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丧心病狂(1/2)

作者:山鸟山花主
沙哥伸出手来从我手上接过儿爷,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侯爷啊,对不住了,这回得让您受点罪。”

“你要干什么?”我压低着声音小声的问他,虽然四下无人也不用回避谁,但离这宅院近了,总觉得背后阴森森的,让人怯怯的不敢出不了大声。

“你别紧张,不会出事的,就是让猴爷给镜子照一下,如果是散阳的开位,它就会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浑身都舒服,反之则不然。”

他说完便举着儿爷递到挂在墙头的镜子跟前,只见这刚刚才接触到镜子面,儿爷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顿时是一阵龇牙咧嘴,他见状连忙将手又缩了回来。

“不对,这个不是。”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便又继续朝围墙的拐弯处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绕着围墙硬是转了一个来回,他一连试了五面阴阳镜,都说不对。

“不是说有九面阴阳镜吗,怎么只找到了五面,还有四面呢?”

他朝围墙里面指了指。“还有四面在里面,我得翻进去,你在外面等我。”

我透过大铁门的门缝朝院落里瞅了瞅,里面阴气逼人,心下一寒不时打了一个冷颤,我转身朝草堆一指,便迅速的离开了这座阴冷的宅院。

我蹲在草堆后面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这时沙哥已经从墙头翻进了院子里,眼下正蹑手蹑脚的爬上了东边厢屋的房顶,而此时这逗也不知是怎么的,一个劲儿的乱吠,还发了疯似的咬着我的裤腿把我往草堆上拉,我怕它惊动了人,摸着它的头连连安抚它,好让它消停点。

夜幕降临,凉风习习,身上的衣服从松柏林的臭水中爬出来,就一直都没干过,我这不时觉得有些发冷,便随手从草堆中抽出一捆干草点上准备取些暖来。这干草烧起来特别旺,我脱下湿透了的外套拿在手里烤着,突然只觉得有股血腥味阵阵传来,我朝四周嗅了嗅,寻着气味觉得应该是在草堆之中。

我又抽出点稻草,卷成草棍子将其点燃,然后朝着被我抽出来的草堆窟窿里照去。这一照不要紧,着实把我吓的不轻,我现在终于明白逗在吠叫什么了,它肯定是一早就闻到了这草堆中的血腥味,一个劲儿的想提醒我。

只见一个血淋淋的**剖面映在火光之中,显得分外的瘆人,让人看了连连作呕。我移开视线稍稍定了定神,随即强忍着不适又看了一眼,这回看的清楚了,那应该是被拦腰斩断的一个人的上半身,在这个剖面里,大肠小肠心肝胃脾肺等五脏六腑全堆积在一起,我再也忍不住的甩过头去干呕起来。

“怎么回事?”

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纷踏而至,沙哥一个箭步冲到我的面前问道:“这是怎么了?”

我朝身后的窟窿一指,随即又干呕了几下。“你还是自己看吧。”说完便起身躲出去老远。

没一会功夫他也跑过来,脸色难看至极,估计也被那恐怖的血腥场景弄得胃里翻江倒海,连连咳嗽了几下才说道:“难怪这个局,阴煞之气提升的速度这么快,这个丧心病狂的布局者,用了人彘来聚拢怨气!”

“人彘?”我复述了一遍,当下眉头骤然蹙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的是当年吕后整戚夫人那招?”

脑中此时浮现出一段惨绝人寰的历史事件,就是汉高祖刘邦的结发妻子,大汉朝首屈一指的开国皇后,在刘邦死后,被尊为皇太后。就是这位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皇太后,当年命人先是软禁了戚夫人,而后又令人砍去其双手双脚,并挖去眼珠,弄聋耳朵,又灌了哑药,将其活生生的做成人彘丢与茅厕之中,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的,就是人彘。”他下意识的朝四周瞄了一圈。“这家伙太令人发指了,简直丧尽天良毫无人道,竟然能想的出用人彘这种阴毒至极的招数来加快阴煞之气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