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二章 群雄齐聚*****

作者:枫叶满江
    本书原稿由作者发于1k网,未授权其他网站转载,如发现转载属于违规盗版,请自觉删除,谢谢

    ===========================================待朱唐二人自外头回到通达客栈,只见屋中铁风等三个铁字辈弟子正跪在屋中,青峰站在旁边,师父张无忌却并不在屋中,只有师娘赵敏坐在那里,明昭拉着赵敏的手站在一边,眼睛却是滴溜溜地望着青峰和那几个跪着的武当弟子。[&][].[].[]

    “赵师婶。”青峰看起来年纪比赵敏还大,却口称师婶,实是有些滑稽的味道,但听青峰话的口气,却是十分郑重,并无半点笑之意:“即算是张师叔当过明教教主,但他也是本门五师叔祖之子,乃嫡传的武当门下,如何能并非武当中人?如今武当派门楣暗淡,派中并无出色弟子,难道张师叔就忍心看到我开派祖师昆阳真人手创的武当派如此一厥不振吗?真要如此,师侄就算到九泉之下也无颜以对本派各位祖师啊。”到此青峰已是脸涨得通红,语带感叹,跪在地上的铁风等人更是又齐齐磕下头去。

    “道长,你得没错,外子确是武当翠山公之子,但方才我确实也已过了,外子当年是入了明教,并未入武当派。武当派若是有事,我夫妻二人能伸手时自然会伸手以助一臂之力,但掌门之位实是难当,外子虽当过明教教主,但那也是赶鸭子上架,其实难以担此重任,力所不能及,更不要武当掌门之重位了。句不好听的话,外子武功虽然也许比道长略高,但若论执掌门户,实是难及道长。若是真叫他当掌门,不但帮不了武当派,恐怕还会适得其反。我夫妻二人隐居已久,早已不问江湖世事,实是难以从命。”

    “师婶此言差矣,当年张师叔武功高绝,连几位师叔祖都比不上,天底下恐怕也只有本门开山祖师爷才能胜得了他,张师叔当上明教教主,明教顿时从一个邪魔外道的门派一跃成了领兵反元的先锋,多少江湖英雄俱都对张师叔心仪不已,甘附骥尾,追随张师叔,如此雄材大略,如何能力不能及?如今武当人才凋零,门户渐趋式微,如此下去如何能再号称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祖师爷创下的基业岂不是要败在师侄这不成器的弟子手中?令师侄无颜见列位祖师于地下,张师叔又于心何忍?今日师侄还暂慑武当掌门之位,难曲其膝,难道张师叔赵师婶非得要让师侄磕头相求不可吗?”青峰越越是语带哽咽,眼中热泪欲滴。

    “道长万不可如此……”赵敏忙站起身来,防备青峰真的跪下去。方才青峰求恳,赵敏怕张无忌心软,将他打发到另一个屋去了,自己来应付青峰,但若是青峰以武当掌门的身份真个在屋中一跪,在隔壁屋子的张无忌听到定是不顾一切冲过来答应,自己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了。

    “道长,我师父隐居在山里二十年,刚过些逍遥快活日子,你就非得让他又不得安生吗?要是我我也不肯答应啊。道长你就算了吧,别为难我师父了。”朱羽在一旁帮腔道。

    “朱师弟,你也替我劝劝张师叔。”青峰转过身来又对朱羽道:“你上次到武当山也看到了,门中出了不肖弟子,与天衣盟勾结欲夺掌门之位,正因派中无出色弟子,才致以宵横行,武当派的基业,祖师爷和当年名震江湖的‘武当七侠’创下的基业,差点就毁于一旦,这些你都看在眼里的。青峰不肯让这掌门之位,只因灵月灵尘等人心术不正,青峰岂是贪恋名利之人?若是张师叔答允,青峰情愿即刻让出掌门之位,只望张师叔能率武当门下数百弟子光大武当门楣,重振武当雄风啊。若是真叫武当派如此没落,不但青峰,就算朱师弟你,恐怕也得落下一个骂名啊,师弟。”

    朱羽本来是想帮着师娘劝青峰的,未料到平日里并不善言辞的青峰此时起话来一下将朱羽得哑口无言,做声不得。

    “赵师婶。”青峰又转过来对赵敏道:“您老人家就答应师侄吧,师侄代武当门下数百弟子相求了。”他方才已是看出张无忌其实已是犹豫不决,此事他是否答应关键在于赵敏是否松口,他一边一边已作势便要跪下。

    “道长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如此。”赵敏急得忙跨上一步,一把托住青峰的双臂不让他跪下去,凑到青峰耳边悄声了几句话,青峰眼一瞪,显是十分惊诧,喃喃道:“这如何可能?”下跪的势子却是止住了。

    赵敏又凑过去悄语了几句,青峰神色一黯,沉吟片刻,终是站起身来,朝着赵敏深深一辑:“既是赵师婶如此,青峰也实在不好再过强求。只是张师叔乃武当门下嫡亲弟子,份属同门,只望以后武当派若是有难,张师叔能施手相助,不叫本派声名尽毁,葬送了祖师爷传下来的基业。”手略一抬,跪在地上的铁风等弟子也站起身来“这是自然,外子怎么也算是出身武当,武当若是有事,能帮自然是尽力帮手的。”赵敏松了口气,退到位子上坐下。她心思何等机敏?这“出身武当”和“武当门下”,两字之差却是判若云泥,再加个“能帮就帮”,一点话把子也没有。

    朱羽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师娘用了什么法术,如此神通广大,几句话就令方才还在一再坚持己意的青峰转眼之间就此打住,不再苦求。但不管怎么,这件事也就算揭过去了。

    “今日打扰张师叔这么久,青峰实是深感不安,就此告辞,师叔师婶多加休息。师侄住在城北青云观中,朱师弟知道地方,对付天衣盟之事青峰就在青云观中听候张师叔的消息,听凭张师叔调遣了,师侄告退。”青峰倒也干脆,相求不成,便不再打扰,深深一辑,退出房去。

    “道长慢走。”赵敏也站起身来,送到门外。

    “师婶留步。”青峰一边回身告退,一边下楼而去。

    “师娘,你真神了,你什么了?这老道士这么听你的话?”望着青峰走远,朱羽不待和赵敏一起回到屋子,忙不迭的。

    “其实也没什么。”赵敏笑笑道:“其实这话我也和你过,不过今日我也再嘱咐你一遍

    ,韵丫头,你也过来听听。”赵敏一边一边朝屋中走,找张凳子坐下,向唐韵招招手。

    唐韵依言也凑了过来。

    “我方才只是和那个老牛鼻子,请你师父去当武当派的掌门,不但中兴不了武当派,弄得不好,还会替武当派惹来灭顶之灾,恐怕连整个武当派都保不住。”

    “这怎么会呢?”唐韵奇道:“张叔叔武功这么高,当了武当掌门,还有谁敢来打武当派的主意?还会有什么灭顶之灾。”

    “师娘的是不是朝廷?”朱羽略一思索,恍然道。

    “还是羽机灵。”赵敏眼中流出赞赏的目光,看看朱羽道。

    “师娘的是师父武功太高,如果入了武当,武当势力大增,必定盖过少林中原各派,大放异彩,朝廷恐怕会担心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必会想法或明或暗对付武当。朝廷对于这些地方武林门派,都是利用各门各派互相牵制,以便朝廷控制,绝不希望哪一派势力过大。”朱羽想起以前“雷霆剑客”南宫雷和自己提起中原武林之时曾过的话,一边思索一边回忆道:“以往中原各派并无哪派势力独大,唯一势强一些的少林派又是佛门,比之别的门派更依赖朝廷,受朝廷节制。若是太湖帮这些民间帮派势力过大,或是竟威胁到地方官府,朝廷便会容不下他们。宫中侍卫各门各派的武林中人都有,连南宫世家的雷伯也当了总领队,一是为了利用武林高手护卫宫禁,二来对各门各派略有牵制之意,据这还是皇上老叔身边那个刘伯温出的主意。”

    “刘基这个人我没见过,不过却是早听过他的大名。”赵敏道:“此人智计无双,人称盖世张良,乃是朱元璋身边得力的智囊,朱元璋有刘伯温,武有徐达常遇春汤和这些良将,特别是徐达,当年得了武穆遗书之后更是有勇有谋,武双全,也难怪朱元璋能横扫天下坐了江山。羽在宫里长大,的这些都没错,这些都是当皇帝的帝王之术,江湖中人既然灭不尽,那就只能采取蚌鹤相争之法,互相制衡,朝廷居中控制。不过我你师父如果去武当派会给武当带来灭顶之灾这话倒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这大明的皇帝朱元璋。”

    “对了,师娘好像过,以前师父是明教教主,皇上老叔是明教中人。”朱羽又是恍然。

    “对,以前你师父是明教的教主,朱元璋只是明教中的下层弟子,见了教主须得磕头进见的,若是你师父当了武当掌门,让朱元璋知道了,他又如何能许得旧上司活在世上?那到底该谁向谁磕头?磕头这事倒是事,反正也见不着,他朱元璋当他的皇帝,你师父当他的掌门,倒也没什么,不见就是了,当年在明教中地位比朱元璋高的人也不少,刚过二十余年,想必也还有不少还活着,他朱元璋也不可能一个个全杀了。可你师父是当年的明教教主,武功又太高,朝廷武官员中想必几乎有一多半都是出身明教,他朱元璋难道不担心你师父登高一呼,原来的明教弟子齐声拥护,一齐造反,会夺了他的皇位?要知道你师父虽当明教教主时日不长,但化解明教与中原武林的恩怨,又带着明教……他在明教弟子心中的地位却是谁也比不上的,朱元璋就算别的人什么都不管,但对你师父,只要听到他的名字,都绝对会深怀戒心,必欲杀之而后快的。我当时就力劝你师父不要出山,就在丹棱山中过自己的逍遥日子,他非不听,非得要出来,我知道他并非为名为利,只是想拜祭一下师祖和朋友,但这样一来,必定会传出风声,毕竟才二十余年,武林中老一辈的人必定是听过张无忌这个名字的,若是万一传到朱元璋耳朵里去,那就真的不得安生了。”赵敏一边一边摇摇头:“羽,韵丫头,我和你们这些是想告诉你们,对于你师父出山这事,尽可能地不要声张,不要告诉太多的人,二十多年了,我们夫妻也老了,能认出我们二人的人想来并不多,但名字却是尽可能地少向别人透露为好,不然容易引来无穷祸患,你们明白吗?”

    [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