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8章 春杏奇闻(一)

作者:探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眼和生魁两人得到密令后,立刻前往春杏楼〗个人打得主意都不同,虽然目的多少还算一致的。

    生魁是属于看起来木讷,实际上鬼机灵点子不少的,一门心思就是想要赚到一些便宜,凡事都不能让自己吃到什么亏,不然浑身就会不自在,占到的便宜可以有多与少之分,但是没有不占的道理。接到什么春杏楼的委托,生魁一下子就来了兴致,想象一下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自己过去完竟然还有人支持,算是自己的工作,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美差啊!

    至于花眼吧,正好还是和生魁反着来的,长了一副白白净净让少女少妇都喜欢的脸,可是内心还真算是不为所动,生魁和他酬打交道,知道花眼是这么一个脾气,对女人没有什么多余的兴趣,之前还怀疑他是不是有断袖之癖?生魁多少还是的自己是不是被花眼给看上了,要不然怎么会花眼只跟自己玩得比较好,跟其他的人关系都一般?

    问题确实困扰了他们两个人和很久,直到有天生魁真的找到一个机会,跟花眼打开了话匣子就想要问问花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花眼竟然有些没,觉得生魁问出的问题很是奇怪,并且表达自己并非是什么断袖。

    生魁:“你当真不是什么……那种方面的癖好?”

    花眼:“当然不是啊,只是目前一直没有遇上喜欢的姑娘,也不想着迁就。”

    生魁:“哦……人嘛,拿来这么别扭!你这个人可真奇怪。”

    花眼望着面前的桃花春风,在风中摇曳无依,蝴蝶飞舞与桃花一通飘散在空中,最终浮萍在了水波上,一阵波澜之后,随之平静与水面化为一个整体。

    花眼:“兴许我们都是这桃花吧。”

    生魁看了桃花一眼,上面又脏又黄,丝毫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

    生魁:“咦!什么桃花,两个大男的说什么跟桃花一样。”

    花眼:“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身世浮萍,无论我们怎么挣扎都逃不过这种轮回之中。”

    生魁:“什么?什么轮回?”

    花眼:“你没听过佛家的说法吗?人生就像是开花的过程一般,出生好不容易钻出了头,一生都只为开花的那一抹绚烂瞬间,没过多久就开始枯萎,然后落下最后消失……生魁啊,你我都逃脱不过这种过程。”

    生魁这下多少是明白了花眼话中的意思,但是徒增一些无用的悲伤,对手上的活计没有多少帮助←们两个人没有什么生意头脑,更可悲的都还是孤儿,没有祖传的田地,连做一个安安分分的农民都做不到〗个人流落在街头的时候认识的,无意间通过一次给人帮忙丧事,赚到了一些钱。

    后来的日子,两个人就一直奔走于红白喜事,很多别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只要他们两个人愿意去做,一般来说留一下一些钱,填饱自己的肚子问题都是不大的。

    这样颠过来倒过去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都已经来到了而立之年,依旧如此郁郁不得志→魁一直讲究的是享受的过程,总觉得自己的生活都如此糟糕了,还不如好好享受这一抹绚烂,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落在了水面上化为乌有了。

    至于花眼,一直在苦思冥想,如何跳脱出现有悲伤的循环。看到周围的人拥有完整的家庭,拥有完整的人生,花眼倒是很羡慕′然有时候也有姑娘对花眼投来了暧昧的目光,给了花眼不少消,可是最后相亲到了感情的下一个阶段后,对方得知花眼这种情况,多半都是无疾而终,落下了花眼这样茕然一身,和生魁两个人继续跌跌撞撞。

    花眼对生魁倒是很放心,在他觉得就算是生魁怎么享受,怎么消耗,最后两个人还是这样子在一起就行了,他对生魁的感觉并非是什么逾越的暧昧,就是一种情感上的依赖,彼此一同成长起来的,不消对方因为什么原因离开自己的生活,包括连结婚跟自己关系淡薄也算在内。

    两个人就这样破罐破摔,没有人赚到更多的钱,哪怕花眼这样存下一些钱的都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一样跟生魁两个人露宿街头过着流离颠沛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生魁看到了长安街头竟然有人招募什么人,过去一看还有包括了住宿的条件,对生魁和花眼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他们一直能找到吃饭的办法,可是没地方睡觉是最头疼了,也没有多想就过去应下这差事。

    两个人晃过劲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春杏楼∞暇顾及其他,就直接进去了,迎面来的一个伙计对他们的态度不算很友好。

    伙计:“两位啊,来我们这里做什么呢?要是来找姑娘的算是来对了地方,要是你们要点钱,那就要问问我这拳头硬不硬了啊!”

    生魁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花眼则没有太当一回事。

    生魁:“拳头?就你这肉包子还想跟我比拳头?我们要饭哪里会到这种地方来的,要去也要去酒肆啊,客栈那种地方,哪有在姑娘面前丢人的!”

    伙计一听到生魁说这话,满面狐疑变成愠色,对他的态度更是不待见,花眼给生魁使了一个眼色。

    花眼:“听说你们这边姑娘不少,今天我们是客人,你们是不是也要招待招待我们?”

    楼上的铱吹较旅嬉谎郏⒚挥姓瓜殖龉嗟那樾鳎ㄑ墼谀且凰布浜同桃对上了,两人视线相接,一瞬间花眼心如万株桃花树纷纷下起雨,连着三天三夜延绵不绝,满地思绪尽是思念,心中再无那湖畔和蝴蝶,只有艺驹谔一ㄊ鞅摺?

    花眼:“那位美人……美人……是什么价钱?”

    伙计回头看了一眼遥故乔崦锏囟曰ㄑ鬯担骸爸慌履闶浅霾黄鸬摹!?

    生魁:“呦呵!天底下还有青楼女子有价还不让人出了不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