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中卷 瞒你,只为在一起 第196章 她要怎么办?

作者:大毛YY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喂......"

    "老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怎么你的声音听起来这么有气无力的?是不是生病了?"子杰将车拉好手刹,听到卓宁有些虚弱的嗓音,他微皱着眉头,看着方向盘,担心布满他的俊脸?

    "我没事拉?"

    卓宁听着手机里传来子杰急切的担忧的嗓音,顿時感受到了他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温馨关怀,甚至她难受了一整晚的心瞬间被一股暖流包裹,想象着他现在脸上出现的表情,她唇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着?

    "不准骗我?"子杰闷闷的说着,冷冷的开口严厉道"快点乖乖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了?"

    "没事啦,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卓宁听着,脸上露出柔柔的笑容,她边打着电话边拿过那杯奶茶,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她才不会怕他那装出来的语气呢,她知道这是子杰心疼她的方式,所以她才不会在意全文阅读。她发现就和子杰聊了这几句,她郁闷了一晚的心情正在开始慢慢的被疏通着,至少她现在脑子里不会一直在纠结着这件事,怪不得刚才子俊要自己好好和他聊聊,原来他也知道子杰是自己的灵丹妙药呀?

    想着,卓宁得意的笑了起来?

    "没事的话为什么睡不好?"子杰靠在车椅背那,他认识卓宁这么久,她睡眠质量怎么样他会不知道?她失眠的次数少得可怜,十根手指都用不完,所以他才不相信卓宁这个蹩脚的慌话呢?

    "哎呀,2个小捣蛋昨晚和我一起睡呀,而且今天我要开一天的会议,都是我这边主持,这是我第一次主持部门会议,难免有些紧张啦?"

    卓宁苦笑着,她真的没有欺骗子杰,这些也都是事实,只是她说出来的事都是小事,大事,她......

    要不要和他说呢?。

    想到这,卓宁皱起眉头,纠结着,考虑着?

    里己开为。说?还是不说?

    "什么?你居然让那2个小的和你睡?"子杰听着,突然气愤的大叫着,那可是他一个人的福利,怎么就......

    "很......很奇怪吗?"卓宁被这一声大吼给吓了回来,郁闷着,对于子杰的大吼有些无语,这多大的事呀,用得着这样吗?

    "我就不给......"子杰想着那个画面,心里闷闷的,嘟囔的开口说着?

    "你......你不是连这个醋也吃***1543;?"卓宁听着子杰那细微的嘟囔撒娇声,有些难以置信的问着,想着他此時的表情,她突然没好气的笑了起来?

    "我没有?"子杰急忙一口否认道,听着卓宁欢乐清脆的笑声,他整个人忍不住放松下来,但是他绝对不会承认他吃2个小朋友的醋呢,这么丢脸的一件事,打死他不都不承认?

    "杰,他们还是孩子?"卓宁听见那边回答完3个字后,就开始沉默着,以为某人正在闷闷的生着气,她急忙收起笑声,微笑道。

    "孩子又怎样,就是不准?"子杰说完,开始有些后悔了,他一脸的郁闷,甚至有些气恼,因为他这么一说,不是变相的承认自己吃2个小捣蛋的醋。

    "好啦,我不逗你了,怎么这么早打电话给我?你不是要上班吗?这么空闲?"卓宁和子杰聊了一下,心情好了许多,拿过桌上的那半个牛肉火腿三明治,又吃了起来,嗯,现在这个东西好吃多了?

    "我一早起来就感觉心里一阵一阵的闷闷的,慌慌的,我害怕你出什么事,所以......所以就想打电话过来确认一下,让自己心安一下,也想听听你的声音?"子杰温柔的说着,他今天一大早起来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哪不对劲又说不出来,以至于开车去公司時,还因为自己不在状态还差点撞车,所幸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是心里的烦闷还是存在,有些愈演愈烈的势头,甚至有些莫名的心慌意乱,所以他不放心,打电话给卓宁想确认一下,好让自己放心?

    "杰,谢谢......"卓宁听着,整个人愣了一下,心被子杰的话,弄得软软的,暖暖的,眼眶瞬间有些微红,她温柔的微笑着说着?

    这是不是相处久了的人之间的心灵感应呢?她觉得是,也确定是?

    "你说什么?后面的我没听清楚?"子杰微皱着眉头,不解的问着?

    "没呀?"

    "宁宁,你不老实?"

    "哪有,我......"

    这時,办公室的门被人敲着,紧接着一个人扭开了办公室的门,微笑道"部长,10分钟后在大会议室开会?"

    "好?"卓宁微笑点点头,看着已关上的门,突然想到一件事不满叫了起来"都是你啦,害我开会文件都没看完,等下开会我出糗怎么办,你这个大魂淡?"

    "安啦,没事的,我老婆这么聪明,肯定可以应付自如的?"子杰原本还是有些疑惑,但是听到那个第三者的说话声,所有的疑惑都瞬间粉碎了,他笑着鼓励道?

    "你说得轻巧,出糗的又不是你,我不和你说啦?"

    "你不给个吻别呀?"

    "吻毛呀吻,一边去?挂了?"

    说着,卓宁将手机挂了,扔到一旁的办公桌上,一边焦急的打开那份厚实的文件,一边烦闷的咬着三明治,想着她昨天上班時到底看到哪了?

    卓宁完全没有感觉到,她已经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工作上,不再想那件乌龙的亲事了?

    过了一会,卓宁抱着手中的文件走进会议室,看着眼前坐得满当当的一片人,她忍不住身子哆嗦一下,强装镇定的走到空着的那个位置。卓宁的助手小潘见卓宁走了过来,他跟她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他已经调试好投影仪以及其他一些辅助设备,然后让出位置,抱着笔记本做一边记录着?

    这時,卓宁刚刚落座,会议室的灯被人关掉了,她头皮发麻的感受着四周围的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她深呼一口气,双眼看着眼前手提电脑里自己制作的既陌生又熟悉的开会内容,她硬着头皮,开始这次会议的议程。

    随着時间的分分钟推移,卓宁讲着,慢慢开始进入状态,最终2个多小時后,她的会议总结暂告一个段落,这不代表会议的结束,后面的内容是部门人员就这次开会内容各抒己见的讨论時间,所以,这只是中场休息的時间?

    见休息了,大家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活动一下筋骨,卓宁伸手接过秘书递来的柚子茶,一脸孩子气的闻了闻这个茶的清香,紧绷了2个小時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可是,她现在好困呀,因为刚才集中精力主持着会议,可是一闲下来,整个人就有些困乏,她还真不适合熬夜呢,今晚一定要好好睡个觉?

    卓宁闷闷的想着?

    "各位,我有件事想说一下?"突然坐在角落的一个职员一本正经的开着口,说着?

    "现在是休息時间,你说呀,大家都听着。"坐在她对面的职员拿过手中的咖啡,边说边喝着?

    大家也都停下手中的事,纷纷用好奇的目光转向了职员,大家都疑惑到底是什么是这么的神秘又这么严肃?

    卓宁将目光望了过去,有些好奇她要说些什么?

    职员看着大家的表情,微微笑着将怀里的一个布袋放到了桌子上,里面露出红红的一打东西,"这周是我结婚,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

    说着,她一脸带笑的解开捆着包装绳的喜帖,按着名字顺序发到部门人员的手中?

    “切,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某个八卦的男职工有些无语的说着,真是有些在浪费他的表情

    "你怎么说话的?这可是人家的人生大事呢?"一个中年大姐拿着手中的文件敲着那个八卦男的脑袋,教训道?

    "谢谢?"卓宁微笑接过喜帖,看着里面的内容,说句真的,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专门署名给她的喜帖,像之前小慧,可仁结婚,她根本都没有收到喜帖,就糊里糊涂的上战场了,今天看着这张喜帖,她还真有些小兴奋呢,回去她打算发微薄纪念一下?

    "咦,怎么这个男的不是你男朋友的名字呢?"一位跟着职员玩得很好的同事看着手中的请帖,看着上面的男方的名字,有些疑惑的看着职员说着。

    职员刚刚将手中的请帖全部发完,刚想回座位,听到那位同事的话,她吓白了脸,伤心的神情立即在她脸上显现着?

    在场的人听到那个人的话,都好奇的看着职员,但看到她的表情,大家都沉默了?

    "算了,你......"刚刚问话的那个职员惊觉自己好像戳中别人的伤心处,赶紧打模糊,想要掩饰过去,但......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因为都过去了?"职员苦笑的看着大家,淡淡的笑着"我上周已经和之前那个男朋友分手了......?"

    "上周?"某个八卦男听着,突然大声惊呼,双眸里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职员,这才分手几天呀,就和别的男人结婚了?这也太神速了***1543;......

    "为什么,你们不是已经交往了很多年了吗?我记得你说过从大学就开始了,怎么就......"那位了解内幕的职员不解的问着,对于她的做法很是不理解。

    "不为什么,爸妈不喜欢他,我也是最近这段時间才知道自己有一段小時候就定下的亲事......然后爸妈就硬逼着我嫁给这个和我定了亲事的男人......"职员无奈的苦笑着,虽然这是她的私事,但是她憋了这么久,今天有人问起,她忍不住说了出来,希望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

    "这什么年代了,还流行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位中年大姐激动的叫嚣着,气愤道"你也太傻了***1543;,你这样就答应了你的父母?"

    "你就因为这个和你的男朋友分手?你们交往很久了?"有个男职员有些不赞同的说着?

    "不答应能行吗?他们是我的父母,我能拒绝吗?"职员哀怨的说着?她忍着心里的痛,说着"先不论这件事我的爸妈是否有错,但是爸妈的做法终归是为我好,他们总不可能害我***1543;,他们也是见这个男的家事人品什么的都好,而且又是他们相熟的朋友的小孩,才......"

    “可是你就这样舍弃你有着多年感情的男朋友?值得吗?”另一个也有些激动的人说着,完全不能理解这个人在想什么?

    “那你说我能怎么办?一边是我生我养我的爸妈,一边是我交往多年的男朋友,你让我怎么选?”说完,职员捂住小脸忍不住伤心的哭了起来,这件事发生了这么久,她都没有哭,可是现在,她有些忍不住了,也许是因为离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她情绪开始有些奔溃?

    大家见状,也不知说些什么去安慰她,他们总归都是旁观者,不能理解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是什么样的感觉,有些事说的容易,但是做起来真的很难,就拿这件事来说,要她放弃自己的爸妈和自己男朋友在一起,这是很不现实的,因为怎么说这都是自己的父母,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想这件事如果真的找不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只能够舍弃一方,成全另一方了?

    后面发生什么事,卓宁都没有印象了,因为职员的话,已经深深的进入到她的大脑皮层,让她想起自己昨晚发生的事......卓宁整个人陷入呆愣状态,她纠结着,她要怎么办?她难道也像这个人一样舍弃男友,然后答应婚事?

    她不能,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可是,想着爸妈那个强硬态度,她开始慌乱了......

    “部长......部长......”一个有些虚无的声音叫唤着卓宁。

    卓宁傻愣愣的看着身旁的人,疑惑着。

    “组长问你这个方案是否可行?”秘书见到卓宁看着自己,急忙重复着刚才的问题,眼神有些不解,甚至有些担心看着卓宁?

    她怎么了?

    “方案?”卓宁呆愣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很是茫然,她心里闷闷,一下,她突然站起身“大家先去吃饭,下午再继续?”

    丢下一句,卓宁跑了出去,留下一群不知所云的员工。

    卓宁跑出大楼,感受着香港4月中午猛烈阳光,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她一脸呆愣,木讷的朝前走着......

    她要怎么办?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解决?

    “小心......”

    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卓宁拉了回来,她一头撞向了某个人的胸口。

    ***

    卡文中,因为昨晚看了长春那件事,心情一直没有恢复,就......各位不好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