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七章 九阴白骨(2)

作者:枫叶满江
    张无忌二十年前便可谓天下第一高手,身负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两大绝世神功,曾一人独闯少林三老的金刚伏魔圈,在山中隐居二十年,虽与世隔绝,几无音讯,淡泊功利,潜心医术,以图医济世人,但毕竟武功并未搁下,放眼中原江湖,恐怕还没有人能出其右者,再怎么着也仍是绝世高手。布日固德则是蒙古国中的第一高手,习得百年前金轮法王的龙象般若功,已练到第八重境界,只因生性淡泊,不好争名夺利,潜心修行,隐居大草原之中,不受蒙古大汗征召,只是收了大汗的侄儿为徒弟。如此两位超一流的武林高手,又都是隐居避世不求江湖显名的世外高人,本来也许此生此世也不得相见,但偏偏有天衣盟之事,在这天衣盟的大汉谷相逢,面对面站在这祭天台上,也许上天非得要如此安排,要看看他们二人究竟谁强谁弱,谁高谁低。

    两人相隔丈余,双双而立,却是谁也未动,有如两块岩石一般,任由谷中山风吹得衣袂微微轻飘。这两人俱是绝顶高手,又都为隐居世外,心沉气闲生性淡泊之人,几乎顿饭工夫竟都是纹丝不动,连表情都似已凝固,但台下之人尽皆感到一股萧萧之气,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片刻宁静。

    突地,布日固德抬起右掌,平于胸前,缓缓推出,姿势极为缓和,旁人看来哪里像是要过比试的模样?但却分明有股隐隐的风雷之声。

    两人虽相隔丈余,莫近身相接,就算两人都平伸出手来,双手恐怕也相隔丈余,但张无忌只觉一股雄浑无比的力道涌来,倒也不似那翻江倒海般的气势,颇为缓慢却是无可抵挡,便如一堵可以活动的墙一般平平整整地朝自己推过来,似乎任何人力都无法阻挡这股力道的来势,自己有如在一只巨大的车轮前的螳螂,只能眼睁睁地感觉车轮马上要将自己压成齑粉,却是无力阻住车轮不向自己压来似的。张无忌心知今日碰上了自己习武以来最为强劲的对手。

    张无忌自时从冰火岛回到中原,在西域山中从白猿腹中得到《九阳真经》,习得九阳神功,又机缘凑巧在明教光明顶秘道中习得明教乾坤大挪移神功,已几乎成了天下第一人。功成之后,也曾多次遭遇强手,只不过大多是自己手慈心软的,吃过一些亏,若是真正打起精神应付起来,大多数武林高手仍然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曾被他徒手夺过倚天剑,外公白眉鹰王身为明教四**王,手创天鹰教,武功独步武林,也曾叹服他这个外孙的武功,义父金毛狮王谢逊也曾暗叹“这孩子的内功实是非同可”,伯父叔父武当五侠更不是他对手,当年赵敏手下的少林旁支阿三外家功夫十分不俗,曾独力杀了少林三大神僧之一的空性大师,阿二内家功夫绝顶,都是数十招之内败在了张无忌的手中,历数当世高手,恐怕也唯有当年身为武林泰山北斗仙人一般的人物张三丰以及少林渡劫渡厄等三僧能与张无忌有得一比。张三丰乃武当创派祖师,又是张无忌父亲“铁划银钩“张翠山的师父,张无忌称呼一声“太师父”,暂且不去他,即便是少林三老,也是三人合设金刚伏魔圈,张无忌以三敌一,斗上千招也一样不落下风。今日眼前这蒙古高手布日固德,内力之强世所难见,比之当年金刚伏魔圈的内力阵法虽仍略有不足,但那是三个少林老僧,而这布日固德却是一人,单以内力而论,恐怕布日固德一人内力已比少林三老中的二老加起来还要强,实是惊世骇俗,为张无忌所仅见。

    但张无忌毕竟二十年前便已是第一高手,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俱是当世绝顶奇功,九阳神功正宗禅家至阳内力,乾坤大挪移则是搬移用力的极妙的法门,而张三丰所授的太极拳太极剑乃以柔克刚的绝学,如此刚柔相济,张无忌虽二十年隐居不出江湖,但武功却只有更加炉火纯青,强弱力道随心如意,一流高手过招身形灵动,出招如身使臂如臂使指,但像张无忌这等绝世高手,搬运内力已如同指伸臂出一般,内力运转只在心思电转之间,内息呼吸俱已与心念同步,无需再强运真气,内力只在心神到处油然而生,更无丝毫阻滞。布日固德的龙象般若功虽然如龙似象,但九阳神功更是中原武林的盖世奇功。只见张无忌也是抬起右掌,暗吸一口气,缓缓推出。

    两股力道在半路相交,虽二人双掌根本未曾挨着,但两股当世无匹的内力无形相较,却也如同贴身相接一般,众人只听到一声低沉的雷鸣之声,两人俱都微微一晃,转眼之间两人的手掌便都已垂在身侧,就连唐延雄木云这般高手都只是觉得眼一花,根本没有看清两人是如何将手缩回的。

    布日固德内心十分惊异。

    他早年间便听中原有个明教教主张无忌,带着中原明教的人和蒙古朝廷作对,中原四处起兵。也知道这张无忌武功盖世,身手高绝。只不过自己当年还未练成这龙象般若功,并非蒙古境中第一高手。更重要的是,布日固德生性谦和,一直认为蒙古人自来游牧为生,逐草而居,就应该居住在茫茫的大草原之上,纵马驰骋万里无疆,自占了南朝江山后反失了历代相传的生活习性,迷失了自我。而中原汉人起兵造反也实是情可有原,连布日固德自己有时都觉得蒙古朝廷如此欺压中原汉人,迟早有被汉人赶回来的一天,故也从未想过要出来替朝廷效力对付中原的汉人,只是安心在草原静修武功。只不过身为蒙古人,也有些央不住大汗强求,收了博格尔这个弟子,尽心教导,令博格尔都成了草原上有数的高手。龙象般若功本是佛家内功,蒙古佛教虽与中原大不相同,倒和西域喇嘛教有些类似,但毕竟也是主张修身,主张行善,故而越练胸襟越是深远博大,不以名利胜负萦怀。今日见爱徒博格尔身受重伤,虽明知博格尔错在先,但毕竟心痛,以致提出要和中原武林中人试个高下,待得与张无忌对面站定,心中却早已平复,已不复有争强好胜之念。虽知张无忌可算中原第一高手,二十年前便已扬名天下,但自己的龙象般若功也太过强厚,如此以力碰力又是丝毫取巧之得之事,稍有偏差便有受内伤之虞,故也是十分心地只以六成功力出掌试探,怕一掌之间伤了对方,若是张无忌不能抵敌,也不至于伤得太重。

    方才单掌六成掌力一出,若是放在蒙古大漠,这股力道已是无人能敌,但看眼前这张无忌竟然也是无声无息若无其事地单掌接了下来,中原第一高手的声名果然不是轻与得来,盛名之下绝无虚妄,绝对不可视。

    念及此处,布日固德又是轻抬双掌,暗运起八成的龙象般若功功力,慢慢推出。

    张无忌面色凝重,知道这一双掌比之方才第一掌来得更是凶猛,丝毫不敢怠慢,也是抬起双掌,暗运九阳神功,平平推出。

    中原群雄和天衣盟众人还未从前一掌回过神来,眼看着二人又是四掌相向,这回和上一掌不同,居然已是听不到那低沉的雷鸣之声,只似两人分别抬起双掌平平比划了一下一样,两人又是微微一晃,各退了半步,稳稳站定,双双静静相视。

    众人尽皆有些奇怪,不知二人搞什么鬼,到底还是不是在比试过招,简直如同儿玩家家一般。但朱羽唐延雄陈汉义等少数高手却是面色肃然,台上这二人的内力真个已到了惊世骇俗之境,这一招的力道绝对比第一招还要大上许多,但只因二人力道皆雄浑无比,以致内敛收精,连声音都已束缚在两道掌力之中。这便如在极宽的江面上的巨大的洪流,下面水流极快极深,挡无可挡,但从水面看来,却是如同平常般波澜不惊,反而更见平缓,好似什么事没有,连漂浮的一块木头都似已停在原地,只是缓缓打转,如同在悄然无风的湖面上那般宁静,此时若是将别的物件投入水中,哪怕是一头象一间房一座桥,也会瞬间被卷入深深的水底,眨眼不见,再无别的任何痕迹,其凶险之处比之湍急的水流更胜百倍不止!

    布日固德和张无忌二人似乎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敬佩二字的味道,仅就内力修为而言,二人皆是绝顶高手,世上难逢对手,尤其对布日固德来,数十年隐居大漠,潜自修习龙象般若功,修习得越深,便越觉得这门内功心法博大精深,深含佛家至理,内力也越愈来愈强,但一来生性淡泊,不好争强好胜,二来也已无人是他对手,练到后来连他自己都已不知道自己的内力已到了何等高度,只是凭着祖师辈传下来的龙象般若功功法知道自己已到第八重境界,至于到底有多强,没有相称的对手,实是难以估摸,料不到今日与这张无忌相遇,自己使出八成掌力,双方仍是旗鼓相当,实是有一种又惊又喜的异样感觉。

    布日固德忽然十分想试试自己的内功究竟如何,和眼前这位中原的第一高手相较究竟谁高谁低?抱拳行一礼道:“张教主果然不愧中原武林第一高手之称,布日固德还想和张教主再对一掌,还望张教主不吝赐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