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九章 兄妹情深(4)

作者:枫叶满江
    “唉……”唐实在是无言了。[书库][].[4][].[]

    “再不成,逼急了我自己去把韵儿救出来!”唐风越越激动。

    “嘘……”唐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四下扫了一下,见没人,轻声道:“这话不能乱,就算要做也不能出来,这里到处都是何红花的耳目,容易走漏风声。”

    “我才不怕!”唐风虽如此,却也放低了声音。

    “现今盟主还在这里,我们万万不能随便动手,要救也得等盟主走了才成。”唐低声道。

    “我倒是听盟主的伤养得差不多了,这几日就要走。”

    “他的内伤好了?”唐没听到这风声,诧异地道。

    “内伤好没好不知道,反正听打算走了。这里是五毒教的地盘,余盟主恐怕也呆得不自在,就是我,若不是爹爹来,我也不想呆这里,现在居然还要让韵儿在这毒窝里受委屈,想想我就憋气。”唐风道。

    “那就等余世雄走了再吧,反正看爹爹的意思,一时也走不了。”

    “嗯,那就让韵儿再委屈几天吧。”唐风想想也是,便道。

    “走吧,回去吧。”唐道。

    两兄弟回转蒋家大院。

    唐唐风怎么也料不到,他二人这番话却被旁边树上伏着的一个人听了个清清楚楚。

    却南宫灵送了唐离回川中唐门,又给沙漠写了封信交给巴中的丐帮分舵托他们带到丐帮总舵,便起程回山东日照南宫世家,向南宫门主“绝情神剑”南宫望禀报那“黑白剑”南宫智加入天衣盟之事。南宫望便命他在门中苦练一门南宫绝学“偷天剑法”,这套剑法大异常规,忽快忽慢,忽紧忽松,剑路奇诡多变,一共有一百零八招,每一招又有十余变化,虚虚实实变幻莫测,这“偷天剑法”虽与南宫门中别路剑法迥异,却和南宫智的“黑白剑法”有许多共通之处,且相生相克,许多地方反而可以制约“黑白剑法”。

    南宫灵自知事关重大,每日勤练不辍。其间又接到沙漠的书信,道是朱羽已伤愈出山平安回京,喜不自胜。谁知后来又接到沙漠的飞鸽传书,道是魏国公可能是天衣盟总后台,要去四川成都商谈要事,朱羽为了取得魏国公指使天衣盟的真凭实据,跟踪着一个姓戴的已启程去了成都,沙漠叫他如果有空也去一趟成都,以便接应。

    听到魏国公可能是天衣盟的幕后首脑,朱羽又去打探魏国公的消息,南宫灵知道此事非同可,急忙禀报南宫望。南宫望便令他即刻起程赶往成都,至于所学的“偷天剑法”,已练成四十余招,余下的六十多招便只能强自记忆,自己慢慢习练了。为节制南宫智,南宫望还特赐给南宫灵一面南宫世家的门主令牌,只要是南宫世家子弟,见此令牌如见门主,须得听从号令。至于此令对南宫智来有没有用,他会不会听,南宫望此时也拿不准自己这个弟弟了。只是情势紧急,南宫灵“偷天剑法”还未练成便须得即刻上路,也只能如此了。

    这来成都的一路上,南宫灵沿路都托丐帮分舵帮忙传信给沙漠,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沙漠也将朱羽传回的消息回信告诉南宫灵,指导二人会合,只不过毕竟路途遥远,毕竟这飞鸽传书也需时日,有时不得不在一处停留一两日等沙漠的回信,因此耽搁了不少时候,待南宫灵到得沙漠信中提到的蒋家大院,四下探寻,已是不见朱羽和唐韵的踪迹。

    南宫灵十分焦急,因不知朱羽是否已探听到魏国公的消息,又不敢有所异动,便只是悄悄在四处游荡探寻,这日正好在树上高处四下探望,只见从那蒋宅中并肩走出两个人向这边走来,连忙藏好。待得那二人走近,南宫灵认出来那两人居然正是在唐门新年会武中曾上过场的唐和唐风。此时南宫灵自然还未知晓唐延楚带着两个儿子加入天衣盟之事,故一时弄不明白这两个唐门三代弟子怎么会从那天衣盟的蒋家大宅中出来,又因靠近大院,不敢鲁莽跳下与二人相见,便老实伏在树上不动,却意外从唐唐风的对话中听到朱羽重伤,唐韵被擒的消息。

    这消息让树上的南宫灵十分震动,差点从树上把掉了下来。怪不得来了几日都丝毫不见朱唐二人的踪迹,原来是出了意外一伤一擒。不过这消息也确实大出南宫灵意外。凭那朱羽的武功,那股子天生的机灵劲儿,居然也会栽在这的天衣盟蒋家大宅之中?不但唐韵被人活捉了去当成人质关起来,自己全身内力都已被对手震散,这真力一散,就算被人救走,也八成已成废人,这次朱羽可是惨到家了。

    南宫灵懊丧之余,又十分挂念朱羽,他被玛雅姑娘救走,如今在哪?真的被震散真力无救了吗?变成废人了吗?甚至于是不是已经……?人海茫茫,如何去找?想起这些南宫灵心中无比焦急,却又毫无办法,眼下最重要的恐怕不是朱羽,而是如今被关在蒋家大院中的唐韵了。“一定得救唐姑娘出来!”南宫灵暗下决心,这恐怕是眼下南宫灵唯一能做的事了,把唐韵救出来,就算是……就算是万一……至少也能算是给兄弟的一个告慰吧。

    只是听那唐和唐风所,如今天衣盟的盟主余世雄仍在蒋宅之中,连朱羽都重伤在其手下,南宫灵自忖与朱羽相比武功还差了一截,如今急着进去救人恐怕也是自投罗网,自己死了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搭上这条命罢了,南宫灵并不十分在乎,但救人的希望却是破灭了,那就糟了,还是得谨慎从事才是。南宫灵思忖良久,终于还是决定再等几天,等那余世雄离开了之后再,听那唐唐风所的,余世雄过几日便要离开。更何况听起来唐唐风也有救人的打算,正好也借助一下他们的力量,机会会更大一些。

    南宫灵便抽空回了成都一趟,找到丐帮的成都分舵,详详细细写了封书信给京城的沙漠,将朱羽受伤,唐韵被擒之事细细了一遍,也将准备救人之事写了上去,只道是若是成功将唐韵救出便回来告诉成都分舵的舵主,否则的话便是不成,万一真的把自己也给折了进去,便请沙漠代为转告山东南宫世家。

    写完书信托丐帮成都分舵的舵主飞鸽传书后,南宫灵又回到了城西蒋家大院附近。南宫灵为人精细,先是花几日功夫细细地勘察了蒋家大院方园数里的地形地势,以备救出唐韵之后择路而逃,南宫世家中本就有奇门遁甲之术,南宫灵也曾在此上下过不少功夫,此时正好用上,东南西北四面数里之处都布下了几个的奇阵,若是到逃命之时,便可利用来阻滞追兵。

    待得一切都安排妥当,已是过了七八日了,南宫灵这几日一边在布置数里之外的奇阵,又一边在时时注意着蒋宅的动静,来来去去地确实有点累,但他一刻也不敢放松,随时盯着蒋宅动静。

    那蒋宅每日里进进出出的人并不少,不过看那装束大多是下人,不过也有不是下人的,前两日居然还看到有个坐轿的人进去,到现在也没出来,不知是什么人,长得胖胖的,矮矮的,肉墩一样几乎跟只猪差不多,南宫灵是在那人在蒋宅门口下轿进府时远远看到的。“大约是蒋府的什么亲戚吧?”南宫灵想。

    不过南宫灵并不在乎这么多,没什么好留意的。南宫灵要留意的主要还是出蒋府的人。他并不认识什么余世雄,只是听这余世雄是天衣盟的盟主,这还是沙漠和朱羽在信中告诉他的。后来问南宫世家门主“绝情神剑”南宫望,南宫望告诉他余世雄外号“如意神剑”,乃是四川青城派的掌门人,江湖上的顶尖高手,排名绝对在十名以内,至于别的,倒也再没多了,至于这余世雄为何会成了这天衣盟的盟主,连南宫望也想不通,只是他和余世雄只是互相久闻其名,却从未见过,知道得也不多罢了。南宫灵自然也没见过余世雄,不过他知道凡是练武之人,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尤其像余世雄这种江湖中的绝顶高手,无论站在哪,穿的什么衣服,都绝对会格外突出,那是一种味道,一种气势,一种很特别的、旁人没有的、也不可能装得出来的气势。所以南宫灵绝对可以肯定,只要余世雄一出蒋宅,南宫灵便能从许多人之中认出这位青城派掌门人。

    但耐心等了数日,仍不见余世雄出府,急得南宫灵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窜前窜后,却是无可奈何,余世雄在府中的话,就凭南宫灵一人,就算把也有救人打算的唐唐风都加上,也不一定是余世雄一个人的对手,除了送死没别的后果,南宫灵只能耐下性子等着。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