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四章 机关重重(6)

作者:枫叶满江
    “呵呵,多谢杜兄了。”朱羽脑子转得飞快,懒得再和他搭腔。

    杜风等了半晌,不见洞中还有什么动静,也不再多留,吩咐道:“你们几个,守好,日夜看守,里边要有什么动静就用长枪扎,有什么事即刻报我!”

    “遵护法令!”七八个人齐声道。

    “朱羽,你就好好在里边享受吧,哈哈哈哈。”杜风又甩过来一句话,狂笑扬长而去。

    朱羽和群雄等人一片安静,谁也不话,只是互相对视着,谁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眼下情势已是十分棘手,实在没有好的办法。

    铁门重达千斤,若非两边都有人,欲从一边抬起几乎是万万不可能之事。方才朱羽想到一招要从铁门上边的空洞钻过去,此事则须先掏空铁门这边洞顶的空隙,再由爬到铁门上方的空洞之间,去掏门那边的缝隙。掏这边的缝倒也不难,但此刻门的那边站了许多天衣盟的守卫,人人手执长枪,若是发现有人掏洞,即刻便用长枪乱戳,那时钻入铁门上方空洞中欲掏那边缝的人别掏了,那空洞紧窄狭,半尺余宽,最多仅能容一人进去,别躲避,就是转身都是极为困难,长枪戳入,势难幸免,只有挨扎待死的份,别无其他结果。杜风安排守卫此举,真可谓毒辣之极,几乎断了群雄的任何念头。

    朱羽看看唐延雄,又望望青峰,二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摇头,木云则在一旁轻诵佛号:“阿弥陀佛。”

    朱羽又望了望师父,却只见张无忌犹自在盯着那石门呆看,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呸!他娘的,总不能闲着,想不出办法就暂时还按方才琢磨的那样掏着再。”朱羽心中暗道,朝白玉苇一伸手:“白大哥,你的兵器弟再用用。”

    “贤弟哪里话?要用只管拿去。”白玉苇更无丝毫犹豫地将分水刺递了过来。

    “多谢大哥。”朱羽也不客气,嘴上谢了一声,拿起分水刺依旧去掏那铁门与地道顶之间的缝隙。

    掏那缝隙之时朱羽已稍稍用上了内力,关键在于铁门那一边的缝隙却是无法去掏,只要人进入铁门之上的空处,只要被人发现,那便是送死之局,万难幸免,更何况就算人死了,这缝还是掏不了,群雄还是没法出去。

    转眼间朱羽已是掏完,脚下略一点,伸过头去看那空洞之处,估摸着应该能贴进一个人去,但如前所虑,门后边那些守卫若是发觉,用长枪戳来,便定是有死无生之局。

    朱羽摇摇头,再看唐延雄祝未风木云青峰等人,只见各人脸上都紧锁眉头,浮出一种无可奈何的神色。

    朱羽也有些一筹莫展了,将分水刺扔还给“浪里飞鱼”白玉苇,自己干脆靠着冰冷厚实的铁门坐了下来。

    突听得铁门那边传来数声轻响,有人喝叫道:“什么人!”紧接着又是“啊”“啊”几声惨叫,便再无什么声息。

    众人大讶,唐延雄等人连忙凑到铁门两边朝那边看去,却见一人提着长剑,缓步朝地道中而行,有一两个守卫见势不妙,地道中又无退路,只得操枪攻去,哪知那人剑法奇高,那几个守卫俱是一招也挡不住,便在那人一挥之间已是或断咽喉,或中前胸,无一能得活命!

    “南宫门主?”待得那人近前,朱羽大讶,不禁脱口叫道。

    “朱大人,灵儿,你们在里边吗?”铁门那边的声音传了过来,正是山东日照南宫世家的当代门主,“绝情神剑”南宫望!

    想那南宫世家历来为武林第一世家,南宫望身为门主,号为“绝情神剑”,一手“绝情剑法”绝学使得出神入化,乃江湖中数一数二的人物,生性嫉恶如仇,对于为恶之人出手即是杀招,绝不留情,谓之“绝情”,朱羽虽也跟着他学了那套绝情剑法,但与在这套剑法上浸**数十年的南宫望相比,修为相差又何以道里计?门外地道中那几个守卫只是天衣盟的三流角色,又有哪一个能挡得了“绝情神剑”南宫望的一招一式?

    “回门主,朱羽在此。”朱羽朗声叫道,声音中透出无限欣喜之意。

    “禀门主,灵儿在此。”南宫灵恭声道。困在地道之中一时找不到办法出去,南宫灵的声音却依旧是沉静如恒,可知南宫灵虽武功不如朱羽,但单的养气镇定功夫,却比之朱羽实是高出不少。

    “有办法出来吗?”南宫望问道。

    虽不知这武林第一世家的门主为何突然会出现在这天衣谷中,但此时已是不及去想这多,朱羽忙道:“晚辈已想出办法,只求门主守在门外顿饭工夫,晚辈这就出来。”

    “贤弟,给你。”还未等朱羽开口,白玉苇早已知机地将分水刺又递了过来。

    “多谢白大哥。”朱羽接过分水刺,再将铁门上方那条缝隙略掏大些,叫声:“木头!”南宫灵会意,过来一扎马步,朱羽往他膝盖上一站,再在他肩上一蹬,已是噌地钻到铁门上方的空洞之中去了,瞅准地方,拿着分手刺连连使劲,不一会便掏出半尺来宽的一条缝来。

    便在此时,地道中又传来细细的“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之声,奇怪的却是根本就没人冲过来,“绝情神剑”南宫望只是安详地仰头望着朱羽不停地在将缝隙掏大。

    不到顿饭工夫,朱羽看看差不多了,将分水刺别在腰间,双脚一并,对准缝隙,蹭地一跳,身子略略在缝中一擦,已是稳稳站在了铁门之外的地面上。

    “拜见门主。”朱羽朝南宫望躬身行礼道。

    “呵呵,好了,羽不用多礼了,其他人呢?”南宫望微笑着一扬手。

    “晚辈这就想办法。”朱羽转过身来,又照猫画虎地在地面上铁门之下挖了两个伸手的坑,试了试,叫道:“师父。”

    “嗯,在这里。”门后边的张无忌早已做好准备。

    “好,起!”师徒二人同时用力,那铁门又是缓缓抬了起来。

    南宫望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余人会学朱羽那般从铁门上头钻过来,未想到想的竟是这么个办法,这铁门重达千斤,要这么生生抬起,须得多大劲力?哪能支持得多久?忙也凑了过去,找个合适的位置,双手用劲,帮着朱羽一起抬那铁门,堂堂一个武林名宿高手,竟也当起了苦力抬起东西来。

    群雄依旧是如前一般一个接一个施展身形快速从门下滑过来,一刻也不敢耽误。

    几乎盏茶时分,各派掌门弟子,包括赵敏唐韵南宫灵等人俱已都从门下钻出,这回人数比上次多得许多,朱羽已是觉得有些吃力,不过想到师父还在门中,也只得咬牙坚持,待到众人俱出,沙漠在一边沉声道:“没有了。”朱羽一振精神,沉声道:“师父,你出来吧。”

    “嗯,羽你撑一下。”张无忌看不到这边还有南宫望帮着一起抬那铁门,只道还是朱羽一个人,心知抬了这么久,饶是朱羽内功不弱,又会乾坤大挪移心法,肯定也是吃力不,不敢迟疑,微一运气,九阳神功运转,手上顿时一阵大力涌出,将铁门用力向上抬起。

    朱羽上次就和师父一道抬起过铁门,早知有此一着,自然心不着慌,南宫望却是只觉手上一轻,心下大惊,但南宫望是何等江湖老道?处变之际心神不慌,只迟疑得眨眼工夫,便忙不迭地一齐用力。

    南宫望毕竟是江湖中有数的高手,武功绝世,内功比之朱羽恐怕也是不相上下,所缺的只不过是不会乾坤大挪移神功心法罢了,他这一用力,朱羽便觉轻松不少,一齐用力之下,那铁门的下落之势也比上次缓了许多,便在这片刻之间,张无忌已是从门下穿空而出,群雄可是尽数脱险。

    朱羽眼角一撇,只见一道人影闪出,心知师父已经出来了,本来就已经很吃力了,哪还想多抬半刻,手上一松,便欲放下。南宫望只觉手上又是一重,还以为朱羽撑不住了,大惊,忙奋力上抬,一张老脸霎时憋得通红。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