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1:人?鬼?今天不是你头七吧?(二更)

作者:冉苏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哪怕是到现在,他还是不太安心,可他一点儿都不心急,他只会慢慢的,慢慢的,以潜移默化的手段,来得到他想要的。[][].[][].[]

    对于他精心铺就的陷阱,宁冉无知无觉,正在一步一步的进入,只是,等待着她的陷阱并没有危险。

    *

    高桥家

    三鼎的香炉静置在安静的房间里,随着从香炉上冒出的极淡的烟,整个房间都充斥着馨香。

    高桥家的家主正凝神屏息思考着什么,外面就传来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维,“姐回来了。”

    话音一落,门就被人推开,而后,百慧子走了进来。

    “爸。”

    “舍得回来了?”

    百慧子把外套脱下放到佣人手里,中规中矩走进房间坐好,“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剩下来的慢慢来,我不着急。”

    “他是谁,你知道?”

    百慧子点头:“您让人给我的东西我已经看过了。原来她叫顾妍,还是个杀手,难怪,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就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也幸亏有您给我的东西,才叫我能这么快把她赶走。”

    “喜欢上一个不中用的男人,这可不是我高桥河的女儿。”高桥河不赞同的看着百慧子。

    “爸,他和您不一样,他更希望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才守不住夏家,”百慧子顿时不高兴了,“我不希望您再同样的话。”

    高桥河实在不愿意自己的宝贝女儿喜欢上夏渊顷那样的废物,他半是叹息半是感慨,“你要是有你哥哥一半儿的懂事,我也不用为你操心了。”

    百慧子和她这个哥哥的感情一点儿也不好,她不喜欢那个阴沉又心狠的哥哥。

    见她沉默,高桥河忍不住又劝她:“以后我死了,高桥家的一切都需要你哥哥和你来操持,你这样的脾气,我真担心。”

    百慧子不愿意接手家族里的一切,也不愿意见到那些在黑暗下进行的事情,这一点倒是和夏渊顷一样。

    这时,外面又急急地脚步声传来,百慧子忍不住在心底猜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来的人才会在明知道她父亲不喜欢别人莽撞的情况下跑这么快。

    高桥河爬满了皱褶的脸上逐渐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拍了拍百慧子的肩膀:“有好消息来了。”

    “什么好消息?”

    “就在今晚,我和你哥哥已经部署好了,就在我们自己家的地盘上,清理掉那些外来人。”

    百慧子一猜就知道所谓的‘外来人’到底是谁了,除了陆门的人,不会再有别人了。

    “家主,”那道声音急切,“前面带回来的消息,我们的人……全部死了。”

    高桥河轻松得意的脸色一僵,他一下站起来,略有些浑浊的眼睛因为瞪大而异常的恐怖,“你什么?”

    百慧子也不敢相信,有她父亲和她哥哥部署在前,就算他们赢不了,也不至于派出去的人全死了!

    “是前面的人拼死带回来的消息,我们的人真的死了,全死了。”

    高桥河摇晃一下,直直栽倒。

    “爸----”

    *

    “阿正,她没来?”

    病床上,冷毓时不时看向门口,问道。

    从他手术后醒来,他几乎每天都要问好几次同样的问题。

    “先生,没有。”阿正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可心底却替冷毓不值。

    先生为了姐,一直都在不断让步不断退让,可他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姐喜欢上earl,换来了姐为了earl做了那么多坏事,换来了他出了车祸,姐却连看也不看一眼,哪怕先生完全是因为姐才会出车祸的。

    冷毓的眼神黯淡下去,他揪着白色被子的手微微有些用力,牵扯到了肢体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气,阿正立刻靠上来,“先生,您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

    “没事,就是伤口有点儿疼,”冷毓摇头,他问阿正,“她最近是不是很忙?”

    阿正木着脸,没话。

    冷毓自欺欺人,“她应该就是太忙了,才没时间过来的。”

    把车开过去的时候,冷毓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他只是不想让宫筱筱受伤,哪怕是一丁点儿也不行,他过要保护她的,他也过,只要有他在,就没人可以欺负到她,那些人怎么可以在他眼皮子底下把她撞了?

    她应该是亲眼看着他撞过去的……可从他醒过来,她就没有露过面,连一下也没有。

    就算他为了她快死了,她也没有来看他一眼。

    “姐现在还是每天都去花店上班。”阿正有些不忍心,有时间去花店上班,却没时间来看先生?

    他完,才发现冷毓的身体绷得很紧,他要紧了牙关,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先生?”

    “没事。”这两个字,冷毓像是从牙齿里硬挤出来的。

    可又怎么会没有事?

    很快,冷毓的身体就在不断发抖,疼痛从心口钻出来,朝着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蔓延,以前发作的时候,他每次咬紧牙关扛下来后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这次他因为车祸,浑身都是伤,他绷紧的身体牵扯了车祸的伤,两种疼痛交织在一起,比任何一次都要难以忍受。

    他高大的身体紧紧缩成一团,不断颤抖,脸上、身体上全是汗水,他幅度的开始挣扎,一声又一声的闷哼声从他嘴里溢出,胸前包扎的纱布已经渗出了大量的红色。

    阿正吓了一跳,他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混乱,“……从莫斯科带来的药已经没有了,我去叫医生,先生,我马上去叫医生!”边边着急的跑了出去。

    病床上,冷毓不知道是旧伤发作的疼痛要多一些,还是因为身体绷紧而被牵扯的车祸的伤所产生的疼痛要多一些,又或者两种痛都差不多,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快捷键排在首位的号码,眼前的景象开始出现重影,他努力瞪大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以压下溢出的闷哼声。

    那头的人并没有接电话。

    冷毓身上的病服已经被冷汗全部浸湿了,胸前的纱布全部成了红色,带出了浓重的血腥味。

    他的手一直都在发抖,好不容易,才点住屏幕再次把电话拨通了过去。

    眼前的一切已经变得有些灰暗了,然后,他等到了那边接起了电话,却没有话。

    “对不起,我不知道……”冷毓尽量让他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痛苦,不那么颤抖,“我要是知道,我就不会打你的……”

    “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让你签过的一份协议?那份协议就在我的房间里……筱筱,不管你在哪儿,都要快乐幸福……我要回莫斯科了。”

    完这些的时候,他眼前忽明忽暗,他使劲儿眨了眨眼睛,触碰到了挂断,被痛苦扭曲的眉目有些轻松,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病房门口,是阿正的大喊声,“先生————”

    *

    宫筱筱每天都来花店上班,但碎碎和陶都看得出,她最近几天经常出神,典型的人虽然在花店里,心思却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情人节过后,花店的客人总算要少了一些,碎碎修剪完了花枝后,跑来和宫筱筱话。

    “你今天身体有没有好一些?”碎碎问,前几天宫筱筱来上班的时候,每天的脸色看上去都不太好,而且她注意到了,宫筱筱经常半弯着腰捂住腹。

    “好多了,”宫筱筱点头,又问,“对了,你和高弘是一个学校的?”之前有过一次,她见高弘的同学和碎碎很熟悉的样子,又找不到什么话头,干脆捡了这个来。

    “嗯,不过我大二的时候退学了,”碎碎解释,“念着念着突然就不想念下去了。”

    两个人还没到很熟悉的地步,宫筱筱不好刨根问底,随口,“对了,情人节的时候高弘他们表演的话剧你去看了吗?”

    碎碎一头雾水:“什么话剧?”

    宫筱筱把那天高弘的话告诉了碎碎,“他念那几句台词的时候,声音和他平时的声音简直是天差地别,看得出他对话剧倾注了很多心血的。”

    碎碎摇头,十分笃定,“肯定是你弄错了,哪儿有什么话剧,他骗你的,高弘那子,平时看着多老实,还真看不出来他会谎骗人。”

    “会不会真的有话剧你不知道?”

    “我以前念书的时候和他们系几个女生玩儿得很好,情人节那天我们还在一起玩儿过,她们还抱怨今年的情人节她们学院也不像往年那样有什么节目表演,”碎碎着拿出了手机,“你要是不信,我帮你问问。”

    “容,你们学院情人节那天有话剧?”碎碎问。

    “没有啊,你听谁的有话剧?别的学院情人节那些男生还自发的给女生买花买水果,就我们学院,什么都没有,太没意思了。”

    ……

    碎碎挂了电话,朝宫筱筱摊手:“我的吧,是他骗你的。”

    宫筱筱扯着嘴角笑了笑。

    根本就没有什么话剧,是高弘骗她的,那高弘为什么要骗她?

    而且,那天打电话的时候,高弘的应该是日语没错。

    宫筱筱思来想去也不明白高弘为什么会谎,那边,碎碎突然朝她神秘笑了笑,“其实,我倒觉得,高弘对你好像有点儿心思。”

    宫筱筱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连连摇头:“你别胡!”

    “我没胡,”碎碎,“之前的那天,我看见他看你的时候,眼神和他看别人的时候不一样,他看别人的时候,眼神很清澈,什么都没有,看他一看见你的时候,眼神就变得深不可测起来,尤其是第二天你迟到半天来上班的时候,你不知道,你出现的时候,他看你的眼神深到有点儿吓人的地步了。”

    迟到……宫筱筱来花店以后,唯一的一次迟到,就是她在医院守着冷毓做手术的那个晚上,她在医院坐了整整一夜,等到第二天上午,冷毓醒过来,她才离开的……

    碎碎还要在什么,宫筱筱的手机却响了。

    看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的‘冷毓’两个字,宫筱筱眼皮一跳,忍着没有接。

    一会儿后,电话又重复响起。

    这次,宫筱筱想了想,接起了电话————“筱筱、碎碎,你们俩过来帮我扶一下这个,我把上面的花纸拿下来。”陶突然叫她们,她人踩在凳子上,弯腰的时候凳子晃了几下,险些把她摔下来,宫筱筱和碎碎吓得不轻,连忙过去一个扶住她一个把凳子给安稳当,等到宫筱筱帮完陶再回来,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

    宋铭和路达处理好现场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劳累了几乎一整个晚上,他和路达累得不行,回了各自的房间一直从清晨睡到了下午。

    身上披着随手抓来裹上的外套,宋铭打算下楼去吃放找点儿东西吃,其实外套与大毛巾相比,宋铭毫无疑问更愿意用后者,可惜这里有宁冉在,裹着毛巾万一遇上宁冉了,再加上还有陆靳墨那个吃醋狂魔在,宋铭不敢明目张胆的挑战他,唯有妥协穿上外套。

    下楼后他听到身后有动静,下意识的回头,等到看清楚的时候他差点儿没扭到腰!

    宋铭一手捂着腰,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顾妍?人?鬼?今天貌似已经不是你的头七了吧?嫌下面太闷了所以上来透透气?”抬手指着楼上,“宁冉在上面第三层左边第二个房间,如果你现在上去,应该还能看见j,想一箭双雕就快上去。”

    顾妍:“……”

    正从楼上下来的宁冉:“……”

    听见脚步声朝上看的宋铭:“……”

    宋铭咳了咳,“真巧。”

    宁冉走到他面前,“你招得这么爽快,陆靳墨他知道吗?”

    宋铭一点儿都没觉得不好意思,“我想吃面,你们呢?”

    宁冉也是觉得有些饿了,才下楼来的,听宋铭这样,她点了点头:“我要一碗。”又问顾妍,“要不要也来一碗?”

    顾妍从昨晚开始就担心受怕,她来之前也没有吃过东西,早就饿了,“好。”

    宋铭旁若无人的做到沙发上,宁冉看他:“你不去煮?”

    “难道不是你们去?”宋铭惊,“我不会煮面。”

    宁冉额头滑下三条黑线,顾妍朝着厨房走去:“我去煮吧。”

    等到顾妍走进厨房,宋铭才感叹:“背叛了陆门,她居然没死,”又瞄了瞄宁冉,“j对你真的很上心,上心到几乎让我害怕的地步了。”

    处于陆靳墨那样的身份和地位,如果他对某个人太过执着,太过用心,那对他来绝对不是好事,因为他所执着所上心的那个人,会是他最大的死穴。

    “他对我真的很好,”宁冉赞同他的话,“至于害怕,那倒不用,我又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况且,你就算不信我,也要信他,他会让自己的死穴被人抓住?”

    “他对你何止是好。”宋铭带了些冷意的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看到宁冉脸上不自觉的害羞后原本打算一辈子也不会的话就那样冒出了口,“在金三角树洞那里,他可费了不少的心思!”话一完,他自己都一怔。

    宁冉嗅到了一丝异常,“在金三角的树洞那儿,他怎么了?”

    以宋铭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有什么要。

    只是到了最后,他只收敛了笑容,“没什么,你记得他对你上心就好,他对你这么好,你最好别辜负他。”

    宁冉低垂着脸,莹白的脸泛着一片淡淡的绯红,她的声音虽然有些低,一字一句却得特别清楚,“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你们不断在告诉我,他对我有多好,他有多喜欢我……就没人觉得,我也……”

    宋铭的听力十分敏锐,所以宁冉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可心底突然有些烦躁,他有些宁愿自己听觉没那么敏锐才好。

    顾妍很快煮好了三碗面端上桌,汤底清淡,洁白的面条上铺着煎得两面金黄的鸡蛋,边上还有几根青菜,搭配在一起引得人食欲大开。

    宋铭了声‘谢谢’就开始大快朵颐。

    宁冉和顾妍也分别端了一碗吃,这个时候才起床下楼来的陆靳墨闻到香味,挑着眉下了楼,凑到宁冉身边:“在吃什么?”

    顾妍手一抖,碗里的汤洒在她的手背上,手背立马就红了一片。

    宁冉从碗里抬头,“面。”

    陆靳墨顺势坐到她身边,“我也要。”

    顾妍正要自己再去煮一碗,就见对面,陆靳墨二话不抓过宁冉的碗,就着宁冉用过的筷子开始吃起来。

    她连忙低下头,装作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靠,我不跟你们一起吃了。”宋铭端着碗跑上了楼。

    宁冉恨不得把陆靳墨的脸整个摁进碗里面,敢在她饿的时候抢她的东西吃!

    陆靳墨一连吃完了几口,抬眼看着顾妍。

    “冉冉,门主,我先上去了。”

    顾妍离开以后,就只剩下陆靳墨和宁冉两个人。

    宁冉看着陆靳墨吃完了她的面,然后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我还饿。”

    s:= =分配不均,这张5000+了

    = =对了,要给团团定个大名……妹纸们有啥好听的名字,集思广益嘛~

    某能想到的就是类似:

    陆大娃

    陆二娃

    陆狗蛋儿【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