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一章 雪夜绝杀*****

作者:枫叶满江
    照朱羽的想法,以此雷霆万钧之势向那两名杀手攻去,那两个杀手必然侧身闪避,这样他便可脱出重围,不至于腹背受敌,可以暂缓紧张之势。[书库][].[4][].[]可怪那两个杀手居然直如未觉一般也是以硬碰硬地攻来,“钉钉”两声,雷霆剑已与那双剑之人手中的两柄剑硬碰在一起,激起两颗火花。那雷霆剑何等锋锐,削铁如泥,那杀手手中双剑虽然也是精钢特别铸就,却毕竟也是普通长剑,与雷霆剑一碰,再加上朱羽浑厚的内力一激,已是从中截断,成了四截,

    雷霆剑去势一缓,但仍是继续前挥,那杀手手中双剑突然折断,心头一惊,不及闪避,雷霆剑锋已掠过来,冰冷的剑锋擦过,已被削去半边脑袋,鲜血狂喷而出,尸体却并未停下,继续前冲,直冲出三尺来远才砰然倒地。

    朱羽大意失算,本以为可以逼退两个杀手,谁知杀手悍不畏死地硬碰硬冲上来,结果被他断剑削头毙命,却也让朱羽大出意外,不及变招,另一执刀的杀手的刀锋已近到身前一尺之内,冷森森地寒气逼人。朱羽实在变招不及,只得脚尖在地上猛点,使出在皇宫御花园中所练的反弹之法,身形冲天而起,才避过要害,却已被那血刀在大腿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朱羽怒极,雷霆剑由上至下斜点而至,那执血刀的杀手一刀劈下,划中朱羽大腿,心头狂喜,正欲大叫:“我伤了他!”突觉剑光从头罩下,却是朱羽从丐帮扬州分舵副舵主“流星虎”叶飞的那路流星锤招数中最后一招“牧野流星”中所悟出来的,以雷霆剑使出锤招,由上至下如雨般罩住身下三尺之内。那杀手刀已递出,不及收回,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朱羽的雷霆剑从头顶上方飞速而下,一阵冰凉的感觉传来,那雷霆剑几乎从肩头向下直插而入,都来不及吭一声那杀手便已毙命倒地。

    但此时朱羽落下身形,已被四周杀手和那“血刀绝命”杜风围了上来。

    数招之内,朱羽已迭遇奇险,虽仗着精妙剑法,雄浑内力以及绝顶轻功一次次避过,伤了一流高手杜风,将三个杀手毙于剑下,但终究未能脱出重围,已被团团围住。

    朱羽只觉背上和大腿上的伤火辣辣地疼痛,而且不但疼痛,更有一种麻麻痒痒的感觉,心中一惊,知道这些杀手的兵器上定是喂了巨毒。自己的易气养生诀内功属道家先天真气,固本培元,达到他现在这个火候,寻常毒物已是奈何不了他,上次在少林寺,别人都已感觉到中的慢毒,唯独他并无不适之感,可见他这内功本身已有祛毒之效。但此时居然伤口也会有麻痒之感,可见这屠龙杀手兵器上的毒已不简单,若是稍有不慎,剧毒攻心便是无救。朱羽丝毫不敢大意,暗运唐门门主沈园雪所授的“冰息功”封住伤口周围**道,止住流血,阻住毒血上行,暗自调息,凝神对敌。

    那杜风见十数位杀手已将朱羽团团围住,大为得意,狞笑道:“朱大人果然武功超群,出奇不易之下居然还能伤了杜某,杀死我三名‘屠龙’杀手。不过今日本盟招待朱大人的是一个绝杀死局,朱大人恐怕是很难再逃走。朱大人少年英雄如此身手今日却也要丧身荒野,杜某实在是为朱大人感到十分可惜啊。”

    “多蒙杜兄照顾,给朱某准备了这么一顿大宴,朱某实在是受之有愧。只不过朱某确实是不想束手就擒,引颈就戮,也只能劳烦杜兄多费点功夫了,送朱某一程了,呵呵。”朱羽一手持剑,剑尖微微下垂,漫不在乎地笑道。

    朱羽并不是不知道眼前的形势对自己已极为不利,但此刻他并不知南宫灵遇上了什么事,什么时候能赶来,听那杜风之语,定然另有人去对付南宫灵,既是长辈,多半还正是那“黑白剑”南宫智。朱羽只希望南宫灵能摆脱南宫智的纠缠前来帮手,若是南宫灵能来,两个一流高手互相照应,应付眼前局面渡过难关的机会就大很多,就算南宫灵来不了,拖延一下时间对他略微止住一点伤势以及控制住所中之毒的扩散,都是有益无害之事。

    对杜风来却并不知道如此内情,他心知南宫灵有南宫智对付,是绝对一时回来不了的,朱羽在十数名“屠龙杀手”和他杜风的团团围困之下,已是绝对逃脱不了,他也知道朱羽受伤必定中毒,若能拖一拖让他自己毒发身亡,反而省了自己不少手脚,因此也无须过于着急。在他看来,朱羽此时便好似一只可以被他这只猫随意摆弄随时都可处置的耗子,杜风心头充满了得意的心情。

    “杜兄,朱某有几个问题,不知能否请教杜兄,以解在下心中疑问?”朱羽看杜风不答话,怕杜风醒悟过来立即组织起围攻,忙故意笑着问道,试图引开杜风的注意力。

    “朱大人有何见教?杜某对将死之人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杜风嘿嘿笑道。

    “多谢杜兄了。这第一个问题,张家命案是否和眼前这些和朱某亲近起来不要命的好朋友有关?”

    “呵呵,朱大人确实聪明过人,不但张家命案,就连山东、河南几省十数桩灭门命案都是老夫带着屠龙杀手所为,怎么样?成绩还不错吧?”杜风洋洋得意道。

    “嗯,杜兄果然是丧心病狂得很哪,数百条人命在杜兄眼中居然成了杜兄邀功显耀的资本。如此嗜血如狂,朱某实在是佩服得紧。”朱羽虽然对杜风的回答早在意料之中,但仍是忍不住笑着讥讽道。

    “哈哈,不敢不敢,我血刀绝命杜风在江湖中混了几十年,一向以杀人为乐,江湖中谁人不知?而且眼前这些兄弟和杜某也有相同爱好,这杜某没办法,为了弟兄们好,总得让他们乐呵乐呵吧。”

    “这各省命案想来都是你们天衣盟,是叫天衣盟吧?都是你天衣盟为筹财物而做下巨案,这一点朱某想来也不必多问了。却不知你天衣盟要这么多的财物究竟有何用?”

    “呵呵,此事恕杜某便无可奉告了,至于那些被灭门的殷家富户,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欲要取其财,这人嘛,就没办法留下什么活口了。”杜风冷笑道。

    “却不知那些被你们祸害的女子惹着你们什么了,你们竟然如此丧尽天良。”朱羽愤愤道。

    “嘿嘿,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杜某和一些兄弟对漂亮女子都有些偏好,看到了这些女子实在是有点不忍心,辜负了天生丽质,让她们在临死之前好好享受一下人间至乐,也算是兄弟们对她们的安慰,不白来人世间一场。”

    “放屁!”

    “想不到我们堂堂朱大人还会粗口伤人,果真是难得啊,嘿嘿,少见少见。不知朱大人的话问完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兄弟就安排朱大人上路了?”杜风嘿嘿笑道。

    “杜兄莫急,朱某还有一个问题,不多。”

    “那杜某便悲天悯人,成全朱大人了,朱大人请问吧。”

    “请问杜兄,眼前这些杀人如麻丧尽天良该死一万次的屠龙杀手,你搬过来围着我朱羽一心想送朱某上路的兄弟,想必都是你杜兄调教出来的吧?不过想来只怕杜兄也不会将他们看成什么徒弟了,是不是都被杜兄施了手脚,变得如此悍不畏死,不知痛为何物啊?”

    “哈哈,朱大人果然好眼力,不错,这些屠龙队的兄弟武功是杜某教的不假,但如此神勇却是因为服了些强身健体的药物。不过朱大人高看我杜风了,这可不是我杜某的功劳,乃是我天衣盟中另一高人所为。怎么样?这些兄弟们无惧无畏,是不是让朱大人你心惊胆颤了?”

    “是飘渺仙姝何红花吧?”朱羽冷笑道。

    杜风大为惊奇:“朱大人连这个都知道?果然不愧少年英才。怪不得我天衣盟视你如大敌,非得要布下绝杀之阵将你立毙于此不可。可惜啊,一个后起之秀,武学奇材,今日便要葬身于这大雪荒郊了,我杜风都觉得十分可惜啊。”

    杜风完,一顿,道:“对不住了,朱大人,兄弟我耐心有限得很,纵然爱才,却也不敢违抗盟主之命,只能下狠手送朱大人上路了。不过朱大人放心,杜某今日破例,会替大人准备一座好坟,此处虽荒凉一点,不过风水倒是极好,朱大人躺在这里也算不冤了。明年今日便是朱大人的周年,杜某定然记得到朱大人坟前上一柱香的,今晚杜某只能多有得罪了。”罢后退半步,脸一沉,眼神一冷,手一挥,喝道:“给我上!不死不休!”

    只见那十数名屠龙杀手留下四五人立在外围站立不动,防止朱羽乘机脱围,其余十余名杀手便围将上来,刀招剑招,招招狠辣,全向着中间的朱羽全身上下招呼。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