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中卷 瞒你,只为在一起 第213章 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作者:大毛YY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卓宁因为有些事要到部门的档案室去找寻着某些资料,可是在她翻阅资料的時候,却听到一排排的档案柜后传来文件掉到地上的声音,她皱着眉头,抱着手中的文件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当卓宁走到倒数第三排柜子那時,见到有位女职员低垂着脑袋,好像很难受似的跪坐在地上,嘴里時不時的飘出几声细微的痛苦的呻?吟声......

    卓宁看着那人,认出这个人是那个职员,她急忙将手中的文件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皱着眉头快步走了上去,焦虑不安的在她的身旁蹲了下来,伸手拨开她身旁那几份厚重的文件夹,担心的急切道"小姐,你......你没事***1543;?"

    "部......部长?"职员冒着一头的虚汗,双手环着自己的身子,听到耳边传来的温柔嗓音,她忍着疼痛,皱着眉头微抬着头,看着身旁一脸着急担心自己的人,看到眼前的人居然是卓宁,她有些惊讶,她......她怎么在这?

    "你怎么样,是不是摔伤了?"

    卓宁看着身旁的文件,边猜测着边将职员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没见到有外露的伤势,但看到她痛苦不堪的表情,她很是担心,皱着小脸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谢谢部长的关心?"职员淡淡微笑着看着很是担心自己的卓宁,心里有一丝暖流在游走,她有些感动着,但是想到自己的现状,她还是忍了下来?

    "你......"

    卓宁焦急的看着这一脸强忍痛苦的职员,看到她身上的西装,她有些疑惑着,香港现在算是已经进入了夏季,卓氏现在都已经将中央空调打开了,虽然办公区域是挺凉快的,但是档案室这是密封的,也没有通空调,卓宁她自己现在穿一件单薄的中袖白色衬衣都感到有些闷热,更何况这个职员穿这么厚实的冬装西服呢?难道她不觉得热吗?

    在卓宁灼热的审视眼光下,职员有些紧张不自在的拉了拉西装外套的袖口,像是想掩饰些什么东西?

    卓宁看着职员的小动作,突然看到她袖口里的肌肤那一抹微小的异样颜色,她一把抓着她的手腕,还没等她干些什么,只听到职员突然痛苦的惨叫声......

    "啊......"

    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卓宁急忙松开手,小心的看着职员,心想着,她......她刚才好像没有怎么的用力,怎么她就痛苦成这样,卓宁她有些不信邪,伸手轻轻的伸向职员的袖口,在职员抗拒的目光注视下,她轻轻的拉开她的西装袖口,看到眼前这令她震惊的一幕......

    只见职员这一条白嫩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横七竖八无规则的红色痕迹,这些红痕颜色深浅不一,有些痕迹甚至严重到还冒着淡淡的血渍,而这些痕迹在她白嫩的肌肤上很是显眼,甚至没有一块肌肤是完整的......

    卓宁强忍着心里的震惊,她颤抖着小手想轻轻触碰这些红痕,但是手怎么都不敢往下伸......她看着眼前这个娇弱的职员,她难忍心中涌现着那一丝丝的恐惧感,微微颤抖着语调质问?

    "这些伤......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你怎么......"

    "是我自己摔伤的......"职员听着卓宁的问题,眼神因为害怕某些事而顿時有些闪烁不定,不敢看着卓宁眼睛回答着?

    "你说谎......"卓宁没等职员说完,立即严厉反驳着,卓宁动作轻柔的抓着她的小手,深怕再次弄疼她,认真的说着"你告诉我,到底这些伤是谁弄的,我帮.....”

    “没用的......”职员神情布满哀伤的说着,像是想到些什么,神情又暗淡下来?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没用呢?你不告诉我,我就马上报警,这一切都交给警察处理?"卓宁厉声威胁着,她是不会允许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的?

    "部长,不要逼我,不要问了好不好?"职员听着卓宁的警告,她强忍着心中的酸楚,用着乞求的目光,哀求的语气对着卓宁,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成为别人的笑柄?

    "好......那我不问?"卓宁看着职员的眼神,听着她可怜兮兮的语气,她有些不忍,伸手抹掉脸上滑下的泪珠,看了一下手表,焦急道"那......那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你这样下去伤口会感染的?"

    说着,卓宁想动手扶起职员,可是她却一把推开了卓宁的小手......

    "部长,真的不用了......我真的没事的?"职员很是感谢卓宁对自己的关心,可是,她知道这些伤要是到了医院,到時候医生肯定也会问,甚至会招来警察的询问,她不想,也不敢......

    "你......"

    卓宁气愤的瞪着这个好像这件事与自己无关的职员,她很讨厌她的这个态度,她卓宁不是笨蛋,不用她说她也知道这是被人拿东西抽打的,她现在这么的袒护这个人,想必这个人肯定是她熟悉甚至是家里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爱管闲事,她是自己的手下,她不在乎别人怎么想自己,她就认为人与人相识就是老天赐予的一种缘分,她当他们是她的朋友,工作上的好伙伴......

    "部长,我......" 职员害怕的看着一脸气愤的卓宁,红着眼眶胆怯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她不敢直视卓宁的眼睛,她怕自己会忍不住......?

    卓宁狠狠的瞪了职员一下,既然人家都不愿她管,那她走还不行?她刚想转身离开,余光不经意再次看到她手臂上的那一堆令人心痛和不安的淤痕,她看着都觉得好疼,更别说职员了......想到这,卓宁一下就没了怒火,她深呼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又再一次蹲下身子,轻柔的放缓着声调对她说着"好,我不问我不说,你先起来好不好?"

    "部长?"职员不知卓宁想干些什么,但是见到她还是这么关心自己,她......她傻愣愣的看着她,看到她眼里有着对自己的心疼,她心里充满了内疚感,她甚至有些不敢直视卓宁?

    "先起来?"卓宁不想多说些什么废话,动手轻柔的扶起地上的职员,慢慢的将她扶到档案室的沙发上,她温柔的继续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部长......" 职员话还没说完,卓宁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她要去哪?。

    过了没几分钟,只见卓宁一手抱着一个塑料箱子,一手拿着一杯东西走了进来,她将东西全都放到沙发前的矮桌上,转回身走回去将档案室的门反锁着?

    "部长......" 职员看着卓宁的举动,有些不解的叫着。

    "你不想去医院,也不和我说原因,但是你现在总该先处理你身上的这个伤口***1543;,再拖下去等下留疤了就不好看了?"卓宁想着之前子杰说她身上没有一丝的疤痕,就连那次斗歹徒的那条疤痕也没有留下,她就想着女生不应该留疤痕的,又想到卓氏在每个部门那都设有一个小药箱,所以她这才跑了出去......

    卓宁将那个马克杯递给职员,一脸温柔平和的微笑,想缓和这里有些压抑的气氛,柔声说着"我一早来档案室就看到你,就猜想你应该没有吃早餐,刚才我出去時顺便冲了一杯牛奶给你,你先将牛奶喝完垫垫肚子,我先看一下药箱里有没有合适你的药物?"

    "部长......谢谢?"

    职员对于卓宁这些贴心的举动,内心都被大大感动着,她强忍了很久的泪水就这么的流了下来,颤抖着双手接过卓宁手上那杯冒着热气的牛奶,边喝边看着身旁的卓宁,她何德何能得到一个昨天还算是陌生人的人这么贴心的照顾?她静静的看着一旁认真的卓宁,只见她动作轻柔的翻寻着小药箱里的药品,找到合适的,她还仔细的看了一下生产日期什么的,看着这些,她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正好有一瓶医用消毒水,还有一支祛瘀消肿的药膏?"卓宁开心的拿着它们,像是献宝一样转身看着一旁沉默的人,看到职员不知怎的已经泪流满面,她心疼得一下不知如何是好,她抓过口袋里的一包纸巾,帮她擦着脸上的泪水,担忧的说着"你的伤口很疼呀?"

    "不是......只是......"职员捂着嘴巴,失声痛苦着?

    "你别哭呀?"卓宁有些急了,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才好。

    "部长......你对我为什么这么好?"职员有些不解的哭着问着。

    "呃......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的,但是我当你们是我的朋友。"卓宁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傻兮兮的笑着?

    "部长......" 职员看着一脸单纯的卓宁,知道她说这些话都是认真的真心的,她心里又是一阵大大的感动?

    。"好啦,私下你叫我宁宁好了?"卓宁拧开消毒水的瓶盖,拿着棉签面对着职员,微笑道"我现在帮你上药,你忍着点,也许会有点刺痛的感觉?"

    卓宁想着那次自己受伤時的疼痛感,至今还是有些记忆犹新,谁叫她天生怕痛呢?

    职员没有说话,她放下手中的马克杯,动手有些困难的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再伸手解开里面的白衬衣的纽扣......

    "你......"

    卓宁拿着药水,有些不解的看着职员的举动,纳闷着职员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玩起"脱yi?舞",虽然同是女的,她还是有些忍不住害羞的想别过小脸。但当她在解开她那件白衬衣的第3颗纽扣時,她余光不小心看到她胸前的肌肤,吓得急忙将小脸转了回去......

    只看到职员胸口上的肌肤和手臂上的那些真是有过之无不及,那里根本就不像爱yu后的痕迹,倒更像被人狠狠虐#待后的......

    "小你......"卓宁捂着自己的嘴巴,看到这些,轮到她自己忍不住失声痛哭着,这怎么会......

    她一身的伤,是谁这么的残忍,对一个弱女子下这么狠的毒手......

    "宁宁,我可以告诉你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你要保证不要告诉任何的人?"职员看着卓宁,认真的说着,眼里更多的是乞求着,她很想找人诉说,再不说的话,她怕自己会坚持不下去,甚至是做出什么傻事来?

    "嗯......"卓宁哭着点着头,答应着她的请求?

    "这些伤是我的老公弄的?"听到卓宁的答应,职员深呼一口气,想着这一切,神情有些过于平静的说着,像是在诉说着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他?"卓宁脑子里闪过一个有些模糊的身材矮小,但是长得很斯文的男子,不解的,更多的是不太相信的,"他......怎么会?"

    她记得那次职员的婚礼她也参加了,看到那个人对职员爱护有加,怎么就......

    "不说你,连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这确实是真的,你之前也应该知道我这个婚姻是我爸妈给我定下的***1543;,我在这之前有个很亲密的男朋友,我什么都给了他,但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我没有能和他走到最后。而我妈妈却对我的老公说我没有过任何的男姓友人,之后在新婚夜,他要我的時候发现了真相,就认为我骗了他......"

    "可是这不关你的事呀,是你妈妈......"卓宁听着,有些气愤的忍不住插嘴说着?

    "对,我也是这么和他说的,他当時就原谅我了?"职员深呼一口气,眼里开始浮现着某些恐怖的画面,她的双眼渐渐被恐惧的神情布满着,她继续道"后来好几次,应该是我晚上睡觉做梦说梦话,叫着我前男友的名字,甚至是......的時候,我都是叫着他的名字,以至于他开始认为我对不起他,一直查看我的短消息,邮件,这些都算了,他找不到任何东西......他甚至开始拿东西打我......"

    "你为什么不报警,这些你随便一项都可以离婚......"卓宁哽咽着,激动的说着,她现在恨不得将那个人打一顿?

    "我想过,但是我离婚又能怎么样?我最爱的那个人已经离我而去,我......我已经回不去了?"职员捂着双手捂着小脸,想到每天都会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那个人,抑制不住心痛,哭起来?

    没有了他,心也没有了,剩下的她,也只是躯壳而已?

    "你可以找回他,跟他说清楚一切事情的真相,他一定会原谅你的,你们也就可以重新开始,而且你不结束这个事情,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卓宁激动得有些控制不住的提高了自己的语调。

    "我知道,但是他已经离开了,去了哪,我都不知道......”

    “你......”

    那一瞬间,卓宁不知怎么的,她突然说不出话来,她有些理解职员现在的心情了,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如果是子杰不要自己了,她也会很绝望,就像那一次在加拿大一样?

    “而且我觉得自己好脏,我已经配不起他了......"职员说着,想着那个人用的对待自己的那些手段,她甚至有些嫌弃的拿着衣服擦着自己的身子,好像上面有好多好多的脏东西一样?

    "你不要这样......"

    卓宁回过神看到职员那个疯狂的举动,吓得急忙出手阻止着,她身上的伤痕已经很恐怖了,现在被她这么一抹,有的肌肤甚至已经在那出了血水......她抹掉脸蛋上的泪水,看着职员身上的那些伤痕,忍着浑身的恐惧和颤抖,认真而坚强的说道"你别说了,我现在先帮你上药?"

    "嗯?"

    卓宁拿着药水边轻柔的帮她涂着,边看到职员的小身子忍不住的颤抖着,只见她死死的那嘴咬着手上的衣服,强忍着身上的刺痛,坚持着......看着她这个样子,卓宁忍不住又留下了眼泪,她耐心的劝说?

    "小,你真的还年轻,不要这么的悲观,大好的人生还在等着你,这样的生活是进行不下去的,你......你离婚***1543;,一切都从头开始......作为你的上司,你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再次受到伤害,他这么对你,是违?法的,你可以告他,我卓宁一定会尽全力的帮助你的?"

    职员听着卓宁的苦口婆心的劝说,她沉默着,可是眼泪水也还是不停的流着,她还有未来吗?他都不在自己的身边了......

    过了好一会儿,卓宁才帮她将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消毒完,上好药,幸好这个药膏是有清凉消毒的作用,要不然......

    "不瞒你说,我有个好朋友她最近也被她的妈妈逼着她嫁给她妈妈帮订下的亲事那人,她现在很是烦恼,而今天我听到你所遭遇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

    卓宁动作轻柔的帮住职员穿回衣服,她现在心里对于刚得知的事情很是震惊而不安,她很怕这件事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不要,千万不要嫁?"职员听到卓宁的话,顾不上身上的衣服,激动的抓着卓宁的小手,认真道"告诉你的朋友,千万千万不要嫁,因为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是不牢固的,更何况一个女人根本就不愿意将自己交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何必呢?不要为难自己了?更不要伤害自己?"

    "可是,那是她的妈妈,她不想伤害她,可是她又不知怎么拒绝呢?"

    那是她的妈妈呀?虽然对她很不好?但是,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不管怎么样,都要拒绝到底,告诉你的朋友,不要傻了,父母虽然很重要,但是自己的未来是自己的,不要亏待自己。宁宁,听我的,你将我今天的事告诉你的朋友,告诉她事态的严重?"职员很认真的叮嘱着卓宁,她不希望自己的悲剧在别人身上继续重演着?

    后来,卓宁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的回到办公室,一回去,她就将自己关在了里面,整个人蜷缩在办公椅上,因为她肚子的一个劲的疼痛,也因为这是她想事情時,最喜欢的一个姿势?

    她想着刚才发生的,听到的,看到的一切一切的事情。

    她现在要怎么办?她不想重蹈职员的覆辙?

    她的什么,一切的一切都给了子杰,她不后悔,真的......她不要嫁给那个陌生人,她不要别人碰她,她只能给子杰一个人碰她,她......

    可是,她已经郑重其事的拒绝过黄岚了,但是现在想到黄岚昨晚那个强硬的态度,她不知她会使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或者子杰......

    她要怎么办?

    '宁宁,要不你和子杰商量商量?他也许会给你不一样的答案呢?'

    子俊的话突然飘到了她的脑海中?

    杰?

    对,杰,我要告诉他这件事,他这么聪明,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他一定会帮自己的......

    而且他这人这么的霸道,这么的强势,他肯定不会希望自己被别人碰的,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嫁给那个人的?

    想着,卓宁有些慌张,有些激动,甚至有些看到希望曙光的兴奋,抓着桌上的那台手机,拨着子杰的电话......

    ***

    今天第一更,上面是真人真事,发生在我朋友的朋友身上的,因为这件事,那个女的离了婚之后这几年一直在国外流浪,不管她父母怎么的劝说,她都没有再回来,只是每个月寄回一笔钱,再电话跟弟弟报平安,只是这样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