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二十四章 争论天下

作者:水刃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落萧索应道:“我不过是区区一介凡人,出身宗族已有天定,我该做何选?”

    “大将军选不了出身,却可抉择日后担当之事,百年之后,青史留名也未尝不可。”

    李落哑然一笑道:“我倒是没有想过后人如何看我,我愚忠也罢,顽固不化也罢,我只是李落,大甘李氏一卒而已,姑娘想必和雍大先生颇有渊源,我若连一人都舍弃不了,如何能舍弃大甘。”

    “大将军不愿舍弃李氏宗族,亦不愿舍弃大甘的天下,难道就愿舍弃大甘的苍生黎民么?”

    原本漠然无语的冷冰突然插言道:“姑娘口才了得,既然如此,你怎不去让宋崖余卸去南王之号,相助李将军成就大甘功业?说到底还是南王的说客罢了。”

    女子不置可否,淡淡回道:“就算南王真心相助,大甘朝廷可会坦诚相待?蒙厥战败,于大甘百姓又有何不同?”

    “哼,异想之辞,怎么说都是有理,依我看,纵然有一日李将军有望得成天子,南王怕是也舍不了荣华富贵,终了还不是成王败寇。

    天下事天下人做,蒙厥到底有多强,待我牧天狼交锋之后才有定夺,南王偏安一隅,竟然妄自评点天下英雄,可笑。”冷冰寒声说道。

    李落和女子俱未曾想到冷冰言出惊人,皆是一愣。

    女子玉容转淡,道:“冷少侠快人快语,人如其剑,只是天下绝非单凭手中利剑便能长治久安。”

    “有何差别,南王势盛,也不过是凭借掌中利刃想要问鼎中府。

    倘若牧天狼手中刀剑更利,宵小之辈又怎敢痴心妄想,大甘如何,也轮不到宋崖余之辈指指点点。

    你们怎知李将军治下的大甘不会让百姓安居乐业,冠冕堂皇,南王为天下百姓所为未必便能及得上李将军,何为大义,只不过是一厢情愿,也不怕天下英雄耻笑。”

    女子眉头一皱,望着李落,平静问道:“大将军也是这样想?”

    李落洒然接道:“见过南王之前,宋崖余非李落心折之人,南王诸人纵使雄才大略,只是恐怕还挡不住蒙厥。

    南王府这些年所作所为莫不是为了分疆自立,大甘朝中动荡,南王不曾少了推波助澜之举。

    此乃枭雄谋略,我并非责备于他,只是倘若大甘倾国之力以抗蒙厥之时,宋崖余不甘屈居人下,必会兴兵作乱,其时百姓受苦犹重,就算大甘改朝换代,也不见得宋家便可平定中府。

    大甘世家门阀比比皆是,单单一个岭南宋家,尚没有这么大的气魄,群雄割据,外有西域北疆强敌环视,到时诸府百姓也不知是在谁人铁骑之下了。”

    “大将军自信可力挽狂澜于乱局之中?”女子悠悠说道。

    “我不曾想过,与其只言天下大义,莫不如做一件小事来的实在,如今的天下,能与蒙厥相抗者,唯有大甘兵将。

    南王心机深重,或许姑娘以为是天下之幸,在我看来,恐怕是天下之祸。

    倘若南王府强盛到我不敢心生妄念之时,我自会断了念头,若南王能让我知难而退,恕我狂妄,大甘天下任他去留。”

    女子浅浅一笑,道:“大将军果然狂傲,不过确有这等资格,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大将军意定南行,此去祸福难料,南王府行事如何,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还望大将军平心而论。”

    李落清朗笑道:“南王想要杀我,那我便再狂妄一次,若我死在南府,诸侯争雄,再无宋家立足之地。”

    女子长叹一声,和声说道:“我言尽于此,日后有缘再见,是敌是友大将军一念而定,只愿大将军能以天下苍生为重。”

    女子言语祥和,确是悲悯天人,不似空谈之语。

    只是李落和冷冰却不为所动,冷冰寒意更胜,手中长剑轻轻颤抖,似也察觉到了冷冰心中的战意。

    李落望着眼前女子,心中暗生忌惮,日后为敌,稍有不慎,必将落入此女算计之中。

    冷冰见李落默然无语,是已不耐,长剑直指女子,寒声喝道:“在下领教姑娘绝艺是否也如阁下口舌一般了得。”

    女子神色如常,淡淡一笑,道:“我并未有与大将军和冷少侠争斗之心。”

    见李落不曾出言,微微一顿,叹息一声,接道:“大将军有杀我之心。”

    李落望着女子,良久,沉声说道:“姑娘言辞锋锐,实是我生平仅见。”虽不曾明言,确是应了女子所问。

    女子亦无惊惧之意,淡然回道:“与大将军为敌,非我所愿,大将军要如何,便如何吧。”

    “多说无益,看剑。”冷冰冷叱一声,剑如青虹,破开虚空,刺向女子。

    女子轻蹙娥眉,似有无尽心伤,袖中展出一支玉箫,点在长剑剑身之上,剑箫相击,两人俱是一震,冷冰战意迸显,不退反进,手中长剑纵横,将女子罩在剑影之下。

    也不见女子如何提气,飘忽之间竟脱开剑网,身形一闪,落在木桥危栏上,翩若惊鸿。

    冷冰眼中寒芒更冷,剑势不及用老,骤然一收,化虚为实,一点刺目冷光,直奔桥上女子,剑未到,刺骨的剑意已然近身,仿佛便要斩破这方天地,众人所见,只剩下这一束精芒。

    牧天狼将士俱都神为之夺,齐声喝彩。

    女子面露讶然,稍显几分穆肃之意,不愿与冷冰两败俱伤,悠然一叹,身形倒飞而出,让过一剑,俏然立在木桥南段。

    冷冰抢上木栏,并未趁势追击,收剑寒声说道:“你若再不出手,恐怕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女子嫣然一笑道:“多谢冷少侠,请出招吧。”

    冷冰也不答话,长剑泛起青幽剑芒,招招抢攻,不离女子周身要穴,剑气森寒,一如万年寒冰一般,望之生痛。

    女子尽力应招,玉箫轻灵,忽隐忽现,每每总能化去冷冰精绝杀招,与冷冰冰寒内力不同,女子内力柔和圆润,却极为精纯深厚,没有丝毫破绽,纵然剑气无孔不入,一时却也难以破开女子的护体真气。(未完待续。)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