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七章 九阴白骨阴(4)

作者:枫叶满江
    “布日固德大师,中原化博大精深,绝非咱们马背上的蒙古人能比。1;912;;5991;4;;1;19;19;19;;6;1;5;5;1;8;1;21;;6;1;9;11;09;;咱们蒙古人以铁骑取天下,偏偏不知道多学学汉人的化,只知道生生欺压,如何能压得住?汉人比咱们蒙人多了百倍千倍不止,虽然柔弱,但却并非任人宰割之人,咱们蒙人若能多学些汉人化,大家一起过平安日子,哪个当皇帝对老百姓还不是一样?哪朝哪代当皇帝的欺压百姓会有什么好的下场?其实起来,咱们铁木真的子孙并非被朱元璋打败的,实是被我们自己打败的,就是因为咱们自己不知道去学,不知道让百姓安居乐业的道理,不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如今大明朝开国二十年,朱元璋大气已成,前朝气数已尽,这是天道,也是咱们蒙人该得的。大师,回去好好劝劝大汗,不要再争了,不管是咱们蒙人,还是汉人,老百姓只想过些平安日子,大家就都歇歇手罢。”赵敏朗声叫道。

    赵敏这番话乃用蒙语出,场中除了如沙漠等少数之人之外,并无多少人能听懂赵敏什么,朱羽问沙漠,沙漠也只是淡淡地一句:“张夫人在劝布日固德。”心中却十分惊异:“原来赵敏竟是蒙古人,却不知张先生如何会和她结成夫妻,他们隐居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

    布日固德听赵敏完,也惊道:“难道张夫人竟是蒙人?”

    “不错,我原叫敏敏特穆尔,是察罕特穆尔的女儿。”赵敏答道。

    “老汝阳王!”布日固德更是大讶。

    察罕特穆尔本是元朝重臣,位封汝阳王,统领全蒙兵马,其子库库特穆尔,爱慕汉朝明,有个汉名叫王保保,也是元末名将,曾率军和常遇春徐达等人数场大战,奈何遇上常徐这等大明千古名将。徐达本就天性聪颖,极善用兵,后来张无忌从倚天剑屠龙刀中得来《武穆遗书》,授给徐达,更使他如虎添翼,用兵如神,尤善突袭。王保保虽然智勇双全,也曾设计令明军死伤惨重,但毕竟前元气数已尽,独力难支,敌不过常徐这干大明开国名将,以致数次全军覆没,数骑而逃,远奔塞北苦寒之地,不知其踪,至于察罕特穆尔则已在大明初年早死。

    关于察罕特穆尔一家,在蒙古草原上曾是十分有名的一家,不单是因为一家两名将,也是因为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曾有个女儿敏敏特穆尔,人称绍敏郡主,为人极是聪明伶俐,连当时的太后都是十分喜爱,欲指皇亲中的俊才求婚。朝廷也命其统领武功高手对付中原武林。只不过不知为何竟然爱上了一个汉人,为此不惜违背父命,不顾皇命,与那汉人私奔而走。此事在草原上流传甚广,有人不齿她身为蒙古皇族亲贵,居然下嫁流寇,实是不知羞耻,也有人赞叹她不愧为铁木真的子孙,敢爱敢恨,为了自己的爱情什么都可以放弃,实是勇气超人,还有人叹息一朵好好的草原之花,自甘堕落,不但毁了自己,还带累父兄,察罕特穆尔也因此遭朝廷所责,责其没有约束好女儿,以致在家很快郁郁而终,若非有个极善带兵打仗,替朝廷立下汗马功劳的哥哥王保保,恐怕特穆尔一家就此一蹶不振也不定。总之是千人千言,什么的都有,但不论是什么,反正绍敏郡主之事在大草原上可谓无人不知,就连隐居大漠不问世事一心修武的布日固德也听到过不少,直到数年之后方才慢慢得少些,一晃二十年,便极少有人提起了。

    “原来张夫人竟然便是当年的绍敏郡主。布日固德见过郡主。当年朝廷征召,令我出山一起对付中原武林,我执意不从,若非令尊老汝阳王从中话,几乎被朝廷怪罪,起来我布日固德还欠了老汝阳王的恩情。”布日固德行礼道:“我与令兄汝阳王库库特穆尔也是旧识。前年王爷还去看我,还曾提起过郡主。”

    “我哥哥如今怎样了?”毕竟亲情不断,赵敏想起时的情份,眼圈一红,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忙慑心神,问道。

    “王爷早年曾带兵和大明打过几场恶战,终是难敌,朝廷居然还怪他不肯出力,责问于他,王爷也很灰心,本还是盛年,头上却已象梅朵山的积雪一样有了白发,十年之前终于不幸归天,回到成吉思汗的身边。王爷实是为朝廷累死的。王爷也十分思念郡主,当年曾和布日固德起,王爷但也知郡主是那种一不二之人,铁木真的子孙,做出的事是必不肯再回头的。王爷只望郡主能过得好,过得平安,他也就心安了。我现在都还能很清楚地想起王爷这句话的时候望着天边的神情,那眼睛里就好像乌云下边难驼河的河水,充满了忧郁。”布日固德行礼道。

    赵敏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哽咽半晌,方道:“大师回去吧,不要再来中原了,让蒙人汉人都好好地过些平安日子,大家都好。日后回去,还请大师替我到我哥哥坟前善为拜祭,告诉他我一切都挺好的,叫他不要挂念,也希望他在天国能快乐,就像我们时候那样无忧无虑地在大草原上放羊一样歌唱。这个还烦请大师埋在我哥哥的坟前。”罢从左手腕上摘下一只镯子,递给布日固德。

    布日固德躬身接过,道:“布日固德一定不负郡主所托。”

    “多谢大师了,大师请回吧,不要再来中原了。”赵敏怔怔半晌,微微扬手幽幽道,脸上犹挂泪痕。

    “是,多谢郡主。布日固德告辞。”布日固德躬身一礼,又朝张无忌也是一躬,转身一跃下台,横抱起躺在地上的博格尔,大踏步便朝远处走去。

    两边众人尽皆无声,望着布日固德慢慢远去。陈汉义张嘴欲叫,却被陈汉仁抬手止住,轻咳几声,待得众人眼光都转过来望着他,嘿嘿干笑几声:“想不到张教主二十年不出,今日风采依旧,武功盖世,不愧天下第一高手之称。想当年主公曾多次和老朽提起过张教主,虽处敌对,张教主还多次坏了主公的大事,但主公对于张教主的武功也是十分叹服的,比主公的师傅还要高上许多。只可惜张教主退隐得早,要不然这大明花花江山就轮不到他朱元璋,今日坐在龙庭上的恐怕就是你张教主了。以朱重八那狗皇帝的为人,老朽还真不知道若是他知道了张教主你还是如此风采依旧,武功依旧天下无敌,进皇宫里问个好简直比吃饭还简单,晚上会不会睡得着可就难得很了,也许高兴得半夜做梦笑出声来也不定。呵呵,张教主爱美人不爱江山,带着娇滴滴的蒙古郡主隐居世外桃源,如神仙般逍遥快活,自古哪一个英雄好汉能比得上张教主的艳福?就连老朽也是也是三分佩服,三分羡慕,唉,可惜啊,我陈汉仁命苦,受过主公大恩,实在是做不到张教主这般自在洒脱,只求能报主公的大恩大德,就算是搭上这条风烛残年的老命也是心甘情愿。张教主,你我都可算是朱元璋的老朋友了,张教主你还是他朱重八的教主大人,当年他见了你还得下跪叩头,若是他知道你我二人在这大汉谷中谈笑言欢,只怕会高兴得连龙袍都不穿了,光着脚跑来找我们喝酒,拜见他的教主大人呢,呵呵。”

    陈汉仁不愧是当年陈友谅军中得力军师,十分受陈友谅看重,单看他这一番话,实是话中有话,句句机锋,几句之间便挑明了张无忌今日现身出手的后果,什么叫朱元璋“做梦高兴得笑出声来”?言下之意自然是张无忌的现身会令当今洪武皇帝朱元璋“寝食难安”了,必定是要想方设法除之而后快的。至于后半句,什么“三分佩服三分羡慕”?余下的四分自然又是不以为然,简直又是指着张无忌的鼻子他沉迷男女情爱艳福,不思大业宏图,算不上是什么英雄好汉了。于陈汉仁而言,布日固德并非天衣盟高手,就算败在张无忌手下于天衣盟也是丝毫不损,反倒是张无忌如此天下第一高手,天衣盟中无人能敌,若是真个帮着中原群雄来对付天衣盟,恐怕就算自己这边的高手加起来一拥而上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故而也只能用话来应对了。方才这几句话之间便点明了张无忌和朱元璋之间不可能缓和的矛盾,一来令张无忌心中有所顾忌,不敢太过张扬替中原武林出头,二来也令唐延雄木云等人明白与张无忌混在一起无异于站到了朱元璋的对立面,后果难料。了了数言,便令张无忌有所忌,令中原武林有所疑虑,又隐隐讥讽了张无忌一把,连消带打,实是一等一的舌上功夫。

    陈汉义站在大哥身旁,听到这些话,几乎是以一种崇拜的眼光望着陈汉仁。

    群雄闻言也是一惊,方才还沉浸在张无忌力败布日固德的欣喜之中,陈汉仁这一番话便苑如一盆冰水般从头到脚淋下来。陈汉仁为报仇潜身皇宫之中当个老太监,原来又是在陈友谅军中当军师,于那些朝廷和派系之间的权利斗争实是熟悉之极,于这些当权之人的心思摸得实在是没法再熟了,话便句句都能在点子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