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一章 阴险的北七爷

作者:十里望君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严朗航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身体一点都动不了。

    他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是一个仓库,屋子内一片昏暗,感觉有些潮湿。

    墙壁上挂着一些破旧不堪的画←的周围有几个木制箱子,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

    严朗航摇了摇头,感觉脑后有些疼痛,脸上露出一抹怒意。

    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已经被北七爷控制住了。

    “咔嚓”一声,仓库的门开了』道光亮照在严朗航的脸上℃后,一道人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严朗航看着来者,双目变得赤红,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来者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当然是劝你说实话啦!”

    “说什么实话?”严朗航死死地盯着来者,低声问道。

    “你别嘴硬了,我们知道你是卧底°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我不会为难你的。”来者走到严朗航的身边,淡淡地说道。

    “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卧底?你在开玩笑吗?”严朗航没地看着来者,问道。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来者微微皱眉,语气中多了几分怒意:“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承认是卧底,我就不为难你。”

    严朗航闻言,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道:“怎么,北七爷没脸见人了?让一条狗来对我犬吠,真是有趣!”

    没错,来者正是北七爷的手下——疤子。

    “你说谁是狗呢?”疤子有些不乐意了,脸色直接冷了下来。

    “你就是北七爷的一条狗而已,狂什么?”严朗航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想让老子替你们背黑锅,做梦!”

    疤子的眼中露出一抹愠怒,摸了摸鼻子,道:“你这样做会死的很惨。”

    “你威胁我啊?”严朗航呵呵一笑,口吻中多了几分玩味之意:“我警告你,如果我出了意外,那么我的手下是不会放过你们的′然我在沙城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是也能对你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别傻了。”疤子冷笑着问道:“你能对七爷造成伤害吗?”

    “你说呢?”严朗航笑着说道:“别以为我在吓汇,我的本事,你想象不到。”

    严朗航说这话自然有底气≮他和北七爷交易前,早就找到了北七爷的把柄。

    如果他出了事,他的手下就会把北七爷的贩毒证据交上去。

    当然,严朗航并没有打算把证据交给警察…因很简单,如果北七爷被抓,就不能钓到大鱼了。

    “我得到北七爷的命令,如果你不承认,那么我可以玩死你!”疤子的口吻越来越冰冷。不过,严朗航却面不改色地看着他。

    严朗航有一种大佬的气势,哪怕现在的情况很被动,可是他依旧从容不迫。

    疤子反而感觉很被动,和严朗航交谈,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严朗航,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疤子淡淡地说道:“你会后悔的。”

    “幼稚,我出来混这么多年,什么阵仗没见过?就凭你们也想吓灰?可笑至极!”

    “混蛋。”疤子一脚踹在严朗航的腹部上∠朗航闷哼一声,脸色微变,只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险些吐出来。

    “小子,我记住你了。”严朗航低头看着衣服上的脚印,冷冷地说道:“我堡,你会为你所做的事而后悔。”

    “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了。”疤子听到严朗航的威胁,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

    严朗航笑眯眯地看着疤子,口吻平静地说道:“你不会杀了我的。”

    “你说什么,我不敢杀了你?真是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敢和我这么说话。”疤子用手拍了拍严朗航的肩膀,戏谑地问道:“现在你的生死大权,掌握在我的手里∫想让你死,你绝对活不成。”

    “是吗?”严朗航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道:“我曾经发过誓,不会让别人决定我的生死∫的生死,只有自己才能决定!”

    疤子笑了,快速从腰间拔出枪对准严朗航,脸上露出一抹残忍之色,道:“你在挑战我的胆量吗?”

    “你开枪吧!”严朗航气定神闲地说道:“赶紧杀了我,快点!快啊!”

    听到严朗航挑衅的话语,疤子紧紧地握着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严朗航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脸上毫无惧色←可以确定疤子不敢开枪。

    疤子只是北七爷手下的马仔而已,北七爷没想杀了严朗航。

    他想让严朗航顶罪,自然不可能杀了严朗航。北七爷都不敢杀了严朗航,疤子又有什么胆量杀人呢?

    “咔嚓”一声,疤子打开枪的闭,面色阴冷地说道:“滚蛋,我现在就杀了你!”

    “来啊!”严朗航扭了扭脖子说道:“我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开枪∷货!”

    听到严朗航的话,疤子犹豫了,他只是想吓一吓这个小子,没想过杀人。

    毕竟这个小子对北七爷还有价值,对他下手,北七爷那边也不好交代。

    “你赢了,我不敢杀你。”疤子沉思了一会儿,收起了枪,缓缓地说道。

    严朗航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没有回应他。

    “你对七爷有价值,我们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去的。”疤子缓缓地说道:“不过,你也别得意$果你不按我们的意思办事,那么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不会让任何人掌握我的生死$果你们想玩儿,我就奉陪到底。”严朗航面无表情地回应了一声:“不信,你可以试试。”

    严朗航的话,宛如锤子一般敲在疤子的心头上〗人对视着,严朗航看到了疤子的犹豫和登。疤子看到的,则是严朗航目光中的自信……

    疤子实在是想不明白,严朗航已经落得如此下场了,为什么还这么有自信。

    难道他有底牌?

    疤子摇了摇头,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的眼里,严朗航只是一个有点钱的毒贩而已,不可能有什么大靠山♀样的人,对北七爷造成不了威胁。

    “你懂不懂一个道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疤子看着严朗航,怒声问道。

    “不懂。”严朗航饶有兴致地说道:“我能混成今天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因为我胆小怕事∴反,是我做的,我会承认。不是我做的,别人休想怪在我的身上。”

    听到严朗航坚定的话语,疤子知道,想让这个小子顶罪,必须要用点手段了。

    “嗯,既然你这么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疤子叹了一口气,看着严朗航,道:“冥顽不灵。”

    “嗯?”严朗航饶有兴致地问道:“你想用什么手段啊?”

    疤子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缓缓地向门口走去。

    等疤子走了之后,门口多了两名手持铁棍的大汉,向严朗航这边走来……

    看到两名大汉,严朗航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

    “啪嗒。”疤子走到仓库门口,蹲在地上给自己点上一支烟。

    他似乎猜到了里面会发生什么,不过给严朗航一点教训也好∶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长长记性。

    这时,一身褐色唐装的北七爷,从不远处的豪车上下来℃后,缓缓走到疤子的面前。疤子见状,急忙叫道:“七爷。”

    “嗯。”北七爷微微颔首,瞥了一眼仓库,问道:“谈的怎么样?”

    “不行,我制服不了他。”疤子苦笑一声说道:“跟他聊天,我有一种莫大的压力感。”

    “有压力?”北七爷拍了拍疤子的肩膀,说道:“有压力很正常,他不是一般人。”

    “不是一般人,七爷,您太看得起他了吧?”疤子吸了一口烟,“噗嗤”一笑,道:“一个毒贩而已。”

    “你和他怎么说的?”北七爷忽然问道。

    “他很聪明,知道我们不会杀他。”疤子犹豫了一会儿,道。

    “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可能会有点麻烦。”北七爷眯着眼,给出了一个评价。

    “是啊,他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疤子听到北七爷的评价后,赞成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人,只有交朋友和毁灭这两种结果。”北七爷一字一句地说道。

    “看来交朋友是不可能了。”疤子弹了弹烟灰,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那就只能毁灭了。等他失去了价值,我会亲手毁了他。”北七爷的脸上露出一抹冷意,厉声道。

    “您说他会帮助咱们顶罪吗?”疤子开口问道。

    “不好说。”北七爷眯了眯眼,道:“我会用我的方法去对付他,消他能识时务。”

    “七爷,您放心,我堡会让这个小子顶罪。”疤子急忙说道。

    “你有解决的办法了?”北七爷的眉毛一挑问道。

    “我这两天去沙城,他肯定有家人。到时候,我还怕他不帮咱们吗?”疤子问道。

    “好主意,这件事你去办。”北七爷对疤子说道:“利索点。”

    “是……”疤子应了一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