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章 蒙古高手*****

作者:枫叶满江
    谢非虽是暗惕于心,嘴上却是不露声色,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好好好,徒儿得好,本帮数百年一直就不停和蒙古人打交道,前代帮主辅助大宋力抗鞑子铁骑,我谢非无才无能,居帮主之位,不敢和历代帮主比肩,但要是能有机会教训教训蒙古鞑子,谢某却是求之不得,也不枉我丐帮数百年的声名,哈哈哈哈。”一边笑一边已是一跃,便上了祭天台。

    博格尔身为蒙古贵族,自然早听过百余年前有一个叫郭靖的大侠,本是汉人,成吉思汗却赐他金刀,要招他为附马,人称“金刀附马”,曾在草原上生活十八年,师从神箭哲别,箭法无双,蒙古草原上没几个人能比得上,曾经一箭射双雕。后来回中原后娶了丐帮的帮主黄蓉,夫妇两镇守襄阳,以一城军民挡住蒙古数万铁骑,以至蒙古数十年不得南下进取中原,连蒙古大汗蒙哥都死在襄阳城外,后虽襄阳城破,夫妻二人双双身死疆场,但郭靖的大名却是在蒙古草原流传百年,连当年的忽必烈大汗也须恭恭敬敬称一声“叔叔”,十分佩服于他。据当年那郭靖不但箭术精绝,兵法无双,自己也是绝顶高手,一手“降龙十八掌”威震武林,黄帮主不但智计无双,一套“打狗棒法”也是妙绝天下,而这“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都是丐帮的不传之密,世间绝学。博格尔自跟随师父习武,天性聪颖,成就远高于同门,后来又修习了“龙象般若功”,更是眼高于顶,对于声名流传百年的那个“金刀附马”颇不服气,总觉得言之过甚,弱了蒙古武士的声名,无奈自己没有早生百年,不能和那个所谓的“金马附马”郭靖较量较量,但若是能一手打败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岂不是可以证明蒙古武功高于中原绝学?也就相当于自己独力打败了当年所谓的“北侠”郭靖和丐帮帮主黄蓉?

    今日便要真的见识见识所谓的丐帮绝学了!博格尔一念及此,心中一片兴奋,声音陡地拨高,摇扇长笑一声:“哈哈哈哈,好好,今日本少爷便来领教领教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是什么神妙武功!”

    “呵呵。”谢非走到博格尔身前站定,笑道:“博公子好气概,只是想领教我丐帮的武功,没拿出点斤两是不行的,不过博公子远道而来,到我中原腹地替天衣盟来当奴才,可以放心,这‘打狗棒法’肯定是见得到的,一定能满足博公子的好奇心。”

    谢非这话指名道姓博格尔是天衣盟的走狗,博格尔何等心高气傲之人?又是蒙古贵族,如何能受得了这等侮辱?怒吼一声:“死叫花子,看招!”折扇一收,挥扇便上!

    这博格尔手中的折扇本就是精钢打就,连扇面都是薄如蝉翼的精钢钢片,边缘锋利如刀,挥出阵阵破空之声,收起来又是一根短棒,点筋打**,倏收倏展,招式变幻莫测,直攻“铁手天龙”谢非。

    众人在台下看来,方才明白沙漠为何要请师父出手。看这博格尔身手灵动,出招狠辣,比方才那“日月青天”鲜于澄也是只高不低,真个是个难缠的高手,若非“铁手天龙”谢非内力雄浑,招数精巧,又是江湖经验丰富之极,旁人还真不一定能料理得了这博格尔,未料到蒙古境中竟也是如此高手,年纪轻轻便已有如此武功,比之中原武林中如唐剑等一干年轻少侠更显出色。

    且不台下群雄仔细看那台上比武,想着如是自己在台上与这博格尔过招,能否占得上风,心中暗自称量。却见那博格尔折扇飞舞,身形游动,倏进倏退,折扇忽而如刀横割,忽而如棍疾点,实是迅捷异常。谢非拿着那丐帮至宝“打狗棒”上台,本想着博格尔年纪轻轻,怎么着也用不着丐帮镇帮之宝的绝学来对付,故而将打狗棒别在腰间,空手对敌。哪知数招过后,但觉那博格尔招式精巧狠辣,开扇锋切,合扇棍点,出招虽与中原武功大不相同,却也是威力不,招招逼人,再加上博格尔的内功也是十分惊人,根本不可能空手硬接他的折扇,无奈之下,一个闪身,也只得将别在腰间的打狗棒取了出来,以棒对扇。

    这打狗棒乃丐帮镇帮至宝,历来都是丐帮帮主随身而带,从不离身,帮规中虽未明定,但数百年来历代莫不如此,这打狗棒实际上便已成丐帮帮主信物,丐帮弟子见打狗棒如见帮主。那打狗棒采自山中千年青竹,晶莹翠绿欲滴,长约数尺,软中带硬,韧中含刚,本就是一件十分称手的兵器,而更厉害的却是丐帮历代传下来的两套绝世武功中,除了那套刚猛无俦的“降龙十八掌”外,另一套便是这“打狗棒法”了,后来第二十代帮主鲁有脚在襄阳城中被蒙古王子霍都暗害,而北侠郭靖,丐帮第十九代帮主黄蓉,第二十一代帮主耶律齐又都在蒙古大军最后一次攻打襄阳之时,城破力尽而死,这套“打狗棒法”在丐帮中便已失传,但当年“神雕侠”杨过曾在丐帮第十八代帮主洪七公那学得打狗棒法的招式,又在黄蓉口中听得打狗棒法的口诀,因而学全了这套“打狗棒法”,后来杨过的后人得知这套棒法失传,便又将棒法秘笈重录,归还丐帮,这门绝艺才又重成为丐帮的镇帮武功。打狗棒法共有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字八诀,本就是一套绝世无双的棒法,若是以丐帮至宝打狗棒使出,以打狗棒的柔韧刚劲,刀剑不伤,更是威力大增。

    以谢非身为天下第一大帮帮主的身份,对付博格尔这么一个年轻后辈,将打狗棒取出已是有些不妥,只不过那博格尔的折扇已可算是一件十分厉害的兵器,以兵器对兵器,旁人倒也不上什么,但若是一上来就用丐帮镇帮之宝的打狗棒,自然更有些失丐帮的脸面,故而谢非虽将打狗棒取出对敌,却也一时间并未使出打狗棒的绝世武功,只以寻常武功对敌。沙漠思虑虽然周详,请师父出山来对付博格尔,定然不落下风,却也未能料到这颜面的因素。

    且谢非一取出这打狗棒,情势立时有所好转,但那折扇长不过尺余,展开如刀,合收如棒,皆是近身短打的兵器,所使的招数自然也都是近身抢攻的路数,博格尔寻常便用惯了这折扇,偏偏谢非平日里本就极少用兵器,于兵器上只是精通了这套打狗棒法,此时拿着打狗棒又不使打狗棒法,只是寻常的普通招数,非己之长,竟是仍占不到上风,两人几乎斗了个棋鼓相当。

    谢非乃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年纪又大了对方一大截,如此缠斗下去迟迟不见胜负,就算不败,于他也是十分丢脸之事,又斗了数十招,谢非已是略有些焦躁,长笑一声:“哈哈,博公子果然少年英才,怪不得敢到我中原来横行。好,今日老叫花就叫你尝尝我中原武功的滋味,也免得你像井里的蛤蟆,看见巴掌大一块天就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了!”罢手上一变,打狗棒法已是出招!

    打狗棒法以一根细细的打狗棒使出,自然不可能以刚劲为主,共有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字八诀,皆是以功劲妙招应敌,也只在点戳**道要害之时方显劲力,其余招数皆是以力带力,四两拨千斤,当年轩辕台上,丐帮十九代帮主黄蓉一个十几岁的姑娘以一根打狗棒将丐帮四大长老打得个落花流水,若论真实内力,黄蓉自然不可能比鲁有脚、梁长老、彭长老他们几个九袋长老更深,但打狗棒法使出,一样能以巧压力,以棒制敌便是因此。打狗棒韧性十足、刀剑无摧,刚柔相济,正合打狗棒法中的刚柔之道,故而使出来威力大增。

    此时谢非先以戳字诀,先点博格尔双目咽喉膻中上下几处大**,乘着博格尔移身闪避,又以折扇格挡之际,一个引字诀,带得折扇乱偏乱转,再加缠字诀,棒端不住颤动,有如一团花影,绕住合拢的折扇,速度奇快无比,一缠一带,竟带得博格尔脚下虚浮,踉跄半步,待要斜身再攻,谢非寻转字诀使出,竟借着方才博格尔的一动,继续一绕,几乎将博格尔带着再转大半个身子,变成背对着谢非。

    两招才过,博格尔已是大惊,那根翠绿的竹棒在谢非手中几乎已成了一只长长的手臂,又似一条长索,绑着自己一引一带,几招之间,自己的身形已乱,没有一招使得完,往往才使出半招,身形已被带得偏开数寸,或是转了一个方向,只得又仓促变招,但变招之后又是如此,哪一招都是使了一半就被迫换招,简直就成了泼妇打架般毫无章法的乱打乱转了。博格尔心一狠,脚下一个扎马,手上一拧,那折扇“唰”地一声又展开,扇面一转,直切谢非的打狗棒!

    博格尔这扎马乃是出自蒙古的摔跤身法,只不过辅以内力,极坚极稳,有点类似于中原的“千斤坠”,一扎住便有如铁柱立地,无论多大的劲力都难以撼动,手上则是扇面直切打狗棒,博格尔虽不明这打狗棒的神妙,但与这打狗棒过了数十招,也自知这根翠绿晶莹的打狗棒肯定是件难得的兵器,折扇虽以精钢打就,其沿锋利如刀,但恐怕也难伤那根的竹棍,博格尔所求的只不过是以折扇和竹棒硬碰一把,破了先机,再揉身抢攻,以求主动,不再被谢非牵着鼻子跑了。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