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巴山风雨(6)

作者:枫叶满江
    “不,再找找。[书库][].[4][].[]”唐韵不依。

    又找了好几家,唐韵都是摇头,弄得朱羽都有点不耐烦了:“我姑奶奶,你到底要住哪家?”

    “再找找嘛。”唐韵耍赖道。

    朱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行,行行!依你依你。”

    好不容易唐韵点点头:“行了,就这家了!”朱羽才如蒙大赦般急急扯着唐韵进了客栈,好像生怕再一耽搁这位唐大姐又莫名其妙的改了主意。

    还不等朱羽填好登记薄子,唐韵已是急不可待地叫道:“老板,一会送两碗蜜饼到房里来!”

    “好咧,阿贵,蜜饼两碗!六号房!”那老板在柜台后高声叫道。

    “好咧,六号房,蜜饼两碗!———”后台有二高声回应。

    “什么东西?”朱羽问道。

    “你别问了,一会就知道了。”唐韵故作神秘地样子道。

    朱羽莫名其妙满腹疑窦地进了房,唐韵帮他将床铺好,将包袱放在枕头边,才过一会,只听有“笃笃笃”敲门的声音,唐韵喜道:“好吃的来了。”几步抢到门边,一把将门拉开,果见门口一个二端着一个食盘,盘中放了两个碗,唐韵一把接过,“行了,你回去吧。”转过身来,反身一脚将房门踢上,喜滋滋地将食盘放在桌上,取过盘中的筷子,笑嘻嘻道:“今天如果不是我,你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张嘴!”一边着一边已夹了一块饼送到朱羽脸前。

    朱羽莫名其妙,却也依言张开嘴,只觉得一块饼子送到嘴中,不大不正好一口,一口咬下去,只觉外皮酥脆焦香,内里酥软甜美,甚是可口。

    “这是什么?”

    “好吃吧?这是重庆的特色吃,香山蜜饼,怎么样?”

    “嗯,还行,不错。”朱羽点点头。

    “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这可不是啥地方都有的,我都是看了客栈门口的菜名招牌才住进来的。”

    “你怎么知道有这东西?”

    “你忘了?我来过两次啊,当然吃过了。上次我和离一人吃了两碗呢,肚子都吃撑着了,离还……”正着,唐韵眼一红,已不下去了,脸上的喜色也一下子不见了,变得伤感起来。

    朱羽知道唐韵想起了手腕被砍断现在生死不知的唐离,安慰道:“韵儿别担心,木头把离送回唐门了,应该没事的。”

    “手腕都断了还没事?离……离跟我都五六年了,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的……你,羽哥,要是离支持不到唐门怎么办?”唐韵话都带着哭腔。

    “没事的,有木头在,止血肯定没问题,实在不成木头还可以用内力替离维持着,没事的,啊,不哭了,韵儿,没事的。”朱羽安慰道。

    “嗯,羽哥。”唐韵将头埋在朱羽肩上,幽幽道。

    “好了好了,不哭了。除了这蜜饼,这重庆府还有些什么好吃的?”朱羽有意岔开话题。

    “还有好多呢,什么麻圆哪,汤圆哪,抄手哪,麻辣烫哪,就怕你吃不了辣。”唐韵毕竟少女心性,心思一下子又被朱羽扯了回来。

    “这倒是,我是不怎么能吃辣的。呵呵。”

    “嘻嘻,没忘上次吃水煮鱼被辣得你鼻涕眼泪都出来了吧?嘻嘻。”

    “呵呵,那还不是你有意捉弄?我又不是没吃过你们川菜,一点点辣还是能吃的,别太辣就行。”朱羽微笑道。

    “哼,还逞强!走,我们上街吃去,保准辣死你个猴子!”唐韵一把拖起朱羽,抄起桌上的剑便往外走。朱羽只好跟上。

    “老板!老板!”一下楼,唐韵便用四川话叫道。

    “姑娘啥子事?”那老板连忙走过来。

    “这附近有什么卖吃的没有?”

    “姑娘要啥子吃?我们店里就有。”

    “我要到外头去吃。”

    “哦,姑娘出门往右边,转过两条街就是喽,那里好多卖吃的。”那老板确实会做生意,见唐韵要到外头去吃,也不再多话,便伸手指点路径。

    “多谢了!”唐韵撂下一句话,拖着朱羽便往外走。

    “多谢了啊。”朱羽百忙之中又扔下一句。

    “公子姑娘慢走。”那老板转眼间已是改成了官话。

    二人直吃到吃摊收摊才意犹未尽地回转客栈,看着朱羽被辣得满头大汗还夸张地不住吐舌头,唐韵乐得哈哈大笑:“叫你逞能!看不辣死你,哈哈。”

    朱羽虽然身怀不俗内功,但这舌头上却是没法用内力的,几串麻辣烫吃下去,又麻又辣,全身发热,果是神清气爽,虽是连舌头都快麻得没什么知觉了,但朱羽仍是兴致勃勃地又多吃了几串,吃了个满头大汗,直吃到摊主人直叫收摊回家,才依依不舍地往客栈走,听到唐韵打趣取笑,朱羽也笑道:“这重庆府的吃也确实不错,就是麻了点,今天算是辣了个饱。”

    “好吃吧?告诉你,四川的吃还多着呢,馋死你!”唐韵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那明天我们还去吃?”朱羽听还有不少没吃过,食指大动,一副馋鬼的样子,当然,虽是确实想吃,但这副馋样也有七八分是故意做出来的。

    “到哪都有吃的,饿不死你猴子!嘻嘻,你不是要玩吗?玩的地方肯定会有吃的,你急什么?”唐韵得意洋洋地。

    “二,这重庆府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第二日一早,朱羽起床,有二端进来洗脸的热水铜盆,朱羽一边挽袖子一边问道。

    “哟,公子,您老这是第一次来重庆府吧?我们重庆府好玩的地方不少,有龙水湖,茶山竹林,那一山的竹子,那叫个漂亮,还有金佛山,雪玉洞,对了,当年蜀主刘玄德托孤,武侯受命的白帝城也在我们重庆府,还有张飞庙……”那二也是个快嘴,一下便报出不少地名,想来在这客栈中已有些年了,得一口好官话。

    “够了够了,远的去不了,有近的地方没?”听那二报出什么白帝城,朱羽便知道二把整个重庆府的景致都给报出来了,哭笑不得,不耐烦地打断道。

    “这……除了朝天门码头,公子可以去观音庙走走,在城南玄坛庙狮子山下,江边上,那儿的大雄宝殿,普贤殿、三圣殿、韦驮殿、藏经楼、钟鼓楼等都是本地极有名的,每日香火不断,还有广化寺……”那二一下打了顿,续道。

    “好了好了,多谢了,观音庙离此多远?”朱羽想到唐韵许对这观音庙会有些兴趣,便打断他。

    “不远,快马顿饭工夫便到。”

    “多谢二了。”

    “公子客气了。”

    “韵儿,走,我们去观音庙走走去。”待梳洗完,朱羽走到隔壁,敲了敲门。

    “你怎么知道观音庙?找二问的吧?”唐韵一边开门一边问道。

    “呵呵,走吧。”

    “等下,我拿剑。”唐韵只要一出门便是剑和包袱不离身。手中拿剑是习惯,包袱中有些姑娘家的脂粉首饰等物,还有一瓶三花玉露丸,都是平常要用的,因此从不离身,只是朱羽的雷霆剑一直是缠在腰间,长衫一放便看不出来,再将衣服包袱往客房中一放,两只手一手空空,另一手总是拿着一把折扇,不像是武林中人,倒似足了一个富家公子哥儿模样,自是显得儒雅了许多。

    那观音庙始建于前唐年间,寺中所藏玉佛、金刚幢、千佛衣、藏经、菩提树等并称五绝。经楼藏有稀珍宋版《碛砂大藏经》一部计**千册,还有金绣佛挂像、千佛衣、指书指画之类佛门珍稀圣物,寺内有大雄宝殿、普贤殿、三圣殿、韦驮殿、藏经楼、钟鼓楼等。和重庆府中大部民居一样,观音庙也是依山而建,北依福山,面临长江寺门左侧卧一石刻青狮,与长江对岸的白象街遥遥相望,素有“青狮白象锁大江”之。

    (作者注:此观音庙即现今的慈云寺。寺始建于唐代,重修于清乾隆年间,原为观音庙。192年云岩法师募资扩建,更名慈云寺,是当时全国惟一僧尼合庙的佛教寺院。慈云寺建筑具有中西风格,在中国佛教寺院中独树一帜。慈云寺所藏物玉佛、金刚幢、千佛衣、藏经、菩提树等并称五绝。藏经楼藏有稀珍本的影印宋版《碛砂大藏经》一部计662册,以及佛教经典、金绣佛挂像、千佛衣、古代指书指画和日本早年出版的全套佛像影画等。还有一棵国内罕见的菩提树,系六十年前自印度移植,如今已枝繁叶茂。树下池内有雕塑莲花一朵,上立释迦太子像,四周塑有九条龙,口喷清泉,曰“九龙浴太子”。)[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