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成都遇故*****

作者:枫叶满江
    驿站差役闻言牵过马来,这马都已喂得饱饱的,精神奕奕,不断刨地吐气。[书库][].[4][].[]朱羽四人走出驿站,却见馆外早已有十余捕快模样的公人牵马静候。

    众人翻身上马,数十匹马一阵风般驰上官道,向南而去。

    三百余里路程对朱羽等人来并不算什么,快马不停的话一日也就到了,只是这次是和孙昌旭等人一路同行,孙昌旭是年过半百的老者,随行的捕快也都并非习武之人,虽都打熬得好筋骨,却也不必太过耗费体力,反正这案子已发生一月有余,再赶也来不及了,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事,一行人不急不慢地朝着丹棱县境而行,一路上孙昌旭和朱羽笑不断,朱羽发现这位孙昌旭大人虽出身行伍,却也是饱读诗书,谈吐不凡。早年在军中效力,建大明王朝之后,曾参加科举,中得举人,实是个武全才之人,只可叹年事渐高,只做到二品大员,若是再年轻一二十岁,便会是大明朝廷不可多得的鼎柱之臣。

    这孙昌旭在军伍之时属常遇春管辖,与常遇春也甚相得。常遇春乃洪武皇帝朱元璋手下得力大将,臂长善射,勇力绝人,与徐达汤和等人齐名,论功封为鄂国公,朱羽在宫中早听过无数关于他的传奇之事,自言能领十万军横行天下,军中有“常十万”之称,可惜大明朝建立之后的洪武二年便暴病而逝,让朱元璋伤心不已。朱羽隐约听南宫雷起过常遇春英年早亡乃是因早年间受武林高手所伤,据还和一个叫什么明教的帮派很有关系,常遇春和明教的教主张无忌还是结拜兄弟,只不过听宫中太监私下议论是朱元璋下令国中任何一人都不许再提和这些隐秘相关的事,违者以谋反论处,所以也只是只言片语的弄不明白,常遇春死得早,自己都还未入宫,也从未见过此人。此时听到孙昌旭居然是常遇春的部属,兴致一起,忙追问此事,但一到这个,孙昌旭便吱吱唔唔地闪烁其词,大约便是此事他也不甚清楚,似乎是皇上当年也是明教中人,那个叫张无忌明教教主,后来不知所踪,继任教主也是个碌碌无为之徒,只是朱元璋是真龙天子下界,高举义旗,解散明教,统率中原百姓从蒙古人手中夺得江山,建立大明天朝。朱羽听他得不明不白,想再问却又不肯细,只推是位份低下不明内情,而且皇上也明令禁止民间议论此事,朱羽心知这最后一点才是最关键的,不好逼他,也只得罢了。听那孙昌旭,朝中大部将军原来都是明教中人,若是真想问清楚,那自然有大把的人可以打听,不怕不知道内情。不过起来,朱羽也只是好奇心起想弄个明白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见孙昌旭为难也就不再多问了。

    这边朱羽兴致勃勃地和孙昌旭聊起这些事,南宫灵在旁边也听得入神,后面唐韵唐离却并不在意他们些什么,两个姑娘稍稍落在后头,也不知些什么悄悄话,时不时听到她们互相打闹取笑的声音。

    果然,到日落时分,一行人到达蒲江县境,朱羽和孙昌旭商量之下,也并未去告知蒲江县令的消息,免得又是迎来送往官样章的麻烦,只是扮作寻常过往客商,找一家客栈歇宿一晚,第二日又早早起程,再行得一日,黄昏时分,一行人终到了丹棱县镇,早有衙役前头告知丹棱县令莫多,莫多率衙役到镇外迎接。

    “钦差大人一路劳顿,今日便不办差了,莫多你就直接带我们去客栈吧。”孙昌旭在马上道。

    “得令!将军!拜见钦差大人。”那莫多看起来四十余岁年纪,身材精干,脸形削瘦,起话来两撇老鼠胡子一翘一翘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一看便是个浑身都是消息一般,略按一按便会跳起来的精灵跳脱角色,听到此话,并不多言,朝朱羽等人一抱拳躬身,转身便在前头引路。

    “将军?”朱羽迷惑地问。

    “呵呵,这个莫多曾是我手下的一个百户,因军功积了个候补知县,后来遇上丹棱县原来的县令马大人丁忧出缺,吏部便给他实补了丹棱县县令之职。我也是来成都上任之后,因为命案之事来此丹棱才知道的。还是他认出我来的,我原来并不识得他。”孙昌旭呵呵笑道。

    “哦,原来是旧属,怪不得叫孙大人为将军呢,呵呵,好啊,将士二人都是武全才,行伍出身又中举啊。”

    “朱大人过奖了。咱们行伍出身的做事都还比较干脆,这个莫多,还算能干,六七年间把这丹棱县治理得不错,只不过就是有点臭脾气,不太买别人的帐,有什么什么,也就是我的话还听一点,所以当县令六七年了都一直还升不上去,朱大人有机会的话多多提携提携才好。”孙昌旭看一眼走在前面的莫多,侧过身子悄声对朱羽。

    “呵呵,这个自然,只要是能员干吏,我能帮忙的自然会帮忙。我们住在客栈里吗?”

    “哦,我也怕打扰地方,所以上次来时我便命莫多不用搬出县衙,只需把我在客栈安置,随行之人和县中衙役同吃同住即可。我看钦差大人也是性情中人,不会讲这多虚礼,所以就自作主张也一同安置在客栈了,朱大人千万莫怪才好。若是朱大人要住县衙,我也即刻命莫多搬出,给朱大人布置妥当。”孙昌旭一边一边紧盯着朱羽看他的反应。

    “呵呵,好,好好,这样最好,孙大人的安排正合我意,我们远来是客,哪能把主人家赶出门呢,是吧?”朱羽一边一边笑,孙昌旭看他得实在,才放下心来,笑道:“我就知道朱大人必定也是这等意思。”

    “那店钱谁出?”朱羽心细,问道。

    “哦,这个,丹棱县和按察衙门各分担一些,都是从办案用度中取用的。”朱羽点点头,后面的南宫灵唐韵等人也含笑点头,都觉着这样分配最好。

    晚饭也是客栈老板端上来的,孙昌旭和朱羽等人正边边吃,朱羽突道:“孙大人,晚上反正也没什么事,我们就去看看那些被害尸首如何?”

    孙昌旭一愣:“朱大人这么着急吗?两日行程劳顿,朱大人还是早些歇息吧。”

    “呵呵,没事没事,不累,反正也闲着没什么事干,孙大人只管歇息,派个人带我们去看看就行。”朱羽笑道。

    孙昌旭又看看南宫灵,南宫灵也含笑点点头不话。

    “那好吧,吃过饭老朽就带朱大人去。”

    “孙大人年岁已高,一路劳顿,还是另派个人带我们去吧。”

    “呵呵,钦差大人都不嫌累,老朽哪敢喊个累字?何况老朽行伍出身,当年也是餐风露宿的,虽年纪大了些,这几百里路倒还累不倒老朽,再有很多事下边的人也不清楚,还是老朽去比较好,朱大人只管放心,还是老朽带大人去吧。”

    “那就有劳孙大人了。”朱羽拱手道。

    匆匆把饭吃完,朱羽道:“走吧。”站起身来。

    旁边唐韵也把碗一放,蹭地一下站起来:“我也去。”

    “你去干嘛?”朱羽白了她一眼。

    “我就要去!怎么了?”唐韵微微昂起头,挑战似的。

    朱羽迟疑一下,摆摆手:“行行行,去就去吧,别吓着了就行。”

    “谁怕谁啊?”唐韵见斗争胜利,也不再多,只是微微嘀咕了一句。旁边的唐离见真个要去,也站起身来。

    “孙大人请。”南宫灵早已站在门边,手一让,示意孙昌旭先行。

    “南宫少侠请。”孙昌旭先行出门。

    仵作房设在丹棱县大牢之内,得孙昌旭的随从来报,莫多和几个衙役,还有一个四五十岁仵作模样的公差早已等在牢院门口,见孙昌旭领着朱羽等人马近,恭手道:“钦差大人果然雷厉风行,刚刚下马便要查看尸首,下官实是钦佩得五体投地。”

    “莫多别多废话,朱大人少年英雄,不同以往那些凡夫俗子,不惯那些虚情假意的礼数,行事干脆果决,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孙昌旭似乎已摸清了朱羽的性子,笑着对莫多。莫多原是他治下兵丁,现在也属他统管境内的县令,起话来自然极为随意。不过起来朱羽也确实不喜欢那些官场上的繁缛节,话行事都喜欢干干脆脆而且不拘行迹不喜虚客套,孙昌旭对他这脉倒是号得极准无比。

    “遵命,将军。那两位大人请随下官来。”莫多毕竟行伍出身,做事也干脆,孙昌旭既这么,便马上不再罗嗦,直接道。

    朱羽孙昌旭等将缰绳抛给衙役,随莫多一起进入大牢,前面仵作持灯笼带路,转过几条阴沉湿暗的屋檐,唐韵是唐门大姐,虽走过几年江湖,打打杀杀的倒也经历过不少,但几时在夜里走过这等偏远的房舍?只觉得一股子阴森森的冷浸透出来,唐韵和唐离两个人都心中扑扑乱跳,不禁牵着手紧握在一起,紧紧跟在朱羽身后不敢远离寸步,朱羽却晃若不觉,自顾自地跟着莫多往前走,倒是南宫灵跟在唐韵二人身后,手中提的灯笼让她们二人心安不少。再穿过几个破破烂烂的庭院,已到大牢后院仵作房,更觉出一阵阴森森的鬼气。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