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章 掌门慢毒(1)

作者:枫叶满江
    “木空师弟,回来!阿弥陀佛。[书库][].[4][].[]”木云方丈料不到木空居然如此沉不住气,平日里木空虽然性子躁些,却也不像今日这般容易动怒,想来必是木叶之死对其震动甚大,之前见朱羽贸然坐在椅子上,方才言辞之间又颇有维护唐门之意,因此按捺不住出言,还是因禅功修为不够之故。

    本来木云大师也觉着朱羽此人有些不知上下,居然自顾自地去坐了专给各派掌门人准备的椅子,确有些来历不明,今日之事事关重大,确实须得找机会探探朱羽的底细,但也未料到木空居然如此直接,方才言语之间这朱羽似乎是朝廷中人,这便更不好办了,如若他是朝廷中的重要人物,甚至和大明皇帝有什么渊源,那木空此举无异替少林寺惹祸,此时见木空居然真的走出去要试朱羽的武功,便沉声出言阻住木空。

    毕竟方丈威严素著,木空似是醒悟过来,止住脚步。

    “呵呵,没事没事,方丈大师,木空大师要试一下我的武功,少爷我也真的想领教领教木空大师的绝学呢。”朱羽哪肯放过这个机会,一边嘻皮笑脸道一边已从椅中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朱羽既出如此话,已形同挑战,木空大师再退回去便有点失少林寺的脸面了,在座各派掌门人也觉得这朱羽实在是有点不识好歹,着实该教训教训才是。

    只有丐帮谢非和周元担心起来。周元曾和谢非提起过朱羽的武功,周元虽然自己也并不十分清楚朱羽的底细,但也知道个大概,大约已到一流高手境界,只不过眼前这位木空大师是少林寺中有数的高手,十余年前便已是一流高手,老而弥辣,也真担心朱羽会吃亏。好在眼下是在少林寺中,木空大师又是得道高僧,各派帮主掌门人都在场,到底朱羽还是个晚辈,就算有些不敬,木空教训他一番还得过去,却是不太可能下什么辣手,若是真交起手来,能让这猴儿碰点壁也未尝不是什么坏事,再,同属武林一脉,都传少林寺的武功领袖群伦,但因出手不多,特别是寺中这些长老,没什么人真正知道他们的武功底细,若能让朱羽探探木空的武功,于丐帮也只有好处没坏处。身为丐帮帮主,存了这么一份私心,谢非手微一抬,止住了正要出声的周元,静观其变。

    至于南宫灵和沙漠,毕竟属于晚辈,朱羽虽是自己朋友,但此时各派帮主掌门人都在场,朱羽自己话中也似有挑战之意,已是插不上什么嘴,便也不再开口,只不过南宫灵已暗自提聚内力,悄做准备,万一有个什么危急之事便立刻出手相助,绝不能让朱羽受什么伤。沙漠则暗自估量眼下形式,看了一眼周元,恐怕真有什么事,也只有周元或是谢非出言才能够点份量了。那边周元显是感觉到了沙漠的目光,微微侧过头来朝沙漠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木空毕竟是少林寺的长老,虽是半路出家,并非自幼在寺中长大,但修习禅功也有近三十年了,方才激动之下出言讥讽,但此时一出场,便已即刻镇定下来,眼眉低垂,双手合什,轻念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木空大师。”既已达到目的能和少林长老打一架,朱羽也知道该收敛一下了,不可太过,得罪了整个少林寺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故脸上虽然还是带着些淡淡的坏笑,却是也合什朝木空躬了躬身,也不自称少爷了:“不知木空大师想如何考量晚辈的武功?”

    “既然朱少侠想讨教一下少林寺的武功,木空师弟,你就和朱少侠过几招,大家点到为止吧。”少林寺方丈木云大师大约已看出来朱羽自己便想比一比,否则不会如此言语中推波助澜,便出声道,不过此时毕竟是在少林寺,朱羽又是晚辈,便点醒木空须得把好分寸,令朱羽略微吃些苦头也就罢了。

    “呵呵,方丈大师,晚辈绝非想和少林寺为敌,只是心羡少林派的武功,想向木空大师讨教一下,绝无他意。木空大师,请恕晚辈无礼了。”朱羽再如何不知上下,也明白少林寺是得罪不得的,当年南宫雷便提到少林派身为武林第一大门派,七十二绝技扬名江湖,绝不可轻忽,此时朱羽如此一,便将自己从少林寺的对面脱身开来,只当是武林后辈向前辈请教武功了。

    在座的各派掌门人和帮主也都松了口气,既是寻常讨教,也无需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毕竟在座的心中都清楚,朱羽如此做派,必定是大有来历的,恐怕多半还和朝廷有关。既然如此清了,那便不是什么大事了,还可乘机见识一下少林派长老的武功,再看看朱羽的武功来历,何乐而不为?

    谢非和周元还有南宫灵等人也松了口气,既然只是两人讨教武功,便不怕朱羽会吃什么大亏了。

    不过在恐怕在座的无论哪一个人都百分之百地觉得朱羽向木空讨教武功实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定会吃点亏知道知道厉害不可。

    “尊方丈师兄法旨。”木空朝木云一合什,又转过来对着朱羽:“阿弥陀佛,还请朱少侠赐教。”

    “赐教不敢当。”朱羽又露出些嘻皮笑脸的猴样:“是晚辈向大师请教才是。少林寺佛门盛地,不宜动刀兵,就拳脚上请大师指教一下吧。不过我是晚辈,看来大师也不好意思先出招,那我就不谦虚了哈。”一番话得在座的各派掌门人面面相觑,这子实在是直得可以,虽这里是少林寺,木空又是长辈,定然是不会先出招的,不过这子如此直直地出来,一点也不客气,也总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听凭少侠吩咐。”木空只是低眉合什。

    “大师心了,我出招了。”朱羽轻喝一声,已是挥拳而上,却是一招武当长拳“气冲斗牛”。这武当长拳乃是当年张三丰所创,因招式简单,出拳有力,已是广为流传,可以武林中人刚学武功时都必定要学这套武当长拳,乃是江湖中最为普通最为常见的武功数路,朱羽使出此招,众人一点也不觉奇怪。只是朱羽内功既深,这一出拳拳带劲风,气势沉稳,却也不可觑,木空一招少林伏虎拳中的“伽叶巡山”挡了过去。

    朱羽又是一招武当长拳的“山门卸甲”,双拳往下一砸,木空则是一招少林罗汉拳的“青灯敬佛”,一手往上一架,左手却是横扫而至,朱羽又是一招武当长拳的“让道迎宾”侧身避过。两人竟就在这大雄偏殿之上,木空方丈主位之下,各位掌门人的两排椅子之间斗了起来。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地斗了数招,少林方丈木云大师见朱羽使的虽是江湖中最为普通的武当长拳,但拳势沉稳,身形凝重,将这套武当长拳直接明快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分明已是得了这套武功的精髓,心中起了疑团:“莫非这位朱公子是武当门下的俗家高手?”眼神扫了一眼武当掌门青峰道长,却见青峰道长也正朝木云大师这边望来,两人眼神一碰,青峰道长皱着眉头微微摇了摇头,示意朱羽并非武当门下弟子。

    正在此时,朱羽却已变招,已换成了华山派的“破玉拳”,一招“青石隐隐”,手腕灵动,柔中带刚,已深得这路拳法的精髓,这“破玉拳”亦是华山派的寻常武功套路,虽不如武当长拳一般江湖泛滥,但也广为流传,但在座诸人也均识得,见他使出这破玉拳的气势,又不由自主怀疑他是不是华山派的弟子了。

    只在转眼之间,三四十招已过,在座的各派帮主和掌门人是越看越惊奇。木空大师身为少林高僧,如今又是在少林寺中,又是对付一个晚辈,自然绝不会使出别派的武功,来来去去都是少林派的几路入门拳法掌法,只是由木空使出来,自与寻常少林弟子使出的威势绝不相同,不但拳路精湛,而且势沉力大,寻常武林中人绝难招架,眼前这位朱公子却在这短短时间之内接连换了五六家门派的功夫,虽然也都是入门功夫,但每一路都似乎已苦练十余年,深得其精妙,若是单看一路,简直就要怀疑是不是他本门的功夫,但这六七路拳法掌法使出来,总不能眼前这朱羽同时是这几家门派的弟子吧?可以,朱羽使的武功越多,在座的各派掌门人便越是糊涂,这位朱公子到底是何门派的少年高手?为何能精擅这么多门派的武功?究竟是什么来历?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