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5章 玄襄8阵

作者:水刃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script>readx;</script>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兵阵操练一事,诸将虽说颇为看重,但要成军阵,绝非朝夕。

    军中将士良莠不齐,步兵、中垒、虎贲三营还算好些,营中多是以步兵为主,操练起兵阵来多少容易些。

    不过骑兵大营,诸如越骑、胡骑、屯骑三营,再加上半个射声营,想成阵,本就不易,厮杀之中若还能结阵不乱,更是难上加难。

    狄州露水大营中李落拒车菩叶一战,骑兵战阵威力可见一斑,不过便是如此,当战之时能结刺马阵的骑兵尚不足三成,更遑论无智将军的罗裳阵了。

    罗裳阵原是在骑兵古阵车悬之中嵌入千变万化,变幻无端,虚实相间,练至极致,称之骑兵玄襄八阵亦不为过。

    倘若不是有骑兵在营,李落此番的诸多计谋都难以施展,西府大军想在这西域漠北与天xià英豪争雄,倘若没有一支可纵横如臂的骑兵大营,势将寸步难行。

    李落与众将详加商议,各营加紧操练兵阵,可成将之所指,兵之所行。

    李落与沈向东、狄杰和云无雁几将,数日不眠,筛选数阵,份属步骑车射,交于各营主将,命营中将士严加精习。

    所选兵阵之中,不少都已略作改良,更胜兵书所载。李落也将完整的罗裳阵默写下来,军中几员骑兵大将看罢,大为惊叹,阵中不少变化已成绝响,近百年里都不曾在大甘军中重现。<script>dudu1;</script>

    罗裳十七阵,阵中有阵,变中藏变,难怪这兵阵首页便言明,若无精良骑兵,此阵只可取前三种变化。众将暗自咋舌。面面相觑,实无把握可领悟罗裳阵多少变化,李落倒无异色,只让军中几将先取前两阵,授与营中将士,操练纯熟之后再做打算。

    随后传令迟立。自军中挑选骑兵精锐,与中军左右两营合一万之数,李落和沈向东两人亲自指点骑兵军阵,仍留中军之号,迟立和呼察冬蝉两将代左右两营主将之职,营中将士精于弓弩、骑术精绝之外,李落还命士卒习短矛投掷刺杀之术,中军骑兵,除马刀弓箭外。尚比他营骑兵将士多出几枝短矛来。

    成一营骑兵,骑为一,兵为二,大甘虽说疆域广阔,但可育战马的州府不多,只有牧州、幽州等寥寥数州可产战马。

    大甘积弱多年,

    仅有淳亲王的定北军和牧州侯呼察赐帐下骑兵大营颇成规模,其余诸部若是能凑足数千上下的骑兵。便算是了不得了,更莫论弓马娴熟之说。最甚也不过是装点几分门面罢了。

    李落和营中众将有念于此,随在西戎贡品名单之中添战马一物,不过西戎进贡的战马远不及军中所求,李落便借西府经略一职,在露水以南,划地为栏。修建两座数百里方圆的马场,由军中派出善牧马的将士和一些无处归家的伤兵老将来打理牧场。

    李落如此重视骑兵,志在蒙厥,李落虽不言明,但诸将看在眼里。心中颇有几分希冀。

    与蒙厥相较,西戎最多不过是三岁孩童罢了。漠北多大山草海,幅员辽阔,一路北进,据传不曾看到过尽头,似比大甘的三十三州还要大上些许。

    草海之中,部族林立,蒙厥是其中最dà的一支。

    自大甘立国,这蒙厥便已雄踞漠北,论起悠远,远在大甘之上,历代都是大甘的心腹大患,不过纵是国力强盛如甘太祖李夏年间,大甘也无力征讨蒙厥。<script>dudu2;</script>

    两百年内,俱是守多攻少,若不是蒙厥不时要提防其它草海部族,这大甘北疆早已被蒙厥铁骑踏平,便是到了如今,大甘朝中只知蒙厥强,但蒙厥有多大的疆域,多少的兵马,却从未有过确切消息。

    贯南军营之中,一派新气,加之年关临近,寒冬也难掩将士喜意,这大营内外生机盎然,颇有焕然一新之感。

    练兵之事,非一夕之功,李落也不着急,每日里不过是勤加练习罢了,不曾心焦火燎。

    狄州四营,大营所在贯南,周临寒率部驻扎新野,袁骏踞漠下城以防蒙厥,刘策固守鹰愁峡,李落和狄杰同传军令,命各营勤于练兵,以半年为期换防。

    四营之间,兵法军阵不可藏私,贯南大营派术营将士传授改良之后的兵阵,不过严防他国细作,军令之下,凡泄密军中所传兵书者,斩无赦。

    如今狄州平定,尚存的征西大军和李落麾下的牧天狼大军,兵合一处,仍有四十万之众,粮饷支出极巨。

    李落与军中众将商议,兵贵精不贵多,有意削减老弱残兵,遣回故里颐养余生,只留精锐之师。

    军中诸将各有顾虑,犹以征西军中为甚,一时无人应答,终还是狄杰率先解开僵局,言道长痛不如短痛,传令麾下诸将,削减年事渐高的士卒和伤兵残将,遣回故地,也算是可得善终。

    李落颇为无奈,但也无法,若成一军,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只是下令命众将年关之后再行将各营不善战者立册,报于戚邵兵处,一律拨发一倍的饷银,送回故土,众将一一应下。

    三日之后便是年关。<script>dudu3;</script>

    李落正在中军大帐之中细读鬼谷老人传与自己的《万里闲云》,倪青急急跑了进来,喘了几口粗气,疾声说道:“大将军。”

    李落放下医术,轻轻一笑,并不在意,淡然说道:“怎么了?”

    “呼察将军回来了。”

    “哦?”李落一震,讶声说道:“这么快!人在哪里?”

    “已经入营了,正朝大将军这里过来。”

    李落长身而起,道:“我们出去看看。”还不待李落话音放落,帐外传来呼察靖的声音:“大将军,末将呼察靖,前来复命。”

    李落上前掀开帐帘,呼察靖一脸风尘,还不及洗漱一番便前来复命,倦容之中难掩喜色。赫连城弦几将跟在身后,见到李落,齐身一礼,李落双手虚扶,道:“呼察将军辛苦了,将士们可都安好?”

    “回大将军,末将十三天前在三岔口以西觅得贺一天行踪,一战见功,冷少侠单人只剑斩杀贺一天和他手下数名贼首,末将率军中将士追杀数百里,九日前将贺一天一伙马贼五百余众尽都斩落,无一人漏网,几天前途经临夏,末将依大将军军令,将马贼首级悬挂临夏城外,前来缴令。”呼察靖大声回道。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flag_kenw-->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