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51章 求人

作者:竹衣无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简简单单的过了好几个月。

    周舒一直在感悟水行法则,离通透也不远。

    虽然鸿萝灵萍比不知名仙材差了不少,但有之前的通透经验,使得速度也没有慢多少,倒是周舒在感悟水行的过程中,发觉到了一些过去未曾触及的地方。

    他有种感觉,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迟早会了解五行的本质是什么,五行是如何相互转化的。

    而了解到了这些,到时候他也就能将单独的金行木行之力等等,融合成五行之力,来源于五行又高于五行。

    到了那一步,五行法则就是囊中之物。

    方向肯定是正确的。

    轩辕剑仍躺在灵田上,这一年都没有动过,而边上的灵田却是大变样。

    轩辕剑所在的那块圆形灵田,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色,一边纯黑,一边纯白,纯黑的那边腐臭难闻,到处死气弥漫,而纯白的那边水气芬芳,透出生机盎然,生死被强行分了界,而轩辕剑就在中间。

    剑身也被映得一边黑,一边白,格外古怪。

    不过这几天周舒发现,以剑身为中心,黑白两边有相互渗透的意味,一边黑多了,那另一边白就会多,一会情况又反过来,两者似是在角力,谁都没赢,谁也没输。

    这情景,就和当初在地底看到的一样,生之母泉和死雾的交集。

    也像一副太极图。

    剑老多半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只要黑白相合,生死交融,看不出边界,也看不到分离,那么剑老的生死法则,也就该悟通透了,轩辕剑也将跻身仙器行列,而且是从神器转来的仙器,比一般仙器要高出一些。

    看了一会,周舒继续想自己的法则。

    他把看轩辕剑当成了休息,效果还不错,连休息都是学习,进步也就自然而然。

    刚进入思绪没一会,铭珠突然震了下。

    看了眼出处,却是白克尘,在这时候来打扰他,一定是有重要的事。

    周舒摇下头,只得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一脸苍白的白克尘就迎了过来,慌慌张张的,神态很有些惶恐,“轩主……”

    周舒平静的道,“说事情,要快点。”

    白克尘连忙道,“有人要见你。”

    周舒皱眉,莫名有点火,“我说过谁也不见,你就因为这个把我喊出来?是不是你觉得我修炼得太闷了,还是你在外面太逍遥了?”

    白克尘心中一紧,“怎么敢,那人,那人说,如果见不到你,他就杀了我,我觉得,我觉得他做得到。”

    他朝门外指了下,脸色很白,即使周舒出来了,他还是很惊惧。

    杀了就杀了好了,周舒暗暗哼了声,朝门外看去,也是微微一愣,他不是死了么?

    门外站在一个年轻人,十四五岁的样子,标枪一样站得笔直,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仿佛是用刀削出来的,那一双眼清深邃冷冽,冰窖一般,隔着阵法都能感觉到那刺骨的寒意。

    他周围三丈都没有人敢接近,哪怕修为比他高出不少。

    白克尘小声道,“轩主,他叫罗西平,是个有名的杀手,不知道为何进城来了,还指名要见你。”

    周舒神色微凝,“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白克尘赔小心道,“轩主,他应该不知道,他看过我和你曾在一起历练,就盯着我不放,我也没法。”

    “然后你就把我交待出来了。”

    周舒冷冷的道,“身为我的属下,你还真是靠不住啊。”

    白克尘面色微变,屈身告饶道,“轩主,是我的不是……但那罗西平曾经刺杀过三个真仙,我这样的散仙要是被他盯上,绝对是死定了,生死攸关的事情,轩主,你就救我一救罢。”

    周舒摆了摆手,也不多说什么,“带他进内屋罢,然后你去忙你的。”

    白克尘如释重负,不住道,“是是,不过轩主要小心点,我不知道他为何找你,但可能不怀好意。”

    周舒淡然笑笑,径往内屋去了,暗道,不怀好意,你也带进来了,再提醒又有什么用?

    荷音派上下效忠,个个都靠得住,人人都可以委以重任,在这无方城,周舒唯一的属下就是个怕死的墙头草,对比实在强烈,但周舒也不在意,反正他没指望过白克尘,能做好生意就行,少了丢了也没事。

    不一会儿。

    白克尘带着罗西平进了门,自己告辞出去。

    周舒注视着罗西平,似有所思,他还活着,也就是说,当时在第八层偷袭他们的不是罗西平,还好,说明罗西平多少是个讲信用的人。

    他微笑道,“坐吧,罗兄。”

    罗西平依然站得笔直,取出两张玉简,“周舒,我有件事想托付给你,这个当做酬劳。”

    周舒微微一滞,将玉简接了过来,看了一眼立刻放了回去。

    “换命诀,雾隐诀。”

    周舒面色微凝,很认真的道,“罗西平,这两张法诀就是你的保命本事吧,你今日肯送给我,看来你要托付的事情很难很难,我恐怕帮不上你的忙。”

    “那再加上这把刀。”

    罗西平面色不改,右手一抬,袖中突然滑出一把近乎透明的刀,他拿在手上看了几眼,放在周舒面前。

    周舒瞥了一眼,淡然道,“我要你这刀做什么,杀手没了刀,还能叫杀手么?罗西平,你是不是打算去死了,想来也是,你没有铭珠却敢孤身入城,看来已经做好了死的打算。”

    罗西平盯了周舒一会,嘴角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周兄看得很清楚,什么都料到了,所以这件事我非托付你不可,换了别人都不行,如果周兄不答应,我可能就会死在你这里了,但死之前也会做些事情,让你的店铺不怎么好过。”

    周舒微微一笑,“你求人的态度真特别。”

    罗西平叹了口气,“我之前不会求人,现在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周舒顿了顿,平静的道,“你求我什么事情?如果和金仙有关,就不用说出来了,你要死就死罢。”

    “和金仙没有关系。”

    罗西平摇了摇头,“事实上和任何仙人都没什么关系,只是我个人的事情。”

    周舒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缓缓道,“你说罢。”</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