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 这次恐怕要糟(更新完毕)

作者:十三闲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斗彩又称逗彩,它创烧于明朝宣德年间。

    明成化时期的斗彩最受推崇,是釉下彩(青花)与釉上彩相结合的一种装饰品种。

    斗彩的烧制相比较单一的釉下彩或者单一的釉上彩而言,是比较复杂的。

    它需要预先在高温(1300°)下烧成的釉下青花瓷器上,再用矿物颜料进行二次施彩,填补青花图案留下的空白和涂染青花轮廓线内的空间,然后再次入小窑经过低温(800°)烘烤而成。

    明代成化斗彩,以其秀雅精细而闻名于世,后世各朝官窑竞相追仿,以清代雍正年间的官窑仿品最为精妙,“于形似之外,更求神肖”。

    雍正皇帝对仿成窑的重视,使得雍正斗彩器独步于清代,其中又以小件器风格最为俏丽典雅。

    向南手上正在把玩的这件斗彩团凤纹高足杯,器形小巧可爱,比例匀称,在成化斗彩高足杯的基础上显有创新,器型新颖,纹样别致。

    高足杯的外壁上,装饰有斗彩团凤纹,整器的纹饰描绘细致,釉彩莹润,可以称得上是雍正斗彩官仿官之佳作。

    当然,向南在观察这件高足杯时,除了品鉴它的艺术之美外,还在思考如何将它完美修复。

    这件高足杯,并没有裂成碎片,而是在口沿处缺了一大块,就如同被人咬了一口一般,整个器型完全被破坏了。

    要将它配补完整,其实也不难,难就难在,如何仿釉。

    单一的高温釉下彩或单一的低温釉上彩,实际上并不难仿釉,但釉下彩和釉上彩相结合的斗彩,就要复杂得多了。

    尤其是,这件斗彩团凤纹高足杯,颜色靓丽,不仅有青花的天青色,还有柠檬黄、石榴红等多种颜色混杂,光是调制颜料,就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

    “先不管它,把前面几道工序慢慢做完再说。”

    观察了片刻,向南还是决定先动手配补高足杯的残缺部位,至于仿釉,等到了那一步再说好了。

    斗彩瓷器,向南修复得并不算多,如今碰到了一件,自然喜不自禁。

    最重要的是,斗彩仿釉,很消耗时间的呀,这一件斗彩团凤纹高足杯,可以玩几天了。

    心里这么想着,向南手里的动作也不慢,将高足杯细细地清洗了一遍,便开始准备配补残缺的部位。

    由于这件高足杯,并没有残片,只是口沿处缺了一个大口子,因此拼对粘接这一步,就省略掉了。

    在古陶瓷修复中,一般都采用石膏配补法和复合材料配补法。

    这两种方法操作简单,配补材料硬化时间短,在考古性修复和展览性修复中,使用较多。

    而在商业修复中,往往采用硬度更高、契合性更好的陶补、瓷补,以及插接这三种方法。

    陶补和瓷补,就是用陶土或瓷土做原料,按照器物的残缺部位制作出坯胎,再烧制成所需的陶片或瓷片,然后直接粘接到器物上。

    插接,则是一种二合一的修复方法。

    它是把两件或多件品种、纹饰相同的器物,各取其完整的部位,采用各种手法将它们拼成一件完整的器物。

    制淖模,是陶补和瓷补的基本操作,在这一道工序上,向南是轻车熟路,很快就用瓷土制作出了和高足杯缺口差不多大小的瓷土坯胎。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根据地域的不同,瓷土也分很多种的,不同的瓷土,烧制出来的坯胎胎质、颜色并不一样。

    因此,瓷土的选择很重要,尽量选择待修复器物所使用的瓷土来制作坯胎,以堡烧制出来的瓷片的胎质和颜色与原器物一致。

    这件清代雍正年间的仿成化斗彩团凤纹高足杯,属于官窑作品,也就是出产于西江省景市官窑。

    据清代督陶官唐英在《陶冶图说》中所述,色纯质细的瓷土,是来自于徽州祁门县,西江省饶州府属内的高岭、玉红、箭滩等数种瓷土在当时只能做粗器或者“参和”祁门来的瓷泥进行制造。

    因此,向南很容易就可以挑选出合适的瓷土,来制作高足杯残缺部位的瓷土坯胎。

    还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制作出来的瓷土坯胎,可以略比高足杯残缺部位大一点,厚一点,即便烧制出来的瓷片大了厚了,那也可以磨掉一些。

    但如果做小了,那就没得补了。

    坯胎做好之后,向南便将它放进修复室角落里的一个八角形的小型电窑炉里,插好电源,设置好温度,便摁下了启动键。

    这种小型电窑炉,是城市里很多陶艺馆的标配,价格也不贵,几千块钱。

    自从决定开设文物修复工作室之后,向南便在网上订购了一台,这样一来,陶补、瓷补所需的陶片和瓷片,都可以自己烧制了。

    方便得很。

    坯胎的烧制需要一段时间,向南也没坐在那儿干等着,顺手拿起另一件前些天没修复完的古陶瓷,继续低头忙活了起来。

    向南在忙,另一边的康正勇也在忙。

    在调色、试色,试色、调色中反反复复了无数次之后,康正勇总算是调制出了和《山水》立轴图底色相接近,但又略略有些浅的颜色,正式开始了全色工作。

    这只是第一步,实际上,每一个残损之处的底色,由于年深日久等各方面原因,实际上并不完全一致。

    因此,康正勇还要一遍一遍加深颜色或减淡颜色,之前调制出来的,只能算是基准色而已。

    两个人在同一间修复室里,各自安静地忙碌着,一直忙到太阳西斜,康正勇忽然长舒了一口气。

    向南听到响动,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

    “怎么?全色完成了?”

    “花了两天时间,总算完成了。”

    康正勇点了点头,有些忐忑地说道,

    “老师,您帮我看看?”

    两天时间完成全色,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这还是因为这幅古画残损之处并不多,如果再残缺得厉害一些,花上一两个星期的时间来全色,也不过分。

    “好,我来看看。”

    向南放下手中的工作,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这才站了起来,来到了这幅古画的面前,仔细地察看了起来。

    看到向南左看看,右看看,还站在椅子上从画面的上方往下看,康正勇一脸紧张。

    这一次全色,他可以说是投入了十二分的热情,调色试色也是最多的一次,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只是,老师向南自身的水平太高,自己跟他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他所感觉的良好,在老师的眼里,会不会破绽百出?

    要是达不到老师所说的“至少三面光”的要求,那岂不是辜负了老师的厚望?

    会不会让老师感觉自己太没用了?

    看着老师向南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康正勇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次,恐怕真的要糟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