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开封行刺(10)

作者:枫叶满江
    朱羽听了更烦,白了南宫灵一眼,一抖缰绳,朝西驰去,沙漠二人连忙跟上。[书库][].[4][].[]

    天色渐晚,却并不见有何市镇,眼见得日薄西山,四处仍是光突突的并无人烟,朱羽有点着急,他可不想在这种秋风渐盛寒意日浓的晚上露宿在这河边荒郊野地里,那绝对是受罪不起的勾当。三人更是放马疾驰,好容易看到远处黄河岸边有几间房舍,黑暗中还透出隐隐的灯光。朱羽大喜,三人催马朝着亮光而去。

    行到房舍屋前,才发觉这居然是一家客栈,破破旧旧的几间木屋,稀稀疏疏的木桩子围了个齐人高的篱笆,篱笆门楣上挂了块已旧得发黑的木匾,上面几个歪歪斜斜的大字“黄河客栈”,朱羽回头朝沙漠二人笑道:“这家老板可真是有点脑瓜子,会做生意,在这黄河边上前后几十里独此一家,只要从这儿过的就跑不了肯定得到他这来歇马。”

    沙漠的声音冷冷地在后面响起:“一般来,这种地方,这种店,初看上去已有三四分黑店的模样了。”

    朱羽一惊,知道这沙漠长年办案,起话来决非毫无根据,再看这店,地处荒郊,方圆数里之内仅此一家,又背靠黄河,如若真是对客人劫财害命,只需打开后窗,将尸体往黄河中一扔,便可将所有痕迹消灭得干干净净,果然是处开黑店的绝佳所在。只是这沙漠也仅是如此一而已,如今大明朝初建才十几年,正是人心思定百业待兴的时候,比不得战祸横行的时节,要硬这店便是黑店也实在没有什么道理。只是无论怎么,出门在外,心点总不是什么坏事。

    朱羽哈哈一笑:“管他是什么店,总不能露宿外头晒月亮吧?再了,凭我们三个,还怕什么黑店?真要是黑店那才热闹呢,巴不得,正合我意。走了,进去。”翻身下马,牵马便进门。沙漠二人显然也是如此想,毫不迟疑地跟在后面也朝里走去。

    才进门便迎上来一个伙计模样的汉子,一肩搭着块毛巾,一手便来帮着牵马,道:“哟,三位客官?来了?要住店?店有上好的上房,酒菜热水,保管侍候得各位爷舒舒服服,里面请……客官把马给的就行,店后有马厩,好草好料……来,请,请,三位爷请……来喽——三位——”最后几声自然是叫给里边的伙计听。

    朱羽和沙漠对望着看了一眼,也不话,随着伙计便进了客栈。客栈堂屋里有点冷清,油灯下摆着三四张八仙桌,却没一个客人,三五个伙计模样的汉子来来去去,有些提着个大桶,想来是往客房里送热水。

    “掌柜的,一间上房。”朱羽把褡裢往帐台上一放。

    “来啦,一间上房,还请客官登记,三位客官只要一间房吗?”

    “只要一间,大点就成。”朱羽一边写一边问:“老板,这一带就你一家客店吗?”

    “是啊,客官,最近的客栈离此还有三五里,在官道边,这一片靠近黄河边,平日里便少有人来,只有我家一家客栈。”

    “这附近没什么人家,倒是个开黑店的好地方。”朱羽微笑着一开口,差点把后面的沙漠南宫灵听个目瞪口呆,哪有这么直来直去和人话的?

    “客官真会笑,店做的都是正经营生,靠着过往客官赚些糊口银子,朝廷有法度,哪能开什么黑店?那是要杀头的。”那掌柜的讪讪笑道。

    “好好好,开个玩笑,掌柜的别在意,那生意还好吗?”

    “唉,也就是勉强糊口罢,客人少,平日里难得有三五个客人,都是摆渡过河的,或是沿河游玩的游客……喜子,去,带客官到客房。”

    “来啦——客官请!”

    客房里很简单,昏暗的油灯下,除了一张八仙桌上摆了些茶壶茶杯,几把椅子之外,便是一张大炕,炕上摊着几床已不知用了多久的被子。朱羽哪住过这样的店?一进门便叫:“这……就是上房?”

    “回客官,咱们这里地方偏,比不得城里,这已经是本店最好的上房了。客官先将就将就,反正也就一晚。”喜子点头哈腰道。

    饶是朱羽历来随随便便,于吃饭睡觉从来不怎么在意的主儿,看着这房也是直摇头,只是这方园数里仅此一家,在这里总比露宿外头强,朱羽也只好皱着眉头不话。

    南宫灵从来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并没有大家出身的娇气,沙漠更是吃过不少苦,对他来住这种店已算是不错的条件了,自然均无话。

    三人才刚将行李褡裢放下,便听隔壁有女声:“伙计,给打盆滚滚的热水来。”

    “居然还有女客人?”朱羽觉得奇怪,心道:“这明明是个黑店,这女子岂不是羊入虎口?到时还得照应着点。”看一眼南宫灵,南宫灵微微一点头,看来也想到了这个。

    一会,喜子便送来了酒菜,朱羽正要动筷子,沙漠已一手阻住,取了银针,在酒菜米饭上一一试过无毒,才示意可以吃了。朱羽有点惭愧,这些雷伯早便教过,江湖险恶,人心隔肚皮,出门须万事心,所有饮食之物均须以银针试过方可入口,自己却总是忘记。再看看南宫灵,一直端坐不动,平静地看着沙漠银针乱试,显是在门中早已多方教导,并未忘记。

    让他们些许有点奇怪的是,酒菜中并无毒物。想来这黑店别有毒招谋害客人。

    三人也不以为意,叫伙计打过水来洗漱完毕,和衣并卧在炕上,吹灯入睡。

    不出所料,至半夜时分,朱羽感觉到有一丝极为细的响动,顿时清醒过来,睁眼一看,旁边的南宫灵也正睁着眼睛看着他,示意他朝窗口望去。只见一道淡淡的影子投在窗纸上,窗纸已被截破一个的窟窿,伸进一根管子,一股淡淡的白烟从管子里飘出来,慢慢飘散消失在屋里,过一会屋里便生起一股淡淡的香气。

    “好子,学那只花蝴蝶呢?这帮王八蛋,在本少爷面前弄这个玄虚,这不在鲁班门前卖你的大砍柴刀吗?”朱羽好气又好笑。转头看看沙漠,也早已醒转,正取一块湿布捂着口鼻,又抛过来两块,布上一股的茶水味。

    朱羽摇摇头,他修习易气养生诀,并不怕此等迷香。南宫灵也不要,内功修到一流高手境界,屏住呼吸顿饭工夫只能算儿玩意而已,用不着捂什么口鼻。

    朱羽悄悄下炕,慑手慑脚地躲到门后,等着贼人动作。

    只见一只匕首伸进门缝,拨了两拨,已无声地将门栓打开。正是那个伙计喜子提着刀轻手轻脚地进门,才进得两步,黑暗中看到床上只有两人,而且居然还是坐着的,一愣,突然回身,眼角刚撇到身后门正悄悄关上,便已被朱羽无声点倒,顺手再封了哑**。

    朱羽暗暗一笑,正待招呼沙漠二人起身,突听得隔壁响起叮叮当当的声响,显是兵器相交的声音,看来隔壁那女子也是身有武功之人,已与店中贼人交上了手。

    朱羽等登时放心,也不声张。三人便躲在房中透过门缝看热闹。那喜子倒在地上,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不明这三人要干什么,又出声不得,急得额上一股股青筋暴起。

    “老大,快来帮忙,点子硬不好下手!”听得门外男声喊叫。

    “敢打你姑奶奶的主意,你们找错人了!今天姑奶奶把你们这帮毛贼收拾了,免得再祸害别人!”又是一声怒喝。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