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0章:药王谷出事

作者:蓝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后看着难掩兴奋,眼神闪亮的少年皇帝,余光瞥着不卑不吭神色淡然的魏华音,眼中杀意闪过。药王谷出事,她们和唐凤初已经斗了起来,等他们两败俱伤......就是她和皇帝渔翁得利的时刻!

    魏华音这一年都非常敏感,尤其是回京之后,那种不怀善意的眼神,她不用抬眼就能直觉感知。微抿着唇,没有说话。

    “皇帝!这变革乃大事,可不能贸然儿戏。史中记载凡变革着,最后结果和下场,无一不惨烈失败了。”太后提醒的话,也暗暗警告魏华音,不会有好结果。

    南晋先祖也曾历经变革,均田制开始的艰难,过程矛盾重重,结束的凄惨黯淡,不仅死伤了变革官员,更死伤离散无数百姓和家庭。

    萧渝也想到了,神色稍显冷静,“不过,白夫人这份变革策划却是共赢的策划,并未强制压榨哪一方利益,是日久累积渗透式的慢慢变好!儿臣相信,经过儿臣和白夫人,和朝臣,还有南晋百姓上下共同努力,二十年,五十年,定然谱出一份盛世河山来!”

    他有抱负,太后非常高兴,可这和她的打算谋划相悖,却让她高兴不起来。

    看她神色,萧渝也多少猜到她的心理,对于白玉染,他不完全信任,但和唐凤初相比,他还是偏向白玉染的。对白玉染,他是怀疑防备,但也不否认白玉染的能力,尤其是魏华音的才能和功绩。

    “这份变革策划,朕先仔细看看!稍后再和白夫人商讨,你就先退下吧!”让魏华音先回。

    魏华音应声,“是!皇上!这份策划篇幅过长,臣妾学问不精,多为白话,导致篇幅更长,一些详细的推行计划,还有解决反弹反抗策略没有详细登记,皇上若是有兴趣,可随时传唤臣妾商讨!”

    萧渝看着变革策划,又看看魏华音,笑道,“白夫人考虑周道,朕看完,找刘丞相他们几人也一起!”

    “那臣妾告退。”魏华音行了礼,退下。

    萧渝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兴奋,“这白夫人......”想再夸赞几句,对上太后微沉的面,收起了笑,“母后?”

    “皇帝还是太年轻了!”太后叹了口气,好好给他上了一课,教他重新做人做帝王。

    萧渝对魏华音不光是看待一个有功之人,还是一个容貌昳丽的女子,那一分微弱的孺慕之情,是从萧沅而起。

    他自幼和萧沅一同长大,感情要好。

    萧沅被暗杀,逃出宫被魏华音掩护救下,之后以讨要吃食的名义挂上关系。魏华音跟老白家闹翻被休,白玉染辞官,他就开始魏华音通信,几年来,信件虽不繁多,却也得了不少关怀指点。他能感知到,魏华音没有把他当成不懂事只闯祸惹事的小恶霸齐南王,而是真心把他当弟弟。

    就连带的萧渝知晓后,也对魏华音多那一分的孺慕。他没有姐姐,一个异母哥哥,视他如仇,如今也已经丧命。

    现在看到魏华音更大的价值,反过来劝太后暂时放开成见,先休养生息,发展南晋要紧。眼下托格娜之死还未解决,金国那边的交代还未解决,药王谷又出事。药王谷虽不涉朝政,逸清神医也是同族从姑姑,若是药王谷出事,对南晋也是极大的损失,甚至会因此引事。

    太后面上称赞他能独当一面,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螳螂捕蝉,她做黄雀。

    魏华音安然出了宫门,对等待着的谷雨几人摇摇头,“没事,回府!”

    “是!”谷雨应声,扶她上了马车,手已经搭在她手腕上把脉,发现没有明显大的异常,听她没有入口的东西,这才放下心。

    到家,春喜拉着姚澈催促,“快给夫人看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太后对夫人心怀恶意,只怕要对夫人下手。

    看她们都担心,魏华音把手伸出去,一边解释,“我东西送上去,有皇帝护持,她暂时不会动我。只要我在,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对付白玉染。”

    “夫人要不要见见刘伯骥他们?”姚澈问。她可以用自己的才能拉拢刘伯骥和他的党派势力。

    魏华音摇头,“还不到时候。让人关注着宫中动向。”

    一连几天过去,萧渝没再传召魏华音,金国来了国书质问托格娜之死和联盟之事,让他一下忙起来,无暇顾及变革策划。

    白玉染传回来两次消息,都说情况不危急,孩子暂时没事,没见落到对方手里,再无更多情况。

    元宵节,整个白府静悄悄的,魏华音一个人坐在廊下,目光幽冷的望着悬在头顶的一轮冷月。

    八百里加急送到唐凤初手上,看到信笺上,沈风息已经落入他的手中,勾起嘴角,“走!”拿起一封请柬让逆雨送出去。

    逆雨看着魏华音亲启的字,心里暗叹一声,主子不是放弃了,而是按捺住了性子,谋划了这么久,现在终于见到曙光了。可这么一个有夫之妇......

    “还不去?”唐凤初挑眉。

    “是!”逆雨应声,领命,快速的把请柬送到了白府。

    魏华音一听唐凤初的请柬,急忙拿过来,脸色刷的一白。

    “夫人!发生啥事儿了?这写了啥?”钟婶正给她送汤圆来,看着她脸色煞白,手指轻颤的样子,一下子急了。

    春喜急忙跑过来,一把拿过请柬,猛地瞪大眼,“他们抓了沈公子!还杀了逸清神医!?”

    姚澈一直和谷中紧密联系着,一听这话,就是不相信,“不可能!少谷主武功高深莫测,谷中虽然这几年身子不好,但也不至于......不至于......”

    魏华音知道,沈风息母亲身中剧毒,身子一直不好,每年只靠药养着,就算她曾经难逢敌手,但谷中弟子大多在外,却守着绵绵她们几个孩子。一旦被人攻破药王谷外防......

    这一切只怕都是因为几个孩子!

    “小姐和小公子他们,是不是也被抓了?还是出事了?”春喜红着眼文名。

    “这上面只写了谷主和少谷主,绵绵小姐她们应该都还没事。”姚澈白着脸解释。药王谷与他有恩,有培养他成才,如今谷主被杀,少谷主也落在敌手。

    “夫人?”谷雨询问的看着魏华音。

    魏华音强自镇定下来,握紧拳头,“告诉他,我赴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