的声音惊醒,赵昆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不禁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道——凭藉超凡者对自身的掌控力,他刚躺下就睡意上涌差点直接秒睡,现在睡眠被打搅导致他现在就有了起床气这种东西。

    被关在赵昆对面牢房还想说些什么的人影顿时被前者的喃喃自语憋了回去,却是咬牙切齿有些气闷的向着赵昆说道:

    “好……你很好,我虎霸天从来没见过敢于这么对我说话的人,你这新人还是第一个!”

    “千万别,男人的第一次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赵昆此时也从起床气中清醒了过来,打了个哈欠过后随口对那个自称虎霸天的壮硕男人回答道,不论是动作还是话语都充斥着嘲讽的意味。

    这也让虎霸天不禁感到阵阵气急,却也知道自己打不破身前的钢铁栏杆,继续聊下去也肯定说不过那个好似天生就嘲讽能力极强的新人,只得在自己的牢房中面带怒色的生着闷气。

    “大兄弟,别不说话,好歹负起让我没睡好的责任来啊。”

    然而这次反倒是赵昆不肯罢休,敲了敲铁栏传出清脆的声响,笑呵呵的向着虎霸天说道。

    “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情报吗?或者什么找不到传承者的绝世神功?分享分享呗?”

    “……哼,我的神功和情报为什么要跟你分享?”

    虎霸天瞥了瞥面带笑意的赵昆,却是不禁重重的冷哼一声,语气冷淡的向着后者说道。

    赵昆并不在意的笑了笑,理所当然的向着虎霸天回答道:

    “当然是齐心协力的想办法怎么出去啊,虽然这里环境挺不错的,但你虎霸天难道甘愿被困在这片狭窄牢房当中、空有一身本领却无法在天地间大展身手?”

    “……难道你有足够的情报就能帮助我们出去吗?”

    虎霸天很明显有些意动,心底却仍然怀疑着赵昆的话语,不禁对后者发出了质疑。

    “那当然,皇帝老儿知道不?他当初能在众多皇子中当上皇帝可都靠的是我的计策!”

    面对虎霸天的质疑,赵昆不禁挑了挑眉,神色傲然的向着前者回答道。

    “上到帝王心术下到偷生苟命,不论捭阖纵横还是浩然正气都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哪怕是道家的清净自然以及佛学的诸般苦相都有所涉猎,曾经还学墨家当过游侠,就连皇帝老儿上位后想要清算功臣都找不到我,每天都战战兢兢的坐在那个位子上惶惶而不可终日,深怕哪天我再扶持他的兄弟来次清君侧或是诱惑他的儿子效仿李世民兵变把他砍死在龙椅上,你只要说出情报,我就能想办法出去!”

    见到赵昆如此自信,虎霸天也被感染的激动起来,语无伦次的对前者确认道:

    “你……你说的可是真的?你可莫要骗我!不然……不然我定要你找不到好果子吃!”

    “我怎会骗你?只需要一点情报,我就能想到出去的办法!”

    注意到虎霸天已经隐隐有些信服,赵昆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声,故作豪爽的对前者打下了包票。

    “那好!我这就把情报传给你……”

    “——呵,你这大虫果真是不长脑子,这么容易就被骗了。”

    而在此时,终于有人看不下去眼前这智障儿童被轻易拐骗的一幕,冷笑着打断了虎霸天的话语。

    然而交易被打断的虎霸天却丝毫不领情,神色恼火的冷哼一声,转头对说话那人讽刺道:

    “哼,我看你这家伙就是眼馋先生愿意帮我出去,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呵呵,本座想要出去何需他人帮助?”

    刚才说话的冷峻青年听到虎霸天的讽刺,却是忍不住勾起嘴角,向着后者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之所以本座现在还跟你们同处一室,只不过是因为本座不愿出去而已。”

    “我看你就是死鸭子嘴硬,要是真能出去谁愿意还在这地方待着?”

    然而虎霸天根本不信那名冷峻青年的说辞,神色不以为然的对后者说道。

    “难不成你是被这地方的环境收买了不成?大丈夫可不会因为这点东西就愿意放弃志向!”

    “一看你这大虫就没吃过苦,真要被饿死的时候谁管什么狗屁志向?志向能当饭吃?”

    那名冷峻青年也好似火气上来了,从牢房里面走到了靠近大门的地方,冷笑着对虎霸天回答道。

    “老天爷可不管你有什么远大志向,该下雪下雪该大旱大旱,哪怕粮食欠收闹饥荒饿死冻死多少人都不会变,你可见过那种尸横遍野的场景?‘易子而食’可不仅是史书上的一句描述!”

    “你觉得在饥饿到人吃人的情况下,会有多少人愿意为这个不仅可以遮风挡雨、甚至还会无偿提供饭食饮水的地方拼上性命?”

    虎霸天下意识的顺着冷峻青年的说法想了下去,不禁因为脑海中浮现的场景打了个寒颤——若是真有这种机会,想必那些人就连赤手空拳面对豺狼虎豹乃至鬼怪妖魔都愿意吧?

    一念及此,虎霸天的气势也弱了几分,却仍然死鸭子嘴硬的对冷峻青年嘟囔道:

    “我又没跟你说这个,我就是想问你究竟是否是因为这里环境好不愿意出去……”

    “本座当然想出去,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之前说了那么多,冷峻青年的火气也渐渐消退了下去,重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背靠着墙壁看也不看牢房外面的场景,语气冷淡的向着虎霸天回答道。

    “此地的官差厉害得紧,手持的机关武器可一瞬连发数十颗弹丸,普通的武者恐怕连凝势的机会都没有就会直接被打成筛子,更何况还可持续喷射不会炸膛;还有名为‘啊辟机’的筒状武器,仅仅数发弹丸就击破了本座的护体罡气,就算本座能突破这牢狱,恐怕也躲不过那些官差后续的追捕——尔等刚刚降临此地之时想必也应该体会到了本地官差的效率,不过盏茶的时间便被找上了门,就算出去了又能逃过多久?”

    “也只有你这条大虫才傻乎乎的以为吾等逃不出去是因为打不破囚笼,呵……”

    说到最后,冷峻青年不禁再次冷笑,却是乾脆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虎霸天最后的挣扎也被冷峻青年按了下去,嘴唇蠕动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猫起来生闷气。

    赵昆在自己的牢房内看得好笑,分明虎霸天有这么个虽然俗套但的确有气势的名字,身材看上去也壮硕无比威武有力,结果在这却跟个受气包似的挨骂也不敢反驳,还被起了个‘大虫’的外号——儘管在古代老虎的确也叫大虫,但听上去完全比不上‘虎’这个字有逼格。

    ‘而且看上去他们两个都是一副古人——或者说武侠小说人物的画风,假如这个世界的背景是灵气复苏的话,就算是灵气衰退时期便陷入沉睡一直沉睡至今的古人,那画风也应该是仙侠而不是武侠,再结合着其他那些奇形怪状的狱友……呵呵,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让这个世界变成了这副画风。’

    在脑海中沉思着本地世界观背景,赵昆不禁将眼睛微微眯起,脸上露出了笃定的笑容——因为现在腕表面板已经变成乱码,再加上刚刚降临之后在大街上看到的那群混搭风民众,他完全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降落在了原本主神提示要进入的世界,只能收集资讯从零开始对世界背景进行推测,抛弃掉之前从主神方面得到的任何资讯基础……不然的话,出现想当然的情况很有可能导致自己死得很惨。

    但现在看来,主神在这方面还是比较靠谱的,世界观应该还是差不多的世界观,只不过事件範围因为未知原因扩大到了整个世界而已——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导致了这种异常情况的发生。

    最开始从二次元里面蹦出来的军姬肯定脱不了干係,但事件规模变得这么大肯定不会是她亲自去一个个拉人,除非有半个世界或者像是华夏天竺那样的人口大国整个国家人口汇聚起来的承认力才有可能让她做到这点,然而原本的命运轨迹中她并没有这么做……

    ‘所以,只要查出她这么做的原因,就有可能找到破坏原剧情轨迹的幕后黑手……’

    赵昆放鬆的躺在了牢房内的床铺上,面带微笑的定下了自己在降临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目标。

    ‘不过在那之前,我需要先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测究竟是否正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