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章 掌门慢毒(4)

作者:枫叶满江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狂笑。[书库][].[4][].[]

    解决了一件大事,众人心里都比较轻松,土地庙中的气氛也便松泛了许多,“铁手天龙”谢非也是个豪爽之人,连叫弟子取酒过来,燕飞虹出去一会,便拎了两个大葫芦过来,放在靠近火的地方摆好,想是要温一温,那葫芦红黑发亮,光可鉴人,显是用了许久之物。

    周元斜眯着眼看着朱羽道:“猴儿,就算你在皇宫里住了多年,你老哥我也保证你没喝过我师兄的这葫芦好酒。”

    “哦?莫非谢老叫花的酒还有什么名堂?”朱羽马上听出周元话中的弦外之音。

    “嘿嘿,你先喝一口我再告诉你。”谢非此时也含笑看着朱羽,任周元随口撒酒疯。

    “那有什么?喝!拿过来!有你臭老叫花在,大不了喝多了在谢老爷子这叫花窝里大醉一场,臭老哥你还能把我卖了不成?”朱羽虽不嗜酒,却是心情很好,多少喝那么一点也不在乎了。其实凭他养生诀的内功,无论多烈的酒不管喝多少,恐怕都能把酒气在体内化得干干净净,或是干脆运劲把酒水沿经脉从指尖逼出来,早已是千杯不醉的量了,只是朱羽他自己并不知道,还道自己同以前一样不能多喝而已。

    周元递过酒葫芦,朱羽一把抢过,拨开塞子,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比之在开封城里喝的“百里香”香醇了许多。

    “嗯?香倒是香得紧,不过喝起来似乎有点儿怪味?不大像酒味,倒和药味有点近。”朱羽稍尝一口,疑惑地问。

    “哈哈,这是我师兄泡的五毒酒,取了长虫、蝎子、蜈蚣、蜘蛛、蛤蟆五样毒物泡在上好的竹叶青里,加上两根数百年的老参,还有叫花们从山里采的一些珍奇药材,一起泡好埋在地里数年。你可别看这酒,我师兄看得跟命根子一样,埋在丐帮总舵之中,师兄出一次门也就带上那么一两葫芦的,连我都难得喝上一回,今儿个托你这臭子的福,师兄居然把两葫芦宝贝酒全给掏出来了,我也可以饱饱口福了。”

    “哦?这五只毒虫泡在竹叶青里居然会这么香?回去我也泡去。”朱羽大感惊奇。

    “还是你这臭子没见过世面吧?嘿嘿。你可不知道,这乃是云南五毒教的不传之秘,也不知道师兄从哪弄得来的方子。反正据这酒对我习武之人大有助益,延年益寿这话难,强身健骨却是必定的,要不我师兄能得一个‘铁手天龙’的名号?”

    “好了好了,师弟,别吹破了天,让猴儿看笑话。”谢非在一旁打断,转头解释:“云南五毒教其实也就是云南五仙教,他们自称五仙教,不过外人都叫他们五毒教,教中以五毒作为圣物。这酒里倒也确实加了不少药材,药材倒不甚稀奇,只有一两味药略难找些,别的都是些寻常药材,难得的倒是这个方子。呵呵,这也是我一个多年的老友知我好酒送我的,真个是五毒教的秘方,这倒并无虚假,只是我又多加了一些滋补的人参虎骨什么的。这酒可不如周师弟吹的那样神,对身子略有助益倒也确有其事。不过就算是没啥好处,今日大伙高兴,一起喝酒暖身防寒也不是件坏事啊,猴儿你是吧?”

    “正是!来,多谢叫花头儿盛意,猴子便先敬一大口了。”朱羽一来好奇,二来兴奋,拿着葫芦又是一大口,一股**辣的暖流从口中直流到肚中,再随呼吸沿着经脉慢慢流布全身,顿时感到周身暖洋洋的,极是舒服,精神大振。把葫芦过头朝着谢非一举:“猴儿今儿个算尝到好酒了,多谢叫花头儿哈!”顺手递给旁边的南宫灵。

    南宫灵也学样喝了一大口,沙漠也跟着喝了一口,递给周元,周元可不客气,眼见得咕嘟嘟喝了好几口,总算心满意足地放下来抹抹嘴,意犹未尽地:“嘿嘿,过瘾啊……师兄,喝你一回酒还真不容易,今儿个要不是猴儿的面子,我肯定是喝不到你这宝贝了。”看他那故作夸张的馋样,谢非和朱羽三人都哈哈大笑,连旁边的燕飞虹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谈笑中那葫芦又轮了几圈,已喝了大半。

    “谢老爷子,这次木叶老和尚之死,中间究竟会有何机关?如若真的是唐门所为,又有何目的?”趁着酒劲,朱羽乘机将心中疑问向“铁手天龙”谢非提起。他虽答应少林方丈木云禅师去唐门探问此事,心中却仍是一片迷糊,不知从何着手,也不知到时究竟如何处置方为恰当,心中正为此事念念不忘,谢非乃久走江湖之人,又是丐帮首领,能得他点醒几句自然极有好处,朱羽鬼精灵的绝不可能放掉这种好机会,乘机请教。

    “此事老叫花也不明白,只是觉得其中谜团实在太多。”谢非又喝了一口酒,就着衣袖抹抹嘴巴,摇头叹道。

    “哦?老爷子看?”朱羽盯着他道。

    “其一,木叶大师究竟是不是中的无影粉之毒?其二:如果是无影粉,那是谁指使沙弥清流下的毒?是不是唐门?毒杀木叶意欲何为?其三:无影粉是唐门六毒之一,已近百年未现江湖,只是听闻百余年前蒙古金轮法王来我中原,唐门子弟曾建议襄阳的郭靖大侠以此毒对付金轮法王,献了些毒粉出来。只是那金轮法王非我中原武林中人,常住蒙古大军之中,就算出来也是独来独往,极难有机会把毒药下在他的饮食之中。再则郭靖大侠忠厚刚正,也以为此毒太过阴毒,不欲失我中原武林的颜面,一直并未使用,而只愿以武止武,堂堂正正地打败金轮法王,退却蒙古大军。后来襄阳城外一场大战,那金轮法王死于神雕大侠杨过之手,此毒终究并未用上,献给郭大侠的无影粉也不知所踪,因战事紧急无暇顾及于此,后来便从未有人提起此事。那是无影粉最后一次现身江湖,之后百年中从未在江湖露面,种种中毒后的情状也只是传闻而已,并不知真假。只是今日何以百年之后又冒了出来,而且一下就毒杀了少林派的绝顶高手,达摩院首座木叶大师,实在是既来得突然又震动极大。”谢非道。

    “看来这无影粉只有唐门才有,如果木叶大师中的真的是无影粉,这唐门恐怕确实脱不了干系,下毒之人即便不是唐门中人,也必定是从唐门子弟手中得到此毒的。”不知为何,朱羽心中突然涌起“暗香疏影”唐韵来,微微点点头道。

    “那主使清流毒死木叶大师的究竟会是何人?到底有何目的?”南宫灵也在沉思。

    “那得看木叶死了究竟对谁最有利,谁才是最可疑的人。”沙漠在旁边插言。

    “沙子得正是。只是少林寺有好几位木字辈高僧,武功都很强,光死一个木叶大师对少林寺的实力影响并没有多大,若是谁想对付少林寺,要害也不会只害一个,这个不通。木叶老和尚自就在少林寺出家,连寺门都出得少,仇家的可能性也太了。要主使之人要对付的只是木叶大师一人,那木叶一死,顶多也就是少林寺中有位高僧顶替他的位子当上达摩院的首座。难道那些在少林寺中苦修数十年的少林木字辈高僧也有问题?”‘铁丐神龙’周元反问。朱羽虽然不喜欢那些古板的苦行僧,却也对周元这话深以为然。确实,无论怎么,这些青灯古佛禅院经书修行大半辈子连胡子眉毛都已花白的有道高僧会主使沙弥毒死同门师兄弟木叶大师以抢夺达摩院首座的权位,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再也实在不好究竟会是谁顶替木叶的位子,总不能那些可能的老和尚个个都有问题,人人都是疑凶吧?

    “看来只能从少林和唐门的关系入手了,毒死木叶是挑起少林和唐门之争的最好办法。木叶是达摩院首座,他一死少林方丈绝不会袖手不管,定会追究到底,而用了无影粉,唐门再怎么也逃不脱干系,又不清,最后终可酿成两派的大战,也许这才是下毒之人的最终目的。”南宫灵缓缓道。

    朱羽、谢非、周元,包括燕飞虹都点了点头,一时谁也没话,只听到火堆中噼噼啪啪的声响。如此来这下毒之人所图谋的事情实在是非同可,如此有意挑起的两大门派的纷争,势必波及甚广,武林中人遇事往往邀拳助威,而唐门和少林寺这种名门大派,门生故旧好友极多,两派交恶,极易演变成中原武林中的一场大混战,继而波及普通百姓,朝野震动,若是动荡太大引得朝廷出面整肃,此事便将成为武林的一大浩劫,兵祸之下,本不兴旺的中原武林将剩不下几粒种子,许多门派也许就此灭绝,可以想到这将是一场惨烈的结局。

    “朱少侠,你在少林寺中是没拜过师傅,那‘雷霆剑客’南宫雷南宫大侠并非尊师?”谢非突然问道。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