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开封行刺(5)

作者:枫叶满江
    朱羽略思索片刻,把折扇取在手中,昂首便往店内走去。[书库][].[4][].[]南宫灵二人莫名所以,不知朱羽想干什么,却也只得趋步跟上,进了香烛铺。看朱羽三人入来,气色不俗衣貌不凡,张万福不敢怠慢,亲自上前招呼。

    朱羽在内宫中多年,若是正经起来,举手投足言词谈吐自有一番大家气度,只是和平日里的赖皮相大不相同,倒似足了一位大户人家的富贵公子,看得沙漠二人几乎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人居然便和平日里一脸嘻皮笑脸贪玩好动从没个正经的朱羽是同一人,心中暗笑。朱羽斯斯地和那张万福只是来看看转一转,要他不用招呼他们三人,自去忙自己的生意,那张万福有点迷糊,却也遵言自去做别的事,任他朱羽三人在铺中四处乱看乱瞧,伙计们在张万福的招呼下也无人来打扰他们。

    朱羽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张万福搭着话,他在皇宫内的那种深潭中生活多年,那皇城内宫个个勾心斗角,是个话间下绊子设套子斗机锋最厉害的所在,那张万福哪是他朱羽的对手?一扯一扯不知不觉地话题就转到张万福那宝贝女儿身上,张万福年过五十而无子,仅有这么一个掌上明珠,不但容貌沉鱼落雁,连采也是极为出色的,在开封城内大有声名,张万福整个就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实在是一块心肝宝贝肉儿,一起她自然引得张万福满心的自豪和高兴,虽嘴里谦虚,但满脸堆着的笑却显出其实在是把这个女儿爱到了极点。到高兴处,张万福干脆停下手里的活,把朱羽等三人引入店铺后面的内院厢房中,叫下人端上茶来,和三人坐下聊起来。南宫灵和沙漠任朱羽一个人神吹,他二人干脆不话装哑巴,只是坐在那儿暗暗打量内院的格局。

    朱羽又故意问起张万福给女儿找婆家的事,张万福他的宝贝女儿旧年曾出过一个上联在店中,以求下联,一年多以来有多人都试着对过,但总是没找到最为满意贴切的下联,问朱羽是否愿意一试。朱羽对对联一道本来就颇有偏好,连忙让张万福取出。那张万福从内屋取出一张红纸,只见纸上一笔清新隽秀的钟王楷,显是那张家姐亲书,写着:

    “香烛店,点香烛,香烟绕着烛灯乱。”

    朱羽右手折扇轻拍着左手掌心沉吟半晌,忽道:“有了,我就对:杏花林,淋杏花,杏蕊开处花影香。”

    那张万福大喜,起身施礼道:“真乃绝对,更绝的是女名正是杏儿,真是天衣无缝。朱公子果然学富五车,少年俊才,只不知朱公子是何方人氏?年岁几何?可曾娶亲?不知可否见告?”

    朱羽心道不好,敢情这对子是张家姐选婿的头一关,赶忙道回礼:“不敢不敢,子乃京城人氏,今年二十有一,家中已订有一门亲事。”

    “哦——”那张万福一脸失望,失神地坐回椅子上。

    沙漠等二人自然明白了怎么回事,知道朱羽的底细,听那朱羽自己已订了亲,撒起谎来一本正经脸都不红一下,心中实在是快笑破肚皮了,只是强忍着把脸憋得半红。

    朱羽自知不妙,赶紧向张万福告辞。

    出得店来,转过两个街脚,南宫灵和沙漠二人对望一眼,终于笑了出来,南宫灵道:“朱兄,我们真是服你了,能能吹,把人家弄得个云里雾里,还给自己平空编了个媳妇出来。”

    “屁,你们懂什么?若不是我这么一胡弄,你们能到内院里看看?还不快谢我?”朱羽得意道。

    “这倒是实话,南宫兄,今日若不是朱兄办法好,我们还真没法进到里面瞧瞧,光看外头究竟没有现在清楚,连张家姐的绣楼所在都知道了。”沙漠也赞同朱羽。

    “嘿嘿,是吧?若不是少爷我脑袋瓜子灵,有意却似无意地这么随口一问,那张万福能随口把张家姐的绣楼指给咱们看?”朱羽大感得意。

    “行了,我们再四下看看,回客栈再仔细计议一下,初十夜里开始,在附近猫着,等着那两只兔子撞过来,他娘的,看我不把这两只**兔子炖……。”朱羽正兴奋地着,突然眼睛朝着右前方向看去,呆了一呆,没继续往下。

    “怎么了?朱兄?”南宫灵问,他正对着朱羽,自然不知道朱羽在自己身后看到什么。

    “没事没事,只是看到一个人的影子有点面熟而已,已经不见了。”朱羽摇摇手,续道:“……反正那两只兔子我看他们往哪跑!?”

    “那,如今我等再往哪?”沙漠也不多问。

    “行了行了,跟昨天一样,找地方玩玩去。也难得来这开封城一趟,总得逛个够本,别白来啊。”朱羽满不在乎道,心中却在想:“刚才那影子是谁?从旁边看怎么好像那个臭丫头?今天倒穿了身翠绿的衣服,还装模作样戴了个帽子,嘿嘿,你以为少爷我认不出你了?她怎么也到这开封城来了?那个离也不见,是不是认错了?”

    朱羽正瞎自琢磨,沙漠打听了路,三人又朝近处的重阳观走去。那重阳观乃为纪念在这开封城内传教且终逝世于此的全真派创派祖师王重阳而建,朱羽对道家的随性自然的宗旨极为认同,且修习的《易气养生诀》也是道家的无上先天神功,自然对道家有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来此开封城,实是应该来这重阳观上炷香,拜拜这位道学前辈,武林高人。

    当晚,朱羽三人在客栈画下张家四周的房屋地势图,细细推研一番,接下来两日又是日间四处游历赏玩,抽空又到张家附近转转,回客栈再计议,终是拟了一个较佳的设伏方案,自此满心地等着初十晚上到来。

    好容易等到初十,才用过晚饭,天尚未黑,朱羽便开始收拾穿戴,将雷霆剑围在腰间,还取了日间买的几块大黑布,自取一块系在头上蒙上脸,只留下两只眼睛在外头。这是沙漠提议的,他们去抓那两个定是武林中人的**贼,自有一番打斗,许会惊动百姓,若是擒下**贼还好办,若是引起误会,又给人看到面孔,以后会多一层麻烦,故此蒙面而行。朱羽本来自恃有金牌在身不以为然,但南宫灵也赞同沙漠的意思,他也只好随他们一样蒙上黑巾。

    看到朱羽如此急切地换好衣服蒙上面巾就想走,南宫灵笑道:“朱兄不必如此着忙,现一更都未到,我等二更才走呢,先喝杯茶如何?”起身作势给朱羽倒茶。

    朱羽讪讪一笑,又取下已蒙好的面巾,知道自己贪玩巴不得早点出去,只是此时街上还行人正多,前几日便商定了二更再走,自己实是性急了些,只好耐下性子坐下来。

    要这朱羽老老实实坐在屋里等实在是不容易,只见他一会站起一会坐下,一会又在屋里踱着步转圈子,茶也不知道喝了几杯,看得沙漠只想笑。终于等到沙漠二人也开始换衣,三人结束停当,略等片刻,便听二更更响,悄悄打开临街窗户一看,果然黑漆漆一片,楼下街中已是灯笼全灭,悄无一人。

    三人互相看一眼,点点头,再打开另一边的窗户,窗户外便是隔壁店铺的屋顶,三人轻轻跳出窗外,南宫灵在最后,回身轻轻凌空一掌,灭了屋里的油灯,再心地将窗户关上,展开轻功,便从各户瓦顶上飞身向城西而去。

    开封城并不大,不过一袋烟功夫,三人便已靠近张家院落。只见四周漆黑一片,月亮也不见出来,阴沉沉地天色,这对朱羽和南宫灵来,他们身负一流内功,黑夜中视物根本不在话下,只需有丝毫光亮,对他们来便如白昼一般,对沙漠来却有些难,只是他长年办案,也早已练出一双利眼,虽并无朱羽二人般视如白昼,却也并无大碍。

    三人找到那高高的张家姐所居的绣楼,各挑了一处隐密屋面伏下,各距绣阁三丈左右,这是他们早已计议好的,自是默契,各寻自处,单等着那两个**贼上钩。

    屋顶上空旷无遮,如此寒风中才呆得不到半个时辰,衣物面巾俱已变得冰冷,只是朱羽身怀养生诀内功,平日里一股从丹田中自然涌出的温热之流周转全身,根本不畏严寒,但还是让他从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两只死兔子,让少爷我替你们蹲屋顶喝西北风,逮着了少爷我让你们好看,把你们吊起来吹他七天七夜,冻死你们这两只采花兔子!”

    忽然南边一阵细细的轻轻脚步传来,朱羽一凛:“来了!”悄悄回头探身一看,果然,四五十丈外只见两道黑影急朝这边飞奔而来,只是那身形速度比之朱羽和南宫灵实在是差得太远,比之沙漠也不过稍强而已。朱羽又赶快伏身低下了头。

    只见那两人渐奔渐近,不过脚步落在屋面上的声音还是很轻,显是轻功不弱,不久便到了那张家姐的绣阁窗边止步停下。

    朱羽在黑暗中暗暗打量,那两人也是身着黑衣,只不过并不以黑巾蒙面,一个稍高的留着几分长的八字须,另一稍矮之人则是白面无须,和海棠姑娘两人所的形貌完全一样,心知便是这两个伤天害理的**贼。

    [就 爱中,92中,9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