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五章 文冠军(1/3)

作者:坐井观天的青蛙
关羽说罢,一拉缰绳,纵马飞出,青龙偃月刀划破虚空,鸣鸣作响全文阅读。柯拔乌延吓得失了魂魄,眼睁睁地看着青龙偃月刀砍来。

“少主!汝保重!尔玛先去一步!”

一名羌将甩起马鞭,奔跑出去,毫不畏惧关羽的勇猛,有一种大义赴死的神态想要最后的拼杀。只是,他今日骑马跑了一整天,早已失了力气,被关羽一合斩落马下。关羽继续奔去,其后的黑风骑也动了起来,喊杀声暴起,如一头头撕人狮子生猛冲来。

或者是那名羌将的死,唤醒了柯拔乌延的求生意志。他转过马头,狠狠地甩着马鞭,又往前城门奔去。前城门那虽有三千弓箭手,但只要避过箭雨,冲到城门。还有九死一生的机会。但面对这支黑风骑,柯拔乌延深知其厉害,知道自己连一线生机都没有。

他那坐下骏马,亦是一匹罕有的千里马,羌胡境内产名马,作为一族少主的柯拔乌延坐下马匹又哪会差。羌胡骑兵此时已是一片乱势,柯拔乌延身边仅有一千人不到,跟着他在往前城门冲。关羽在其后带着黑风骑,一边杀着羌胡残兵,一边在追。

柯拔乌延领着一千不到人马,刚接近前城门,这时那密集无缝的箭雨骇然而致,柯拔乌延周边不断地有人倒下,那惨烈的痛吼声令柯拔乌延心神都快要失守。终于,柯拔乌延在冲到了城门下,其麾下剩下不到三百人。徐晃领着士卒从城门冲下,要追杀柯拔乌延。

柯拔乌延身上中了数箭,但并无伤及重要部位,满嘴是血的命令羌胡士卒去打开城门。

呜呜呜…

城门慢慢地开启,此时夜色褪去,太阳刚是升起,有一缕阳光从城门缝隙中射入,不断地扩大。

柯拔乌延血红的脸庞被阳光照着,就好似沐浴在希望中,他能逃出去,一定能逃出去。

咻。

突兀之间。一道旋转的箭矢,电光火石,飞快射来,正中柯拔乌延的眉心。

柯拔乌延瞪大着眼睛,此时城门全开,他能见到,不远处,一少年郎骑着一匹通体黑缎子一样,油光放亮,四蹄皆白的骏马,手中执拿宝弓,后背有着无数阳光的照耀,好似神将仙人一般。

“文!不…凡!”

柯拔乌延最后还不忘呐喊文翰的名字,伸出手好似想要捉住文翰,但是最终还是气断,摔下了马。文翰冷峻着脸色,领着一千黑风骑,冲入城内,加入厮杀。城中大局已定,羌胡骑兵原就疲惫,又受到连番异变突袭,早已没了心思战斗,此时大将又死,不断地有人跪地求饶,说要投降。

许多人都在望着刚到的文翰,其中包括了汉民,他们的眼神充满了不甘,他们知道这次战争,这汉将损了许多兵力,而羌胡人骁勇比一般汉人的战斗力要强,定会把其收入麾下补充兵力。修都城内的汉民,对羌胡人恨之入骨,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哪愿意文翰把这些羌胡败兵收入麾下。

“他们的罪业,唯有鲜血和头颅才能洗涤。”

文翰冰冷着脸,慢慢地说道。汉民一片喜悦,反之那跪在地上的羌胡人,顿时好似掉入了地狱,想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却真的再也提不起力气。

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一个时辰后,修都城内,羌胡人无一生还。

文翰满身上下无一处地方不是被鲜血染得血红,其他汉军亦是差不多,这一次杀戮几乎把他们心中的仇恨都宣泄出来。文翰眼皮都有血块,他将其抹碎,定了定眼看了看周遭,满地的血肉与羌胡尸体,令他有些反胃与疲倦。

他与其麾下一千名黑风骑,亦是跑了一天一夜。后来,他们见柯拔乌延未追来,便休息了一阵时间,又赶回修都,正好文翰赶到,见城门打开,柯拔乌延的身影出现,立即就搭弓射箭,把其射死。

关羽、徐晃快步走来,脸上带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