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八九章 明着威胁

作者:伪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叔闻声思考了一下后,就转身冲着陆相赫的母亲说道:“嫂子,你先进屋呆一会,我看看他们是来干啥的!”

    “能干啥的?肯定是找小赫的那帮人,我就在这儿,我看他们要把我儿子整成什么样?”陆相赫的母亲十分气愤的喊了一声。

    “你还是进去吧,我跟他们谈!”小叔再次劝了一句后,就冲着媳妇喊道:“去,你把嫂子领屋里去!”

    话音落,陆相赫的母亲就被小叔的媳妇拽进了卧室,而小叔还特意去厨房取了把菜刀藏在茶几桌下面,随即才打开了门问道:“相赫的朋友,我怎么没见过你们呢?”

    “呵呵,我们真是朋友!”壮汉咧嘴一笑,领着两个兄弟就迈步进屋了。

    陆相赫的叔叔看着三人,也没敢直接把防盗门关死,而是就让它那么敞开着,随即自己回到了沙发上坐下。

    “小屋收拾的挺温馨呐!”壮汉扭头扫了一眼四周,随即伸手冲着小叔说道:“鄙人姓郭……!”

    “你是不是人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来我家到底要干啥?!”小叔极其反感的打断了对方的话。

    “……!”郭姓壮汉被小叔骂了一句后,脸色也不太好看的回了一句:“陆相赫是你侄子吧?”

    “怎么了?”

    “他拿错东西了,你知不知道?”郭姓壮汉直言问道。

    “不知道!”陆相赫的叔叔摇头回应道:“他因为娶媳妇的事儿,跟家里人都闹掰了,我们挺长时间都没联系了!”

    “闹掰了,你还帮他媳妇出殡?!”郭姓壮汉眯眼问道。

    “……我是帮我嫂子,跟陆相赫没关系,跟你也没关系!”小叔态度强硬的回应道:“你到底要干什么直说!”

    “我想找陆相赫,他拿了我们的钱,没有还东西!”郭姓壮汉简单粗暴的回应道。

    “咣当!”

    话音刚落,躲在屋内偷听的陆相赫母亲,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伸手一下推开门,冲着郭姓壮汉就开骂:“去我儿子家开枪的人,就是你们这帮王八蛋吧?!我告诉你们,楼下就有警察,他们天天盯着我儿子回没回来,我打个电话,就能给你们全抓起来!你们这帮社会败类,蛀虫……!”

    “你看你这岁数挺大的,怎么出口就伤人呢?!”郭姓壮汉无耻一笑,古脖子回应道:“我说什么了吗?我来你家是砸了,是抢了啊,警察凭啥抓我啊?!你把他们叫来吧,我看看他是怎么给我带走的!”

    陆相赫的母亲听着这话,恨的压根直痒痒。

    “我把话跟你们明说昂!”郭姓壮汉探头趴在小叔耳朵旁边,声音很轻的威胁道:“你侄子手里的那个东西,他是驾驭不了的!如果现在不还回来,拖出事儿了,那可别怪我提前没有跟你们打招呼!他就一个人,我们是不好找,但你们还不好找吗?啊?!我的锅炉厂技术员!”

    小叔听到这话后,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晴不定。

    “你能不能联系上他,你心里最清楚!”郭姓壮汉看着小叔,背手再次说道:“我瞅你也得四十多岁了吧?这什么事儿,肯定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明白,呵呵!”

    “艹你妈!”小叔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两天之内,陆相赫要还不联系我们,那我的朋友,会换个方式找你!”郭姓壮汉拍了拍小叔的肩膀,摆手就冲着陆相赫母亲说道:“走了,大姐!”

    “我他妈打死你们这帮蛆……!”陆相赫母亲气的抄起门口拖布,就要冲着郭姓壮汉打去。

    “嫂子,嫂子,别动手……!”小叔的媳妇死死拉着她。

    “这他妈岁数挺大了,脾气还挺不好!”郭姓壮汉冲着陆相赫母亲骂了一句,随即迈步就与同伴走出了房间。

    “噗咚!”

    陆相赫的母亲坐在地上,满脸泪痕且不解的叨咕着:“我儿子那么老实……你们老欺负他干啥……!”

    ……

    傍晚,松北某派出所内,沈烬南,周琦,还有十多个小伙正在走廊内码了一排抱头蹲着。

    “这他妈的点也太背了,上午帮你朋友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这下午刚跟人家出去办点事儿,就他妈直接进局子了!”周琦抱着脑袋冲烬南嘀咕道:“你是不是有点克我啊?”

    “我他妈还说你克我呢!”沈烬南翻着白眼骂道:“我就说咱别往前追对伙儿了,咱就拿钱办事儿,你还非要玩命♀下好了,直接拎刀追派出所门口来了,谁他妈都走不了了!”

    “你别马后炮了,行不行啊?!”

    “行行行,我可不跟你犟了!”沈烬南摆了摆手后,直言问道:“这事儿你上面的大哥能管不啊?”

    “应该能,找咱办事儿的大哥,也是搞地产的,应该能管!”周琦轻声回了一句。

    “能管就行!”

    “沈烬南,谁叫沈烬南!”民警在走廊口喊了一句。

    “到,我叫沈烬南!”

    “来,进来!”

    “是!”

    ……

    五分钟后,沈烬南因为持刀与人斗殴,就被叫进派出所里面的办公室内进行正呈话。

    “你有案底吧?!”民警拿着沈烬南的资料问了一句。

    “对!”沈烬南直接点头承认。

    “刚放出来,你就干这事儿,你也没记性啊?!”民警训斥了一句。

    “帮朋友!”沈烬南厚颜无耻的回了一句:“没办法,义字当先吗!”

    “呵呵,你嘴挺碎啊?义字当先是不,古惑仔?!那行啊,一会你们上号里拜把子吧!”民警扔下资料,低头就点了根烟。

    “就这点事儿至于吗?我们也没砍人,就在后面追对伙那帮人来着!”

    “刑法你挺熟呗?!”

    “……略懂!”

    “我看你是欠揍了!”民警脸色严肃的吼了一句:“你和那个周琦是不是带队的,人是不是你俩找的?!”

    “踏踏!”

    就在民警对沈烬南进行例行询问之时,关磊就从派出所门口处走了进来。

    “哎,关队,你咋来了呢?!”

    “前几天平房不是死人了吗?!就那个叫杜阳的,他是不是在你们辖区犯过案啊?我过来取一下资料!”关磊一边解释着,一边就拿着水杯放在接待台上说了一句:“帮我倒杯水,我去楼上要一下资料,谢谢!”

    “好叻,你去吧,关队!”

    “恩!”

    话音落,关磊迈步就往楼上走去。

    ……

    与此同时,刚在市太区处理完脸上伤口的陆相赫,正准备去藏钱地点时,兜里的传呼就响了起来。

    “急事儿,回话,小叔!”

    陆相赫低头看了一眼传呼上的信息,也没用自己手机回话,而是找了公用电话就拨了过去:“叔,怎么了?”

    “有人来家里找我了,说让你把东西还回去,要不就冲我们动手!”小叔话语简洁的说了一句。

    陆相赫闻声后,左手不自觉的就攥起了拳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