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新文来袭《你都如何回忆我》

作者:宁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新文来袭,宝贝儿们快往这里瞧昂~~

    新文《你都如何回想我》

    简介:

    他给过她人间欢乐,

    也让她坠进地狱。

    颠沛流离以后,隔着生逝世,谁又泣不成声……

    试读:

    产房外。

    护士脸色着急地对着那个面容冷淡的男人说道:“颜先生,孕妇难产大出血,现在有生命危险,我们建议放弃孩子!”

    时间停顿了一秒,那个男人缓缓抬开端来,露出那张英俊到了极致,让人忍不住赞叹的面貌,但是他脸上冰冷的表情让人心惊!

    “要孩子。”

    听到这样的消息后,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薄唇轻启吐出来的这三个字已经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连语气都凉薄到了极点。

    护士甚至认为自己幻听了,她的脸一白,张了张嘴,把持不住地想为那个生命垂危的可怜人求情。

    可是随即她又忍住了,毕竟连这间医院都是他的,她的话又能转变什么呢?

    于是护士一咬牙,又重新回到了产房里,转达了他的意思。

    医生们脸上露出了不忍的神情,但他们只能选择听从:“全力抢救!实在没有措施,那就……保孩子!”

    此刻已经快要昏迷的温澜,听到医生的话以后,终于知道了自己在颜朗心里的地位,她的意识已经过于疼痛逐渐含混,心里却仍然生出了无穷的哀凉。

    本来这个男人真的不是本来的那个人了。

    可是没有她,孩子又怎么可能在那个能够让人胆怯的家族里生存下往呢?

    她想起了自己经历的那些让人无比苦楚的过往,自己的孩子那么无辜,她不想再让孩子拥有雷同的命运!

    这时候,护士惊喜地喊了起来:“孕妇的求生意识在加强!”

    医生们也松了一口吻,他们的动作更加迅速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温澜就听到有个声音喊了一句:“是个男孩!”

    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她晕了过往。

    …………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气已经有些发黑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正站在她床边的颜朗。

    心里蓦地一痛,温澜忍住身材的疼痛说道:“孩子……我想见见孩子……”

    “你有什么资格见他?”颜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也讽刺不已。

    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温澜看着颜朗:“你想做什么?我的孩子呢?”

    “让我送人了。”

    这五个字把温澜砸的眼前发黑,送人了?

    反响过来以后,她的眼泪立即涌了出来:“颜朗,那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又怎么了?他身上流着你邋遢的血,就不配做我的孩子!”颜朗的话像利刃插在了温澜的心里,她的呼吸都艰苦了起来。

    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温澜努力用哀求的语气说道:“颜朗,我知道你恨我,可是那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啊,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我保证走的远远的,再也不会来打搅你!”

    她的脸色苍白得不成样子,却没有引起颜朗的一丝怜惜,他看温澜的眼神里有着粉饰不住的厌恶:“既然你知道我恨你,那我又怎么会放过你呢?温澜,你父亲逝世了,那他欠下的债,就应当你来还。”

    他冰冷的表情已经阐明了他的决心。

    温澜没有再说话,她失看极了。

    “好好养身材,过不久我们两个人就要结婚了,我不想让其他人认为我的妻子是个病鬼。想要你妈妈好好的,那就别做什么出格的事!”

    扔下这句话,颜朗就大步走了出往,没有丝毫迷恋。

    温澜捂住了脸,眼泪从她的指缝里漏了出来。

    婚礼那一天,温澜刚从医院里出院。

    这次难产她的身材亏损的很厉害,可是没有人关注她是否健康,温澜自己也不在意了,反正她的孩子都被抢走了,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妈妈也没什么挂念了。

    颜朗带着一群人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温澜。

    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全部人俏丽的不可思议,很多人的眼睛都黏在了她的身上。

    固然脸上有着笑脸,可是温澜自己明确,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颜朗眼里飞快地闪过了什么情绪,不过很快他的脸又被冰霜笼罩。

    他走过往,牵起了温澜的手,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她冰冷的指尖让颜朗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但他依然保持着沉默。

    “你给我诚实点,这场婚礼配合好,好好想想你妈妈。”颜朗冷冰冰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然而这冰冷的要挟没有让温澜的表情有一丝变更。

    她嘴角扯出一个苍白笑脸来,里面仿佛躲着不屑和嘲讽:“我还能做什么呢?”

    颜朗眼眸深深,什么话都没说。

    本来认为这场婚礼真的可以顺利进行下往,可是没想到,在半路上就涌现了意外。

    温澜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晕过往的,可是她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一个十分破旧的仓库里。

    跟她在一起的,还有颜朗。

    她一醒别人就创造了,冰冷的枪口指着她的太阳穴,温澜依然心情安静。

    但是,当她看到另外一个被绑起来的人以后,却是瞳孔一缩!

    文蓓晴?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时候颜朗也醒了,他创造自己是被绑着以后,脸色丢脸到了极点。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他声音冷沉,蕴躲着不可疏忽的怒意。

    “颜先生,实在对不起了,今天我们冒着风险把你们迷晕了带到这里来,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要麻烦你们。”其中一个歹徒语气似乎很是尊重,笑脸却显得吊儿郎当。

    温澜没有兴趣听他的话,她本来就身材衰弱,现在只感到自己的眼前有东西在晃着,胸口也憋闷得难受。

    颜朗此刻冷静了下来:“有什么请求,说吧。”一边说着,他的眼力扫向了四周,当他看到文蓓晴,眼里也闪过了一丝震惊。

    文蓓晴似乎也刚刚醒过来似的,一副胆怯畏惧的样子容貌,她看向颜朗的眼神里满是祈求。

    果然,当创造文蓓晴也被绑架了以后,颜朗面色顿时冷厉了很多。

    温澜看出了他的紧张,心里无波无澜。本来那就是颜朗的宝贝,她早就适应了颜朗的态度,反正自己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分文不值的。

    “文小姐在之前跟我们的雇主做了一场交易,可她现在却反悔了,她说她的股份全都没了,由于文先生立下了遗言,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温小姐。雇主也只好请我们来找温小姐,把股份要回往。”歹徒慢悠悠地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温澜,眼神里的贪婪显露无疑。

    他说完以后,目标已经显而易见了,温澜却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温氏已经破产了吗?”

    那个歹徒也随着温澜笑着:“没想到温小姐竟然会那么天真。破产了又怎么样呢?股份还是你的,况且那间公司利润丰富,这些股份我们不能不要啊。”

    一直保持沉默的文蓓晴这时候也出声了,她长得很清纯,语气也很可怜,全部人似乎受了什么虐待:“姐姐,我实在没措施了,你帮帮我吧,把这些股份给他们,好吗?”

    温澜眼前发晕,可是心里却没有晕。那些股份是她最后的东西了,以后母亲可能就靠它们生活了,她又怎么可能给别人?

    她抿着嘴,似乎没有听到文蓓晴的话。

    这时候颜朗开口了:“温澜,你给他们,我告诉你孩子在哪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