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五章同与不同(1/3)

作者:山鸟山花主
当下已经摸清了这青铜转门的秘密,我准备攀上神像头顶,看看能不能想办法破坏或者是堵上那个会出气的管洞,以阻止风入眼的发生。

可就在这时,忽然只觉得腰间一股异样,我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又退了下来,随即便伸手去腰间一摸。

顿时汗颜,裹在布兜里的木匣子,果然是裂开了,应该是随我栽下来的时候摔烂的。我小心的将其卸下来打开一看,木匣子裂成了几半,里面的东西这时也裸露了出来。

一块血红色的小石头在我眼中一闪而过,我没有刻意去看,只是快速的将碎了的木匣子拿掉,然后单单将那木匣子里的东西裹在了布兜里。无名说的话通常都会牵扯到性命攸关的大事,我当下就是再好奇,也不敢妄自在没到时机的时候,去将那木匣子里的东西看个究竟。我将布兜重新在腰间系紧,这个时候才发现散落在地上的木匣子碎片的内里,隐隐约约好像刻着些字。我拾起来定睛一看,那是类似于长廊与左右石阶的交口处,龛洞下方的那两竖古罗文相类似的文字。整个木匣子的内里,遍布的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不过看了倒是没有眼花缭乱的感觉,因为刻的非常工整。见此情景,当下不免手上一抖,背后顿时升起一阵刺骨的寒意。这难道又是所谓的灵山巫语,而这木匣子竟然也被下了什么咒术?按照这古罗人善用的巫咒之术,需要给咒术找个载体,这个载体不仅承载着咒术,也得益于咒术。如果载体被破坏,则咒术也会随之泯灭,而如果咒术被破坏,载体也会跟着消亡。在古罗人的这种巫术体系中,咒术和载体是共生共亡,相互依赖的。如果这木匣中所刻的古罗文,确实是巫语咒术,那么一定也需要一个载体。而这木匣子里空空如也,除了被我裹在布兜中的血色小石头外,别无它物。我下意识的朝腰间摸了摸那块裹在布兜里的小石头,如果这木匣子确实被下了咒,那么最有可能的载体便就是这块像石头一样的东西。

无名交代,进入转门之前,切勿打开木匣,而现在这木匣内里又发现了疑似咒术的古罗文。看来这木匣确实多有蹊跷,并非平常物件,我想还是严格按照她说的办,在没有进入转门之前,还是不要违背她的话,去琢磨这木匣里面的东西。

可是咒术被破坏了,这载体也就离完蛋不远了,虽然不知道那小石头有什么用,但最起码也要保证它完好无损的随我进入青铜转门之中。我思来想去,最后也只能将木匣子重新拼接好,放进背包里,卷起来用背带捆上,然后斜挎着背在身后。这样一来也算恢复了木匣子原本的形态,而又可以不离开小石头的左右,以此来维持咒术与载体的共生。

我忙完这些,又继续朝着神像头顶攀去,一步步的翻上头顶。

我将矿灯光束朝着石室顶部的管洞照去,里面洞壁光滑,并没有什么机关机括的存在。看来这个管洞,也不过就是个送风的管道,真正的风源并不是在这里产生的。

这管洞离神像头顶还有些距离,关键是并不在头顶的正上方,而是正对着眼睛的斜上方处。我站在上面,倒是与它的高度差不了多少,但却根本无法够的到它。

就在我还没想出该如何破坏这管口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钻进来一缕刀光。

我朝下看去,眉头骤然蹙紧,那些原先围坐在火堆边的那帮人,现在竟然全都改变了位置。孤零零的火堆在一旁火势渐弱,噗嗤闪烁着昏黄的火光,而那帮人则散落在靠近神像这边的不远处,离开了火堆,依然在那里互相乱捅。

看来刚才我转动青铜转门时响起的魔音,对那帮人又产生了影响,使他们全都离开了自己原先所待的位置。

这一点,也再次佐证了他们都是中了魔音的毒,才得以如此这般下场的缘故。他们都是光头阿司的人,应该是随他一起进来的,但之所以光头阿司自己没事,则是因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