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91:不会p图的建筑师不是好公主

作者:公子无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市回来之后,叶成蹊一直忙着秋书语怀孕的事情,两人谁都没再提起从前的那些事。

    这会儿见他那么自然的提及,她心里才松了口气。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想到晚些时分秋书语发现叶成蹊还在办公室忙,这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么晚了……

    他还在忙什么?

    端了杯盘给他,秋书语意外在他的电脑屏幕上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是她小时候第一次骑马,开心的抱着马脖子,笑的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不光她的,还有他自己的。

    穿着一身精致的小骑马服,后面桥一头小马驹,要多萌就有多萌。

    “你这是在干嘛?”

    “个照片。”他熟练的操控软件,把原本不同背景下的两个小孩子挪到了同一片天空下,连色调都调的一幕样,看不出任何的痕迹,“怎么样?”

    秋书语没说话,只默默朝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不会图的建筑师不是好公主……

    不过,比起他图的技术,她更想夸的是他那颗过于闷骚的心。

    就因为下午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一起玩,所以他就暗戳戳的羡慕人家,补不回那些时间他就这种方法安慰自己,也是没谁了。

    接连了好几张,叶大少爷才满足的收手。

    “,明天就去打印出来。”

    “打印?”不是完就可以了嘛,难道他还真打算放到相册里面?

    “我再改一下分辨率,你先回去休息。”

    “好……”她点头,“那你也别弄到太晚。”

    这又不是工作,有空的时候弄一下就好了,没必要耽误睡眠时间。

    回到卧室,秋书语走到床边坐下准备休息,目光却被床头柜下面放着的一个笔记本吸引。

    那是……

    她之前为彼此准备的“共享笔记”。

    虽然效果没有那么明显,但也算是一次尝试,而且,貌似最近叶成蹊经趁着这个本子进进出出,不知道他都在上面写了什么。

    正好还没怎么困,秋书语就随手翻了两页。

    【但愿爱情将其滋味布满我身,不要再有片刻见不到春天,请留下吻与我相伴◆我哭着醒来,那一定是因为在梦中我是个迷途的小孩,穿过夜晚的树叶寻找你的手,阴影和活力闪烁的狂喜∏儿除了阴影别无一物,你陪我走过梦境,且告诉我光明何时归返。】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知道“叶成蹊”是谁,但对你而言,在这之外,那个“我”是一个爱你的人。】

    【那么多人,唯你有权,看到我脆弱……】

    【书语,我终于明白,生命中总要呈现一抹灰色永远新鲜的只是岁月的河〉有阳光的时候还不知道怎样珍惜,懂得珍惜的时候光阴已经不多,生活或许并不都是欢乐,但回忆,却是一首永恒的歌。】

    指腹轻轻抚过墨蓝色的字迹,秋书语的眸光变的愈发温软,柔柔的泛着光。

    读他的信,仿佛在读一颗钵的心。

    一声喟叹,足以把道路摧断,令落英缤纷。

    大概……

    这就所谓的“忧伤的浪漫吧”。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秋书语音色轻柔的笑说,“爸爸是个娇气的公主,以后要让着他呦。”

    说完,她提笔在他那些字的下面加了一行话。

    【走近秋天,可以感受到飘零;走近黄昏,可以感受到朦胧。而当我走近你,却什么也说不清,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才明白,原来那是一份思念,很浓很浓……】

    *

    决定在家养胎之后,秋书语就买了好多的影碟和书回来,准备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过足瘾。

    本来叶成蹊还的她总在家待着会觉得无聊,所以隔三差五就带她出去玩,变着法儿的哄她开心。

    芦淼他们听庄衍谍说起太子爷这阶段的状态,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以为老大会表现的很专横、很霸道呢。”就是那种不许太子妃出门儿,不让她凑热闹,整天乖乖待在家里养胎,“当然,就算是霸道也是出于关心。”

    “霸道专横?”

    庄衍谍扬眉,随即失笑着摇头,“不存在的。”

    说起这个事,叶成蹊就再一次刷新了恒瑞那些工作人员对他的认知。

    他只是看起来冷冰冰的很霸道,但在秋书语面前根本不可能,而且这位大少爷心里觉得,照顾自家媳妇身体健康的同时也要堡她的心情舒畅,而非为了肚子的孩子就这也不许那也不许。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应该哄着她来,她想做什么就去做,期间可能会发生什么问题才应该是他想办法解决的。

    如果为了避免问题发生就把她关在家里哪都不许去,那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何况……

    他家书语本来就够体贴温柔的了,他不想她委屈自己。

    所以,他隔几天就会带她去外面去逛逛公园、后馆、展览馆之类的,偶尔也看看话剧、音乐剧、听听相声,总之但凡能想到的,他都会带她去试试。

    有时候也会像今天这样,让她陪他一起来公司。

    他办公,她在那边搭多米诺。

    下午六点钟一到,叶大少爷就搂着自家媳妇下班了。

    自从秋书语怀孕之后,叶成蹊就很少自己开车了,因为和她一起坐在后座比较方便照顾她,所以肖白又开始忙碌起来。

    这天也是,他把车开到了恒瑞公司大门口等他们,不一会儿就见叶成蹊搂着秋书语走了出来。

    临近车前,忽然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从他们旁边走过,插在口袋里的手缓缓抽出。

    孟凡淼高高举起手里的刀,刀刃上闪动着寒光,保安注意到的时候,一边惊呼着让叶成蹊小心,一边疯了似地往这边跑,却到底慢了一步,“叶总!小心!”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再加上孟凡淼距离他们极近,叶成蹊只来得及旋身把秋书语护在怀里。

    感觉到有尖锐的物体刺进了背里,他皱眉闷哼了一声,把她推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成蹊!”

    叶成蹊背靠着车门,背上的鲜血顺着钵窗流了下来。394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