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8章 还能说上多少话

作者:阳子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肖兵是个孤儿,从十岁起进了孤儿院,当然并不是一出生就是孤儿。

    父母当年也是老家村子里数一数二的聪明人,也正因为是聪明人才离开村子进城打拼,那个年代外出打工淘金是一股洪流,他们就是洪流中的一员,算得上是弄潮儿。不过属于那种还没有站在潮头,就在半路被拍死在了沙滩上的人。

    站在顶峰的始终是凤毛麟角,大部分都成了炮灰。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他的父母就是被吃掉的小虾米≤人蒙骗,围追捕猎,最终成了鳄鱼们的盘中餐。

    夫妻俩从倒卖二手光碟到开了自己的商铺,再到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商场,作为一无背景二无资本的乡下人,不可谓不算成功。

    但是,正应了那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商场生意的红火也引来了才狼虎豹,有人看中商场的丰厚利润也想分一杯羹,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入股分红,夫妻俩当然不愿意。

    他们小看了那帮人的野心,拒绝之后接踵而至的就是来自全面的打压。

    那个年代经济刚刚开放,各种经济政策法规都还在摸索之中,很多经济行为实际上各行政部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闭眼的时候无所谓,睁眼的时候又有几个经得住仔细瞧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又是当地商家的联合降价打压。夫妻俩小看了那些人的野心,也同样小看了他们的能量,他们能请得动某些部门,同样也说得动县城里的几大银行不给贷款。

    夫妻俩死死扛住,银行不放贷就借钱,借不到钱了就高利贷。

    最后债台高筑之下双双跳楼,商场没薄,人有没了。

    所以,肖兵就成了孤儿,要不是一个内家高手看他根骨不错收他为徒,估计早就饿死在了街头。

    所以,他有个梦想,他不信那个邪,他要亲眼看见小虾米也能站在顶峰,他要证明哪怕身在社会最底层也能攀上最高峰,他父母没做到他去做,他做不到要看着别人做到。

    这种执着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理解,他也不需要别人理解,他就那么默默的为之奋斗,哪怕豁出去性命。

    陆山民并不是他跟的第一个人,王大虎也不是他跟的第一个人,在那之前他还跟过好几个人,有一个同样进城创业的人,他跟了三年,一步步帮着他从身无分文成了千万富翁,可惜那人小富即安,没有更大的理想抱负,他离开了‘后又跟过一个重庆来的皮鞋老板,亲眼见证从一个小作坊到一家不小的工厂,可惜那人是个吸血鬼,无休止的压榨工人的血汗,完全忘记了他曾经也是其中一员,毅然离开之后又跟过几个人,直到遇见了王大虎。

    王大虎是典型的底层人,从农村逃难进城,有野心、有抱负、对

    底层人也不失同情和关怀,也有头脑和手段,只可惜遇上了陆山民。

    王大虎和肖兵一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相信命运的安排,他临死之前并不恨陆山民,反而让肖兵跟着他继续完成理想。

    所以他来到了陆山民身边,陆山民也没让他失望,甚至比他预想的还要好。

    陆山民的野心或许不算大,也没什么理想,但是他有着一颗逆流而上不知苦味儿的心,他就那么一步步走,打碎一切想阻挡他脚步的人和事,硬生生把自己从一个木楞的山民磨砺成成熟大气的人,硬生生把他自己从小学生变成了大学生,当然,陆山民没有大学那一纸文凭,但是他已经有了那个水平,硬生生带着一批人打下了这一片江山。

    虽然这片江山到目前为止还不算稳固,但他已经触摸到了他的理想,遗憾的的是他还没来得及看最后的结局。

    肖兵的想法是对是错不重要,他的理想可笑不可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直在为像他那样的人寻找消,重要的是这个消对于某一部分人来说很重要←让那些怨天尤人自怨自艾的人看到,原来还有这样一条路可以走。

    肖兵,就是这样一个傻得没人敢相信,却真实存在过的人。

    山猫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肖兵没有家人,他把所有都奉献给了大家没要一丝一毫的回报,他的死,是为山民哥而战,为了晨龙集团而战,为了在座的所有人而战,死得其所”。

    “我知道大家很憋屈,你们都是晨龙集团的创业元老,但是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江山打下来了,高位却让别人坐了去,房地产产业有林耀武负责,投资领域由陈坤把控,就连没来多久的刘云深也成了集团的绸副总裁,还有新来的几个高管,我知道你们憋屈∫们都是从民生西路出来的,我们拿命打下来的江山,他们却坐享其成”。

    蒙傲满脸的悲伤,“我憋屈的不是高位让人占了,憋屈的是我成了一个废物∫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我以前只是个人人喊打的扒手,不懂企业管理,不懂金融投资,更不懂商业上的那些弯弯绕∫憋屈的是不能帮上山民哥的忙,不能像以前一样跟着他抛头颅洒热血,我憋屈的是肖兵死了集团里连知道他名字的都没有几个人”。

    胡明眼里也满是痛苦,他虽然是胡惟庸的儿子,但是父子俩一直不算是同一个阵营,胡惟庸更加坚定的支持学院派,而胡明始终认为自己属于民生西路这一派 五事件的处理在他心里一直有个结,直到现在也没打开·兵的死更加激发了他内心的痛苦。

    “我们现在都再是以前的小保安,大大小小都是些老总,道理都懂,都懂得要以大局为重,都懂得船大需要步调一致,都懂得不能意气用事。但是道理归道理,感情归感情 五死了,飞哥死了,肖兵死了,他们拿命换来了今天的晨龙集团,但是今天的晨龙集团,我们还能说上多少话”。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