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96:哼哧哼哧……爬不起来= =(三更)

作者:冉苏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宫筱筱缩了缩脑袋:“……我都了,我把二哥的花烧了,到你这儿来逃命的。[][].[][].[]”

    陆靳墨夺过她手里的请帖狠狠摔在桌上,“啪”的一声吓得宫筱筱一抖,“如果不,我等会儿就让人送你回去。”

    宫筱筱举白旗投降:“我……”

    “有天我跟earl一起出去爬山,然后爬到山顶的时候,他突然要娶我,我回去跟我二哥,我二哥骂了我一顿,我就没同意,后来我把我闺……同学带回家玩儿,earl也在,然后过了一段时间,earl娶了我同学,我就喝醉了,结果earl又来找我,他还是喜欢我,结果被我二哥撞见了,然后我二哥骂我,我气不过,就放火烧了他的温室跑了。”

    陆靳墨深深的觉得,宫筱筱的语考试从到大都没及格不是没有原因的。

    白夫人给这边传话,他要和宫筱筱结婚,还准备请帖,但t市这边没有一个人收到过请帖,那就证明,白夫人想算计的应该不是他……是宫筱筱?

    “你冷毓骂你,他了你什么?”

    宫筱筱没想到她的乱七八糟的,陆靳墨竟然还能一下抓住事情的关键,她脸上闪过的一丝犹豫没有逃过陆靳墨的眼睛,看样子,白夫人布置这些还真是奔着宫筱筱去的,可宫筱筱和他结婚又是为了什么打算?

    “没、没什么呀,就是随便骂了我一顿。”

    陆靳墨收回视线,淡淡道:“好了,没事了,记着,请帖的事不要和别人。”

    “你当我傻呀,我肯定不会。”

    出了门,宫筱筱才松了一口气,陆靳墨的眼神像是一把刀,能把她整个人都给解剖了,像是她有什么想法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而一直被她刻意忘记,不想想起的事情,却开始不断的在她脑海里重复。

    “就算他结婚了,你也愿意?哪怕当一个人人唾弃的三,你也愿意?”

    “你就那么喜欢他吗……你别喜欢他好不好,他能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他给不了你的名分,我也可以给你……”

    “我拥有的东西,比他有的多得多,我都给你,全给你,你喜欢我行不行……”

    ……

    “不许想,不许想!”宫筱筱一下一下敲打脑袋,转身一下就看见抱着团团怒气冲冲的宁冉。

    “嫂子?”宫筱筱叫住宁冉,“谁惹你生气了?”

    宁冉勉强一笑:“没事。”

    怀里的团团听到声音,扭着身体就要看,可惜穿的衣服太多,他脑袋转来转去也看不见宫筱筱,宁冉把他放下,他才仰着头看宫筱筱:“姑姑。”

    奶声奶气的声音快把宫筱筱的心都给萌化了,她轻轻点几下团团的脸蛋,“真乖,真聪明。”

    “团团最乖,最聪明了。”团团还一副就是这样的样子点了点头。

    宫筱筱哈哈大笑,和宁冉一起带着团团回了他的房间。

    他刚刚在楼下的花园里跑了太久,出了一身的汗,宁冉给他洗了澡,换了一身柔软的衣服把他放到床上。

    团团挣扎着把肥嘟嘟的手放到宁冉嘴边,一会儿后又原模原样的放到了宫筱筱嘴边,“好香,妈妈,姑姑,团团好香。”

    宫筱筱逗他:“不香,臭死了。”

    团团站在床/上,闻言朝着宫筱筱的方向踢了一脚。

    宫筱筱瞪眼:“靠,这个动作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宁冉也回想陆靳墨踹人时候的动作,别,还真像。

    估计是玩儿得太累了,团团在床上翻滚几圈就睡着了,宁冉温柔的把他的姿势摆正,又给他盖上被子。

    “嫂子,你真好命,有这么乖巧可爱的儿子,还有对你那么好的人。”

    宁冉逗她:“你找个对你好的人生个儿子不就和我一样了?”

    宫筱筱顿时像是被霜打的茄子焉了下去,宁冉没想到她一句打趣的话好像是到宫筱筱的痛处了,正要改口,就听见宫筱筱继续,“以前有个人也要娶我,结果他娶了我朋友,还跟我他依然是喜欢我的,切,谁要他的喜欢了,我又不是嫁不出去,只要我招招手,不知道有多少人乐意娶我。”

    “可最让我生气的不是这个,嫂子,你,娶了就娶了吧,偏偏他还做出多舍不得我的样子。明明是他自己的要娶我,结果他几句话就颠倒黑白,的好像是我非他不嫁是我在逼迫他似得,什么名分必须要留给我朋友,但除了名分什么都可以给我,恶心,当谁稀罕呢!我没有逼着他,可为什么人人都是我不对,我朋友给我逼得走投无路太可怜呢?”

    “怎么呢,人总是会根据可怜程度来下意识判定双方到底谁对谁错,”宁冉,“因为下场可怜的人已经太可怜了,所以哪怕是她咎由自取,也要怪另外一个人,谁叫她不可怜,谁叫她过得好呢。”

    宁冉深有感触,刚刚她不是被沈言骂了一顿?

    还什么她要怎么才能放过沈婷婷,就因为沈婷婷可怜,所以她就可恨?

    可如果当初陆靳墨按照处理那些妄图接近他的女人的办法来处理宁冉,又会不会有人来可怜宁冉,指责沈婷婷?

    就因为她不仅没有被陆靳墨处理,反而得到了他如珠如宝的对待,所以她和沈婷婷相比,就是她不对?

    宫筱筱愤愤:“嫂子,你得对!那些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都喜欢偏向看起来比较可怜的那个!每次有我在的时候,我朋友都是一副可怜兮兮要哭不哭的样子,别人都对我指指点点,好像我有多恶毒一样,可我又没对她做什么!”

    了好长一串,宫筱筱问宁冉:“嫂子,如果,我是如果,他那样误会你,你怎么办?”

    宁冉想也没想笃定道:“不可能。”

    宁冉和宫筱筱都不知道的是,就在她们俩话的时候,陆靳墨就已经站在门外了。

    宫筱筱问的那句话,他听见了,而宁冉的回答,他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陆靳墨的唇畔噙着一抹温柔的浅笑,因为在宫筱筱问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在心底给出了一个答案,和宁冉的答案一模一样。

    他知道她的脾气,熟悉她的性格,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他只会选择相信从她嘴里亲口出来的答案。

    误会?世上哪儿有那么多误会,不过是不够了解对方,或者压根儿就是不愿意相信对方。

    “哇,嫂子,你这么确定?”

    宁冉点头,“你知不知道我进了陆门,花费大把大把的时间研究最多的是什么?”

    “我哪儿知道。”

    “是陆靳墨,”宁冉看着宫筱筱吃惊的样子,慢慢着以前的事,“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研究,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脾气、性格是什么样的,他满意的时候或者不高兴的时候分别会有什么样细微的表现,他的行事风格,他的思考模式,我都研究过。只有摸清了上面的想法,我才知道应该怎么行事。”

    门外,陆靳墨不出是什么感觉。

    高兴原来很早的时候,宁冉就在暗中注意自己了。

    却也不悦她那时候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对手来谨慎对待。

    “那你都摸清了?”

    “一清二楚。”别的事情宁冉不敢,不过这个她倒是可以保证的。

    宫筱筱不太相信:“真的?可我觉得他心思很深,完全让人摸不透啊。”

    宁冉觉得证明她把陆靳墨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的事情,就是她在洗/澡的时候被他抓住的事了,那晚他要开灯,结果她撞破玻璃跳窗逃了,他让人在陆门一寸一寸的搜,她也早猜到了他会那样做,所以才叫来雪花裹上她的浴巾装成从楼上跳下结果不心被树枝挂到的囧样引他过去,又趁着他过去查看的时候跑回房间换衣服处理伤口。

    她确定陆靳墨完全否定了她是陆门的人的可能性,也故意引着陆靳墨误会,在他发现树上被挂住的是一条狗后,认为她已经跑了。

    只是,这些事她是不会宫筱筱的,可她不,却并不代表站在门外的陆靳墨不会也想到这上面来。

    隔了三年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耍的团团转的男人开始磨牙,没良心的女人,让他苦苦找了三年都没有任何消息,结果人家连儿子都养大了!

    “因为你没有花时间在他身上,所以你觉得他猜不透。”

    宁冉着忽然觉得不对,她没有发现有任何动静,但就是觉得,不对劲儿,或许是第六感?

    “门有什么好看的,”宫筱筱看见推门而入的陆靳墨噎住,半晌,她才问,“你……一直都站在外面?”

    “从你你同学开始,”陆靳墨无视掉宫筱筱悲愤的视线,看着试图弱化自己存在感的宁冉,一笑,霎时,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今晚吃狗肉火锅好不好?”

    狗肉火锅……狗肉……狗……

    宁冉再看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十有**他也是想到了以前自己用雪花戏弄他的事情了。

    宁冉弱弱一笑:“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陆靳墨冷哼,虽然他没有再继续下去,可他脸上分明写着“一会儿再好好收拾你!”

    宫筱筱在一旁搓下巴,各种脑补着他们俩此时的心理活动。

    *

    快到晚上的时候陆靳墨大手一挥,定下今晚的晚餐是出去吃……火锅。

    t市市中心有一家特别出名的火锅,常年引得四面八方的食客慕名而来,如果想去还得提前几天预定才会有位置。

    不过以上的情况只是对于一般人而言的。

    像陆靳墨这种,他只要表露出有那个意愿,手下一堆人抢着去给他办,还得办好了。

    定好的包间是楼上一处隔音效果非常好的包间,环境十分优雅,陆靳墨原本只打算自己一家三口去的,结果宫筱筱一听是吃火锅就开始流口水了,宁冉又已经完全把她当做自己人,发话要带上她,作为妻奴……呸,作为十分愿意采纳自己媳妇儿意见的人,陆靳墨无奈只能再加上宫筱筱一个。

    出门前,陆靳墨先是十分耐心和温柔的给团团穿上外套,又给他戴上帽子,结果手感没拿捏好帽子一下就把团团的眼睛给遮住了。

    宁冉:“……”

    宫筱筱:“……”

    最后还是宁冉给团团戴的帽子和手套,最后一切准备就绪,开始朝着火锅城出发。

    到了地方后,陆靳墨把车停下,由侍者领着到了包间里,陆靳墨把车钥匙放兜里的时候,衣袖不心从兜里带出了一张纸片,他正要弯腰去捡,一旁的团团已经退后几步,然后吧唧一下就摔地上去了。

    宁冉眼角抽了抽,十分后悔刚才在花园的时候没有严肃教育团团穿着厚外套弯不下腰的时候不能那样去捡东西。

    陆靳墨也愣住了。

    趴在地上的团团预估失误,挥舞着手也没办法捡起纸片,他哼哧哼哧趴着挪动了几下,终于把手从袖子里伸了出去捡起地上的纸片。

    然后他再哼哧哼哧的想爬起来。

    ……起不来= =

    再哼哧哼哧……

    ……还起不来= =

    宁冉的眼角抽的更厉害了。

    宫筱筱则已经看傻了。

    陆靳墨看着跟只乌龟似得趴在地上,哼哧哼哧想要爬起来的儿子,他摔地上以后就去捡地上的纸片,还伸着胳膊想把纸片给他,所以,他儿子这是在捡东西?

    陆靳墨黑着脸把团团一把捞起的同时,心里忍不住在想等会儿回去以后要好好查查那帮崽子,他好好的儿子丢在他们手里几个月,怎么就学会了用那样的方式去捡东西!查出来以后,他非要亲手削那个崽子一顿不可!

    当然,当他后来从他儿子嘴里得知,那样捡东西的办法是他自己悟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对他儿子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为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了。

    可眼下他还不知道这些。

    陆靳墨把团团衣服上的灰拍掉,凶他:“谁教你的!以后不许再自己那样摔了!”

    他帮爸爸捡了东西,然后爸爸还凶他,团团哇一声开始大哭,边哭还边朝宁冉伸手,一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样子。

    陆靳墨对他委屈的样子是最没有抵抗力的,当即就投降:“是爸爸不对,别哭,乖,别哭了。”

    团团的哭泣声逐渐才了,他努力抱着手靠进陆靳墨怀里,陆靳墨则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s:哈哈哈,楠竹弟弟和楠竹儿子都是奇葩哈哈哈,某每天早上九点三更,共一万字,看的妹纸给我留句话摁个爪嘛【喂(对了,这几个字是不要钱的哦,亲们表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