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七十章

作者:微甜的南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晨初时分,有晨间的清风徐徐,说不上寒凉却也多了几分悠然。

    澄澈的月泉湖之中缓缓的游出来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个银发俊朗的男子,单穿着一条黑裤,那一肌如刀削斧砍一般分外分明,略见着些荒莽脾。

    他怀里此刻抱着一个着白裙的姑娘,这姑娘虽是涅清理秀雅,不过此刻却是怒目愤然,要不是他一直抱着估计早就跳起来。

    依托着月泉湖做的幻境的确是十分巧妙,至少叶小孤当场就中了招。

    不说木应雄的事,这月姬也称得上一个人物,在幻术这一方面的造诣的确是可圈可点。

    “去把我夫人的魂魄唤醒。”

    “……”

    “你再瞪我一眼试试?我即便是打不过他木应雄,收拾你还是绰绰有余的°但凡是有点儿脑子就知道当初不该那么挑衅我。”

    “姓叶的,我倒要看你几时死!”

    “巧了,叶某活了几百年了,估计再活个千八百年应该压力不大。”

    他习惯的嚿痪洌怨俗缘谋ё旁录ё荼闱嵩镜搅肆雇ぶ校谎劭慈チ雇ぶ胁⒚挥惺裁春奂裁患拍居π哿粝率裁聪咚髯志洹?

    “我夫人的魂魄在哪儿?”

    月姬本来还气的,这会儿细看之下突然发现原本虚悬在凉亭之中的玉泪不见了,下意识的就闪过了木应雄的影。

    不过还没等她解释一句就听见叶小孤随口威胁一句道。

    “我劝你别和我瞬么花样儿,她若是没了,我要你月泉宗灭门难消,你也得给我做添房。”

    “……她的魂魄暂时被我收起来了,你再威胁我,我就把她毁掉。”

    “威胁?毁掉?”

    他本来还面色悠然,一听着她这话却是面色一沉,手上不自觉的用上了三分力,捏得那姑娘的手臂疼得要命,她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急道。

    “有胆子就把我杀了!”

    “杀了你?你不及我夫人万千之一,亏本的买卖叶某不做。”

    叶小孤冷哼一声,随手放开她,这松手之间却已经在那姑娘的手臂上留下了印儿。

    以前见着楚清秋就精贵,如今见着这姑娘非但是气质相貌类似,连这段儿也差不多,手上也是一掐就留下了印儿。

    只不过见着她两眼泪汪汪的样子,叶小孤也没和她继续逗乐。

    毕竟这姑娘也是个急子,虽是长得像是有点儿城府的样子,不过单就挑衅叶小孤的事就让他看出来她也是个惯难驯的主儿。

    楚清秋多多少少还是装出来,这姑娘估计是真的蠢。

    行走在这世间难免会和很多人打交道,但是和莽夫打交道最为累人,应该他们大都自私自利,完全听不进人话。

    这姑娘估计也就比那莽夫好一点儿都不多。

    先前收拾过她一回,差不多也就够了,真要是惹毛了她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动静。

    心念之间,其实他对于月姬的说辞其实也并非全然信之,皱着眉头就打量起了凉亭里面的痕迹。

    那姑娘心知王培的魂魄玉泪是被木应雄拿走了,这会儿要是被叶小孤发现,她自己没了那虎皮只怕也难薄命儿。

    当下她也顾不上其他,急忙走到了叶小孤后,伸手就拽了拽他。

    叶小孤回头随意的看了一眼,随口问道。

    “怎么了?”

    “……”

    她一时还没想到叶小孤竟然来这么一句,下意识的就愣在了当场,反倒是叶小孤嘴角一扬,随口玩笑道。

    “怎么着?还想再伺候我一回,你这小妮子不简单啊。”

    他笑得不怀好意,月姬下意识的皱着眉头本想骂他一句,不过转念一想又没什么说辞,一时也不便惹怒他,只好作罢。

    这沉默之间,她见着叶小孤又开始回头,一时也不免有些心虚的扯了扯他的衣角说道。

    “你随我来。”

    “去哪儿?干什么?你要是安排点儿人藏着把我杀了怎么办?”

    “我还能杀得了你?”

    “看你这话说的,你太小瞧你自己的本事了,先前你不是收拾得我叶某人厉害的吗?”

    他把话扯到刚才的幻境之中,月姬柳眉一皱,难掩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似乎是找到了说辞一般,皱眉道。

    “你随我到我的住处,我给你说点儿事。”

    “说事我可就不去了,在这凉亭不也是说?办事儿的话,那我倒是可以去一趟。”

    “……你随我来。”

    “说清楚啊,你到底是打算叫我做什么?谈事还是办事儿,区别还是大的。”

    “姓叶的,你真要在这儿挑事?”

    “我挑事?”

    叶小孤冷哼一声,这玩笑之间眼底的冷色却是尽显。

    那姑娘心里一慌,低下头也不敢看他,生怕他动手。

    先前在幻术之中,她其实也闹得不可开交,但是叶小孤几番威胁之下,她也实在是没法子。

    吃过了一次亏,如今这姑娘见着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即便是能跑都得吓得直哆嗦。

    他也知道这姑娘的心思,嘴角微微一扬,目光之中却满是戏谑的说道。

    “玉泪不在你这里?若是在你这里,只怕你早就跳上天了。看来我们的确得好好聊聊了,要是木应雄三之内没来信儿,你猜我会做什么?”

    “他有没有消息,关我月泉宗什么事?!你凭什么……”

    “凭什么?你这姑娘看起来还有脑子的,合着现在就长了这么个漂亮的脸蛋儿,里面给装了豆渣?”

    月姬闻言,愤愤不平的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不过这恨意还没传达多真切。

    叶小孤低下头捏着她的脸径直就亲了一下,随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却作势轻啐了一口,嫌弃道。

    “呸~一股子腥味儿。”

    “……”

    那姑娘听到这话,眼里唰一下涌出了泪,这会儿泪眼汪汪的看着他满是委屈不尽,偏偏他还得意的笑了笑。

    “现在别急着委屈,一会儿有你受的$果你继续给我嘴硬,那我就给让你好好的活动活动这小嘴儿。”

    “姓叶的,你别太过分了!你别以为我没有后手!”

    “后手?什么后手?你若是有那本事,你何必在这儿给我泪眼汪汪的装可怜?”

    “……”

    “先去你住处吧,我没心思在这儿吹凉风°给我记着,木应雄的事说不清楚,我可没那耐心跟你开玩笑。”

    “我都说了我和他不熟,你还要我怎么样?”

    “不熟?我和你之前也不熟,现在不是已经熟了一半吗?一会儿再不熟,我就教你做做熟饭。”

    几句玩笑之间,其实他也没心思和这姑娘多说什么。

    月姬虽是一个劲儿的绕,却也拗不过没有什么真本事。

    她虽是精通幻术,不过幻术讲究的就是出其不意,让人不知不觉陷入幻境之中,如今叶小孤修为比她强又有心防范,她自然是束手无策了。

    两人说说闹闹之间,径直御空而行飞到了月泉湖边的一座小楼。

    这小楼勾角飞檐看起来颇具格调,不单是门窗雕花,甚至连梁柱上都是些精致的雕花,看起来尽显古色古香,宛如一座苗疆小楼一般。

    月姬一路上拗来拗去就差没躺在地上打滚了,偏偏叶小孤一直面色冷淡的拽着她朝前走,一时还颇为强硬的涅。

    那姑娘心知搞不好就会出事,即便是到了门前也还是犹犹豫豫的不想进去。

    反倒是叶小孤颇为大胆的径直就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门一开,迎面而来的便是些许淡淡异香。

    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却没有注意到后的那姑娘眼里微微一亮。

    房间里的布置其实也很简单,桌椅板凳之外还放着些酒柜,里面多是些泡酒。

    泡酒这种东西一般没什么讲究就像是泡菜一样什么都能泡,有钱的泡人参鹿茸,没钱的枣子枸杞,反正也是凑了个稀奇。

    不过在这月泉宗的地界上,这些东西其实都不常见,这里的酒坛里面多是些花花绿绿的各种蛇蟒。

    按理来说这蛇蟒泡酒应该至少都带着点儿怪味儿,没想到这些酒却隐隐透出些奇怪的香气,类似于花草的香味。

    “看你瞧得稀奇,要喝点儿吗?”

    “不必了,我怕你毒死我。”

    “废物~”

    “……”

    这才消突多久,没想到她突然又这么来了一句,叶小孤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你真想让我收拾你?好好一姑娘怎么这么没教养?看见男人就离不得,你跟猫学的子?”

    别说他这骂人的功力还真是见长,这一番话说得月姬张了张嘴,愣是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整句来。

    叶小孤见着她的气焰稍微淡去几分,自顾自的回头继续看了看四周酒柜之中的药酒。

    这些药酒多是按照里面的蛇蟒花色大小排序,看起来应该是被主人家细心的照料着的东西。

    说是细心照料,不过这些酒直接摆在客厅,应该不是什么毒物,否则来个远客误喝了只怕也糟心。

    另外一边月姬还在暗自有些气恼,他突然指了指酒架上的药酒,说道。

    “给我把最大的那一坛酒拿下来,我试一试什么味道。”

    “哼~你倒是识货,那一坛毒最大,你吃下去非得当场毙命不可!”

    “是吗?这么厉害?”

    听着这姑娘的咒骂,叶小孤嘴角微微一扬,闪过几丝戏谑的笑意。

    月姬也知道他看穿这些药酒的虚实,不过这东西本来就不是毒酒,索她也就径直走到了酒架之前,探手将那最大的一坛酒拿了下来。

    那坛酒里泡着药蛇估计也得有个七八斤,那坛子就得有个三十来斤重。

    这姑娘虽是抱着不见吃力,但是她的形高挑,抱着那大酒坛看起来略微有些突兀。

    叶小孤闲着也没事,径直走过去接过那酒坛,随口说道。

    “还有那桌角最小的那一坛一并拿过来,我混着喝。”

    “你疯了!这两种酒怎么能混着喝?!”

    “怎么?不能混着喝?你不是想毒死我吗?连死都不怕,你还怕我做什么?”

    一语话落,叶小孤眼里一亮,那姑娘如何不知道他看穿了这两种酒混杂在一起是什么效果,慌忙火急的冲过去抱着那小酒坛就是一砸!

    可惜……没成功。

    她刚举起那小酒坛还没落下去,叶小孤顺手就将那酒抢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打开酒坛,各饮一口。

    那刺鼻的酒气一涌却好像是汽水一样并没有什么后劲儿,那酒里的酒劲儿没有催着往上走,反倒是往丹田气海里一直沉。

    只是这么试探的喝了一口,叶小孤嘴角一扬,自以为得意的将事的酒也咕噜咕噜一并喝了。

    却没有注意到月姬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他虽然心机不俗,猜到这不是什么毒酒,不过这月泉宗不必寻常的世俗人家,在这客厅里摆放的酒并不是为了喝,单纯只是一种张扬。

    月泉宗最为顶级的功法便是幻术,而继承月姬称号的人,这家里怎么也得备着一些幻术材料。

    这些泡着蛇蟒的药酒,实际上就是封存的材料。

    只不过月泉宗一贯是安稳惯了,这姑娘平里还会游历群山寻找草药,顺手就将这些药酒放在客厅里也不的来贼。

    “有效果了,果然是好酒。看来今晚你这小妮子有得享受了。”

    “留个叶先生自己享受吧!孔雀绿和碧泉幽你都敢混着喝,你也别管我出手太狠!”

    月姬说完,手中掐指一引,直接祭出月泉金轮!

    伴随着灵光一闪,那月泉金轮上的小挂坠发出叮堕灵的声响,叶小孤闻声脑后就一阵嗡嗡直响!

    这瞬间出手,却是月姬将他轻易压制!

    “哼~”

    见着他低下了头,这姑娘得意的冷哼一声,手上却不敢轻易松手,径直一引真元,月泉金轮再起一声脆响!

    叶小孤应声就双膝一软,眼看着就要瘫跪在地上,没想到就在这时,他却硬生生的稳住了形!

    那姑娘见着他这反应,心中诧异难掩,急忙皱眉引动真元,月泉金轮狂响之间,他却好像是丝毫不为所动一般,缓缓站了起来。

    咧嘴狞笑,这一刻他自然是笑得快意。

    月泉金轮作为幻术的辅引,其实不单只是靠着挂坠碰撞的声响作为引动手段。

    可惜的是月姬修为不过结丹境,平里钻研修炼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好好研究这镇门法宝?

    这月泉金轮被放在大之中都快积灰了,才被她使唤一回,自然是运用不是特别熟练。

    叶小孤本来应声都被这幻术放倒了,不过那两坛酒一大一小的确是有那方面的作用,以至于无形之中都在刺,激着他。

    虽是有月泉金轮催动幻术,但是单凭那姑娘不入流的功法,凭什么以一个结丹境的修为放倒他一个天门境巅峰高手?

    甚至于即便是没有药酒的副作用刺激,他仍旧是可以轻易抵抗她的幻术!

    眼看着叶小孤狞笑着站起来,月姬终于还是慌了,这会儿直接扭头就跑,那月泉金轮失去了真元支撑直接就掉在了地上。

    “月姑娘,你的东西掉了。”

    “……”

    “你慌忙火急的以为能跑?好好一个一门掌教竟然连镇门法宝都丢了,我还真是替你觉得丢人。”

    “你把金轮还我!”

    “我还你其他的宝贝,有了那宝贝,你能给我换个娃出来。”

    “无耻!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

    “你以为我又有心思和你开这些玩笑吗?木应雄和三刀会的事,你再给我拐弯抹角的拖延,指不定我没耐心了真把你收拾个够。”

    这说话间,月姬其实都已经跑出大门了却还是只能抿了抿嘴儿,缓步走了回来。

    对于那姑娘的反应,叶小孤也并不在意。

    其实此刻他最为奇怪的还是木应雄的试探,按理来说他若是有后手,应该完全可以借着月泉湖的幻境和他好好的打一场。

    如果他试探了两下,感觉没什么底气径直离开也没什么不对,但是木应雄为什么临走之时还会拿走藏着王培玉泪的魂魄激怒他?

    “有实力还是没本事?”

    一念闪过,他略微有些发神,突然感觉手上有人在小心翼翼的拽着些什么。

    他皱了皱眉头,顺手就将还在拽着月泉金轮的月姬抱在怀里,转就朝着二楼走去。

    一时反倒是惹得那姑娘一急,急声道。

    “姓叶的!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

    “要是你稍微有点儿脑子,现在就该乖乖的给我闭嘴℃要是惹急了,我把你抱到外面去收拾,围观的月泉宗弟子来一个我杀一个!”

    冷冽的杀意难掩,直到这个时候,月姬才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个俊朗男子并不是什么良善,而是引动着龙蛇黑气一如魔将降世的恶徒。

    他先前可是生生灭了数十个月泉宗弟子还跟个没事儿一样。

    心念至此,她心中微微一寒连拽着月泉金轮的手都不自觉的松开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面色惨淡,叶小孤还生怕这姑娘绝望之下自绝于此,随口安慰道。

    “木应雄的事讲清楚了,保管你和这月泉宗什么事儿都没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