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六十一幕 安魂曲 XI

作者:绯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fon color=red></br>

    长角恶魔一死,失去了约束的小恶魔们在焰发的剑圣尼古拉斯面前顿时一哄而散。这不出布兰多预料之外,来自硫磺之河地下的恶魔们本来就不是合格的军队,它们混乱自私,嗜血残忍,未必愿意为了整体的利益而上阵厮杀,比起来尤其是小恶魔们更宁愿去屠杀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

    这个时候兰托尼兰的骑士们终于杀出一条血路与布兰多汇合,骑士们伤亡惨重,几乎人人带伤,减员了一半还多,在这种状态下人还未崩溃,纯粹是布兰多有如神助的进攻给所有人注入了一剂强有力的信心。

    不过伤亡是早在预料之中的事情,真正让人振奋的是那座化为无数星火飘散在大雨中的火焰之扉——没有人敢相信,他们竟然做到了。

    事实上是布兰多居然做到了。

    尼古拉斯上前一步将布兰多从地上拉了起来,这个时候布兰多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在圣水的帮助之下——不过圣水无助于失血之后的虚弱,他扶着安蒂缇娜看了一眼所有人,看见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信任。

    “加尔洛克大师,现在把我们传送到靠近海边那座传送门附近。”布兰多道。

    趋奇者加尔洛克看了他一眼,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临危不惧的魄力,他见过许多没上过战场的贵族后代夸夸其谈,但一旦上了战场就吓得六神无主的例子。那些战斗比起今天的场面来说又差得远了。

    他点了点头,拿起法杖就开始吟诵咒语。空间与时间的法则。作为仅次于存在性之力的力量,在所有法则之中拥有最高的权限,纵使是他这样真理之侧的大巫师,也一样不可能轻易与最高一阶法则取得联系。

    事实上从第九环法术开始就有传送类别的法术,元素使叫做四界之桥,法则巫师叫做偏折传送,不过这其实是一种取巧的行为。元素使通过四个对应的元素位面抵达某些特定的区域。法则巫师则是将自己投映入魔力之海内再返回主物质位面来达到传送的目的。

    不过两者都是不完全的传送,前者只能抵达特定的位置。后者没有固定的传送点,纯粹是随机传送。并且还具有一定危险性,往往被用来逃生。

    真正的空间类法术只在十环以上,法则类的魔法之中才会存在。法则巫师需要向秩序法典请求最高权限来打开空间之门。这一过程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对于巫师来说就是高昂的法力与体力消耗。

    并且十环以上的法术皆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仅仅只是会消耗法力,还会同时燃烧法力池上限。燃烧的法力池上限只能通过有限的手段慢慢恢复,通常来说最好的途径是时间,所以说一般来说你无法看到一个高阶巫师通过磕法力药水来反复施展十环以上法术的。

    这也是高阶法则对于凡人请求于超过他们可以掌握的权限力量的一种惩戒措施。

    但也仅仅是针对凡人而已。而具布兰多所知,白银种族可以忽略十三环以下法术的惩罚,就像是布加的巫师们可以如同凡人施展十环以下魔法一样施展十三环法术,而黄金种族则完全没有这个局限性。

    因此炎之王的闪剑也只能传承于像是龙族这样的黄金之民,绝不可能由其他之外任何一个黑铁或者是白银之民创造出来。

    不过除了这些浪漫的幻想与传说之外。琥珀之剑中还有一个著名的流言。里面提到黄金种族就是因为过度滥用法术而消亡。因此有人认为最高法则的这一惩戒措施事实上可能是一种对于黑铁之民的保护措施。

    当然真相如何,布兰多也无从得知。

    但他知道一旦加尔洛克施展完这个法术之后,基本上就与一个废人无异。失去了这个强力巫师的臂助之后,他们的处境可能会进一步地艰难,因此他才执意要将这位老巫师的能力留到摧毁第二座传送门时使用。

    摧毁了两座传送门和摧毁了一座传送门那感觉可差太多了。如果只剩下一座传送门。那么人们或许还能有一搏的信心,但再多加一座,就只剩下绝望了。

    加尔洛克铿锵有力地唱诵出每一个咒语时,骑士们将他围了起来。而远处,一哄而散的小恶魔们正被远处飞来的蛮魔驱赶回来,三座传送门边其实每一座都驻扎有大量的恶魔。尤其是靠近安培瑟尔港那座。许多蛮魔正扇动着翅膀升空,布兰多清楚那里一定有许多高阶恶魔正在指挥它们。

    第一座传送门被摧毁,恶魔们好像受了当头一击这才反应过来。它们大约没料到几十个人类竟然能击溃自己的同类,不要说它们,就连那些兰托尼兰的骑士们自己也没考虑过。

    但恶魔们的反应也很迅速。

    数不清的地狱犬、蛮魔从南边席卷而来,三座传送门之间每一座之间间隔大约有两千米左右。其间是平坦的草地,所有人都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它们发起进攻的场景。

    这可比之前那些小恶魔组成的乌合之众强多了。关键是无论是地狱猎犬还是蛮魔,从单体实力上来说就远远超出兰托尼兰的骑士还有女巫们,更不要说数量还是他们的成千上万倍。

    那简直像是末日来临的场景。

    “我们会传送到传送门左边大约二三十米的地方,不过不能更近,我怕引起传送门的异常反应!”加尔洛克忽然怒吼道,一圈白色的光芒从他手中的法杖上扩散开来。

    布兰多立刻就感到了空间的震荡。

    这是真正的至高法则降临前的感觉,他以前也不止一次体会过这样的压迫感。这与一般传送门、以及他的闪剑的作用方式完全不同。那种感觉就像是玛莎亲临,然后亲手为他们打开一扇大门似的。

    “传送的力量会压碎在那个位置的恶魔。不过别指望太多了,它们也不是傻子!”加尔洛克继续提醒道:“自己注意自己身边忽然出现的敌人。”

    众骑士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不禁心中一凛。不过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周围的景物便已经扭曲起来,下一刻,好像距离一下被拉进了。那座巨大的、金红色的传送门一下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那种巨大的视觉冲击感让所有人都是一窒。

    但他们马上为这一呆付出了代价,传送门边几乎都是高阶的长角恶魔与恶魔术士。它们早就注意到了战场另一边的空间震荡,只是在几千米的距离上恶魔术士也没办法施展次元锚来锁定战场。不过兰托尼兰的骑士们一出现,早有准备的恶魔立刻发起了攻击。

    比起人类来,这些恶魔对于空间法术更加熟悉。只有一头长角恶魔迎面撞上震荡的空间法则而被一瞬间碾成粉碎。但剩下的长角恶魔成功地穿过法阵一爪抓住一名骑士,直接将他们拖了出去。

    一瞬间,就有三个骑士和一名女巫被拖出去杀死。若不是尼古拉斯和白狮军团的老骑士雷尔德反应得快,估计伤亡还要多一半。

    骑士们这才又惊又怒地反应了过来,其实这也不怪他们,毕竟布兰多也没办法让他们演练一次。反应过来的骑士们立刻发现自己已经身陷重围,四面八方皆是扑上来的各式各样的恶魔,其中大部分都是地狱犬与长角恶魔,还有一些连布兰多也叫不出名字的存在。

    不过真正有威胁性的都是那些长角恶魔与恶魔术士而已。

    好在这一次又与之前那一次的情形稍微不同。至少不再是布兰多孤军作战,有焰发的大剑豪、白狮军团的老骑士雷尔德以及一名炎之圣殿的圣殿骑士解决那些长角恶魔。布兰多直接将进攻的重心放在了那些恶魔术士身上。

    虽然他现在还是有些虚弱无力,但在场也只有他一个人脱得开手来并且有能力对付那些恶魔的巫师,布兰多没得选择。何况在他看来那些恶魔术士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他直接将安蒂缇娜交给公主殿下保护,然后一个冲锋向恶魔大军的后排突进过去。

    两头长角恶魔想要拦下他。但布兰多看都不看它们,一记几米短距的闪剑直接从两人之间闪过。“掩护我一下!”他喊道,后面的尼古拉斯和雷尔德这个时候和他达成默契,两人直接一左一右分别一剑刺了过来。

    雷尔德本身的实力和长角恶魔相当,但尼古拉斯就不要超出太多,那长角恶魔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竟然被两剑直接砍死在地上。然后这位剑豪又回过头来帮老白狮团长对付剩下一头长角恶魔,两人合力转眼之间就干掉这头高阶魔物。

    “尼古拉斯,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需要你来帮忙了,真是老了啊。”两人长剑一扫,周围的蛮魔顿时倒了一片,老骑士忍不住长叹一声。

    尼古拉斯看了他一眼:“说不上,不过这样的战斗让我想起了过去的时候。”

    老人微微一怔,知道他说的是当年那场圣战。他忍不住神色微微一黯:“是啊,如果可以的话,谁又愿意自相残杀呢?”

    两人互视一眼,皆摇了摇头。他们知道,现在虽然公主掌握局面,但北方的贵族未必愿意妥协。眼下不过是为了这些恶魔而站到一起罢了。

    说白了,公主的力量还是太弱,否则雷尔德当初也不会选择西法赫家族。他受科尔科瓦家族恩惠,但却一心只想要王国少受战火磨难,为此哪怕是背上不名誉的名声也愿意承受,但老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手经营的局面会变到现下的场面。

    他隐隐感到自己或许一开始就错了,但却不明白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事实上布兰多并没有猜错,雷尔德之所以会参与到这个行动之中来,不过是为了印证心中的某些想法而已。

    不过这些不是布兰多需要去考虑的事情,事实上他只要考虑怎么活下去就已经很奢侈了。

    他杀入恶魔术士之中,那些正在用法术支援自己同类的恶魔术士马上哑火,事实上这些魔物本来就是依靠本能施法而已,并不是真正掌握什么魔法知识。布兰多一杀进它们之间,它们立刻乱了阵脚,仗着自己火焰法术免疫将火球乱丢一通,结果除了炸死不少小恶魔之外连布兰多皮毛都没伤到一点。

    布兰多是早已清楚这些怪物的习性,他一冲进怪堆立刻又抽身退出来。在旁人看来这动作诡异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接下来恶魔术士的举动马上证明了他的明智,布兰多等到这些怪物把手中的火球一丢完,马上杀一个回马枪回去大开杀戒,顿时恶魔术士中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这些都是当年玩家们用血换来的教训,但现在便宜的是布兰多,倒霉的就换到恶魔一方了。它们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类如此熟悉它们的作战方式——事实上这些混乱的家伙大概连它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下一步会干什么。

    然而布兰多却知道。

    这就是差距。

    加尔洛克的传送法术很快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长角恶魔虽然组织了一次反扑,但在一个真理之侧的剑豪与两个同样是要素开化的大高手的攻势之下,这样的反扑显得苍白无力,除了杀死几个骑士之外几乎毫无建树,人类很快就接近了传送门,安蒂缇娜再一次超常发挥,几乎一分钟不到就找出了所有的节点。

    这样的能力让所有人都对这位贵族小姐刮目相看。要知道虽然伍德已经和他们说清楚了火焰之扉的特点,但传送门上与空间法则的联接点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要找出这东西不仅仅需要魔导知识、还需要一定对于魔力流动的敏感才行。

    事实上对于魔力流动的敏感是巫师最重要的天赋,从这一点来看,布兰多意识到自己身边这位幕僚小姐似乎意外地拥有超乎常人的魔法天赋。

    但想想也是,一般能够在魔导器械上拥有天赋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拥有一些魔法天赋。而作为这方面的天才,在魔法上拥有极好的天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很快布兰多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加尔洛克一眼就看出了安蒂缇娜所拥有的天赋。事实上是赞不绝口,在寻找第三个节点时老巫师不过在一边稍加提点,安蒂缇娜竟然凭借模糊的感觉立刻找准了位置。

    这样的能力按照这位趋奇者的话来说——那就是奇才。

    布兰多看这老头儿的样子竟是动心要收学徒了。这倒是一件好事,不过前提是他们要能活着回去的话。

    第二座传送门终于轰然倒塌。

    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但只有布兰多真正感到压力倍增起来。他已经用尽了几乎一切手段了,但现下还有一座传送门。

    距离两千米。

    无数恶魔正汹涌而至。

    布兰多看着那并不算远但也不算近的距离,心中第一次浮现出天堑两个字来。说实在话,如果现在问他有什么办法去拆掉最后一座传送门的话。

    布兰多大概只能这么回答:

    用毅力!

    或者说等待奇迹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