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九章 兄妹情深(5)

作者:枫叶满江
    好容易再等了两三日,终于,南宫灵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灰衫的老者从蒋府中出来。[书库][].[4][].[]那老者长相清瘦,神情肃穆,眉头间似乎还有些淡淡的抑郁,走出蒋家正门,后面还跟着几个人,一男一女,包括前几日进去的那个胖胖的人,跟在那老者身后,再后面又是一堆的人,唐唐风也在其中。只见那老者接过门口的下人牵来的一匹马,翻身上马,朝后面的人抱拳微行一礼,自顾自地便催马慢慢离去,后面的人纷纷扬手致意,似是送别,但那老者却自始至终都似乎未话,行礼之后也再未回头,只是一人一马略显孤独的影子慢慢远去。

    南宫灵一阵兴奋,方才那老者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气度,那份孤傲的感觉让南宫灵断定,这老者定然便是那中原武林名门正派中的青城派掌门人,天衣盟的盟主,“如意神剑”余世雄!这种高手的气度,是谁也装不出来的,不怒而威,可敬畏而不可亲近。到了这种层次的高手,一举一动都给人不同的感觉。朱羽算是个特例,整天嘻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没个高手的样子,但就算是朱羽,若是碰上什么事严肃起来,脸一板,眼神一扫,眼中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锐利神光,一样也是令人足底生寒心生敬畏,只不过像朱羽这种无赖这样板着脸的时候实在是极少而已,大部分时候和朱羽打交道,都感觉他和京城大街上一个地痞混混实在是没什么区别。

    既是余世雄已离去,南宫灵打算这两日便动手救人。他曾爬到蒋宅外不远的树上,从高往下俯看蒋家大院之中,虽相隔甚远,而且屋顶鳞次栉比的也看不太明白,却也大致能分辨出院中屋子的分布结构,至于囚禁唐韵的牢屋到底在何处,恐怕就得自己偷入到大院之中才能慢慢查探了。

    南宫灵已是迫不及待了,好不容易等到天色转黑,收拾好随身的“秋水剑”,在远处的树林之中换上夜行衣,便悄悄往那蒋宅潜去。

    天公作美,天气慢慢地起风了,天上层层的乌云,黑鸦鸦的,又湿又闷,再过一会外面居然渐渐下起雨来,南宫灵暗自高兴,夜幕之下,大雨之中,一般的人都躲在屋中不出来,巡哨之人也会少很多,正好寻机救人。只不过不知关唐韵的监牢所在,只能慢慢地细细寻找。

    蒋家大院,正堂屋中,一个胖胖的人正在悠闲自得地喝茶,他长得实在是太胖了,矮矮的个子,比之何红花都还要矮半个头,圆溜溜的脑袋长在圆溜溜的身子上,几乎就看不到中间有脖子。手脚也是又粗又短,跟圆柱子一般,刚吃过晚饭,弄出一身汗,正在坐下来歇会儿。外面今晚大约会要下雨,前一阵子热了几天,今夜也许会凉快些吧?他惬意地想着,又喝了口茶。

    脸上依旧是堆得满脸的习惯性的笑容,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让人一看就有一种老实的感觉。确实,他确实够老实的,老实得人人都觉得可以随便欺负他轻视他一样,但他知道,此时,在这蒋家大院中,没有人敢轻视他,更没有人敢欺负他,就算是今日白天刚刚离去的天衣盟盟主“如意神剑”余世雄,也不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便是天衣盟副盟主冯恨元,而他曾有一个外号,叫“绝刀”!

    不过此时的他并不叫冯恨元,也不是“绝刀”,而应该是大明朝重庆府的知州,五品朝廷命官秦昌德。

    一个堂堂的五品知州,如何会如此优哉游哉地坐在这蒋家大院之中?

    冯恨元原名本是叫冯元,家中乃湖广境内华容县内的名门望族,那华容县乃是当年三国之时关云长念旧情义释曹操曹孟德之处。冯家家境颇丰,乃是当地有名的书香门第,乡间缙绅,但因前元蒙古当朝,汉人乃是下等之人,冯家也无人出来应仕。冯元自好学,年纪便已被誉为神童。后冯元看那外族当道,弃从武,拜在当地一个有名的武师之下修习武功,师兄叫赵康林。谁知冯元和赵康林都是聪明过人,武功进境极快,不过三五年工夫,便已远超师父。眼看着从师父那儿已是学无可学,天下又义军纷起抗元,便和师兄赵康林一起投到陈友谅军中,冯元也自己改了个名字,叫冯恨元,乃痛恨前元之意。在陈友谅军中,二人因学过武功,奋勇杀敌,冯恨元在与两军交战的刀光剑影之中刀法日见精进,杀敌过千,搏了个“绝刀”之名,积功晋升,深得陈友谅的看重。令其做了自己的贴身侍卫,在身边寸步不离,专司护卫之责。后来本来也打算收冯恨元作为第五个义弟的,却不料已到了鄱阳湖大战。

    鄱阳湖大战之际,陈友谅被朱元璋暗插在身边的细作冷不防一箭射死,汉军群龙无首,大败四散。冯恨元改名换姓,改名为秦昌德,参加了大明朝第三年的科举应试,他本素读诗书,武双全,居然高中一甲第四名进士,进宫在朝堂中面圣。其时大明建朝之初,能征善战的大将有无数,却十分缺少能治理地方的官,便即令他们这些新进的进士到各地地方赴任实缺,他秦昌德便到河南当了一名七品的知县,如此打熬得几年,升至六品,再过几年,又到了五品,如今到重庆府当知州都已是五年有余了。

    至于他冯恨元为何会到这蒋家大院中来,又为何以重庆府知州的身份入了天衣盟,当了这天衣盟的副盟主,那只是因为他师兄赵康林的缘故。只不过那赵康林如今的名字并不叫赵康林了,而是叫陈汉义。

    当年陈友谅收四人为义弟,皆改而姓陈,按仁义礼智信依次取名陈汉仁陈汉义陈汉礼陈汉智,后陈友谅兵败身死,陈汉仁等为替陈友谅报仇,又隐姓埋名,而老二陈汉义则改姓尤,正是魏国公府的总管----“尤汉义”!

    冯恨元和陈汉义二十多年来从来便没断过联系,后来又联系上了陈汉仁,陈汉礼,当年他们几个都是如兄弟般亲密的。陈汉仁酝酿创建天衣盟便早已想到他,后来陈汉义请“如意神剑”余世雄当了天衣盟盟主,同时也叫冯恨元当了天衣盟的副盟主。他整天都是笑眯眯地眼睛极是慈祥和善的模样,身子也已胖得不成样子,好像走几步路都要喘口气,但实际上他的身形却依旧如十余前般一样灵活,手也和十余年前一样的稳定,手上的“绝刀”要将砍下停在一个人鼻子上的苍蝇的六条腿就绝不会削掉苍蝇的翅膀,更不会伤到鼻子上一根寒毛。在这天衣盟中,除了盟主余世雄,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是他这柄“绝刀”的对手,而就算是余世雄,要胜他恐怕也得到三百招开外,他绝对有这个自信,他这柄绝刀在那战场上饮过不下千人的鲜血,是从大军交战的战阵之上茹毛饮血杀过来的,动起手来既快且狠且准,早已与他的身体、他的精神融在了一起。

    冯恨元此时坐在堂中,悠闲地喝着茶,一丝凉风吹了进来,让他觉得极是舒服,不禁靠在椅子上微微眯上了眼睛,满脸陶醉的样子。

    这几日和余世雄商议天衣盟之事,他总感觉余世雄对这天衣盟似乎一点也不上心,什么事都不管,言谈中好像对天衣盟的有些作为十分不以为然。实话,冯恨元以前在反元义军之中,虽然也是杀人如切韭菜一般,杀过的人不下上千之数,但那都是在战阵之上,两军对敌之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能不下狠手。至于杜风等人率屠龙杀手四处劫掠财物,动辄灭人满门,一下就杀上数十口人,一家老一个不留,他实际上也有点看不惯,武林中人手里的刀杀的是身手高强的对手,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孩,还**妇女,实在是有失武林中人的身份。不过这也没办法,这是来钱最快的办法,若做生意,那得多长时间?还是这个办法更好些,才几年功夫,已聚集了数百万两银子,天衣盟建总坛,将来起事,银子是必不可少的,没有银子什么事都办不成,也没人给你办。为了给主公陈友谅报仇,为了把朱元璋赶下皇帝的宝座,再把他碎尸万段,什么事都可以做,什么办法都可以想,杀几十个人算什么?两军交战之时还不是几千人几千人的死?比起那些,几个灭门命案只是事一桩而已,重要的是尽快准备好。师兄,还有汉仁大哥都是这么想的。前一阵子冒出来个朱羽,居然要调查天衣盟的事,杜风杀了几次都没杀成,被他逃脱了,此人背后有丐帮、唐门、还有少林武当等门派的支持,不可觑,若随他这么查下去,迟早会是天衣盟的大患,大先生陈汉仁,还有二先生陈汉义,也就是原来的师兄赵康林,才精心布下这么一个局,让余世雄出手来对付朱羽。虽然自己因重庆那边还有政事,脱不开身,来得晚了几天,但听那朱羽已在余世雄手上身受重伤,连护身真气都已震散,一条命十成去了九成九,虽被那五毒教的三护法那叫什么玛雅的姑娘救走,碰上朱羽这种伤,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凭她一个丫头,再怎么着朱羽也是死定了。虽没能当场恪杀,但这个结局多少还算是能让人满意的。除掉了朱羽,短时间内恐怕再难有人对天衣盟造成什么威胁,又能多争取一些时间,多积攒些银子,多训练一些屠龙杀手,多拉拢一些人,再从外族那里借点力,到真起事时成功的把握就更大了些。到时盟中这些高手出手刺杀朱元璋,屠龙杀手作为中坚骨干,再加上想办法除掉几个人,安插几个人掌握兵权,武林中想办法把少林武当和唐门弄到手里,南宫世家就让那南宫智主持不来插手,别的人也就难以为抗了。只要思虑计划周详,真要替主公报仇,把朱元璋的天下弄过来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冯恨元暗暗想着。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