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一章 师徒情真(1)

作者:枫叶满江
    “呵呵,打就打呢?”朱羽呵呵一笑,双脚一点,身形腾空而起,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反弹身法本就怪异非常,在张无忌的指点之下比之以前更是有些神鬼莫测的味道,看准那两块黑布,竟是胆大包天地要踏在其上,从上往下近身抢攻!

    别看朱羽嘻皮笑脸吊儿啷当地似乎浑不在意,其实他并非莽撞之人,对何红花心中绝不敢有丝毫轻视,倒不是怕那何红花的武功比之余世雄更高,否则的话上次在蒋家大宅之中就不会由余世雄出面而直接会让她出手了了,但何红花身为云南五毒教教主,朱羽在“雷霆剑客”南宫雷和师父张无忌嘴中也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五毒教的名字,对于五毒教所擅的天下知名的苗疆蛊毒自然是深惕于心,更何况身为五毒教教主的“飘渺仙姝”何红花?她的施蛊之术自然已是出神入化,进来桃林之前心中早已想定方略,一不吃二不喝,尽量屏住呼吸,近身抢攻速战速决,尽量不让何红花有施放蛊毒的机会,就算有,近身之时也会略有顾忌。[书库][].[4][].[]而且眼前这位五毒教教主乃是玛雅的师父,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她,否则会令玛雅十分伤心的,既不能伤她,又得打赢她,还得防着她施下蛊毒,实在是件令朱羽十分头疼之事。

    只见朱羽身形下落,堪堪便要踏在何红花甩出的那两块黑布之上,却见那何红花手上一拧一抽,那两块绣着金色花纹的黑布前端忽地一摆一旋,朱羽正盯着那黑布,忽见暗绿色的光一闪,仔细一看,大惊,那黑布前端的边缘居然装着几块薄薄的刀片!那刀片泛着暗绿之色,显然涂有剧毒,已是急速地切向朱羽的脚尖!

    五毒教地处云南偏远之处,山多而高,自古交通不便,比之中原开化迟了许多,被中原之人称为南蛮之地,土司乃是地方上直接管辖之人,如玛雅之父阿木旺之类,管着黑熊寨周围五六十里方圆地界。五毒教在云南境中颇有声名,主要设巢之地便在黑熊寨附近,正是阿木旺的地界,这也是玛雅身为土司之女为何会加入五毒教还担任了三护法之职的缘故。教中弟子也以黑熊寨的人为主,当地之人靠山吃山,往往以打猎采药之类为生,成年生活在山中,对绳索等物用得十分娴熟,故五毒教中的大部分人用的俱是软兵器,玛雅原来用的是“青藤鞭”,大护法“夺龙砂”蒋少平用的是一根“夺龙索”,而教主“飘渺仙姝”何红花原来用的也是一根长藤,坐上教主之位后自重身份,改成了两块随身的黑布,以山中千年老藤内抽出的藤丝,一根长藤只能抽取一根,加上最好的麻线,混以云南特有的滇蚕丝织成,又以金丝绣花,可是千斤之力拉扯都不能断,韧性极强,再在前端镶以薄薄的淬火钢片,那钢片乃是专门派人到中原寻最好的精钢由最好的铁匠打制的,再放在深山之中毒性最烈的“龙涎花”的汁液中浸泡熬煮九九八十一日,直到煮到暗绿发黑之色方才取出镶在那黑布之下,方才制成这件兵器,名为“飘渺幡”,既可缠在腰间,平素毫不显眼,无须成日持在手中,更显五毒教教主的威仪,而遇上强敌之时又可当兵刃使出,威力惊人,而这“飘渺幡”的名号,一是来自何红花自己的外号“飘渺仙姝”,二来也的是此兵刃一出,中者立毙,魂归飘渺之意。何红花上次在蒋家大宅之中看到朱羽与天衣盟盟主“如意神剑”余世雄的比武,对朱羽的武功十分忌惮,是以一上来便使出了自己的得意兵器,毫不留情!

    此时朱羽身形已是下落,而脚下半尺之处却是急速而旋切向自己脚底的黑布刀片!大惊之下,乾坤大挪移心法使出,体内真气流转,刹时之间身轻有如无物,身子一躬,左手往斜下方劈空一掌,身形略略一缓,往外偏了半尺,右手腰间一抽,雷霆剑已在手中,顺手一划,正划在那何红花左手的那块“飘渺幡”上!那雷霆剑本是“雷霆剑客”南宫雷的随身兵器,乃是山东南宫世家三柄神兵利器之一,何等锋锐?但这一削也没法将黑布削断,只是削开了两三寸的一道口子,那“飘渺幡”力道顿失,软了下来。紧接着朱羽脚尖一凉,何红花右手那块“飘渺幡”的刀片已划中朱羽脚尖,将朱羽左脚的鞋尖削去一块,凉飕飕的刀片几乎是贴着朱羽的脚趾尖切过!

    电光火石之间,何红花的一块“飘渺幡”被朱羽的雷霆剑削断一半,已是难如以前般挥使如意,而朱羽的鞋尖也被何红花削去块,连袜子都被割出一个洞,露出里边的脚趾,交手不过一招,朱羽已到鬼门关外转了一圈,身上惊出一声冷汗。

    自朱羽出道以来,交手第一招便遇奇险,逼得他乾坤大挪移神功和雷霆剑尽出,这还是头一遭,便是连当日与青城派掌门“如意神剑”余世雄交手之时,也未曾如此快便差点丢了性命,可是仅毫厘之差,若非朱羽身负易气养生诀和乾坤大挪移两大神功,又仗着雷霆剑之利,此时已中何红花的“飘渺幡”上的“龙涎花”之毒,算是阎王爷那儿预定了位子了。

    朱羽定了定神,他心知方才自己还是过于大意了,他虽绝不敢轻视何红花蛊毒的厉害,但他还是忘了“飘渺仙姝”何红花毕竟是五毒教的一教之主,武功上虽未到一流高手境界,但也决非弱手,而且身处边垂,武功路数和所用兵刃都与中原之人大相径庭,朱羽出道几年,见识仍自不广,便有些料想不到,未能多加防范,若是换成丐帮帮主“铁手天龙”谢非,一来见多识广,江湖经验丰富之极,二来也到过苗疆,知道苗疆高手多以软藤之类作为兵器,自然会警觉许多,绝不会被何红花的“飘渺幡”所乘。玛雅虽跟随朱羽多时,但言词之中对师父也是谈起得少,特别是反出五毒教之后,更是有点禁忌的感觉,绝少提起,更别提到何红花的独门兵器“飘渺幡”了,故朱羽对于何红花之名虽久有耳闻,但对其武功底细却是知之甚少,这才被何红花攻了个出其不意,差点跑到黄泉路上散步去了。

    朱羽不愧有些猴性,方才虽是差点命丧黄泉,惊出一声冷汗,但想明白之后心中落定,又恢复了那嘻皮笑脸的模样,道:“何教主真的是好身手,差点就要了本少爷的命了,不过还好,本少爷命大,阎王爷也不敢收,何教主的好意本少爷也只能心领了,不好意思,呵呵。”一边一边居然又将雷霆剑缠回腰间。

    何红花又惊又怒:“你想空手接本教主的‘飘渺幡’!?”

    “教主你老人家这两块布料子不错,弄坏了可惜,送给本少爷不定还能做件衣服。刚才又把我一双好鞋子弄破了,恐怕还得麻烦你老人家赔我一双,呵呵。”朱羽涎着脸笑嘻嘻道。

    “有命回去本教主自然赔你!”何红花一招之间削去朱羽的鞋尖,却未能伤得朱羽分毫,心中连叫可惜,而自己的一块“飘渺幡”被锋锐无比的雷霆剑割断一半,妙用失了大半,眼前这朱羽居然还敢如此轻视自己,想用空手来接自己的独门兵器,心中不禁又是惊又是怒,又恼又恨喝道。

    “本少爷的命太硬,恐怕何教主收不下来,我还指望着教主听我一句劝回云南去呢。呵呵,本少爷这条命虽值不了几个钱,不过还是我自己先收着的好哈。”朱羽嘻嘻一笑。

    “收不收得了我们走着瞧!只怕你到时候别厚着脸皮求饶!”何红花恨恨道,罢右手的“飘渺幡”又挥了出来,左手半截破了的“飘渺幡”也是前挥后扫,“飘渺幡”韧性极强,挥洒之间也是劲风连连,朱羽施展反弹身法的轻功,左趋右避,让过那幡上锋锐的薄刃,伺机发掌抢攻。

    何红花当然知道朱羽的武功比自己高出不少,方才一招只能算是自己出其不易,有偷袭之嫌,连这都胜不了他朱羽,此时“飘渺幡”已出,再无出乎意料的奇效,又被割断一半,再想胜他几乎是不可能之事,看来也只能用自己最为擅长的蛊毒了,想到此处,何红花已暗下决心,话之间已是散出了桃花蛊!

    苗疆的蛊毒其实起来并非传中那般神秘,到底只是一些十分细的虫,饲蛊之人平日里会以各种办法饲喂蛊毒,施蛊之时则是想办法将蛊虫送到被施之人体内,或从肌肤渗入,或从伤口侵入,但大部分还是从口鼻之处入体,随呼吸之气,或下在饭菜酒食之中,入到体内之后或是越长越多,或是越长越大,直到被施蛊之人毒发或病发而亡。蛊毒一般分为花蛊、草蛊、虫蛊和气蛊等几种,花蛊是用鲜花中寄居的各色虫炼成,草蛊则是草中的虫,虫蛊为蛇狐狼熊等山中各色禽兽爬虫身上的虫,一般极少有用狮虎野猪之类的猛兽身上虫炼制的,效用不显且极难炼制,大多还是取蛇蝎等爬虫之类来炼蛊,还有一类则是气蛊,一般用的都是云南山中许多地方的深山瘴气来炼,其实所谓炼蛊也只是将捉来的虫饲喂养活,再加诸一些药性使其毒性更为明显,更易于施放罢了。正因花蛊、草蛊、虫蛊和气蛊来处不同,自然也须得以花、草、爬虫、瘴气等来饲喂炼制。花草易得,爬虫和瘴气采集殊为不易,故而苗疆饲蛊之人大多使的是花蛊和草蛊,饲喂虫蛊和气蛊的并不多,且苗疆中人也绝非人人养蛊,便如中原的习武之人一般,与普通百姓比起来毕竟还只是少数人罢了。

    [本书首发来自1k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