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二章 群雄齐聚(10)

作者:枫叶满江
    本书原稿由作者发于1k网,未授权其他网站转载,如发现转载属于违规盗版,请自觉删除,谢谢

    ===========================================朱羽领着明武明逊走在前头,唐韵却牵着张明昭的手和张无忌赵敏夫妇二人跟在后边走在一起。走了不到一顿饭工夫便到了朝天门码头,眼看着码头边的大树,想起当初在这码头之上受那天衣盟的“血刀绝命”杜风和几个屠龙杀手的围攻,若非借树而遁,后又得祖江生舍命相救,恐怕自己和唐韵那时便已葬身于这朝天门码头外的江面上。想到此处,突然想起这朝天帮既是重庆本地帮会,又是专门做的水上营生,倒是可以向他们打听一下是否会有祖江生的下落,上一次居然忘了问吴永南了,这次从天衣谷回来一定要细细问问才是。

    “呵呵,原来朱公子早就到了。”朱羽正走神间,旁边已传来华山派掌门人“凌峰剑雨”祝未风的笑声。

    “祝掌门早。”朱羽忙侧身回礼。

    “这位便是令师张先生吧?幸会幸会,在下华山祝未风,见过张先生。”祝未风笑着和旁边的张无忌抱拳施礼。朱羽这几日早和知道内情的几个人打过招呼不可轻易透露张无忌的身份,故此连祝未风也仅知道朱羽这次是和他师父张先生一起来的,却不知眼前这位张先生便是二十年前名扬天下的明教教主张无忌。

    “祝掌门过谦了,张某见过祝掌门。”张无忌也是抱拳一回礼,也不自报姓名,如此回礼张无忌颇为不惯,自觉失礼,若非赵敏反复叮嘱过,张无忌恐怕早就很自然地将自己的姓名报了出来。

    那祝未风果然略有些意外,但他毕竟乃是一派掌门,哪会介意这等事?朱羽武功不俗,他的师父自然绝非常人,想到有些隐世高人素来不愿轻易随意报出自己名姓,不足为奇,祝未风顿时释然,不以为意,只又是一躬,不再多问,他哪知张无忌决非有意清高傲慢,这不报出名姓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祝掌门来得好早,木云大师他们都还没到呢。”朱羽见状在旁边连忙岔开话题。

    “朱少侠早。”武当掌门青峰的声音从后边传了过来。自上次朱羽特意和青峰打了招呼之后,青峰在人前便改口称朱羽为“朱少侠”,不再像原来那般称为“朱师弟”了。

    阿弥陀佛,朱公子早。”少林方丈木云大师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方丈大师早,见过方丈大师,见过掌门道长。”朱羽忙回身行礼。

    “阿弥陀佛,朱公子,这位是敝寺前辈师叔,法号圆音。禀师叔,这位便是朱羽朱公子。”木云指着身侧一老僧示意道。那老僧白须白眉,六七十岁年纪,暗红脸色,虽是闭目合什,却也能明显看出左眼是瞎的。朱羽猛然想起那夜明昭叫嚷着撞了路人却不扶的那个和尚便是这般,看来那夜赵敏和明昭所遇的正是少林僧众了。想到此处,朱羽不禁对这老僧略有些看不起,只是木云如此郑重介绍,又是少林前辈高僧,连少林方丈都只是他的师侄,也只得上前略行礼道:“朱羽见过大师。”心中却是暗暗撇嘴:“撞了人都不管,还什么高僧大师呢。”

    “阿弥陀佛。”那老僧并不回话,只是念了一句佛号。

    “哦,道长,师太,你们也到了?子见过道长,见过师太。”泰山派掌门清坤道长和恒山派掌门云慈师太都和木云一路来到朝天门码头,朱羽不愿多搭理那个老和尚圆音,正好转过来和清坤云慈两位掌门见礼。

    “阿弥陀佛,少侠过谦了,少侠数年来尽心尽力对付天衣盟,替武林同道奔波不辞劳苦,实令贫尼钦服不已。”云慈师太合什行礼道。

    “此乃子应尽之责,不敢当师太如此赞誉。”朱羽忙谦逊道。虽朱羽素来脸皮就不薄,颇觉此言有些虚假做作的味道,但此时此地也只能如此了,他总不能瞪着眼珠子厚着脸皮自己是“劳苦功高,丹心一片,境界崇高”之类的话吧?

    “阿弥陀佛,朱公子武林后起之秀,不但武功一流,更难得的是胸襟大度,宅心仁厚,一心为武林同道奔波劳苦,全无私心,此次中原武林各派能来重庆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天衣盟这武林大患,便是朱公子一力促成,实是少年英雄,后生可畏,此次各派一起去天衣谷,自然以朱公子为首,朱公子和尊师居中调度,老纳率少林众僧尽皆甘附骥尾,听公子调遣分派。阿弥陀佛。”不出赵敏所料,前一晚少林方丈木云大师便独自亲来通达客栈,和朱羽起此次去天衣谷以朱羽为首之事,朱羽推辞再三木云都不肯答应,未料到今日在这朝天门码头之上,各派掌门人俱在场之时,木云又提起此言,而且还抢先出少林寺愿奉朱羽为首的意思,一时令朱羽一时接不上话来。

    “贫道也是十分仰慕朱少侠的武功气度。”旁边的青峰不待朱羽接口,立刻接上道:“贫道也以武当之名赞成方丈大师此举,以朱少侠为首征讨天衣盟。”

    “呵呵,也算上老叫花一个。”丈余外传来一个声音,却只见一个正坐在码头边树下钓鱼的老者摘下斗笠站起身来笑道。众人定睛一看,竟是丐帮帮主“铁手天龙”谢非。原来谢非早就到了朝天门码头,比之朱羽师徒二人还要早上许多,只是一直坐在树下,众人未曾留意罢了。

    “见过谢帮主。”“见过谢帮主。”各派掌门纷纷打招呼,谢非不敢怠慢,也忙一一回礼。

    “见过老爷子。”朱羽也抱拳行礼:“老爷子兴致不啊,一大早居然在这钓起鱼来了。周老…老爷子他们呢?”

    “哈哈,这个你子就不懂了吧?钓鱼就得趁早,天不亮就得出门下钩,这才能钓着大鱼呢,都像你子那样睡到日上三竿,还钓个头啊?”谢非哈哈一笑收起渔竿,将手一招,只见街角店铺里钻出几个人来,正是周元燕飞虹沙漠三人,后

    边还有十几个叫花,看那些叫花最少的身上至少也背了七个布袋子,其中豁然便有重庆分舵的分舵主“紫金环”康永彪,显然来的都是谢非挑出来的丐帮七袋以上的武功好手。

    “既是少林武当和丐帮都赞成此次去天衣谷听从朱少侠的号令,那我华山派自然也都归少侠调遣了。你们呢?师太?道长?”祝未风对清坤道长和云慈师太笑道。

    “我泰山派也无异议。”清坤道长本就是个急性子,未等祝未风话音全落,早已脱口而出。

    “阿弥陀佛,既然连方丈大师都对朱少侠如此推崇信任,我恒山派自然也是十分赞成。阿弥陀佛。”云慈师太又是合什道。

    “子见识短浅,无德无能,如何能担当如此重任?方丈大师德高望重,为武林中泰山北斗,还是请方丈大师为首吧?”虽然赵敏早对朱羽打过招呼,但一想到中原各大门派,还包括了少林武当各派高手都要听自己调度,朱羽还是觉得心底发虚,不由自主推辞道。

    “阿弥陀佛,朱公子不必过谦,老纳还是觉得公子最为合适,公子就不要再推辞了。阿弥陀佛。”木云大师哪里肯依?又是领头合什施礼顶上一句话。

    朱羽苦笑着略一转头,正好看到后边站在张无忌身边的师娘赵敏,却见赵敏眼神从自己身上扫过,又转向别处,但脸上又似乎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朱羽想起赵敏先前的话,只得硬着头皮回过头来抱拳团团一辑道:“既然各位掌门如此抬爱,子也只好恭敬不如人从命了,还望各位掌门人多加教诲,若有什么照顾不到的地方还望各位前辈指点。”

    “呵呵。朱少侠就不要再客气了,此事便就此定下吧。你看看,白帮主已来了。”祝未风呵呵一笑,指着码头前的江心道。

    众人闻言纷纷随他手指望去,果然只见朝天门外的江面上驶过来十余条船,最前边的一条船上一个士打扮的中年人站在船头,白色衣襟随江风猎猎飘动,正是太湖帮帮主“浪里飞鱼”白玉苇。

    这几日间朱羽因为找船之事与白玉苇见了好几次,已是颇为熟悉,这白玉苇人如其名,长得十分白净,喜作读书人打扮,头戴士巾,身着浅白长衫,手摇一柄山水折扇,一眼看去犹如一个酸秀才一般,哪里像个武林中人?可他偏偏却正是太湖帮数千帮众的龙头老大,而且水中功夫一流,能在水下闭气大半个时辰不出水面,进趋退避宛若游鱼,比之在岸上更是灵动三分,得了个“浪里飞鱼”的称呼。

    朱羽早听周元谢非起过白玉苇此人,其父“太湖王”白洪亮便是手创太湖帮的上任帮主,十余年间将太湖边上数十个由渔家船夫组成的帮会尽数收罗整编,组成太湖帮,成了中原武林的一大帮派,帮众数千人,声势颇大。那白洪亮为人豪爽仁义,待帮众十分亲厚,但同时也御下极严,严令帮众不得抢掠湖边百姓,违者重责,绝不轻饶,但又因太湖帮包搅了在太湖中打渔的营生,帮中虽算不上富足,却也衣食无忧,还时常接济周边百姓,故而在百姓中的名声甚好。虽太湖帮并非中原武林的名门正派,但因白洪亮有意与中原武林各名门正派攀附交好,在武林中也渐渐闯出些名头,实是个了不起的英雄人物,只可惜天不假年,竟是于六十三岁上因过度劳累积劳成疾重病而亡,设灵之时连少林派和武当派都派人来灵前拜祭,可见其声名之显。太湖帮帮众更是感其恩德,推举白洪亮的独子白玉苇当了太湖帮帮主。哪知这白玉苇虽得乃父真传,武功不俗,刀枪剑棒样样精通,水中功夫也是上佳,人称“浪里飞鱼”,却偏偏自更爱读书,学武只不过是在严父喝令之下不得不学而已,本想赴考图个功名,却被生生推到这个帮主的位子上,实在是有些无可奈何。白玉苇天性聪颖,当了帮主数年来与父亲几个得力旧属将帮中治理得井井有条,太湖帮在江湖上的声名比之乃父在位之时也是丝毫不差,但于白玉苇自己而言当这个帮主毕竟非其所愿,周围都是些舞刀弄棒的粗旷汉子,哪有像他这样喜欢读书的?故总觉没有个真正交心的朋友,心中常自郁郁。此次朱羽见着他,几句下来居然开始谈弄诗起来,朱羽在陈老夫子苦心教导之下,诗词笔墨上的工夫也算看得过去,对几付对子,吟几首诗,填几首词算是菜一碟,两人一来二去居然聊得十分投机,弄得在江湖中奔波几年久不舞弄墨几乎有了生疏之感的朱羽也不禁兴奋起来,白玉苇更是如同遇见知己一般,自告奋勇地提起这重庆地面上的“朝天帮”帮主吴永南乃是当年父亲“太湖龙王”白洪亮的旧交,又亲自领着朱羽上门求见,把这十几条客船的事解决了,这还不算,居然还在七月初一一早亲自押着这十余条船来这朝天门码头接朱羽和各派群雄。

    “此番多谢白大哥了。”第一次见面才几日工夫,白玉苇在朱羽嘴中居然已变成“白大哥”,可见二人这几次聊得是如何投机了。

    “贤弟何须如此外道?此乃为兄应尽之义也。”这白玉苇起话来都有些绉绉的似个酸秀才,哪有半分的一帮之主的味道?

    “方丈大师,道长,祝掌门。”朱羽回过头道:“那咱们就上船吧。大师请。道长请。”

    “朱公子请。”“朱少侠请。”众人谦逊几句,便都踏上船来。

    [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