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唐门门主*****

作者:枫叶满江
    但沈园雪和唐延雄心中却是极为惊诧,本来想着这朱羽武功就算是不弱于南宫灵,想来至多也在伯仲之间,让唐延虎出马对阵,一来辈份高于朱羽,以示尊贵,二来也可由唐延虎称量朱羽的武功来历,照他们原来想来,唐延虎只需三四十招便可试出朱羽的师门来历,百招过后该可胜他,但此时光拳脚便已百招过去,不但看唐延虎那眼神仍然未能得知朱羽的师承,他们自己也没能从朱羽那些杂七杂八乱七八糟的招式中看出些什么名堂。[书库][].[4][].[]到得比剑这一场,本来想唐延虎可以更容易分辨出朱羽的来历一些,但却没想到唐延虎会使出“疯魔十八剑”出来,更料不到的是居然第三招不到就已逼得唐延虎使出这一唐门绝学,如此来,即算是这“疯魔十八剑”能击败朱羽,至少也明这朱羽的武功境界已是和唐延虎相差无几,才可能在一招之间便逼得唐延虎使出这看家本领。这朱羽究竟是什么来历?若是哪个门派的少年高手,在江湖上却又从未见过他的身影,一出来便已入一流高手境界,若是朝廷的,那更不可思议了,真正的高手基本上没听在朝廷中做官的,那南宫雷已是极为特殊的特例,江湖中都知道这南宫雷当了内廷的侍卫总管,从来不参与朝廷中的任何事务,安分守己,朝廷中又有何名师能培养出来这等高手弟子?看这武功已是不输于南宫雷了,何况还如此年轻。

    台下各人心思不同,台上却是丝毫不停,唐延虎接连使出“疯魔十八剑”中的“拖泥带水”“解履倒悬”“盘步登山”,朱羽一会是华山派的“狂风快剑”,一会是崆峒派的“清风剑法”和“青灵剑法”,有时甚至以剑作刀,使出八卦门的“八卦刀”来,依旧是一番乱七八糟的杂碎剑法,却偏偏连接得天衣无缝。只见台上两人身形并不迅速,依稀可以看到两个人影你来我往,奇怪的却是不像方才南宫灵和唐剑比剑时的那么热闹,十余招过去居然没有听见一丝声响,双剑从未相交,可见二人都是变招极快,不待剑招使老早已变换下招,那唐延虎使出“疯魔剑法”这般霸道威猛的剑法居然也能举重若轻及时变换,已是到了极高的境界。

    才一顿饭功夫,疯魔剑法已使了近十五六招,朱羽也是东拼西凑的使出了十余家门派的剑法。朱羽使的这些剑法有高有低,有精妙的也有普通的,甚至还有几招江湖中最常见最普通不过的“南山剑法”,这“南山剑法”就好像少林派的“罗汉拳”一般,乃是学剑之人的入门剑法,凡学剑之人,所学的第一套剑法必然都是“南山剑法”,但偏偏就是这种任何一个学剑之人都会的最平常不过的“南山剑法”,在朱羽手中使出来却居然也能和唐延虎的“疯魔十八剑”打了个平手,竟已是到了大巧若拙,大巧不工之境界!

    再过得三两招,台上沈园雪已开口叫道:“延虎,朱公子,便到此为止如何?”

    两个身形忽地一顿,再定睛一看,两人分站会武台两端,唐延虎脸色微微发红,额头已见细细汗珠,朱羽则仍是长衫扎腰,面含浅笑,也是微微气喘。

    “朱公子武功能有如此成就,真是年少有为。今日我们点到为止,如何?”沈园雪道。

    “谨遵老夫人之命,实际上晚辈也确实快支持不下去了,唐老前辈的剑法刚猛惊人,晚辈实在是难以招架,还好老前辈手下留情,晚辈才不至于当场出丑。”

    “哪里哪里,朱少侠剑法惊人,老朽已非对手,哪还敢手下留情?”唐延虎如此剧斗之下仍是未能试出朱羽的武功来历,颇有些讪讪地强笑道。

    “不敢不敢,侥幸侥幸。”朱羽收剑入鞘,放下长衫,忙重又见礼。

    待朱唐二人都回到观舞楼上,唐延雄起身道:“各位唐门弟子,今日有幸邀得两位贵客在台上演武,让大家一开眼界,朱少侠和南宫少侠年纪尚轻,比之你们大不了几岁,甚至于比有些弟子年岁还要些,武功却有如此成就,实为尔等的榜样。我等唐门弟子今后须知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切不可妄自菲薄,狂妄自大,成了井底之蛙。从今日起,我门中弟子须得勤加苦练,方能有所成,众弟子切切谨记。今日武会便此暂行结束,暗器一节的武会改至明日举行。”

    院中齐声答应:“谨遵堡主之命。”

    台下唐门弟子纷纷散去,凤舞楼上的唐门长辈们也开始各自返回,朱羽和南宫灵起身看沈园雪由丫环扶着回去,正也准备回客房,旁边唐韵忽然低声道:“你……你们等会再走,奶奶请……请两位半月阁一叙。”话未完,已见双颊已是胀得通红。

    旁边南宫灵正看在眼中,心中暗笑,不待一时还没醒过神来的朱羽答话,已抱拳笑道:“呵呵,多谢唐姑娘,还烦请姑娘前面带路。”

    那唐韵不敢再看二人一眼,扭身就走,朱羽二人连忙跟上,看着前面越走越快的背影,朱羽手一抬,似乎想什么,忽又放了下来,一句话没,只顾加紧脚步跟上,南宫灵走在最后,看着前面的二人,不禁脸上露出会意的微笑。

    下楼转过几道回廊,穿过花园,拐到一处幽静的院,只见院门门楣上有三个隶书大字“半月阁。”进了院,里面是一个的天井,唐韵也不停步,直接带着二人走进正堂,只见正堂中早已有了几人,中间主位上坐着的正是唐门当代门主,唐老太太,“飘雪仙子”沈园雪,旁边侍立着四个年轻少女,正是那唐疏雨,唐流云,唐清风和唐冰露四个贴身大丫头,沈园雪右侧下首坐着三人,一个是沈园雪的长子,唐家堡堡主“两步风”唐延雄,方才与朱羽斗过一场的唐延虎,还有一个便是唐门第三代弟子第一高手,长房长子,“剑雨飘香”唐剑。

    “奶奶,他……朱公子他们来了。”唐韵进门朝着沈园雪微曲一礼。

    “呵呵,朱公子,南宫少侠,过来请坐。”沈园雪向着左下首空位一让。

    “多谢老夫人。”朱羽南宫灵齐道。

    待丫环端上茶水,沈园雪微微一摆手,那唐流云等四大丫头微微一曲身,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中堂,唐韵也一曲膝,正要转身出去,沈园雪道:“韵丫头,你留下,也一起听听吧。”

    “是,奶奶。”唐韵又是一曲身,坐在南宫灵旁边的另一客位上。

    “朱少侠好功夫。”唐延虎一抱拳,微笑道。

    朱羽连忙起身抱拳一躬,“不敢不敢,唐老前辈武功高绝,再撑下去晚辈已快支撑不住了。”

    “哈哈,朱公子不用谦虚,我唐延虎不喜欢客套,本来比剑第二招你点中我右肩我已是输了,后面的几十招都已是多余。”

    “呵呵,那是前辈承让,让我取了巧得了个乖,前辈后面的那些妙招晚辈招架得实在是吃力得紧。”朱羽笑道。

    “你子是个大杂烩,什么门派的功夫都能使出来,难得的是你还能融会贯通,自行变化,把各门各派的招式全都融在了一起,更难得的是你那道家内功,已到了一流境界,确实是个武学天才,比我唐延虎强,强得太多,你别和我打马虎眼,我的实话,门主也看得清楚,这不是靠嘴皮子吹出来的,呵呵,果然后生可畏。”唐延虎朗笑道。

    “多谢前辈错爱了,晚辈受宠若惊,前辈再多几句我就得想办法出去找个地缝钻了。”朱羽看唐延虎得诚恳,也不再分辨,心中不禁对这位心直口快的长辈生出浓浓的好感,嘴中也开始有些俏皮起来,听得唐延虎一阵大笑。

    “朱公子不用这么客气。朱公子年纪轻轻,武功确实极为难得。南宫少侠也是,年纪,比着剑儿了十来岁,也能有如此造诣,南宫世家果然名不虚传,南宫望后继有人了。”沈园雪道。

    南宫灵听着提到南宫世家,连忙起身,道:“多谢老夫人,老夫人识得我们门主么?”

    “呵呵,我识得南宫望之时你们在座的人都还未出生呢,那还是我行走江湖之时认识的,比我几岁,叫我一声大姐。他那时也是年纪便位列‘南宫三子’之一,到处行侠仗义,也是颇有侠名。”沈园雪含笑道。

    朱羽看了一眼沈园雪,想起周元曾过这位唐老太太当年乃是江湖中有名的美女侠女“飘雪仙子”,追求的人无数,不定当年南宫望也是追求这位老太太的人之一了,只不过最后这位仙子最后还是嫁到了唐家。

    “呵呵,看到南宫少侠,我好像又看到了当年的南宫望之风呢,果然是少年英雄,我们家剑儿年岁大了几岁,相比起来便不如南宫少侠了。”沈园雪续道。

    南宫灵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唐剑,那唐剑也正微笑着看着他,两人眼睛一触,相视一笑。

    几句题外话,沈园雪已将话题转了回来:“朱公子,南宫少侠,今日邀请二位来我半月阁,便是想和两位少侠聊一聊,老身听延雄朱公子除了上次所的验血验毒之事外,还有几件事要和我老婆子商议,今日我叫了延雄延虎和剑儿一起过来,这堂上算是已经坐了半个唐门了,不知朱公子想何事,在此起可会方便?”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