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九章 淫贼报应*****

作者:枫叶满江
    “反正就是比羽哥差远了嘛。”玛雅见一直让着她的唐韵都如此正色地话,不敢再胡,只是嘟着嘴咕嘟道。

    “羽哥不一样的,现在羽哥的武功连奶奶都夸呢,木云大师和青峰道长毕竟还是差一些的。”唐韵虽不好意思把自己情郎的本事到天上去,毕竟还是掩不住脸上的自豪和得意之色。

    “两个姑娘瞎些什么?”朱羽皱眉道,不过心思并未放在这上头,还是想着天衣盟的事,喃喃道:“真想不通他们和徐大胡子有什么仇了?非得隐身魏国公府这么多年,还要把徐大胡子给害死。”

    “羽哥,别琢磨这么多了,还是想想怎么对付他们,准备叫上哪些人吧。”唐韵在一旁道。

    “叫人容易,我只是在想,天衣盟里这么多人,还有这么多屠龙杀手,这场架一打,又不知要死多少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非得这么你杀我我杀你的,何必呢?好好的安安生生过日子不好吗?唉。”朱羽是经历过战乱的,父母双亲和哥哥都死在兵荒马乱之中,于亲人突逝、血流遍地的景象实是印象太深,即算是如今可谓江湖中有数的武林高手,内心中也还是希望世上之人都能平平安安自自在在地过自己的日子,不要这么互相残杀。

    “那些屠龙杀手做了这么多灭门血案,早就该千刀万剐,何况那黄金蝶不是了吗?那些人都中了何红花的蛊毒,早已迷失本性,不畏死不怕痛,早就不是真正的人了,只是杀人的工具,杀了他们,只是为了少死更多的人。羽哥别想得太多了,羽哥。”唐韵道。

    “对了,羽哥,原来我在师叔那儿的时候就听师父过,那些人都被师父下了蛊毒的,后来我……后来我忘了和你了,羽哥,对不起哦。”玛雅嘟着嘴,低着头,眼睛不时偷偷地挑着瞄一下朱羽,一脸无辜的模样。

    “好妹妹。”唐韵一笑,一把抱过玛雅:“羽哥不会怪你的。就你这模样,谁还舍得你啊?是吧?”一边一边去呵玛雅的痒。

    “啊呀,姐姐,你坏你坏。”玛雅一下蹦了起来,反手又去呵唐韵的痒,两女又是互相抱着笑成一团。

    “好了,都安顿好了,这家伙还算听话,有什么什么,今天晚上让他吃顿好的。”莫多一边随意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走进房中。

    “老莫你还真打算剐了他啊?”朱羽笑道。

    “哪里话?那是吓他的。”莫多大笑:“按大明律法,历来只是犯了谋反、篡位、里通外国的大罪,或是皇上钦定的才处以凌迟之刑,就他这采花案,腰斩都够不上,还凌迟?多少也就是这么一刀而已,这还须得检问清楚明白。这家伙我这七品县令就算要斩他,都须得把案由证据案词先报到四川按察使衙门孙大人那里,有孙大人的钧令才可动刀杀人,哪有这么容易要人命的?这家伙不懂大明律令,吓吓他让他实话而已,他要真是不肯出姓名来历来我还真不好结案,只能用刑想办法让他招,好在反正事情明摆着在那,冤屈不了好人,就算用大刑咱老莫心里也有底,不怕他不招,吓吓他只是为了省点事罢了。”

    唐韵和玛雅听得都目瞪口呆,朱羽虽当了个锦衣卫的副指挥使,官也算不了,可对大明律法其实也是一知半解,还真不知道这些。玛雅嘴快,问道:“原来官府杀个人这么麻烦啊?”

    “你以为啊?玛雅姑娘。”莫多笑道:“这一刀下去一条命没了可是捡不回来了,弄错了可是不的事,当然得慎之又慎了,怕的就是办了冤案多了冤魂。这律法可不像当年我们在战阵之上,刀对刀枪对枪的见人就杀,那可是杀红了眼血流成河,走几步路踢着个脑袋,带着一脸的污血笑着吃饭那是常有的事,自个儿也是今天吃了饭还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吃上,到了阵上你不杀别人别人就得杀你,个个都是阎王判官杀人不眨眼的主。可在地方上可不成,老百姓身家性命都在你手上呢,杀错一个人都是天大的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多没意思?”玛雅撇撇嘴:“还是武林中人来得痛快,一刀就是一刀,只要真的是坏人,杀了也就杀了,还用得着这么麻烦?不过官府里反正也没什么武功高的人,真要是厉害的坏人,还是得我们学武的人来对付。”

    “玛雅你这可错了。”朱羽插嘴道:“原来我听雷伯起过,六扇门中其实也不乏许多好手,有些都到了江湖一流高手的境界。只是那些人办案做事都须得遵循大明律法,束缚甚多,这才名声不显。不过有时缉捕一些江洋大盗之类的人物,便须得这些高手出马了。”

    “对了,大人,你这次来丹棱所为何事?我看不像是专门为这只采花蝴蝶来的,是不是天衣盟又闹到这儿来了?近来除了原来那桩张家灭门案外,没听后来再出过什么灭门案啊?”

    “呵呵,老莫,别的地方又出了几桩,只不过怕百姓恐慌,秘而不报罢了,你哪知道?再了,这只蝴蝶也是天衣盟的人啊。不过这次我来丹棱,确实并非专为天衣盟而来,碰上这起采花案也只是凑巧罢了,我来是为了进山拜见我师父的。”

    “哦,原来如此。”莫多恍然,笑道:“结果没料到居然碰上了只花蝴蝶?”

    “是啊,呵呵,不过也真算运气好,碰上他知道了天衣盟不少内情,要不然还真是摸不着什么头绪呢。只不过这家伙不争气,在天衣盟里看来也算不上什么角色,一点也不知道上进,居然连天衣盟的老窝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知道在三峡之中,问个冯恨元是什么人都问不出来,不争气的东西。”朱羽不屑地一哂。他这把别人抓起来审还要怪人家“不求上进”,知道的内情太少,也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了。

    “羽哥,至少我们知道了木叶大师之死确实是天衣盟所为,屠龙杀手确实是杜风和南宫智所训,还有天衣盟的副盟主冯恨元的老窝是在重庆这些消息了。”唐韵在一边道:“还有,这个黄金蝶天衣盟邀了不少好手,羽哥,我们真的要多叫些人呢,把少林武当,丐帮的好手都叫上,对了,把爹爹和六叔也叫上。”

    “对对对,再让上次那些少林和尚再摆个什么罗汉道士什么观音菩萨的阵法来对付那些屠龙杀手,咱们人多对人多,让他们也吃吃苦头。”

    “呵呵,这容我慢慢想吧。明日我们还是先进山看师父去,先不想这么多了,玛雅,韵儿,你们都睡去吧,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发。”朱羽一按椅子的扶手,站了起来。唐韵二女也站了起来。

    莫多忙过来道:“怎么?大人明天便进山?不能多住几日么?”

    “呵呵,不用了,老莫,我须得快点进山,然后再在六月底之前邀好帮手,一起赶回三峡天衣盟的老窝去,少爷我就得在他开坛大会上和他决个高低,再不能让他们为害百姓。时日有些紧了,须得赶紧,还是明日进山的好。”朱羽摇摇头道。

    “哦,那我去吩咐准备马车。”莫多着便转身要往外走。

    “哎哎哎,马什么车啊?”朱羽扬手止住道:“我们几个都骑了马,又没一个受伤的,要什么车啊?我看你是不是我那老嫂子回娘家了,心思不在这糊涂了吧?呵呵。”

    “呵呵,是我糊涂了。”莫多不好意思拍拍脑袋:“你嫂子是跟着我十多年了没回过家,这回得好好回家看看,年前我陪她回娘家,年后我回任上她就没回来,是再住阵子,还真是的,她不在,我这衙门后头全是些大老爷们,谁也不明白,整个就是一团糟,跟猪窝一样,收拾都不知道从哪收拾,实在是对不住,大人和两位姑娘今晚就只能将就将就了,两位姑娘多多担待,多多担待。”

    “莫大人,要不然我和玛雅替你收拾收拾去?”唐韵笑道。

    “那如何使得?唐姑娘别折了老莫的阳寿了。”莫多吓得连连摆手。

    “这有什么?你这儿不是有人吗?就是不知道收拾哪是吧?我和玛雅也就动动嘴皮子支使一下你的人,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走,玛雅,咱们替咱们莫老爷当当管家去,走。”

    “哎,好。”玛雅大感新鲜,忙挽着唐韵的胳膊便去了。

    “哎,哎哎,唐姑娘,玛雅姑娘,这使不得啊。”莫多急得便要追出去。

    “老莫,别追了,今日也不算太晚,她们也只是一份心意,嫂子不在,就由得她们吧,你这后头也确实该收拾收拾了,呵呵。”朱羽笑道。朱羽对这些家务琐事的其实也是不明白,并不会做,只不过在宫里头呆得多了,出了宫自己府里也还是宫中原来的太监当下人,处处都收拾得透着整洁,也是有些看不过莫多这儿乱哄哄的惨样,止住莫多道。

    莫多闻言,只好收住脚步,讪讪地回头道:“那……那真是太委屈两位姑娘了。”

    “呵呵,没事没事,老莫,咱们聊咱们的,成都孙大人那边怎么样?”

    次日一早,朱羽唐韵和玛雅三人收拾停当,翻身上马,出丹棱县镇,直朝西边的群山信马而去。

    [本书首发来自1k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